袁斌:中共是全世界最爱撒谎的骗子党

——百年回眸话中共之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989年12月,时任中共国防部长的迟浩田访美,在国防大学演说时,面对听众关于“六四”的提问,迟浩田竟当众表示:“天安门广场上没死一个人”

此言一出,群情哗然。

事隔四年,2003年的春天,被瞒报许久的SARS已在中国大面积扩散,发展成为威胁到全世界七十亿生命的可怕瘟疫。就在这种十分危急的情况下,4月3日,时任中国卫生部长的张文康竟然仍在新闻发布会上信誓旦旦的宣称,SARS在中国已经得到了控制,“北京有12 例SARS,死亡3例”。但几天后的4月19日,北京301医院蒋彦永大夫向媒体提供的证词即爆出真情:到4月3号为止,单是北京309医院就已经接收了60个感染SARS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大大超过了张文康公布的数字。

消息公开后,世界舆论为之震惊!张文康因此被舆论冠名为“谎言部长”。

中共堪称是全世界最爱撒谎的骗子党。无论是打江山还是坐江山,它靠的都是两大“法宝”——暴力与谎言。两者可谓缺一不可。翻阅中共从起家到今天的一百年历史,可以说它是无时不撒谎,无事不撒谎,撒谎成性到了极至,谎言多得俯拾即是。中共的百年历史完全称的上是一部名副其实的谎言史。

远的不说,就说从1949年中共篡政到今天,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中共就要搞一次大规模的政治运动,每搞一次政治运动就要打倒一些人或一批人,每打倒一些人或一批人都要给他们扣上一顶顶罪大恶极的政治帽子,以证明打倒他们的合理性必要性和正确性。这些被打倒的对象不仅有所谓“党外人士”,也包括不少中共党内的“自己人”。如今事实已充分证明,当年扣在他们头上的那些耸人听闻的大帽子,无一不是中共用谎言编造出来的,没有一项能够成立。

例如所谓“六四反革命暴乱”。事实真相是:1989年,胡耀邦突然去世,引发了北京和一些城市的悼念热潮。这股热潮很快又发展成了全国性的爱国民主运动,提出了惩治官倒、实行民主的要求,参与者也由学生和知识分子扩展到各个社会阶层。在运动受到当局高压的情况下,北京等地的大学生和市民纷纷走向街头游行,并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绝食。可面对这场声势浩大的爱国民主运动,中共当局却狗急跳墙,公然派出数十万军队开进北京城,对爱国群众进行武力镇压。6月3日,中共军队的坦克车和开花弹让上千爱国学生和市民血洒北京街头和天安门广场。在武力镇压的前后,中共还开动宣传机器,将这场爱国民主运动先后诬陷为“社会动乱”、“反革命暴乱”,将爱国的学生和市民打成“反革命暴徒”。

类似的谎言可以说是举不胜举。难怪大陆民众讥讽说,“共产党的报纸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都是假的!”

遗憾的是,至今仍有人以为,撒谎只是中共个别当权者的所为,不是党的责任;还有些人认为,现在的党已经承认了过去的造假事实,改正了错误,不会重犯了。殊不知,撒谎是中共与生俱来改变不了的本性,不管谁掌权,也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或者将来,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必定要撒谎;而且一旦搞起政治运动,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

按照中共的“党逻辑”,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撒谎不但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而且光荣无比;只要党的利益需要,什么谎都能撒。中共从起家到今天之所以谎言不断,根源就在于此。所以,如果有一天中共不撒谎了,那它也就不是共产党了。只要它还是共产党,就必定要造假撒谎,特别是在重大的善恶、是非问题上,就更是如此。

在《红朝谎言录》一书的序言中,陈奎德先生曾对同样热衷和擅长撒谎的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做过一番精辟透彻的对比,他说,“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二者都是靠暴力和谎言来维系(即毛泽东所说的‘枪杆子’和‘笔杆子’)。但仔细深究,共产主义那一套更精致、更伪善,甚至常常还‘敢于’诉诸道德情感。可以说,共产主义是有史以来虚伪到了顶峰的意识形态。换言之,共产主义所依赖的,是一套精雕细刻的谎言体系,而法西斯主义的话语脉络,则粗糙得多,也不成体系。”“所以,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共产政权对谎言的依赖,甚至超过了其对暴力的依赖。”中共的百年历史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