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下“禁野令” 广西特种养殖户陷困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6日讯】在中共病毒疫情下,中共当局大力鼓吹的“脱贫项目”特种养殖业遭受重创。大纪元获得的内部调查文件披露,在中共“禁野令”下,广西特种养殖户损失惨重,由于得不到政府补偿,不少养殖户上访维权讨公道。

大纪元披露的一份广西社会科学院内部文件显示,中共大力鼓吹的“脱贫项目”特种养殖业,在中共病毒疫情下遭受重创。

这份去年6月9号内部发布的一份调查文件披露,在“禁野令”下,广西特种养殖户生存陷入困境、“几近崩溃”。

广西特种养殖户,是指在广西专门从事陆生、野生动物人工养殖、繁育的人。中共当局一度利用这类产业来“扶贫”。但是这个产业从去年开始已被禁止,主要因为有中共专家认为竹鼠可能是疫情源头之一。

中国农业研究人员匿名:“中国(共)办事不讲逻辑是非常明显的,现在干的是什么,是一刀切,这个一刀切显然是不合理的,你过去缺乏管理的东西,你现在来严格管理,你管理的渠道必须要兼顾到民众的利益。”

文件中承认,广西依靠特种养殖的“扶贫”产业存在很多问题。“禁野令”带来的行业震荡,让普遍养殖户血本无归。

大陆民主人士董广平:“他们的经营,他们的生存艰难,领导从来是不考虑这个的,只是为了考虑上级领导高不高兴,疫情过去了他们大吹什么脱贫,要养殖户养,疫情来了推卸责任,说是野生动物引起疫情爆发,想甩锅给野生动物。”

一些养殖大户因基础设施投入大、贷款还款压力大等问题,造成其补偿核算复杂。文件称,这些特殊利益群体转型将更加困难。

董广平:“其实还是跟中共人治有很大的关系,他们没有完善的法规,它朝令夕改,头脑一热说搞什么就一哄而上的搞,说不让搞了就一刀切,全部不让搞,它根本就不管民众,那些养殖户的死活。”

文件还披露,因民众恐慌焦灼引发的社会稳定风险增加。最近广西玉林、桂林、北海等地,都出现了养殖户拉横幅抗议、组织上访等维权事件。

中国农业研究人员匿名:“你过去为什么不禁止,你现在要禁止造成人家损失该谁承担?政府就应该补贴给人家,所以这个事说穿了,是我们的政策实行过程中,无视民众利益,这个是最重要的。这事是我们的常态。”

文件中承认,补偿方案制定难与补偿诉求兑现急的矛盾日益尖锐。89.3%的贫困户或是申请了小额贷款,或是向亲戚朋友借款,还款还贷压力大。如今遭受饲养成本增加、销售无望、补偿缺位、转型转产出路狭窄等多重困境挤压,贫困养殖户的损失进一步加剧。

中国农业研究人员匿名:“能投资的就不是贫困户,问题是我就不是贫困户我也未必是很富裕的,你让我蒙受了这种损失,我就会成为贫困户,这个是关键。”

尽管当地政府承诺要补贴受损失的养殖户,但许多养殖户并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有永福县竹鼠养殖户在《人民网》上投诉说,“我们煎熬了大半年没有收入,如今政府出台补偿文件,我们县外引种签订的合同协议,不在补偿范围之内,现在政府既不承认我们是‘受影响的农户’,也不承认我们的合法身份。”

董广平:“这种事情很多很多,像广西那特种养殖是比较普遍,他那里受的影响是最大,很多养殖户一哄而起养了,现在政府不承认不予补助,这就是造成的恶果,所以它鼓吹什么脱贫,那这些农民户背这些债务怎么办?”

大陆民主人士董广平表示,中共没有完善的法规,出台的政策朝令夕改,更谈不上人性化,归根结底,这些事情都是中共独裁政策造成的恶果。

采访/陈汉 编辑/孟心琪/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