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大政府的代价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ar Parker撰文/孙洐源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拜登政府政策产生的一个不幸讽刺是,他们对所谓的结果平等(equity,编注:与之相关的equality是指机会平等)是如此的痴迷,但他们提出的政策却只会伤害那些他们假装想要帮助的低收入人群。

拜登政府正以创纪录的速度扩充美国联邦政府的规模。

如果他们想要的是给每个美国人更多的机会,那么政府政策的目标应该是鼓励经济增长。更大规模、更多干预性的政府所取得的效果恰恰相反,扼杀了经济的增长。

拜登政府上个月向美国国会提交了其第一个10年预算。

在拜登政府完成2021-2022年的所有刺激性支出之后,该预算预计2023年至2031年的年均经济增长为1.9%。

1.9%的增长率意味着什么?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经济学家科克伦(John Cochrane)指出,从1950年到2000年,美国经济每年增长3.5%。在此期间,平均实际收入从人均16,000美元增长到50,000美元。

科克伦问道,假设那段时期的经济增长率不是3.5%,而是2%,人们平均实际收入会是什么情况?

如果平均增长率为2%而不是3.5%,那么16,000美元的人均收入在这50年里将增长到23,000美元,而不是50,000美元。

自2000年以来,经济的平均增长率更加僵化,在2%的范围内波动。

问题出在哪里?科克伦认为是政府的规模太大。

智库和研究所编制了不同的指数来衡量政府的干预性。科克伦指出,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报告》衡量了创业和经营企业的难度。

还有两个更普遍的关于经济自由的衡量标准。一个来自加拿大温哥华的弗雷泽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另一个来自华盛顿特区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它们考察了政府规模、监管和税收。

它们都指向同一个方向。更大的政府意味着更低的人均收入和更慢的经济增长。

根据小布什的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主席哈伯德(Glenn Hubbard)的说法,在二战后的50年中,政府开支在美国经济中的平均比例为20%左右,而那个时期的经济平均增长率为3.5%。

根据拜登政府的预算报告,政府在未来10年内所占的平均经济比例将达到24.5%。拜登政府的经济学家们预测,随着政府规模的增长,美国经济的增长会很乏力。

拜登政府计划中的主要支出举措之一是他们所谓的美国家庭计划(American Families Plan),将耗费纳税人1.8万亿美元。

在美国人的平均生育率和结婚率出现历史性下降的时候,与常识经验相反,拜登政府反而认为,大规模的新的政府开支和福利计划将对美国家庭起到推动作用。

胡佛研究所的科根(John Cogan)和海尔(Daniel Heil)称这次政府福利的大规模扩张是“自林登‧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的‘大社会’(Great Society)计划以来的最大扩张”。

“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他们指出,“可能是除了新冠疫情的2020年和2021年(还没有这方面的数据)之外,超过一半的适工家庭将被列入福利名单。”

在今天美国社会所有的分裂和分歧中,我们对于奴隶制度曾经在美国存在并合法的耻辱并没有任何分歧。我们都同意奴隶制是一个污点。

我们也都同意,种族主义是可悲的。

但是,奴隶制和种族主义之所以可怕,是因为每个人都必须有尊严和自由的生活。

所以我们怎么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对奴隶制和种族主义的补救措施和解药是把所有的美国人安置在政府的“种植园”(plantation)里?

这不仅是不道德的,而且是行不通的。政府应该是保护其公民的权益,而不是没收我们的生命、自由和财产。

如果我们希望美国的每一个孩子,无论什么背景,都能实现他或她的潜力,让我们通过确保他们能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成长来争取他们的尊严。

原文:The Costs of Big Governmen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Star Parker是城市复兴和教育中心(Center for Urban Renewal and Education,简称CURE)的创始人和总裁,也是新推出的每周新闻谈话节目“与Star Parker一起治愈美国”的主持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