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透视】抗击中共为何成为国际潮流?

“中共百年暴行与谎言”系列之十二 王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4日讯】

(编者按:中共借百年党庆企图通过歪曲历史、掩盖真相再次操控媒体与舆论,吹捧其“伟、光、正”,搞全民洗脑。本系列文章通过不同角度回顾中共的百年暴行、谎言及反人类历史。)

成立100年、建政72年之际,中共却深陷亡党危机之中。亡党危机,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党内,暗斗激化,随时可能分崩离析;第二,国内,红祸人神共愤,超过3.7亿人宣布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第三,国际,围剿中共的联盟隐隐成形。本文试就第三方面略作解析,谈三点。

一、中共对世界的百年欺骗

中共在头28年,成功窃国。中共何以能窃国呢?一个重要因素是对美国的战略欺骗,这里提两件事。

第一件事,中共第一次有意识地大外宣工作——1936年安排美国记者斯诺赴陕北根据地采访。斯诺将毛泽东比作林肯,其《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一书引起轰动,其被罗斯福总统三次接见,对美国对华政策产生了深刻、深远的影响(例如一度由“扶蒋”改为“扶蒋联共”)。第二件事,1944年7月到1947年3月11日,美国向延安派遣了一个由18人组成的军事观察组,代号“迪克西使团”。中共的精心设计使军事观察组认为共产党人能“比蒋介石对我们有用得多”,共产党已在中国扎下了根,“中国的命运肯定不属于蒋介石,而是属于他们”等等。这直接影响了之后的美国的对华政策:在美苏冷战全面展开的大背景下,苏联大力援助中共,而美国竟一度中断对国民政府的军事援助;中共占领全国宣布对苏“一边倒”,美国竟还在空等“尘埃落定”。

中共窃国后的72年,从毛泽东到邓小平、江、胡直至习近平,其对国际社会的愚弄更是登峰造极,这里讲三条。

第一条,二战后西方殖民体系崩溃,原殖民地纷纷独立,中共自称是这众多发展中国家的“兄弟”,勒紧裤腰带饿死无数中国人也要搞“外援”,1971年被非洲国家“抬进联合国”(毛泽东语);但是,后毛泽东时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切向钱看,对亚非拉搞“新殖民主义”,推“一带一路”输出过剩产能和腐败,制造了一个个“债务陷阱”。

第二条,中共“改革开放”,一方面声称“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的机遇”,融入全球经济大循环,利用西方的资金、技术和市场迅速暴发,2010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另一方面,开始挑战美国,要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同时大搞“经济胁迫”(如对澳大利亚)、“经济侵略”(2018年6月19日,美国白宫发布一篇题为《中国的经济侵略如何威胁到美国和世界的技术和知识产权》的报告,揭露中共经济侵略的六大策略),成为了西方的“经济威胁”。

第三条,中共对外长期打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旗帜,高唱“人类命运共同体”(这还写入了联合国文件),但其霸权行径、军事扩张和全球野心,严重冲击著周边、区域甚至全球的和平、安全与稳定。从大外宣到“统一战线”、谍报战,从网络攻击到深海对抗、太空威胁,从中印冲突到台海险境、南海风云等等,中共已然是国际社会的“麻烦制造者”了。

中共对国际社会的愚弄,在2015年前美国中央情报局间谍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出版的《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一书中,得到揭露:西方世界一直对中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误认为中共迟早会民主化、中共向往美国式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国迟早会融入国际社会秩序;然而,中共早从毛泽东时代就有一套通盘的战略,计划要在2049年(即中共建国一百年,第二个“百年目标”),取代美国,称霸全世界。“摸著石头过河”只是邓小平的欺敌诡计。

不过,中共当局对此现在似乎也不再刻意掩饰了。这里举两个例子。其一,今年1月11日,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上讲,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时与势在我们一边,这是我们定力和底气所在。其二,今年2月25日,中共祁连县委宣传部的官网,刊登了县委书记何斌的一篇讲话,该文称“在谈到国际形势时,(习近平)作出‘东升西降’是增量、是未来的政治判断;在谈到中美战略博弈时,作出‘当今世界最大的乱源在美国’、‘美国是我国发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胁’等重大判断。”

今年“百年党庆”,中共声称已经完成了第一个“百年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已经从“站起来”、“富起来”跃进到了“强起来”的新阶段,现在实行的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看来,骄横的中共已经在开撕自己之前长期所戴的面罩了。

二、世界的觉醒:以美国为例

中共对世界的威胁,从其来到世上就存在着。成功窃国后,中共不仅直接与美国开打,从朝鲜打到越南;在饿死几千万老百姓的同时,还不顾一切的研制“两弹一星”,开始对世界实施核威慑。

从1957年11月毛泽东的“东风压倒西风”论(即“社会主义的力量对于帝国主义的力量占了压倒的优势”),到今天当局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与势在我们一边”,中共的全球野心可谓一以贯之。可惜,国际社会的醒悟却姗姗来迟。

武力一直是中共实施对外政策的拿手工具。一手是“输出革命”。例如,对于周边的东南亚国家,在毛时代,就支持各国共产党打游击。另一手是战争。例如,虽然中共是喝着苏联的奶水长大的,但共产党政权之间没有任何情谊可讲,1969年中苏兵戎相见(珍宝岛事件);又如,中越号称“同志加兄弟”,也于1979年打了场野蛮的边境战争。既然中共对共产国家都能大打出手,对其它国家就更不在话下了。印度是第一个同中共政权建交的非共产国家,曾为被国际社会孤立的中共四处奔走,却于1962年被中共暴打一顿(中印边境战争)。

1978年后,中共“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武力这只手一般都藏在了背后(但仍在大力发展,时而露峥嵘),发展经济成为了主体。即使爆发了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中共的邪恶本质已暴露无遗,西方也只是象征性的制裁了下,又赶快把酒言欢。如美国先是取消了中国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又让中共于2001年加入了WTO。甚至,中美“G2”共治论一度颇为流行。

几十年里,利用西方国家的幻想和绥靖政策,制造了个“经济全球化中的中共陷阱”——经济全球化走向一个极端,出现了全球生产链“一国化”(中国化)现象(例如,世界500强公司中约490家在华投资;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累积实际使用外资金额达21,492.8亿美元),而中国恰恰又被中共这个专制、残暴且有全球野心的政权所控制,世界就掉进了陷阱里(这在2020年以来的疫情中表现的尤为明显:全世界都在依赖中共作为医疗产品和供应品的来源;而中共借此“甩锅”,大搞“口罩外交”、“疫苗外交”)。

2010年奥巴马政府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表明美国已经感觉到了“中共陷阱”;但是,只有到2017年川普就任总统后,美国当局才真正觉醒起来。2017年12月18日,川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把中共定位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甚至取代恐怖主义,与俄罗斯一起并列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威胁,表明了美国对华政策自尼克松访华以来的历史性转变。

这里有个小插曲:2017年4月9日,川普与习近平海湖庄园会晤,两人或许达成了一定程度的默契。但是,由于中共故技重施,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无疾而终,转年川普即对中共开打贸易战,直至2020年1月美中才就贸易争端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此外,2019年中共强行镇压因港府修改“引渡条例”而引发了港人浩大的“反送中”民主运动,促使中美在香港问题上摊牌,美国取消了对香港不同于内地的特殊待遇。2018年和2019年,时任美国副总统彭斯两次发表对华政策讲话,显示美国对中共的扩张开始进行全面反制。

进入2020年,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爆发,先后肆虐中国、美国和全世界。中共不仅隐瞒疫情、数据造假使全世界错失防控的黄金时间,还向美国“甩锅”,而美国本身疫情之严重为世界之最,遂使中美关系直线下坠,开打新冷战。例如,7月21日,美国要求中共关闭驻休斯敦(Houston)总领事馆(中共随即报复,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又如,12月2日,川普政府发布新规,限制中国共产党党员及其直系亲属赴美旅行(将其旅行签证最长有效期限制在单月单次入境,立即生效)。

就在这年夏天,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联邦调查局长雷、司法部长巴尔和国务卿蓬佩奥等,发表对华政策系列演讲,标志着“美国一代人以来最重大的外交政策转变”,是川普政府“保护美国人民所做努力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白宫语)。

这一切,正如蓬佩奥在其演讲——“共产主义中国和自由世界的未来”——中所说:“今天中国(中共)正在国内加剧专制,并在其它所有地方更咄咄逼人与自由为敌”;“保护我们的自由不受中国共产党的危害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而且今天,觉醒正在发生”。

三、国际抗共蔚然成风

抗击中共,2020年的川普政府达到了高潮。但是,中共与美国多种势力合作,介入美国大选;在争议中拜登就任美国总统,美中关系面临着重新调整的可能。不过,从2021年上半年情况来看,因2020年中美新冷战而初步形成的美中两极对抗格局,不仅没有逆转,反而向前深入发展。这主要有如下几个表现。

第一,拜登政府推进反共联盟,高举联盟的旗帜。在印太方面,拜登把四方会谈提升到首脑级(3月12日,网络会议);拜登政府外长、防长出访的第一站是日本、韩国,拜登又先后在白宫会见日本首相(4月16日)、韩国总统(5月21日);在欧洲方面,拜登先后参加美英峰会(6月10日)、北约峰会(6月14日)、美欧峰会(6月15日);此外,拜登以在任总统身份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2月19日,网络会议),参加G7峰会(6月11-13日)。所有这些会议,中共都是关注焦点,绝大多数会议公报都首次点名中共、关注台海问题。

第二,英国成为抗击中共的新先锋。前几年,中共重点渗透英国,中英关系进入“黄金时代”;但是,中共的倒行逆施,尤其2019年强令港府修例引发声势浩大的港人“反送中”运动、2020年强推《港版国安法》,瘟疫重击英国,2021年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等等,使中英关系逆转,英国成为抗击中共的新先锋,连出4拳:为香港具备英国国民海外身份的人(BNO,英国当局估算约30万港人)提供特别签证服务;驱逐了3名中共国安间谍;吊销了中共大外宣机构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英国的广播执照;调查涉嫌帮助中共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英国近二百名大学学者。更重要的是,英国主办今年G7会议,邀请澳大利亚、韩国、印度、南非等参加,推进民主国家联盟;英美峰会签署《新大西洋宪章》,特意如此命名这个文件,就是明白告诉世界:现在形势类似第二次世界大战,我们需要“战时精神”,我们需要并且正为现在和今后的世界设计蓝图。

第三,日本对华政策重大调整。去年菅义伟接任首相后,中日关系明显发生变化。不仅习近平访日遥遥无期,日本更是加强与美协调。美日2+2会谈和美日峰会,都突出了中共问题。日本尤其关注台海形势,为此开展了大量运作。中共对日本的变化非常敏感,反应也极强烈。3月17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大骂日本。而中南海智囊时殷弘在接受大外宣《多维》采访时表示,现在日本对中共基本上已经“撕破脸皮”。

第四,综合6月份先后发布的英美《新大西洋宪章》、G7峰会公报、北约峰会公报、美欧峰会公报,可以看出,为应对中共的“整体性威胁”,西方正在战略重整。其主体框架是:紧急抑制中共在台海的蠢蠢欲动;明确中共对西方构成的“系统性安全挑战”;加快数字社会转型,应对中共的经济、科技挑战;推出全球基础建设倡议,抗衡中共“一带一路”;坚守普世价值,有效回击中共劣行。

第五,反制中共的军事联盟正在形成。进入2021年以来,中共军事咄咄逼人,在台海、东海、南海秀肌肉,大搞“灰色冲突”,致使国际形势有些类似于二战之前(并非一战之前)。针对中共军事扩张,相关各国各自针对性强化军备,并且,以美国为中心的庞大军事联盟或军事合作,当前正在迅速展开。举例而言:全面提升美台关系,而以军事合作为重心;加强美日、美韩军事同盟;美日印澳“四方会谈”从部长级提升为首脑级(3月12日召开首次首脑会议),军事指向日益明显,四国的双边军事合作取得若干重大实质性进展;北约警惕中共威胁,北约一些成员国特意加强在印太的军事存在。

此外,今年3月3日,欧洲小国立陶宛宣布退出中共主导的“17+1”合作机制;而稍前,2月9日,习近平主导的“17+1”领导人视频峰会,包括立陶宛在内的6个国家只派了低层级代表出席,法广就此戏问中共这是“17+1”还是“17-6”?而2020年以来,中东欧多国与美签署5G安全协议(排除华为),甚至捷克议长访问台湾,接连打脸中共。

综上所述,难道不可以说抗击中共已成国际潮流了吗?

(作者王赫是大纪元专栏作家,法学硕士,中国问题学者。)

点阅中共百年透视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