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内斗激化? 官媒不点名批滴滴与国家“博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3日讯】中共官媒近日发文,为北京当局近期接连出重手整治中国网企的行动作舆论引导。该文不但强调中国的网企是“社会主义民企 ”,还公开警告网络巨头不可“与国家监管体系博弈”。外界认为,文中警告的主要对象是有江泽民派系势力和其他一些太子党做靠山的“滴滴出行”。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11日发表了一篇题为《国家最近对互联网行业的一系列治理行动不应被误读》的评论文章,为北京当局最近整治以滴滴出行为代表的中国网企的行动背书。这篇文章对中国的民营企业提出了以下4点所谓“基本期待”:

其一,中国的民营企业应该“铭记自己是社会主义民企”,有责任推动所谓“社会公平正义”;其二,获得成功的公司要主动“协助国家加快填补规则的空白”,而不是钻空子去搞有悖基本法律精神和负面冲击国家管理的事情;其三,不能因为公司的股权由境外资本掌握或在海外上市而“导致国家安全漏洞”;其四,企业对年轻人的工作方式及生活方式要具有“一定的引导乃至示范效应”,不能出现“与社会主流价值南辕北辙的颠覆性倾向”。

该文还不点名地特别警告“个别网络巨头”,不可因自己的企业已成为行业中的龙头老大,就用“大到不能倒”的思维“与国家监管体系博弈”。

文章批评民营企业(尤其是网企)近期暴露出了一系列问题,包括从996超长工作时间到高管丑闻、客户遇害、涉嫌垄断以及信息安全等等,告诫这些企业要看到北京当局“加强市场监管的决心”,主动告别“可以野蛮生长的思维”云云。

海外舆论认为,中共官媒的上述警告,主要是针对当前正被中共网信办审查整治的中国网约车行业龙头企业滴滴出行公司发出的。

据公开资讯,今年6月29日,“滴滴出行”低调在美国上市,筹得资金超过40亿美元,成为自阿里巴巴集团2014年赴美上市筹资250亿美元以来规模最大的中国公司IPO案。

然而,7月2日,中共网信办、中办、国办等部门即接连发文,宣布对滴滴公司展开网络安全审查;随后,7月4日,网信办以滴滴出行App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搜集 使用个人信息问题”为由,勒令其下架,并停止新用户注册;7月6日,滴滴跌破14美元的发行价,市值蒸发1,400多亿元人民币;7月9日,滴滴旗下的25款App也被迫从应用商店下架,网信办还通知各网站、平台,不得为这25款App提供浏览和下载服务。

次日凌晨大约1点,滴滴的官方微博一度发文,表示对当局的上述整治决定“诚恳接受”并“坚决服从”,还承诺要严格参照政府的有关标准“认真整改”自身存在的所有问题;但到了早上8点左右,滴滴微博却突然删除了前述有关“坚决服从”的言词。

中国财经媒体“巨子ICON”曾连发两文披露,滴滴惹怒北京当局而被处罚的原因是,在监管层多次向滴滴公司表明了对数据安全的担忧与重视后,该公司仍然采取了“先斩后奏” 的策略,秘密赴美上市圈钱,被认为是有意赶在《数据安全法》9月1日施行前到海外上市,以规避当局即将推出的诸多配套法规的严格管控。

据公开资讯,滴滴公司自成立以来,9年间融资21次,累计融资金额超过226亿美元,又经过两次合并,该公司的股权结构已经变得非常复杂,有近20家国资背景的投资人是滴滴的股东,其中包括交通银行、招商银行、保利资本、中国人寿、中金甲子、中信资本、中国平安、腾讯、阿里巴巴、蚂蚁集团等等,而外界认为,这些投资人的背后都有中共红色权贵家族做后台,包括江泽民家族及其派系势力。

知名时政评论人士唐浩在其自媒体节目中分析指出,滴滴出行被中共打压的事件背后,牵扯了中共高层的内部博奕与权力对抗,不但可能影响明年中共“二十大”的权力分配结果,还可能影响中共未来的命运与发展。

唐浩表示,滴滴背后的大股东都来头不小,不但有江泽民派系的势力,还有大批的太子党和官二代集团,所以滴滴公司敢于违抗北京的意志,赶在6月底就在美国上市、募资圈钱;被网信办出手整治后,滴滴也没有做出让当局满意的“认错”或“退让”,显然其背后的政商权贵与太子党集团并没把“习核心”放在眼里。

唐浩进一步指出,中共即将于明年秋天举行的“二十大”要进行权力重新分配,对于习近平来说,滴滴给他难堪就“等于是直接挑战他的权力地位”,如果他不做出强硬的报复,就等于是放软、示弱了,就可能会让党内更多派系权贵跟上来、挑战他、甚至骑到他头上,从而对他明年连任党魁构成威胁。

唐浩因此认为,滴滴出行被整肃,本质上不是中共对外宣称的是网络数据与国家安全问题,而是中共内部的权力争夺与派系博奕问题。而习当局公开拦截滴滴背后的派系势力与太子党集团的利益,估计反习派势力与太子党集团都不会善罢干休,很可能会促使他们进一步升级与习近平方面的对抗。

相关报导:【唐浩视界】滴滴出行被抄斩 反习派与太子党酝酿反扑?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晓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