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城关绑架9名法轮功 70岁老太被强制坐铁椅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0日讯】兰州市城关区嘉峪关路派出所绑架了9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七十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祁丽君,被强制坐在铁椅子上非法审讯。后来祁丽君回到家里,被迫流离失所,七十岁的老人有家难回。

(明慧网)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在兰州市城关区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祁丽君家的楼道里和家中,嘉峪关路派出所警察和市局26处的人绑架了九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祁丽君、赵丽、金怡均、范玉梅、朱小春、马老太太、李秀兰、侯爱琴、陈秀芬。

祁丽君被强制坐在铁椅子上非法审讯,因为年满七十岁被拘留所拒收,最后祁丽君被保外就医;赵丽和金怡均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其他六位法轮功学员于第二天,即五月十四日,回家。

绑架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法轮功学员赵丽来探视祁丽君。

当日,城关区嘉峪关路派出所的警察受派出所副所长魏向孔的指使,在祁丽君家的单元楼道里蹲坑守候,从下午两点开始,先后劫持了去祁丽君家的六名法轮功学员:范玉梅、朱小春、马老太太、李秀兰、侯爱琴、陈秀芬。当时,在祁家的楼两侧和周围都是便衣。

接着,范玉梅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嘉峪关路派出所,非法审讯。警察询问是谁通知去的祁丽君家,记录家庭人员信息,并要求在诽谤大法的文字上签字、按手印等。直到五月十四日凌晨四点,才将这六位法轮功学员送回家中。

五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法轮功学员金怡均也来到祁丽君家里。金怡均上楼的时候,看到楼道里有四个年轻人,三男一女。这些人有的坐在楼道台阶上,有的站着。金怡均上楼的时候,这些人让开个道,让她上楼了。

五月十三日晚上七点三十分左右,一个声称辖区周姓片警敲祁丽君家的门,要求进屋,祁丽君拒绝给其开门。几分钟后,门被撞开,闯进来一、二十个不明身份的人,都是身材壮实、身着便装的人。一进门,就将祁丽君、赵丽、金怡均分别控制住,并说:我们是市局的。

祁丽君要求这些人出示工作证、抓人的法律依据,这些人只是说:到时候有人会告诉你。在多次追要下,这些人将一页纸在三个人面前晃了晃,就拿走了,上面是《检查证》,落款是城关公安分局。

金怡均看到这些人就是十年前绑架自己的市局26处的那些人,这些人也觉的金怡均很面熟,通过人脸识别,他们知道是金怡均后,好几个人都提到:就是那次在兰州监狱……

在祁丽君的家里,市局26处的便衣将祁丽君家中的私人物品挨个屋子乱翻乱找,连被子都不放过,都要打开看看,每一个纸箱都要打开查找。而将祁丽君和赵丽、金怡均分别控制在不同的屋子里,后来在市局一个警察的授意下,将直对金怡均的执法记录仪拿走,放到了赵丽所在的房间。

这些人在查抄过程中,言谈中,提到五月十三日嘉峪关路派出所就预谋好到祁丽君家里绑架她,至于在楼梯口堵截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和在家中绑架的赵丽、金怡均,并不是他们的目标,他们的真正目的就是要在家中绑架法轮功学员祁丽君,而且由市局26处的人出面,由市局绑架,嘉峪关路派出所接下来具体办案,幕后指使和预谋的人就是嘉峪关路派出所副所长魏向孔。

后来这些人问嘉峪关路派出所的副所长魏向孔,这两个人怎么办?在魏向孔的授意下,赵丽、金怡均和祁丽君在夜里十一点三十分左右,被劫持到嘉峪关路派出所的一楼办案区,被非法审讯。

非法审讯

在嘉峪关路派出所办案区,赵丽、祁丽君和金怡均被分别放在不同的审讯室,赵丽和祁丽君被强制坐在铁椅子里,金怡均则是在铁椅子旁边的一把椅子上。

派出所警察苏煜锋在非法审讯赵丽的时候,赵丽要求其出示法轮功违法的法律依据。苏煜锋说他这是传唤。赵丽说,那就拿出传唤证。苏煜锋就离开了。

另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跟赵丽说,只是聊聊天,问赵丽九字真言是什么?当赵丽说出九字真言后,又将这些内容写到审讯笔录里。赵丽要求仔细看审讯笔录,再签字,并提到派出所审讯室墙上贴的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告知书中的内容,派出所警察并没有按照这个告知书的内容在办案。

为了不让赵丽看到墙上的权利义务告知书内容,派出所警察将赵丽的眼镜无理拿走,赵丽多次索要、说自己近视眼,不戴眼镜,看不见东西,警察也不给她眼镜。

在强行做核酸检测和体检的过程中,因为不配合,赵丽的双手手腕被手铐铐伤,胳膊被警察拉拽的淤青,到了拘留所多日,胳膊上的淤青和手腕处的伤痕都没有消退。

从三个人被绑架到派出所后,一直没有警察找金怡均,没有人问话、没有人询问,直到第三天的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左右,将赵丽、祁丽君、金怡均劫持到拘留所,也没有给三人看拘留决定书。

非法拘留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五日晚上十一点四十分左右,赵丽、金怡均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祁丽君因为年满七十岁,拘留所拒收,被派出所警察卢超带回。

在拘留所的十五天里,因为不穿号服、不下蹲、不报数,在号室炼功,赵丽、金怡均被值班队长屡次制止,被监控室的警察多次制止,还被罚站在院子里念拘留所人员权利义务告知书。

到了五月二十六日,拘留所以有人来拘留所检查为由,要求赵丽、金怡均穿号服,值班队长要求完之后,副所长丁姓所长专门找赵丽、金怡均要求穿号服,后来给两人强行穿上号服,赵丽的号服在队列训练的过程中,刚好在来人检查的过程中,掉下来两次,都是值班队长拾起来给其披上。

五月二十七日下午,有警察称拘留所的一把手在询问法轮功(学员)最近表现怎么样?

五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左右,拘留所的一把手和副所长牛姓所长,以及值班医生一起进到女队,值班队长在要求大家报数的时候,赵丽和金怡均因不下蹲和不穿号服,被牛姓所长当众呵斥,并将二人叫到队长办公室。

在队长办公室里,两个所长相继恐吓赵丽、金怡均,要给两个人延期,威胁要将行政拘留转成刑事拘留等等。拘留所的所长多次提到:哪怕只剩下最后一分钟,也要按照要求执行(大意)。

在赵丽多次要求拘留所所长出示法轮功违法的法律依据的时候,拘留所值班警察王队长和值班医生将赵丽强行绑上了“约束床”,这个“约束床”跟“死人床”不同的是,两个胳膊是垂下来的,铐在床上,双脚也铐在床上。将赵丽铐到约束床上后,两个所长就走了。

值班的两个女警和值班医生,用给赵丽上“约束床”来恐吓金怡均,所谓上了那个床,就不好下了,你不受管教,领导说我们没有能力,我们只好用我们的办法,你也不要恨我。并当着金怡均的面,写给拘留人员上“约束床”的审批单,然后找领导批示……

后来,要求金怡均答应只要不在号室炼功,就可以不穿号服;要求赵丽答应不炼功,就将赵丽从“约束床”上放下来。

直到五月二十九日早晨九点左右,才将赵丽从“约束床”上放下来。

祁丽君遭骚扰 被迫流离失所

祁丽君因年满七十岁,拘留所不收,五月十六日凌晨,派出所警察将祁丽君送回家。但是祁丽君回到家里后,仍被持续骚扰,致使她被迫流离失所,七十岁的老人有家难回。

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回家后又遭拘留

五月三十日,嘉峪关派出所的警察卢超来拘留所,将赵丽、金怡均接到派出所。赵丽的眼镜在离开派出所的时候,警察都没有给,理由是当时拿走赵丽眼镜的警察是另一个警察,五月三十日又是一个周日,很多警察没有上班,没办法找。

金怡均则被七里河区公安分局小西湖派出所副所长王姓所长和一个警察、街道两人、社区两人,六个人接到了小西湖派出所后,才回的家。

赵丽回家后,于六月二十二日,又被西固公安分局西固城派出所送往兰州市西固区拘留所,非法拘留。

近两年来 嘉峪关路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恶行

近几年来,城关区被迫害的几位法轮功学员都有一个相似的地方:法轮功学员马军,孤身一人,被绑架之后,没有家人可以出面营救;法轮功学员韩旭,因离异,也无儿女,父亲已经九十多岁,唯一的姐姐已经七十多岁,在营救韩旭的过程中,老人的精力很有限;法轮功学员李亚,也是离异,女儿在外地工作,难以脱身为母亲的冤案找公检法部门要人;现在的祁丽君,七十岁,女儿之前往祁丽君的户口上落户时,当时嘉峪关路派出所没有允许,无奈祁丽君的女儿常年在外地,无法照顾母亲,而派出所警察又对老人的骚扰不仅持续不断还十分猖狂,而且还不仅仅只针对祁丽君一位老人。

1、对七位老人的迫害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嘉峪关路派出所绑架的六位法轮功学员范玉梅、朱小春、马老太太、李秀兰、侯爱琴、陈秀芬,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加上祁丽君,共计七位老人。虽然几位老人回到了家,但还是被社区等人员继续骚扰。

2、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轮功学员刘桂兰被骚扰恐吓

刘桂兰,女,七十八岁,兰州民航公司家属,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兰州市城关区嘉峪关路派出所三个警察闯进刘桂兰家中,非法抄家,抢走老人的大法书,明慧期刊等,并将刘桂兰老人带到民航派出所,挟持两个多小时,把刘桂兰的女儿叫去,让刘桂兰在他们写的东西上签字、压手印,刘桂兰的眼睛基本看不见东西,所以也看不清他们写的是什么。

第二天,嘉峪关路派出所三个警察又闯进刘桂兰家中,再次要刘桂兰在他们写的东西上签字,刘桂兰不签,他们就强迫家人签了,才走。

二零二零年四月以后,嘉峪关社区人员每月都到刘桂兰家中骚扰。

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嘉峪关街道书记带人到刘桂兰家骚扰,恐吓刘桂兰说名字已经挂在公安部了,不能坐飞机、火车了。

二零二零年八月中旬,嘉峪关街道书记再次带人到刘桂兰家骚扰。

后来政法委的人带人多次到刘桂兰家中,要求刘桂兰骂师父骂大法。

3、兰州市城关区嘉峪关路派出所及社区骚扰大法学员董秀兰

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上午快十二点,兰州市城关区大法学员董秀兰回到家时,门口有多人等她,跟着先后进去九个人,五男四女,说他们是派出所和社区的,董秀兰让他们写出他们的名字和电话,他们写了又自己装起来,有一个代写了几个名字和电话,却又说自己写的是假的。

他们要董秀兰签不炼功的字,被董秀兰拒绝,并一直呆到下午三点多才走,期间董秀兰一直给他们讲真相。

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一男警察和社区女书记又来董秀兰家,女书记说:我们活不了了,完成任务来了。男警察说:我没有伤害你,我们也是被逼的。董秀兰正告他们违法,要告他们,他们就走了。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兰州市嘉峪关路派出所绑架九名法轮功学员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