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人社部:提高养老金缴费年限 延长25至30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8日讯】日前中共人社部发布一条重磅消息:将逐步提高领取基本养老金的最低缴费年限!目前,中国最低基本养老金缴纳年限为15年。 有中共专家称,应在此基础上再提高10至15年为宜,也就是延长25至30年。

7月6日,大陆门户网站发布《重磅!人社部:养老金最低缴费年限提高!从15年延长到25-30年?》一文。人社部6月30日公布“十四五”规划,提出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逐步提高领取基本养老金最低缴费年限。

该“十四五”规划中透露,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将持续加深,“十四五”期间新退休人数将超过4000万人,劳动年龄人口净减少3500万人,社会保障制度的可持续发展面临挑战。

因此,“十四五”规划提出要大力发展企业年金、职业年金,规范发展养老保险第三支柱,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修订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计发月数等。

今年2月份,人社部副部长游钧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当前退休年龄总体偏低,问题十分突出,与人均预期寿命不匹配。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在2019年已提高到77.3岁,城镇居民人均预期寿命更高,已经超过了80岁。

根据社会保险法规定,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个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满15年的,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也就是说,目前领取基本养老金最低缴费年限是15年,未来将在此基础上逐步提高。

专家:养老金缴纳年限应提高到25年至30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对界面新闻说,延迟退休、提高基本养老金缴纳年限,是中国老龄化背景下的必然举措。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65岁以上人口占比已超过13.5%,而且将加速上升。

“十四五”规划中也提到,“十四五”期间新退休人数将超过4000万人,劳动年龄人口净减少3500万人,中共现有社保制度的可持续发展面临挑战。

郑秉文认为,最低基本养老金缴纳年限应在15年的基础上再提高10年至15年为宜,也就是最低基本养老金缴纳年限应为25年至30年。

郑秉文说,假设劳动者30岁就业,按照现有制度,缴纳15年基本养老保险,也才45岁,还有时间和条件继续缴纳。

缴费年限延长了,缴费率是否也会调整?郑秉文说,若提高缴费率,会抑制当期消费,增加企业负担,延长缴费年限更为恰当。

目前,中共法律规定,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法定总缴费率为28%,其中企业缴费比例为20%左右,个人缴费比例为8%。对于城镇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缴费比例为20%,完全由个人承担。

清华大学社科学院教授董克用说,中国在1997年完善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首次明确职工个人缴费年限累计满15年。但是现在,实际退休人员普遍都已缴纳了超过15年的基本养老保险。

提高养老金缴费年限 引网民一片抨击

对于人社部放风要提高养老金缴费年限,以及专家建议从15年延长到25至30年,网民一片抨击。

“延长退休,延长交费,没完没了。”
“还有时间领养老金吗?这是人干的事吗?”

“好嘛!新韭菜不够割,从老韭菜身上开源!”
“都是忽悠韭菜为体制内的公务员的福利添砖加瓦。”

“抢比偷来的快,镰刀都不用了,直接用斧头砍。”
“发改委只想涨价,人社部只想收钱,一切机构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榨干所有的韭菜。”

“就算你交满50年也拿不到养老金的。所以最明智的做法是一分也不交,躺平!”
“只缴钱不养老、只纳税无福利。这是对人民的盘剥压榨,却说成是中共国特色!”

也有不少分析认为,中共当局之所以要提高养老金缴费年限,与官方提出要延迟法定退休年龄一样,最主要的是大陆养老金面临枯竭,在未来几年恐将耗尽。

中共社科院《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报告承认:2035年养老金将耗尽。

另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养老金第三支柱研究报告》预测,未来5-10年,中国预计会出现8万亿-10万亿元的养老金缺口。而且这个缺口还会进一步扩大。

人社部:将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

为解决养老金巨大亏空,中共人社部公布的“十四五”规划中提到,将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

目前,中国现行法定的退休年龄是,男职工60岁、女干部55岁、女职工50岁。中共党媒放风,延迟退休年龄,男女同步延长到65岁。

旅美经济学者郑旭光对新唐人说:“推迟退休年龄实际就是政府赖账,现在是要为这个赖账做舆论准备了,会造成一个非常大的养老负担,因为我们知道,养老金实际上是现行的劳动人口养过去的退休人口。”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批评,中共官员滥用、挪用养老金的事情时有发生,肯定会亏空要补足,这个问题现在看来越来越严重,中共唯一的可能应对的办法,就是推迟支付,推迟养老,推迟退休年龄。

评论认为,延迟退休年龄涉及到养老不公的问题。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人,只需坐班就能轻松拿到高薪。而普通职工延迟退休,就要被迫打工缴纳养老保险等。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说:提高养老金缴费年限和延迟法定退休年龄,这两项政策的实施,本质上是一个养老不公的问题,也是个社会不公,也是一个特权问题,是专制统治者在确保专制体制内人员的既得利益。

郑旭光说:“这两个可以看作是一件事,社保制度就是个养老大锅饭,但是又加上计划生育,实际上是让这个养老大锅饭在未来很难吃好。”

中国民间对延迟退休年龄和提高养老金缴费年限,几乎是一片倒的批评。

网易刊文表示,当局要先解决养老不公的问题,再来谈延迟退休。搜狐也刊登网文说,延迟退休将导致新生人口进一步下跌,这项政策与当局鼓励生育的政策背道而驰。

武汉《长江日报》的一项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参与投票的9.6万网民中,超过80%的人反对“延迟退休”,主要是担心身体不好找不到工作,无法维持正常生活等。

(记者李韵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