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美关系三种“误判说”评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美关系为什么演变到今天这个地步?这几天媒体上出现了三种“误判说”。本文略作评析。

其一,“美国误判说”。

7月9日,中共在钓鱼台国宾馆高调举行“基辛格秘密访华50周年”纪念活动,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通过视频与会,称现在需要“尼克松访华时刻”,王岐山则在致词时把美中紧张的局势全归咎于美方,“美方以竞争为名,把中国打造成假想敌,刻意营造猜忌对立、胜败对决的气氛,可能导致战略误导、诱发战略误判。”

同日,中共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衰落的不是实力(美国仍是全球位居第一的大国、强国,在相当长时间内都难以被超越)而是霸权,以及思想;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通过50年的接触与合作,为世界办成了许多大事,把中美关系搞糟了、搞砸了,让世界上两个主要大国发生对抗冲突,恰恰是最大的政治不正确。

王、乐上述言论,如果要用中国成语来评判的话,那就是八个字:强词夺理,倒打一耙。第一,固然,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在外国而在美国自身,这也是美国主流观点;但是,中共已经构成了对美国的最大外部挑战,并且通过长期渗透,在一定程度上融入了美国,中共(共产主义)因素成为了美国重整的最大障碍,其危险性大大超过了昔日苏联(苏联一直被美国隔离在外)。

第二,随着日益“地球村化”,各国合作领域当然是在扩大,尤其在大国之间、中美之间;但是,合作应是普世价值观、共同价值观为前提的,否则合作的结果必然是有一方被损害,“基辛格秘密访华50周年”的历史早就雄辩地证明了美国的养虎遗患。这也是美国对华政策历史性转折的原因所在。

第三,1971年“基辛格秘密访华”是美国对华政策的大败招。中共1949年建政至1971年,“运动”不止,1971年林彪事件已经宣告了毛泽东思想和文革的破产,中苏兵戎相见,国家濒临崩溃,一方面当时尼克松政府严重误判中共政权,另一方面中共通过在美战略特务金无怠获悉了美当局的思路和底牌,遂以“乒乓外交”起步(所谓“小球推动大球”),请美国入瓮。迄今,美方对此仍不深查,美国非营利性机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CUSCR)仍与有中共官方色彩的中国人民外交学会(CPIFA)合作举办“纪念基辛格秘密访华50周年”的纪念活动,令人感叹。

第二种 “妖魔化中国(中共)说”。

7月1日,美国《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双月刊网站刊登新加坡前资深外交官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的题为“美国会输给中国吗?”的文章。该文首先认为美国不“知彼”,对华误解深入潜意识,否认拜登政府的国家情报总监埃夫丽尔·海恩斯所说:“中国对我们的安全、我们的繁荣以及我们在一系列问题上的价值观构成挑战。”其次,输赢关键在于国内治理,而重振美国经济的最好方式是和世界上其它经济强劲的国家合作,特别是中国(中共);再次中国(中共)越来越受他国尊重。

笔者以为,该文选择性使用事实证据,观点似是而非。第一,该文认为美国对中共有“两项重大误解”:一是因为中国是由共产党统治的,所以它肯定会像苏联那样致力于证明共产主义优于所谓的“西方民主”;二是当中国(中共)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时,它会像美国一样寻求普及和输出中国(中共)“模式”,就像美国输出美国“模式”那样。这所谓的“两项重大误解”,笔者以为,恰恰是美国对与中共打交道的历史性总结,是“正解”。(可参见笔者《美国误判中共八十年》一文 )

第二,该文说“只要中国(中共)照顾好本国人民,不破坏世界秩序,世界其它国家就能与中国(中共)和睦相处。”这是正确的。但是,中共对内工业化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及其他人员器官,在新疆大规模侵犯人权,在香港推翻“五十年不变”承诺、摧毁“一国两制”、大肆镇压民主人士,国家政权被用来制造谎言······这能被称为“照顾好本国人民”?对台军事威胁一再加码,台海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南海军事化,挑战地区安全和全球战略稳定;动辄对澳大利亚经济胁迫,对加拿大搞“人质外交”;“一带一路”输出腐败、数字监控体制、“债务陷阱”······这能说是“不破坏世界秩序”吗?在这样的基础上,世界其它国家能与中共和睦相处吗?

马凯硕是新加坡前常驻联合国代表、原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可惜在对中共的认识上存在重大误区,将“中共”与“中国”混淆在一起。中国有几千年历史的文明,但中共恰恰是中国传统文明的摧毁者,“文化大革命”的浩劫谁敢否认?从中国的历史文明来推导中共的国际战略,实在是糊涂。

事实上,马凯硕应该知道如下三个历史事实:第一,新加坡建国后,李光耀曾以“反共者”著称;第二,中共建政后的某些政策导致东南亚“大排华”;第三,在东盟十国里,新加坡是最后一个与中共建交(1990年10月3日)。为什么会这样?马凯硕难道不知道原因吗?(当然,新加坡当局后来与中共走近,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第三种,“中共误判‘美国衰落’论”。

7月初,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题为“北京对美国衰落的叙述如何导致战略过度自信”报告指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北京评估美国国力及国际影响力正在持续恶化,西方世界衰落;这导致中共“东升西降”的错觉,从而做出战略误判,趋于对抗和主动出击的“战狼外交”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该报告的作者认为,“美国衰落”正成为中共单一叙事。他们以及一些学者还认为,在中共现实政治中,难以修正激进路线,将会导致更严重的战略失误。

笔者认为上述观点是有道理的。事实上,1989“六四”后,西方制裁中共,但很快就被中共各个击破了。由此,中共对西方就打心眼里瞧不起了,以为西方国家口头说一套,实际做一套,用钱就可以使之就范的。而2000年金融危机和2020年的大瘟疫,更被中共认为是“弯道超车”的两大历史性机遇。自2008年起,歌颂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及唱衰美国金融实力和民主治理能力的中文文章激增。尤其是在过去一年里,中共智囊团大肆宣扬美国国民深陷疫情泥沼、驴像恶斗、社会动荡来佐证“美国的民主及政治体系已经停止运作”,“随着美国实力减弱,它所提倡的价值观也将减弱”,“东方在崛起,西方在衰落”。

的确,西方的绥靖政策让中共大占便宜,经济暴长,2010年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但是,绥靖政策不仅使西方掉进沟里,中共也掉了进来,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长久下去,直到中共成功将西方反噬。中共没有想到的是,自2017年川普就任美国总统后,美国和西方开始觉醒了,正一步一步走出绥靖政策这个坑。CSIS报告提出的“中共误判‘美国衰落’论”,正是这种觉醒的一种表现。

现在,中共的国际环境已经逆转了,可中共还抱着春秋大梦不放。在抗击中共已成为国际潮流的现实面前,中共的梦必然破灭。不过,中共不仅“不撞南墙不回头”,而且因为其意识形态的僵硬和体制的腐烂,即使“撞了南墙”也难“回头”,它所做的一切都只能算是“末路狂奔”。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