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弃港大读北大马政 成都女孩需知四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今年高考文科总分643分的四川成都女孩王艺瑾放弃了香港大学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和68.4万港元的全额奖学金,被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录取的消息,被大陆各大媒体纷纷报导。之所以其被热炒,无外乎其符合了当下的政治氛围,符合了当下中共洗脑的需要。

根据报导,笔者推测,女孩放弃港大的理由应该与当下香港的乱局有关。报导指,女孩的父母都是语文教师,“从小父母就很重视对她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感恩教育。日常生活中,她的父母对国家大事比较关心,一家三口在家时常会讨论时事热点。”想必,香港的争取自由、民主的运动也在一家人的讨论范围,不过,他们很有可能受中共长期宣传和洗脑的影响,分不清中共和中国、中国人,分不清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从而将香港人的抗议运动视为是在“颠覆国家”。

在中共、父母的影响下,女孩选择北大马克思主义专业,甚至表示“选这个专业是因为真心喜欢”、“我觉得我能从中找到乐趣”也就丝毫不奇怪了。显然,攻读这样的专业,而且是四年之久,女孩不过是在继续自己的洗脑之旅。

那么,女孩上了北大,有没有机会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呢?在笔者看来,在当下处于被中共钳制思想中心的北大,在老师噤若寒蝉、不敢在课堂上乱说一句的北大,如果女孩不有意识地去反洗脑,还是不容易的。除非她可以成功学会翻墙,可以浏览外部世界真实的消息。

针对其所学的专业,笔者建议,女孩需要了解以下四个真相:

一、马克思信仰的是撒旦教,其一直意图毁灭世界。

早年的马克思是一名基督徒,但在大学后期,马克思的性格突然发生了转变。他在一篇论文中,六次重复了“毁灭”一词——他的同学没有任何一人在考试中使用此词。于是,“毁灭”成了马克思的绰号。他在一首诗里写道:“我渴望向上帝复仇”。在另一首诗中,他说:“梦想成为恐怖之王,毁灭整个世界”。

根据各种资料,马克思加入了撒旦教,并经历了献祭仪式。他终其一生,都受到撒旦教的影响,甚至在他病重时,还采用撒旦教的仪式祈祷。西方宗教认为,撒旦是由堕落的天使变成的魔鬼,故而对上帝充满仇恨与妒嫉,而撒旦教会正是宣扬对上帝和对人类的仇恨(因为上帝创造了人类)。

而另外几个共产党的导师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都紧跟马克思的步伐,仇恨人类,祸害世人。

二、《共产党宣言》被马克思称为“污秽之书”。

为了实现其“毁灭世界”的梦想,马克思创立了以暴力斗争为核心的共产理论,以“人间天堂”、“唯物论”等来迷惑众生,还在《共产党宣言》中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直接点出。

事实上,这个幽灵就是马克思心目中的撒旦。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只是引诱无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去实现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那时的马克思就已经为自己定下了目标,即毁灭这个世界,以世界的震荡、剧痛、动乱为基础,建起他的王座。换言之,他根本没有幻想要为人类、无产阶级或社会主义服务。他们要做的是“我们发起战争,针对宗教、国家、家乡、爱国心的所有主流观念。”

更令众多的共产党人难以置信的是,马克思居然把《共产党宣言》称为“粪——污秽之书”。而这本污秽之书却被列宁奉为经典,被毛泽东视为“放之四海而皆准”,被所有信奉共产党的国家高高捧起。

三、马克思亲情冷漠 对人类轻蔑与仇视。

马克思对于人类也是极为鄙视的,甚至对身边的人也没有爱。他与妻子燕妮的关系十分糟糕,而且从不尽养家的义务;三个孩子因为缺少营养而死,两个女儿和一个女婿自杀。他与女仆暗通款曲,还有了一个私生子。为了“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声誉,马克思要恩格斯替罪,用恩格斯的名字为其私生子命名,由恩格斯寄养在工人之家。

至于那些连篇称颂马克思与燕妮的爱情如何伟大坚贞,马克思的情诗如何纯真动人,能够陶冶人的心灵,都不过是欺世的谎言。

不仅对亲情冷漠,马克思还仇视德国人、中国人、犹太人,认为他们都是“小贩”;他称俄国人为“饭桶”,称斯拉夫人为“垃圾人种”,是“反动”种族,应该立即在世界革命风暴中毁灭。一方面,马克思在著作中声称为无产阶级奋斗,另一方面他却称无产阶级的人为“蠢蛋、恶棍、屁股”,称黑人为“白痴”,甚至拥护北美的奴隶制。他还公开支持英国的鸦片战争。

此外,尽管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然而,在他们的通信中,却充满了猥亵下流之语,这与他们的社会地位极不相称。

四、马克思政治经济理论业已失败。

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的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被认为是最彻底的,在其看来,马克思政治经济理论是注定失败的。

历史主义者认为:历史的发展是无情的,历史进程是依照可知的普遍法则的,最后也会推进到确定的终点。如马克思理论就宣称物质生产规律决定历史进程,要分别经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过程。资本主义经济规律蕴含着毁灭其自身的因素,因为它造就了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并发展到共产主义,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它是一种彻底的历史主义。

波普尔则认为,历史主义不过是以权力主义和极权主义为根基的理论性假设,是自然科学中谬误理论的产物。在他看来,马克思主义是最精致、影响最广泛、最危险的历史主义,而马克思不可避免的失败原因就是因为它们无法证伪,所以是伪科学的教条。

波普尔首先批判了马克思的以经济主义为基础的历史主义,因为在波普尔看来,马克思的经济学说从本质上来讲是为他的政治学说服务的。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坚持,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经济基础决定了政治、法律等上层建筑。波普尔承认经济的作用,但他不同意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认为过分强调经济的作用,甚至夸大为决定社会发展的唯一因素,那就彻底错了。

其次,波普尔反对马克思的暴力革命理论。他承认资本主义社会存在非正义性和非人道性的弊端,但这只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初期不可避免的现象。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原则和自由市场经济本身不是社会弊端的根源,问题在于,对资本主义中那些盲目的和不加限制的经济力量缺乏控制。任何不加限制的权力都是危险的,经济权力并不比其它权力更危险,而同样的,它也是可以被制约的。

波普尔用经济干预主义的事实来反驳马克思对于上层建筑是专制工具的说法,指出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正是限制资产阶级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利手段,而且没有民主的制度,那么统治阶级的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力便没有制约的力量了。

对于马克思所谓的“资本主义内部矛盾必然灭亡,社会主义一定胜利”的预言,波普尔认为是错误的。

首先,资本主义的内部矛盾并不必然导致社会主义,而只是预示了经济干预主义的必然性,而经济干预主义不一定采取公有制的方式。工人阶级的利益保障不需要用社会革命的暴力手段,完全可以采用社会改良和民主的手段达到这一目的。

其次,无产阶级革命并非不可避免。波普尔对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暴力革命倾向极为反感,认为他们是在有意地挑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以使革命爆发。

最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并非是不可调和的。马克思强调,资本主义的后果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无产阶级的绝对贫困化,这些结果破坏社会生产力,激化社会矛盾,从而导致资本主义灭亡。事实上,这些问题都被现代资本主义彻底解决了。因为随着民主制度的作用,国家社会的干预保障了剥削现象的限制,资本主义初期所表现出的残酷剥削现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对照当今的资本主义国家和残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不难发现,五十多年前,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的正确性已经一一得到了验证:随着民主制度的完善,资本主义国家民众的生活在物质和精神上都趋向丰盈。而那些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度,几乎都走向极权统治,制造出无尽的苦难。

了解了以上关于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四大真相,女孩不妨想想: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中共、推崇暴力的中共又能是什么货色呢?不妨再去了解一下真正的中共党史,了解一下中共在70年间,是如何发动一个个运动,戕害上亿中国人的。如果还有疑问,那么不妨再看看《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几本将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真面目系统扒光的书。如此,女孩或许会明白,离开所学专业、远离中共才是正途。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