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中共内外强硬出于末日恐惧 国力被高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4日讯】过去20年间,中共不断强化对内的控制与镇压,同时在外交上展现出越来越强的战狼姿态,甚至抛出了“东升西降”的论调,令国际社会颇为忧惧。但致力于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专家迈克尔·贝克利(Michael Beckley)指出,中共国力被高估了,其强势表现的背后其实是来日无多的焦虑。

近年来,国际上越来越多的人明确意识到,中共在日益强化的专制体制下所实行的内政外交,正对国际社会的原有秩序形成越来越大的冲击,同时也给世界带来巨大威胁与伤害。如何看待和应对日益强横的中共政权,正成为国际时政观察人士讨论的热点话题。

美国之音报导说,许多观察家认为,中共当局之所以能在中国国内对宗教信仰者、维权律师和少数族裔等群体展开全方位的镇压,同时在外交上也越来越咄咄逼人、四面树敌,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财力大增,让中共当局觉得有资本可以为所欲为了。

不过,对中国的国力和军力有深入研究的美国塔夫茨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贝克利却认为,所谓“中国国力强大”其实是个幻觉,中共当局近年来对内对外均表现得咄咄逼人,是中共当局发现自己已处于一种难以摆脱的困境并试图强行突破困境的结果。

贝克利指出,中共在内外同时树敌的做法,其实早在习近平上台之前就出现了,其出现的时间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是同步的,而北京当局所宣扬的当今世界大势“东升西降”之说,纯属无稽之谈、荒唐离谱。

贝克利多年来研究大国竞争、尤其是美中竞争问题,曾经在美国国防部、以及兰德公司和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等智库工作,并持续为美国情报界和美国国防部提供咨询,近年来还常在《外交政策》、《外交事务》等杂志发表文章,向公众提供他对中国国力、军力及其弱点的研究成果。他在2020年12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直言,“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已经进入了一个特别危险的时间段——它获得了扰乱现有秩序的能力,但其行动窗口正在收窄……”

贝克利还指出,虽然中共当局在发展军事力量领域投资最大,但其所谓强大或强势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而中共当前这种“不上不下的大国地位”,使得这个专制政权在今后几年特别危险,对世界和平构成了巨大挑战。

贝克利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中写道,“从历史上看,孤注一掷争夺强国地位的行动,通常来自那些处于上升态势但又感觉自己时日不多的大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和1941年偷袭美国夏威夷珍珠港从而挑起太平洋战争的日本,都是可供借鉴的例子。

近日,贝克利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比较全面的阐述了他对中国问题的个人观点。

首先,在讨论中共当前所奉行的威权主义时,贝克利表示:表面上看,威权主义政权有一些明显的“优势”,它可以很快的动员起人力物力来打造规模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挪动资金,迫使农民迁居,建设当权者想建设的鬼城;甚至于北京当局可以下达指令让技术公司为中共的军方或安全部门服务。这些权力,民主国家的总统显然是不可能拥有的。例如,美国总统就不能迫使谷歌公司为美国军方提供最新的技术。

然而,威权主义拥有的这些优势只能在一些孤立的领域发挥作用,而且是短期的。从长期趋势来看,对于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产生可持续的经济发展而言,以及对外交和内政产生更为稳妥的政策、建立更为有持续性的军事态势或者不犯灾难性的错误而言,民主政体表现得更好。

贝克利称,原因很简单,因为民主的政权都是有竞争的,总是有反对党试图批评你,试图找到比执政党更好的做事方式,这就可以避免因遭遇“坏皇帝”而牺牲全国的局面。可以说,在一些领域,民主政体具有长期的国力积聚优势,但在人力物力资源迅速动员方面确实处于劣势,因为权力分散,必须把各方的力量聚拢起来才能做成事。

其次,在谈到中国跟西方的经济关系时,贝克利形容那是一把“双刃剑”。他表示,在过去三十年或四十年间,中国(中共)依靠着西方的市场、西方的技术和资本的支持而崛起,但它在维持与西方的关系的同时,又依仗自己的国力转过头来提出自己的要求并强迫西方接受,或变更当初双方的基础交易。如果美国和中国经济上完全脱钩,当然双方都会损失很大,但中方对美国市场的依赖更强,因此一旦脱钩其损失也更大。

贝克利进一步针对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分析:

其一,美国的市场规模是中国国内市场的三倍。中国的消费水平停滞在它的GDP的35%的水平上,这是一个非常低的水平,因此中国需要向世界富裕国家出口。

其二,在生物技术、空间技术,以及任何涉及电脑的行业,中国都要依赖西方的技术。尤其在电脑芯片或半导体设备等高科技方面,美国及其盟国占据绝对优势,如果得不到西方的关键性技术,中国的电脑就不能运转,像华为这样的科技公司也会被美国及其它国家联手击跨。

其三,中国越来越依赖从其它国家获得石油和食品,中共当局现在就面临来自世界各国的保护主义的反弹。拜登政府现在继续维持川普(特朗普)政府实行的对中国的惩罚性关税;而其它一些国家也在出钱给本国的公司,让它们可以把自己的营业从中国转移出去。

贝克利说:“我不认为世界各国会跟中国有全面的脱钩,但你肯定可以看到中国跟其它国家的经济联系会减少。”

此外,在这次专访中,贝克利还就如何看待中国和俄罗斯联合的问题、以及中国同行如何看中国国力弱点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独到见解。

专访贝克利的全文链接:点这里】

(责任编辑:何雅婷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