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古巴人愤怒了 什么因素引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4日讯】 观众朋友们好,我是横河,欢迎大家来到横河观点频道,今天是7月13日,星期二。

今天焦点:古巴多城市爆发几十年罕见的大规模抗议,要自由反独裁,抗议粮食药物短缺,在疫情背后是什么因素引起?社会主义搞不好经济和接班人危机的共性在古巴是如何体现的?互联网封锁和反封锁在古巴抗议中的意义。德州民主党议员用拒绝民主投票的方式来保卫民主选举?

古巴多城市爆发抗议活动。古巴抗议的原因众说纷纭,主要是要求自由和打倒独裁,经济也是个重要原因,疫情期间粮食和药品短缺更为严重。

古巴是残存的屈指可数的社会主义政权之一。这次北京开世界政党峰会,与会的20个政党中,掌权的政党信奉共产主义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只有中、越、古三个。这种类型和规模的抗议,在社会主义阵营消亡后还是很少见的。

社会主义政权共性一:经济搞不好 中国例外

社会主义的共性,经济都搞不好,越是社会主义比例大的越糟。中国几乎是唯一的例外,而这个例外是引入了最不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越南的经济目前似乎也在走中共早期改革开放的路。古巴经济问题是否美国制裁的结果?

古巴和伊朗朝鲜不同,对古巴的制裁只是美国自己,不是联合国制裁,其它国家可以继续和古巴经济来往,实际上联合国每年都要讨论通过一个谴责美国制裁古巴的决议。

如果没有美国制裁,古巴经济会好得多;但反过来不一定成立,即古巴经济不好是美国制裁的结果。

古巴有78.3岁的预期寿命、99.9%的识字率和接近1.8公顷的人均生态足迹,联合国开发署一直把古巴列为人类发展指数高水平;在2014年,古巴更是首次迈入极高人类发展指数行列。

古巴于2006年成为全球唯一符合世界自然基金会可持续发展定义的国家。后来又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等。联合国粮农组织驻古巴的代表说,古巴是目前拉美唯一完全消除了饥饿的国家。要就是联合国搞错了,要就是人民需要的不仅是经济。

又如中国,是古巴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而古巴是中国在加勒比最大的贸易伙伴,因为两国的经济总量相差太大,按说古巴仅和中国贸易也足以把经济和生活搞好,说明制度确实是主要问题。

我还有一个疑问,中国的游客帮助了很多国家的旅游业,为什么就帮不了古巴呢,这是指疫情之前。

社会主义政权共性二:政权稳定性和持久性差

社会主义政权的另一个共性是政权的稳定性和持久性差,第一代离开后,普遍出现危机,东欧是苏联武力征服的,苏联一倒台就分崩离析了;南斯拉夫是独立于苏联集团之外的社会主义国家,铁托去世后,很快就发生政治动荡,南斯拉夫很快解体;越南和朝鲜共产党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在政权延续性上有相当的独立性,但整体政权的维持跟中共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尤其朝鲜。

古巴这次也是很典型的,卡斯特罗把权力交给弟弟劳尔-卡斯特罗,算是同一代人,但现任领导人卡内尔2019年10月才担任国家主席,今年4月才接任古共第一书记。

这才3个月不到,就发生了多年来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原因,除中共有几十年把经济改革当作合法性替代品外,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第一代领导人都是把革命作为合法性基础的,第二第三代领导人一上台就面临自己和政权的合法性挑战。

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延续解决的最好的是朝鲜,但用的恰恰是最不社会主义的方式:世袭制,即天命。王朝为什么能世袭?打下江山是顺从天意,坐江山的权力是天赐的,包括世袭。朝鲜如何实现的?白头山血统。

古巴现在的抗议活动,自由也好,经济也好,和现政权失去革命合法性支持是分不开的。

中共需要帮手,虽然很多被收买的国家,但以意识形态为基础的从来就稀罕。南斯拉夫从修正主义由于反苏变成朋友,阿尔巴尼亚、古巴、北朝鲜,比较符合远交近攻的原则,至于和苏联、越南打,是争龙头老大和势力范围,当然也是争意识形态的正统性和谁更原教旨。

当年的古巴西洋基诺,猪湾事件,导弹危机,冷战的重大事件,不过后来由于古巴在中苏争端中倾向苏联,导致中共和古巴交恶多年,直到文革结束后才渐渐恢复。至今中共和古巴还是保持非常紧密的联系,在几乎所有议题上都互相支持。

中共借建党百年之机,举办了世界政党峰会,自称有160个国家五百多名政党首脑参加,不过显然能拿得出手的还不到20个,其中就包括了古巴的迪亚斯-卡内尔。

中共封杀互联网 站人民对立面 和全世界暴君站一起

互联网的作用。古巴在劳尔当政期间有所松动和开放,民间也有了互联网,据说这次民众抗议就没有领导人,都是通过社交网络联系,而卢比奥就直接说古巴当局用中共的技术封杀网络,毕竟古巴互联网依靠的是华为、中兴这样的中国公司。

当局用中共技术封网,在所有信仰共产主义实行过社会主义的政权中,中共控制最严密、手段最复杂,洗脑最彻底,社交网络是一回事,但不是决定因素,苏东巨变时期,互联网还没有呢。社会发展有其规律,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技术,但技术从来不是决定因素,决定因素是天意和民意。

在互联网时代,中共用于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和全世界独裁者暴君站在一起,伊朗推特革命时期,也是用的中共的网络封锁技术,而法轮功开发的自由门等翻墙技术和服务器则是抗议者依赖的工具。

古巴人反抗标记之一:美国星条旗

这次古巴人反抗的标记之一是星条旗,一个有趣的现象,当世界上争取自由的人民抗议自己国家统治者的时候,往往打着美国的旗号,星条旗或自由女神,甚至中共在抗战结束后和内战期间都是打着学习美式民主自由的旗号。

而在美国,星条旗在某些人的眼中却变成了保守派的象征,一名德州人在他的车上画了大幅星条旗,却失去了一笔生意,因为客户认为他可能是极端保守派。

有谁看到黑命贵和ANTIFA抗议中有星条旗的?美国人确实到了应该认真反思的时候了。

德州州议会表决选举法 民主党议员集体缺席

德州在州议会表决选举法之际,58名州民主党议员集体包私人飞机飞往DC,以阻止选举法的通过(可能是出席人数达不到法定人数导致投票不合法),飞机上还没戴口罩。

德州州长表示,这些人回到奥斯汀时会被逮捕,因为他们没有履行他们作为选民代表的职责。同时德州众院以76-4通过派Sergeant of Arms去逮捕他们。最具讽刺性的是他们用拒绝投票的方式来反对一项被他们说成是剥夺选举权的法案。

我讨论过大选后亡羊补牢,在立法上确保选举的诚信,是各个州共和党目前的重要工作之一,以前谈过亚利桑那州、乔治亚州,现在是德州。立法是什么,是民主制度的一部分,民主本来就是选票,用拒绝民主的方式来保卫民主。

最近几十年,这种州议会议程中集体逃跑来阻挠对方议程的做法,民主党在媒体的支持下用的最多。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