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百年:饥荒、战争和镇压

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共产党(CCP)以烟花和游行在7月1日“庆祝”其创建100周年。

不会参加庆祝的人是被处决者、战争死者,以及数百万从未出生的人,因为在20世纪50年代的饥荒中,他们的祖父辈与其他数以千万计的人被饿死了,还有数以亿计的家庭因中共的独生子女政策而受苦受难。

不会参加庆祝的是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死亡的数千万人,与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牺牲的数千人,他们被机关枪扫过,或者被坦克碾过。

不会参加庆祝的是今天数百万在监狱和拘留营中苦苦挣扎的人。他们因为人权活动,或宗教信仰,包括家庭基督徒和维吾尔族穆斯林,和经营《大纪元时报》而被囚禁。

不会参加庆祝的人真正关心那些没有发言权的中国人。他们是无声的14亿中国人民的一部分,在中国共产党的枷锁下受苦受难。

同样不会参加庆祝的还有那些具有主动性和动力,但是受商业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约束的中国企业家。中国的“亿万富翁”们必须弯腰低头挤进一个侧面观礼廊,在那里观看中共成立100周年庆典。国际投资者关注究竟是谁在观礼廊的黄金地段自拍。那些占到好位置的人是受到政权青睐的,而那些处于偏远角落的人则处于危险之中。他们的资产,甚至生命,都可以在中共一声令下中消失。

今年1月,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原负责人赖小民被执行死刑。华融目前的市值为50亿美元,债务为210亿美元。处决的表面原因是腐败和重婚,但更有可能是政治性的,而且最高层批准的。中共在向全世界传播红色意识形态100周年之际,手上又多了一个人的鲜血。我怀疑赖小民的三个孩子会在7月1日参加庆祝。

那么中国的亿万富翁的财富是实实在在的吗?或者他们的财产可以随时被中共夺走?我认为是后者。世界其他亿万富翁都应该注意:当中共继续独掌权力时,没有人是安全的。

那些在中共成立纪念日受到青睐的人,其公司股票价值将大幅上升,借贷资本成本将下降。

那些没有受到青睐的人将经历一个加速的失宠。

资本家向政府高级官员低头的动态不仅在北京出现,而且日益被寻求在全球最大的(以购买力平价计算)和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中做生意的西方公司所复制。北京亿万富翁们今天的所作所为,西方亿万富翁明天将原样照搬,除非中共被遏制。7月1日这个纪念日让人窥觑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

6月29日,任舒立在彭博社(Bloomberg)的一篇有见地的文章中写道:“多疑的投资者将分析哪些大亨在100周年庆典之际出现,以找出那些会在中国众多亿万富翁中脱颖而出的大亨”。投资者,“金融博主和投机者心中很明确:中国的亿万富翁急切地想出现在挥舞旗帜的仪式上。谁在那里,谁不在,都可能会引发市场火花。”

任舒立指出,被邀请参加“党的大派对”是一种“巨大的特权”,是“官方恩惠的象征”。在这里,彭博社听起来就像小丑在讨论中世纪的法院政治,或是今天纽约和伦敦的坊间新闻。

任舒立写道:“百度公司的李彦伟曾三次受邀参加中国国庆活动。”在被邀请的首席执行官和大亨中,同样引人注目的还有珠海格力电器有限公司的董明珠,她是一位杰出的女企业家。

任女士表示,在2019年的庆典上,中国恒大集团创始人许家印受邀来到天安门城楼,那是“精英们的主要看台”。她描述了他的照片,“对于一个60岁的老人来说,许看起来太年轻了——并且富有、强大和英俊。事实上,许家印在天安门的突出位置所证明的威望和明显的影响力,可能有助于恒大陷入困境的美元债券在2019年末复苏。”

对于公司的基本价值来说,收益和增长前景已经无关紧要了。现在重要的是谁会露脸,离“党的伟大舵手”习近平有多近。这就是共产主义。社会党和民主党应该注意。今天的共产主义与平等无关。恰恰相反。

彭博社的文章没有提到中共给中国带来的100年苦难。

中国共产党不妨庆祝民主在他们国家的消亡。民主曾在1989年夏天的某一时刻有萌芽的迹象,但是很快被中共的坦克碾碎了。这些被北京贪婪的亿万富翁们忽视了。而其他未能成为亿万富翁的人,在祈求中共给予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时,也同样忽视了这些事实。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2016年带着微笑在浓霾中慢跑穿过天安门广场。他是中共最新的西方名人。他失败了,但却为中共政权提供了良好的宣传,但却是在中国死去的民主抗议者的尸体上。

中国共产党声称已经使数亿人摆脱了贫困,但事实上,与日本、韩国和台湾相比,中共灾难性的经济政策和战争阻碍了中国的发展。

中国共产党成立于1921年。由于在城市组织工人运动方面并不十分成功,他们转向农村,在那里反对政府腐败和地主对农民的盘剥。他们得到了大量农民的支持,以至于他们能够在1931年从军事上夺取了包括1,000万人口江西省南部。它成为江西苏维埃,由约瑟夫‧斯大林和他的同党支持。1934年,中国国民党从江西围剿中共,但后者逃往延安,他们称之为“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中共主要藏匿在延安,让国民党做大部分战斗。

战后,共产党在1949年打败了被削弱的国民党,并谎称他们打败了日本人。中共军队一进北京,包括英国和美国在内的西方资本家就开始卑躬屈膝,与共产党交朋友,从而保护他们在上海、香港和中国其它地区当时价值上千万美元的投资。他们从没有停止向共产党屈服,但共产党还是没收了他们的财产。中共只与资本家做短期交易。这使双方都受益,但损害了民主和西方人的国家优势。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共将其共产主义经济和军事政策强加于整个中国。自上世纪70年代其经济崛起以来,这种政策越来越多地强加于全球。这是一场灾难,正在引发战争和全球核军备竞赛,而不是和平与发展。

中国自1977年以来的GDP增长率一直居高不下(据北京自述),是由于中共最终让市场顺其自然发展,以及世界增加了对华贸易,以利用政治上无能为力的中国工人,或许世界希望通过经济参与使中共获得某种人权和民主感。这些希望现在几乎全部破灭了。

这些惨痛的历史事实似乎对当今的亿万富翁来说都无关紧要,无论是中国的还是西方的。他们将为7月1日坦克游行和焰火鼓掌欢呼。他们忙于攀登北京血淋淋、湿滑的政治阶梯。为了获得特殊的商业利益,他们无暇关注那些处于中国底层的人。7月1日的“庆典”是对中国死者的亵渎,也是对中国100年的苦难和14亿无声公民的侮辱。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2008年)政府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委托人。他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的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The CCP’s 100 Years of Misery: Famine, War, and Repression”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