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政法委610所谓清零 致3名法轮功学员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6日讯】2021年1~6月获悉,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至少3人遭迫害离世。法轮功遭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绑架、骚扰,主要原因是长春市政法委、610执行所谓的“清零”及讲真相遭迫害所致。

据明慧网2021年1至6月的资料统计,吉林省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长春市政法委、610组织迫害,法轮功学员王胜等3人被迫害离世;46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至少有38人次遭绑架迫害,136人次遭骚扰迫害。

目录

一、遭迫害致死或离世案例
二、46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
三、遭绑架迫害主要案例

一、遭迫害致死或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1、吉林省长春市公主岭市七旬王胜被迫害离世

吉林省长春市公主岭市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王胜,遭中共迫害多年,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在侄女家被警察包围、绑架,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再次被绑架、折磨迫害,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出狱时,王胜身体消瘦、极度虚弱,又多次被骚扰,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三日含冤离世。

王胜老人,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去掉了吃、喝、嫖、赌、抽等恶习,身体上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家庭变得和睦、幸福。

迫害发生后,王胜至少三次遭绑架迫害,曾一度被当地610、派出所迫害得流离失所。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王胜参加完亲属孩子的婚礼,从长春回来,刚下客车,从后面来了几个人,突然从背后把王胜架住,公主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建奇等人毒打王胜,在公路旁众多人的围观下,将王胜这个当时六十岁老人的腿踹断,还不住手。

后来王胜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王胜被送到公主岭监狱。王胜在入监队被迫害五个月,整天强迫坐板,从早上坐到晚上八点,监察科强迫背监规,背不下来就叫靠墙站着,在教育科整天洗脑,教育科王姓科长,领着邪悟的犹大,利用各种方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王胜出狱时,精神与身体受到极大伤害。

王胜因警察经常到家里骚扰而流离在外打工维持生计。公主岭市铁北派出所和铁北社区经常打电话或到王胜家里骚扰,照相,并威胁家人,称上报王胜失联。

二零一七年九月初,两伙警察上门骚扰王胜,一伙是户籍所在地的铁北派出所警察;一伙是现家庭住址的河南派出所警察,分别上门查询王胜的踪迹,王胜的妻子说王胜不在家,出外打工了。警察就给王胜的妻子照了相,然后离开。王胜在遭多次骚扰迫害后,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三日含冤离世。

2、吉林省长春市78岁法轮功学员隋秀珍被迫害离世

长春78岁法轮功学员隋秀珍,于二零二一年一月十日,被迫害离世。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份,长春市朝阳区重庆路派出所和社区人员去隋秀珍老人家里非法上门骚扰,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末,又先后三次去隋秀珍家里骚扰威胁迫害,使隋秀珍老人心里担惊害怕。在压力迫害下,于二零二一年一月十日,隋秀珍突发急性冠心病离世。

二、46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

(一)二零二一年非法判刑迫害:五人

1、长春法轮功学员教师付燕飞被非法判刑五年

长春法轮功学员付燕飞,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在公园讲真相被和顺街派出所绑架、构陷,二零二一年元月五日被非法判刑五年。

付燕飞,女,45岁,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本科,是高中教师,于一九九七年毕业前夕开始修炼法轮功,觉得这个大法太好、太神奇了,结果还没学动作,就得到了师父给予身体的净化,孱弱的病体完全康复。迫害发生后,付燕飞遭三次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付燕飞向世人发放弘扬中华神传文化的神韵光盘,被跟踪绑架、抄家抢劫,当晚被劫持到长春第三看守所(奢岭)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被长春市二道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八月五日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赵桂荣老人从第四看守所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监狱,被迫害得瘦成一把骨头。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上午,付燕飞在长青社区城建世纪佳园小区讲真相,被社区人员诬告。二道分局国保大队长冯宪龙伙同杨家店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付燕飞家中,抢劫走真相资料、大法书籍等物品。付燕飞当天被绑架到二道区分局国保大队,五月十三日晚回家。付燕飞被非法监视居住,杨家店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门骚扰。

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晚,付燕飞因在劳动公园讲真相,被受中共谎言毒害的人诬告,后被和顺街派出所绑架,被朝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付燕飞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医院“病监大队”。“病监大队”不让家属见,不能存衣物、现金,只能存银行卡。朝阳区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也不见家属,只能在检察院大门口的门卫处,通过门卫传递信息或上交材料。

二零二一年元月五日,付燕飞被非法判刑五年。

2.长春法轮功学员王韦懿被非法审判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早上,吉林省长春市绿园区林园派出所所长刘锦峰、长春市绿园分局,长春市市公安局等十多个警察和录像人员,非法闯入虹桥小区王韦懿家抢劫物品并绑架王韦懿及其母亲张秀琴。二十八日,又把王韦懿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在十一月份,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开庭审判,非法判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元人民币。

3.长春法轮功学员王玉杰的被非法判刑 已上诉

长春市绿园区法轮大法修炼者王玉杰,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左右被警察绑架,一直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被冤判四年,王玉杰现已上诉中院。二零二一年三月二日网络短信通知家属二审五月六日结束。

4.长春法轮功学员74岁老人赵善英被非法判刑

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赵善英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长春市二道分局国保冯宪龙从家中带走,一直非法关押在“病监大队”。五月二十一日,家属到朝阳区法院了解情况,被告知,赵善英已被非法判刑。

5.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吴冬梅已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非法开庭迫害案例:19人

1、长春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五分钟“庭审” 辩护权被剥夺

长春市朝阳区法院法官王亚楠(女),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分别对法轮功学员于春波和他的妻子李凤霞,以及李桂玲(女、55岁)和尹君(女、40岁)非法视频开庭,并且不通知家属和律师,不接律师手续,不允许律师上庭辩护,公然违反刑事诉讼法,剥夺公民应该享有的辩护权。

当天每一场庭审,画面黑屏看不到任何图象,只有声音。法官王亚南(女)在简单地叙述了构陷的罪名后,不准法轮功学员进行自我辩护,匆匆几句,就草草收场,全程皆不足五分钟,有如儿戏。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于春波与妻子李凤霞(未修炼法轮功),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在家中遭绑架和非法抄家,于春波被劫持到长春市第二看守所;李凤霞被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于春波的家属接到长春市第二看守所电话,说:于春波四月二十二日又进医院了,能吃饭,但是不多,可是不排便,不知道是他故意的还是怎么的。家属说,“他怎么会是故意的呢?”家属非常担心。

法轮功学员李桂玲是长春市朝阳区富锋镇韩酒局子农民,修炼法轮功后获得健康。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李桂玲被高新分局硅谷派出所警察闯进家中劫持,遭粗暴对待,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长春第四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尹君女士,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当年19岁的她被迫辍学,随后遭受了七次绑架,其中两次劳教、冤判三年,期间,她一个年轻的女孩曾被电棍电、野蛮灌食、背铐、冷冻、罚站、拳打脚踢、超体力劳动。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历经苦难的尹君再次被绑架非法抄家,目前40岁的尹君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二十二年的迫害中,于春波与弟弟于春海两人曾被非法劳教,受尽折磨,弟弟于春海于二零零七年被迫害致死,年仅32岁。李桂玲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屡遭非法关押,被暴力殴打、电棍电击、强迫灌食、灌药、上抻床等残酷迫害,曾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她被非法关押期间,唯一的儿子被害死。据悉,长春市第二与第四看守所目前禁止人员外提审理、开庭。

2、吉林德惠市先后对12名农安县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拒律师辩护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非法抓捕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此次非法抓捕行动,是由长春市政法委和农安县政法委共同策划实施的,此前七月一日,长春市政法委书记马延峰亲赴农安县部署非法抓捕行动,七月十三日,农安县政法委、“610”召开会议落实具体行动方案。

七月十五日清晨,在农安县政法委书记张凯楠、公安局长李兴涛二人的指挥下,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辖区多个派出所统一行动,出动大量警察,开始实施大规模非法抓捕行动。他们如土匪流氓般砸窗撬锁,强闯入室,大肆非法抄家,将法轮功学员家中的书籍、手机、电脑及钱财洗劫一空,同时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当天早晨,高晓岐去法轮功学员赵秀兰家时被绑架、非法抄家,中共不法人员抢劫走家中现金十多万,至今未还。

四月九日上午九点半,吉林省德惠市法院对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农安县被非法抓捕的张敬元、高晓歧(女)、赵秀兰(女)、孙凤仙(女)、蔡玉英(女)、于娇茹(女)、孙秀英(女)、单为和八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德惠法院不允许家属请的律师上庭,要求家属开不信仰证明才能旁听,而且只允许一名旁听。家属和律师只能在门外趴在门上听,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法律奇观。八名法轮功学员家属中只有张敬元的老父亲为了见儿子一面,到当地派出所开了不信仰证明,参与了旁听。然后王荣富作为主审法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公开审理。八名法轮功学员全部拒绝法院指派的做有罪辩护的律师,要求自己亲属请的正义律师上庭辩护,被法官王荣富拒绝。学员要求王荣富回避。王荣富讽刺学员没有这样的权力。学员在庭上据理力争,不认罪不认罚,正念正行。

下午一点半左右开庭草草结束后,将八名法轮功学员送回农安县看守所。

还有吉林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张秀芝、吕相富、冯立齐、董秀辉(取保)四人,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被德惠法院非法视频开庭。主审贾晓秋。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至今仍被关押在农安县看守所遭迫害。

3、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姜淑华、刘忠荣被非法开庭迫害

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姜淑华被非法开庭迫害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姜淑华,第一次被升阳派出所绑架迫害,遭升阳派出所所长崔占宝勒索二十箱香瓜,价值两千多元。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法轮功学员姜淑华在大青嘴集市被再次绑架迫害,在德惠市做核酸检测后,被非法押送长春第四看守所迫害,六月十九日,被检察院(德惠)告知,说案子到检察院。八月二十九日,非法转回德惠看守二十九所非法关押至今。据悉,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同一天,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刘忠荣被德惠市法院非法开庭迫害。

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刘忠荣打出租车,给司机讲真相,被出租车司机直接送到德惠市建设街派出所迫害。刘忠荣被非法关押两天后,取保回家。大约八月中旬,刘忠荣又被德惠市建设街派出所关押半个月后,送仁爱医院非法关押后回家。后来再次遭绑架迫害,转到长春第四看守所迫害。

4、妻子被非法通缉 长春宋梁被开庭构陷

长春市宽城区法轮功学员宋梁半夜在家睡觉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构陷,不久前遭非法庭审,情况待查。他妻子姚玉燕被非法通缉、流离失所。

姚玉燕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与另外四名法轮功学员在长春黑水路市场购物时,与路人、商贩聊天谈到法轮功的真相,遭人恶意举报,五人被长春市宽城区南广场派出所警察绑架。

当晚,警察用大数据找到姚玉燕的家,非法搜查她的住所,并非法抓捕了她丈夫宋梁。正在睡觉的宋梁因警察突然闯入受到惊吓,当时呕吐不止,血压升高。

八月八日早晨七点多,姚玉燕从派出所走脱。警察说,找到载她的出租车行程,她到家门前,但没进家,后又去百老汇打车,再就没找到她行踪。

八月十一日下午,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打电话给姚玉燕儿子宋明洋勒索保证金一万元,并非法扣留姚玉燕儿子宋明洋,于半夜十二点后才放回,说“保证金”是保证在三个月内能找到他母亲姚玉燕不被上通缉的保证金,三个月后如果还找不到他母亲姚玉燕,将不返还保证金并上网通缉,并要挟说他父亲(宋梁)协助他母亲姚玉燕逃跑要判重刑。

八月二十三日,宋梁被宽城区分局从拘留所接出后,直接被非法关押入长春市第一看守所,警察说宋梁协助姚玉燕潜逃,所以在“取证”。九月末,在黑水路市场被绑架的五名法轮功学员都被“取保候审”,但宋梁被非法批捕。

宋梁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身体一直不好,血压一直不稳,已不适合再被非法关押。警方一直不放宋梁的目的,就是把宋当成人质,逼姚玉燕现身。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宽城区检察院非法以刑法300条对宋梁提起公诉。宽城区法院原通知一月十三日开庭,结果当日突然宣布另择日审理,经同修和家属营救,宋梁已回家。

(三)前期非法判刑、冤狱迫害:22人

1、长春1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七至九年

长春地区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被四平、梨树警察绑架,其中16人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庭审,据悉,14人被非法重判七至九年。其中:

法轮功学员孟祥岐(原籍梨树)被非法判七年半,付贵华(孟祥岐岳母)被非法判七年半,孟凡军(孟祥岐父亲)被非法判七年,于健莉(付贵华大女儿)被非法判七年,王东吉(于健莉丈夫)被非法判七年,王克民(于健莉公公)被非法判七年,王凤芝(于健莉婆婆)被非法判七年;崔桂贤被非法判七年,刘冬英(崔桂贤亲家)被非法判刑七年,韩建平被非法判刑七年,江涛被非法判刑九年,谭秋成被非法判刑七年,侯红庆被非法判刑七年,张绍平(四平地区)被非法判刑七年。李长坤,男,77岁,长春市,在看守所期间被取保候审,判三缓四,罚金三千;周丽萍,女,63岁,长春市,在看守所期间被取保候审,判三缓五,罚金三千。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四平市公安局、梨树县公安局出动约几百警力,包括四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梨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巡警、交警、梨树县辖区内各派出所警察,还调动所辖社区的部分人员,并在长春市当地警察的配合下,在长春市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绑架,并到在省内其它地区居住的学员及亲属家中进行绑架。

据统计,本次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三十多人,其中有好几个法轮功学员大家庭被迫害。比如法轮功学员孟祥岐一家。他的母亲王桂珍,父亲孟凡军,岳母付贵华,岳父姚德意(不修炼法轮功),付贵华的大女儿于健莉,于健莉的丈夫王东吉,王东吉的父亲王克民,王东吉的母亲王凤芝,全部被绑架,孟祥岐的妻子于健萍和当时三个月大的孩子被监视居住,并被威胁会把孩子送福利院,把于健萍也关进看守所。后来王桂珍与姚德意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各勒索五百五十元所谓伙食费后被放回。

梨树县检察院多次以证据不足退卷,但是公安部门仍不放人。十六位被构陷的法轮功学员是:孟祥岐(原籍梨树),孟凡军(孟祥岐父亲),付贵华(孟祥岐岳母),于健莉(付贵华大女儿),王东吉(于健莉丈夫),王克民(于健莉公公),王凤芝(于健莉婆婆),韩建平,崔桂贤,刘冬英(崔桂贤亲家),江涛,谭秋成,侯红庆,张绍平,李长坤(取保),周丽萍(取保)。

二零二零年九月初,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了九位辩护律师,法院不允许律师上庭为当事人辩护,非法剥夺律师权利。梨树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崔仁法官多次违法剥夺被害人辩护权,拒接律师正当手续,违法要求律师备案,并称:“愿意上哪告上哪告”、“上哪告都行”、“找习××签字”。公然违法。法律规定,被告人享有亲友辩护的权利,也被崔仁违法剥夺,崔仁找出各种荒唐的借口,如“让亲友去司法局备案、上派出所签字”等。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16位法轮功学员被平梨树县法院非法开庭,公检法作践法庭,临时换主审,剥夺当事人的律师辩护及亲友辩护的权利,不允许当事人说话,限制家属旁听,所谓中央政法委督办的16人大案,竟然四个多小时就草草收场了。对于坚持为自己辩护的法轮功学员,审判长李楠直接让法警将被害人带出去。

法轮功学员付贵华表示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多种疾病痊愈,放下了怨恨心,能够与人为善;审判长李楠不让说,付贵华被法警带出。法轮功学员韩建平表示自己以前腿被砸伤过,修炼法轮功后好了;审判长李楠不让说,韩建平被法警带出。

法轮功学员张绍平在庭上真诚地对所有在场的人说:不管别人怎么说,在场的每个人都仔细想想,为什么二十一年了还这么坚持,现在你们坐在那个位置,我站在这里,不光为了我,也为了你们自己,你们好好想想。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前命能保。说到这,张绍平被法警带了出去。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的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孟凡军、王克民、韩建平、谭秋成,被劫持到吉林监狱。

2、被秘密非法判七年 曹艳芬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曹艳芬女士,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被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分局欢喜岭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被秘密判刑七年后,已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曹艳芬女士,五十多岁,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榆树市国保大队、派出所、街道等中共人员长年骚扰她,二零一六年左右,曹艳芬和丈夫柴国忠带着呆傻的儿子离开榆树市,搬到吉林市居住。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早上约五点,住在吉林市冯家屯欢喜新村的柴国忠被蹲坑的两个便衣非法抄家抢走台式电脑、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籍及六千五百元真相币,柴国忠和妻子曹艳芬及呆傻的儿子被绑架到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分局欢喜岭派出所。

在欢喜岭派出所,警察开始逼供,柴国忠一概拒绝回答。两个年轻的警察韩建成、杨帆把柴国忠的双手倒铐、屁股着地,在地上转圈拖来拖去,并且从早到晚连续十七个小时不准他去厕所;柴国忠被憋的小腹疼痛难忍。欢喜岭派出所姜姓指导员对柴国忠说:是我安排他们干的,只要你不说,你不招,就这样对待你。

当天晚上十点,警察见逼供无果,柴国忠的呆傻儿子又要人照顾,只好将柴国忠和孩子放回。曹艳芬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迫害,被秘密非法判刑七年后,已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3、长春法轮功学员杜景义律师被非法判刑七年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杜景义律师,被绑架、非法关押近两年,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再次被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庭审,杜景义当庭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近悉,杜景义律师被非法判刑七年,没有通知家属,上诉后被长春中级法院非法驳回。

杜景义,六十多岁,职业是律师,居住在长春市绿园区,一九九六年学法轮大法,学法后身体的多种疾病全好,为人变的善良,愿意帮助他人。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杜景义及妻子崔玉秋和女儿一家三人被绑架并非法抄家迫害。晚上十一点左右,杜的妻子和女儿被放回。

杜景义被非法关押到长春市第二看守所迫害,期间因全身长疥被送医。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杜景义的律师在会见杜景义时,被告知:案子已到朝阳区法院,杜景义本人已接到起诉书。检察院办案检察官马丽,起诉书显示,警察非法抄家抢劫的所谓“物证”是经长春市公安局国保鉴定的。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长春市朝阳区法院一审通过远程视频开庭,主审法官王亚南,审判员姜辉、张丹。庭辩期间,审判员姜辉无理要求辩护律师出具在当地司法部门开具的备案证明,当得知律师未开具备案证明时,提出立即休庭,非法要求律师作备案登记,并作有罪辩护,否则不准辩护。鉴于此,家属决定不再请律师,由身为律师的杜景义亲自为自己作辩护。

随后七月十五日早上,一伙警察又闯入杜景义的家中,再次将杜的妻子崔玉秋和女儿绑架。据悉,参与此次绑架的是长春市公安局国保和朝阳区义和路派出所的警察。杜景义的女儿杜新被非法关押13天后释放,其妻子崔玉秋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也遭公检法人员非法构陷。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长春市朝阳区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杜景义,审判员张丹居然以杜景义女儿是“证人”为借口,不允许他女儿参加旁听,并趁他女儿外出找其他亲属参与庭审的过程中,匆忙开始了庭审,当家属再次到庭叫门时,法庭拒不开门,再次开门时,被告知庭审已经结束,家属要找主审法官,也被无理拒绝。后通过法庭相关工作人员了解到:本次非法庭审还是通过远程视频进行,杜景义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律师接到朝阳区法院通知,十二月十一日对崔玉秋与法轮功学员于爱丽开庭。家属给法官打电话询问情况,要求家属旁听。法官告诉家属说,家属不能旁听,这案子“特殊”。

4、长春朝鲜族千根太、张星姬夫妇被枉判两年半

二零一九年八月下旬,吉林省长春市二道区朝鲜族法轮功学员千根泰、张星姬夫妇被长春市二道区公安分局和顺街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关押。二零二一年四月获悉,千根泰、张星姬夫妇被长春市二道区法院枉判两年半。

千根太、张星姬夫妇在修炼法轮功前,曾在长春市二道区创办食品厂,本着诚信的原则经营工厂,产品深受顾客赞誉,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因身患重病走入修炼,修炼后疾病痊愈,重获新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很多法轮功学员进京和平请愿,有的被迫害致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千根太、张星姬夫妇收留几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邪党发现,后来被迫关闭了食品厂。中共警察上门骚扰不断,千根太、张星姬夫妇不得不将家里的三套房子变卖,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千根太、张星姬夫妇及女儿千美兰一家三口被绑架后被长春市二道区公安分局荣光派出所非法劳教迫害。二零一九年八月下旬,千根太、张星姬夫妇在家中被长春市二道区公安分局和顺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并以所谓“勾结国外法轮功势力提供资金制作资料”为借口,进行构陷。

二零二一年四月获悉,千根泰、张星姬夫妇被长春市二道区法院枉判两年半。

5、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董丽娟等仍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董丽娟、吕姓和刘姓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长春市二道分局绑架、非法抄家。在苇子沟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送到第四看守所迫害,至今不让家属接见。长春法轮功学员董丽娟被非法关押一年零四个月后,现被非法判刑两年零十个月。

6、吉林省农安县周永杰被秘密判刑四年入狱

周永杰,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被长春市宽平区派出所绑架,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此后家属未得到任何信息。二零二零年底,周永杰被关押在长春市女子监狱后,家属才得知,她被非法判刑四年。

周永杰,女,五十岁左右,家住长春市农安县,常在长春市打工。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周永杰被长春市朝阳区宽平派出所绑架。当时,家属不知道四处打听,才知道周永杰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是在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长春市非法大抓捕中被长春市朝阳区宽平派出所绑架的。此后,家属未能见到周永杰本人,直到二零二零年底,监狱才告知家属,周永杰被非法判刑四年,已经被劫持到长春市女子监狱(兰家监狱)。从绑架到判刑,家属未能见上周永杰一面,非法开庭、判刑的过程,都没有通知家属,只通知家属存钱,存物。

三、遭绑架迫害主要案例

(一)构陷到法院的迫害

1、张桂香被构陷到长春朝阳区法院 律师办案依然受阻

张桂香现年58岁,原一汽经贸公司员工,家住吉林省长春市轻铁湖西花园。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中,曾被非法抄家、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并被一汽经贸公司无理解除劳动合同。

入室绑架,“只是应付上边,凑人数”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晨间,长春市绿园区春城大街派出所十余人,非法闯入张桂香家,实施绑架并非法抄家迫害。之后张桂香被警察绑架走,不准家属见面,家属没有收到任何书面或者是电话方面的通知,心急如焚到处托人、求人询问才知道张桂香当天被送到了苇子沟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警察骗称是为了应付上边的“任务”,凑人数,关几天就出来。

十天后,家属去苇子沟拘留所接人,没有接到,被春城大街派出所警长张鹏飞(警号:107364)劫走,家属询问原由被告知:还有事情没说清楚,要回派出所,不准家属跟着,到时候会通知你们。几天后,家属才打听到张桂香女士被劫走的当天就被送到第四看守所迫害。十一月十三日,张桂香被非法批捕迫害。之后家属多次找寻春城大街派出所警长张鹏飞,表示张桂香是无辜的,她信仰法轮大法是合法的,真正违法的是警务人员:“公安部的14条×教里没有法轮功”,“新闻总署的50号文件也取消了出版物违法那几条”,“她是个邻里皆知的好人,根本不是什么×教”,“你们不能关好人”,“现在都是终身责任制了,真有追责的时候”。警长张鹏飞却回复:“追责?你知道以前,几十年前有个罪名,叫流氓罪么?那时候摸姑娘一下就能拉出去枪毙,这都没人追责,更何况你这事。而且也没啥事,也不是有仇,就是接到了上级的命令,有行动,有任务,所以那天早晨直接去抓的。”并且多次欺骗家属案件已经递交检察院。

被构陷到法院

等到案件递交期限,家属才被检察院告知,案件刚刚送到检察院。家属又与检察官刘扬沟通,被告知:正在审查起诉阶段。因疫情那边(第四看守所)是隔离地附近。不接受对外办公,是网络办公,证词发过来就行了,到时候家属等通知就行了。后家属再次致电与其沟通,被其告知:我们没有义务告诉家属,到时候会告诉本人,年前就到法院了,不要再打电话了。家属多次表示希望可以面谈案情,被拒绝:不接受对外办公。更没有义务告诉你们进展。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张桂香女士的家属在检察官刘扬那里得知,构陷卷案件已递交法院迫害,二月五日递交到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通过查询平台得知:朝阳区法院负责法官曲栋,案件号:2021吉0104刑初,开庭日期待定。三月十一日家属终于申请到律师会见。张桂香本人状态不错,她本人告诉律师: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改变我的信仰。了解到,张桂香女士卷宗构陷的所谓“证据”是:她在家住小区正门讲真相,宣传大法。这明显就是他们无理由的定罪。

律师代理案件受阻

案件代理律师与法官曲栋沟通,被告知律师必须办理长春市司法局备案并且提供证明,律师也必须是吉林省内的,满足这两点才可以代理案件。当被追问是哪条法律规定的时候,法官回答是:内部文件。

三月十三、十四日,家属依然通过EMS邮寄了律师事务所委托信函,法院三月十七日回电拒绝,并再次强调要求律师必须是吉林省内的并且必须在长春市司法局备案才可以,称家属邮寄的委托信函是无效的。

三月十八日至二十六日期间,家属多次与法官沟通备案的不合法,被法官和助理告知:都得做备案,规定是这么要求的。当然也可以法院给法律援助律师,但是张桂香本人同意才可以,而张桂香本人坚持无罪,所以无法给申请(法援律师是有罪辩护)。家属向法院提出要求做亲友辩护人。回复:没有这回事,竟瞎扯。并且让家属去当地的律师事务所询问,为什么律师都不愿意接这类型案件,是怎么回事。家属询问开庭时间时,法官助理告知:还没有定,但是你要找(律师)就快找吧。

三月二十六日家属带着控告状前往朝阳区检察院控告申诉科,接待人员告知:1、如果不是法轮功的案件,想控告法官需要去法院,这里只是可以受理控告检察官。2、因为之前家属来控告过,当时虽然没有书面文件,但是家属离开之后也与检察官刘扬的上级沟通过,被告知有文件规定:我们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可以有权利拒绝法轮功家属的上访、控告以及请求会见。3、不要来基层部门投诉,因为文件是市级部门下达的,基层是无权管的,如果想控告最低也要去市级单位控告投诉。问及文件是什么时候下来的?回答说:近期。工作人员还表示,除法轮功的家属,其他都可以正常接待。

2、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玉丽被构陷到法院

近期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玉丽被构陷到德惠市法院,现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邓玉丽去榆树市青顶乡杨木村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村民恶意举报,警察通过调取监控录像确定是邓玉丽。

四月二十三日,榆树市新立乡派出所伙同榆树市国保大队七、八个警察闯入邓玉丽家,把她绑架到新立乡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宿,期间被警察非法审问。四月二十四日又把她转到榆树市公安局,在此被非法关押五天五夜,又被警察非法审问。之后,榆树市国保大队就把邓玉丽送到长春市看守所,全面检查身体后因疫情期间拒收。然后警察又把她拉到德惠市检察院办所谓的什么手续,办完后又把她送到长春市看守所,又体检一次,因疫情期间又拒收。后来,警察就把邓玉丽带回榆树市,由她女儿签字办理取保候审,叫她随叫随到,然后邓玉丽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上午七点多,吉林省榆树市新立乡派出所四个警察闯入邓玉丽家,邓玉丽借口去厕所躲到邻居家,警察顺着脚印追到邻居家,强行带她上车。警察把她拉到德惠市法院办理取保候审后续的程序(2020年4月被绑架后办理的取保候审),登记一下,然后把她拉回榆树市,当天邓玉丽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吉林榆树法轮功学员邓玉丽在下午三点左右被德惠来人绑架,其中还有当地派出所及国保人员配合,共五、六个人带去德惠迫害。

3、长春市穆华传真相却被构陷到法院

长春市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穆华女士,于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被非法抓捕、抄家、拘留十五天后,被取保候审,之后被骗到派出所,被劫持到四看迫害,现在已被非法构陷到朝阳区法院。

穆华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去省图书馆看书时,顺便贴了两张粘贴,被保安报警,被幸福派出所带走审讯并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及一些资料,新手机也给摔坏了。穆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之后由于当时的疫情,给办取保候审,当天晚上十一点来钟,家里接到电话,让把穆华接回家。第二天,警察又来找穆华,称她的事以后归南湖派出所管了(穆华家在南湖大路),让她去南湖派出所交接一下,去签个字,穆华没去。之后,幸福乡派出所就一直打电话,叫穆华去派出所。

九月九日,幸福派出所在穆华家楼下打电话,称换新所长了,要和穆华见见面,让她签个字,二十分钟就回来,穆华说现在没有时间。刚放下电话,二个警察就上楼来了,骗称是让穆华把被抄走的书等取回来,二十分钟就回来。家人都信以为真,结果人走了之后一直没回来,晚上派出所给家里打电话,称穆华已经被送到第四看守所迫害,让家属去派出所,把穆华的衣物取回。现在家属打听到穆华的案子到了朝阳区法院,现在九个多月,家属非常担心她的精神状况,因为她以前精神不太好。

穆华没学法轮功之前,精神不太好,患严重的抑郁症,疑心大,对谁都不信任。后来穆华炼了法轮功,发生了很大变化,心态平静了,不像以前那么烦躁了,整个人精神了,能睡着觉了。她自己说:“是师父救了我。”她相信大法师父,相信大法,听大法师父的话,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做一个最好的人。人变得正直、谦让,为人诚实,从不撒谎,不贪便宜;对别人也有善心了,经常帮助生活困难的人,比如捡垃圾的、无家可归的等等,非常同情他们。如今,身心受益后的穆华却因讲真相遭迫害被非法构陷。

4、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崔影、杜桂珍分别被构陷到法院迫害

汽车厂区法轮功学员崔影,女,46岁,二零二零年九月三日在家被长春市红旗街派出所、南广场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送到长春市四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崔影已被构陷到朝阳区法院迫害。

长春法轮功学员杜桂珍在二零二零年九月份的时候被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又几次遭绑架,同时被宽城区孟家桥派出所所长非法抄家,现在迫害材料已到法院,法院的人告诉她在家等通知。

(二)构陷到检察院的迫害

5、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谢蓉春、徐丽娜夫妻被非法批捕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七日,有社区人员敲门骚扰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谢蓉春、徐丽娜,说打疫苗,没给开门。四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谢蓉春、徐丽娜夫妻被长春市二道区八里堡派出所绑架,并非法关押在苇子沟拘留所十五天。

五月五日上午,八里堡派出所把谢蓉春、徐丽娜夫妇从拘留所直接送到看守所非法刑拘,八里堡派出所办案人纪宁。目前谢蓉春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遭迫害,徐丽娜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遭迫害。五月十一日,迫害材料被递交到朝阳区检察院。目前得知谢蓉春、徐丽娜夫妇已被朝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负责人刑事检察部刘扬(女)。

6、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杨丽被绑架并被非法构陷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杨丽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在家被红旗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十七日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十二月二十八日已被构陷到朝阳区检察院迫害。

(三)非法刑拘迫害:十一人

7、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健等五人被绑架非法关押迫害

张健,四十七岁,小时受伤,导致一只眼睛失明,就在另一只眼睛即将失明时,他幸遇法轮大法。通过修炼大法,他保住了另一只眼睛。张健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乐观豁达,与世无争。修炼法轮大法,张健平和、勤劳、善良,是安分守己的好人、孝子。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之后,张健曾被非法劳动教养二次,第二次被关押三年后,因不“转化”,又被转到兴隆山洗脑班继续迫害半年,直到洗脑班解体,他始终坚守信仰法轮大法。从洗脑班回家后,张健的视力下降,戴上一千度的近视镜,视力仍为0.1。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长春市二道区公安分局、政法委、东盛路派出所、社区等十多人闯入张健家中,将张健和母亲朱淑玲绑架到东盛路派出所,随后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当晚十点多,八十来岁的母亲朱淑玲被以“取保候审”的方式放回家,张健被送到长春市拘留所(苇子沟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四月三十日,张健非法拘留期满后,他的母亲朱淑玲满怀希望去东盛派出所接张健,却被告知要送看守所。在张健体检不合格的情况下,连夜被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遭迫害。

吉林省榆树市青山乡日升村周立春在一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多钟劫持法轮功学员张立云,于二月十一日被非法关押榆树市看守所遭迫害。

长春法轮功学员李祝全,于三月十七日被长春市绿园分局城西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遭迫害。

长春市二道区公安分局及东站派出所恶警在四月十四日早上八点多到法轮功学员姜丽娟家以打疫苗为名,骗开了房门,非法进入室内,将姜丽娟绑架,并非法抄家。将大法书、电子书、播放器等物品抄走,现在姜丽娟被非法关押在苇子沟看守所遭迫害。

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日,长春法轮功学员陆方兰(陆大新)去法轮功学员家出来后,在乘坐的公交车上,被东广场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苇子沟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即六月十五日早九点多,被长春市南广场派出所警察劫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继续迫害。

8、前期遭绑架情况:六人

于爱吉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晚上六点半左右在东南湖大路一个小餐馆吃饭,被长春二道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冯永信等四人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遭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杨艳侠和金玉霞,在长春发送真相卡片时,被恶人举报,被长春市南广场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长春市苇子沟拘留所非法拘留关押十五天,期间以疫情为由,不让家人接见,之后又被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据悉,金玉霞已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榆树青顶乡保安村法轮功学员沈世华,十二月三十日早上王成东两位法轮功学员被榆树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两位都被非法关押当地看守所迫害。理由是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监控。榆树公安局国保警察利用欺骗、哄骗的邪恶卑鄙手段非法审讯王成东、沈世华,他们被诱骗签字后并没有回家,王成东知道上当,及时对被警察利用欺骗、哄骗的口供全盘否认。

汤惠平,女,六十八岁,长春市人。二零一九年,汤惠平被长春市正阳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送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因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后办理取保候审。二零二零年末,正阳街派出所警察又来骚扰企图再次绑架,因警察测血压200多,没能绑架,警察将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全部抢走。已失联三个多月,经多方打听寻找才知道汤惠平又被正阳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迫害,现又被四看送到长春市中心医院(病监区)非法关押。

综上,二零二一年一至六月吉林省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长春市政法委、610特务组织迫害造成王胜等3人遭迫害离世(其中1人是二零一九年遭迫害致死,二零二一年迫害信息才曝光);四十六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含前期迫害案例),至少有三十八人次遭绑架迫害,一百三十六人次遭骚扰迫害。

总的来看,二零二一年一至六月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遭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案例、绑架案例、骚扰案例,主要原因是长春市政法委、610执行所谓的“清零”及讲真相遭迫害所致,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长春市政法委、610及部分市县区政法委、610、国保、派出所、街道社区人员以及吉林省政法委、610。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2021年1~6月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文字整理:李晓梅/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