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鼠怀孕、用马克思推翻相对论 中共科研姓党惹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3日讯】在科学领域,中共频频出现荒诞的研究项目。包括近期备受舆论关注的“公鼠怀孕”实验、马克思主义推翻相对论等。有学者认为,中国科学家追名逐利,一切科研为党服务,加上学术不端,导致科研荒诞不经。

河北燕山大学教授李子丰研究项目宣称,利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已推翻误导物理学界和人类认识世界基本方法的爱因斯坦相对论,为科学的健康发展扫清了一个重大障碍。”

该项目日前已经被推荐入选2021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奖,并被提名角逐中国内部的科学技术奖,但新闻一出,引发中国网友们一片挞伐

有网友评论说:“爱因斯坦的棺材板压不住了。”“我狠起来连太阳系都能推翻,反正我脸都不要了,还有什么东西是推翻不了的?”

还有文章抨击李子丰“丢民科的脸,打学术的耳光”,“不仅让世人瞻仰到了他惊世骇俗的理论,也狠狠甩了我们的学术体系一记响亮的耳光”

对此,李子丰回应,“外界媒体都把目光集中在我发现了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原文中的推导错误上,并没有关注我的真正创新”。

除了社会科学领域外,中国的自然科学领域也频频出现荒诞的研究项目。

最近,中共海军医学院、海军医科大学的研究人员,以牺牲雌性老鼠为代价,让雄性老鼠怀孕并剖腹产下后代。为了让一只雄鼠“怀孕”,至少牺牲3到4只雌鼠,同时公鼠也必须阉割,否则胚胎无法在它身上存活。

研究团队将雄鼠和雌鼠连接起来,以血液交换供养雄鼠生殖环境,再将子宫和胚胎植入雄鼠体内。雌鼠的子宫中有169个胚胎正常成长,而雄鼠的移植“子宫”中仅有27个胚胎发育正常。最终将雄鼠剖腹,取出10只幼崽。

这个研究成果6月16日发表在生命科学预印本平台bioRxiv上。但尚未正式发表,也未经过同行评议。

中共媒体热炒这是“全球首次”,“离男人生孩子还远吗?”但很多网友觉得惊悚,这个实验没有实际意义,而且违背自然规律。“如果想让男人生孩子,还得牺牲女人更多”。

迫于压力,该论文作者近日已提交撤稿请求。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张荣佳,在国际学术交流平台PubPeer上发表声明,解释说,研究团队只是为了好奇而做实验,希望外界“不要将本次研究与人类联系起来”。

美国生物化学科学家博士后研究员陈力认为,之所以有人去做这种实验。可能就是他们想要别出心裁,想要发高一点的文章,发文章就是为了评职称,保住工作、升职、出名。

美国南卡大学商学院教授谢田则表示,在生物、医学领域,国际学者在开展研究时,会经过伦理审查委员会的评估和把关,中共在这方面缺乏监管。

谢田说:在生物学领域,老鼠也涉及伦理。这种研究不符合人间伦理道德。如果中共政府刻意违反人伦道德支持研究,那是另一个问题。

中国科学界并不是第一次试探伦理道德的底线,之前的生物学家贺建奎创作了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引发巨大的伦理争议。迫于国际学界压力,中共当局成立调查组,最后贺建奎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罚款300万元人民币。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学者评论说,中国整个科研风气是为政治服务,而在政治的虚荣和上位心的指导下,这些科学家和科研人员由利益驱动,语不惊人死不休。而且论文审稿过程,往往以政治为标准,所有的文人都变成御用文人,想尽一切办法论证政党或领袖的某些结论。使得经不起推敲的伪科学笑话屡屡公之于众。

学者表示,在1958年开始的“大跃进”运动中,为迎合领导人好大喜功的心理,搞浮夸放卫星一时盛行。中共《人民日报》曾发文“亩产万斤”,虚报夸大粮食产量,而现在中国学界为迎合当局的意识形态,也出现了“科研大跃进”的倒退趋势。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