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拒与美高层接触 习近平因何反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7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7月16日(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最近这几天,中美双方在内外政策方面的动作都不少,相对来讲,美国还要更多一些。尤其在对外政策上,美国已经明显呈现主动进攻的状态,而中共在开始防御收缩,滴滴被查事件就是一个典型例证。

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看到中美之间开始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就是美方频频释放愿意与中共高层恢复接触以及对话,但中共高层却一反常态,频频回避甚至是拒绝。

这是非常耐人寻味的对吧,我们都知道,在拜登政府刚刚上台的时候,中共明显是急不可耐地想要尽快恢复与美方的高层接触。为了能够和布林肯见上一面,中共甚至不惜同意布林肯在阿拉斯加转机的时候主动上门求见,这在外交上已经是一种近乎羞辱性质的安排。

但在最近,中共的态度明显发生了变化,其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昨天刚刚被媒体披露的,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谢尔曼最后一刻取消访华的消息。这个消息并不是孤立的,与其相关的很多现象都显示出,中美各自的战略定位正在发生变化。

今天我们就来和大家深入讨论一下这种变化背后的政治逻辑,以及这种变化对很多个人、组织甚至是一些国家带来的影响,比如世卫组织的总干事谭德塞谭书记。

【最后时刻生变 美高官访华内幕曝光】

美国国务院昨天(15日)正式宣布,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下周将访问日本、韩国和蒙古。华盛顿的外交政策圈之前曾普遍预计,谢尔曼将访问中国。但国务院宣布的行程却没有提到中国。

关于谢尔曼这次出访的目的,国务院在声明中说得很清楚:谢尔曼副国务卿在访问期间将“重申美国致力于与盟友和伙伴合作,以推动印太和平、安全与繁荣,并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朋友们一听到“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这个固定表述的用语就会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维护美国主导的,已经行之有效了数十年的国际秩序。这当然是一次令中共非常不爽的访问。

然后英国《金融时报》迅速发布独家报导,援引了4位知情者的消息说,谢尔曼访华泡汤的主要原因是,中共拒绝安排谢尔曼与外交部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长乐玉成见面,只同意让她与负责美大地区事务的副部长谢峰见面,而谢峰在外交部副部长中仅排名第五。这显然是带有贬低性质的安排,于是美方取消了谢尔曼天津之行的计划。

这个说法从中方那边得到了一个侧面的证实。马云控股的《南华早报》在今天早上8点过发布了一份最新的独家报导,说谢尔曼的天津之行仍然有希望实现,中美双方正在就一些重要的细节进行讨论,只有所有细节都敲定之后,双方才会正式公布。

报导引述消息人士的说法称,中方的确是计划让负责美国事务的外交部副部长谢锋会见谢尔曼,但美方希望确保谢尔曼能直接接触高层决策者。中方稍后作了一定让步,同意外交部长王毅可以会见谢尔曼,但美方仍然希望谢尔曼能够接触习近平的核心圈子。

为什么美方对与王毅会面不感兴趣?说穿了很简单:王毅级别不够。早在上个月,白宫亚洲事务高级官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就表示,美国没能与中共真正的决策者进行会晤。他说,杨洁篪和王毅这两大外交政策官员实际上都不在习近平的核心圈附近,因此可以想像美国会如何看待谢锋这样的角色。

实际上,这次谢尔曼之行并不是美国接触不上中共真正握有决策权的高层人员唯一例子。

【连拒高层会谈 习近平为何反转】

早在5月份,《金融时报》就曾经发表报导披露,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曾三度提出要求与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许其亮对话,但都被中共拒绝。此外,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将军被指也未能与中共对等层级的官员进行过对话。

美国希望与中共进行军方高层人员的对话,主要目的是想管控双方在南海、台海等领域越来越升高的、可能引发双方军事冲突的风险。用美国国防部负责东亚事务的前副助理部长克林克(Heino Klinck)的说法,就是“我们需要向中方传达我们自己的红线是什么,因为他们在传达他们的红线”。

但似乎中共一直不给美方这个机会。就在前天,CNN发表了一篇敏感的报导,说拜登政府正在研究与中共建立紧急热线的可能性,该热线类似于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之间建立的“红色电话”(也叫美苏热线),目的是用于在当时确保白宫可以和克里姆林宫直接沟通,以避免某些紧急状况可能引发核战争。

报导说美方的设想是,通过这条热线,可以使美国总统或其国家安全团队的高级官员立即向习近平或他身边的人发送加密电话或信息。例如,可以发送有关突发军事行动的紧急信息,或发送有关网络黑客的警告信息等等。

但仅仅一天之后,也就是昨天,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公开说,据我所知,中美之间已经建有元首、外交、国防等多条热线,多年来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

这样的回答,当然就是一种外交辞令的拒绝了。事实上,中美之间在此前历任总统期间设立的各个级别的热线,早就形同虚设。比如亚洲事务高级官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今年早些时候就曾提到,有一次美方需要联络对方,但发现这条所谓的热线只是在一个空房间里响了好几个小时而无人应答。

大家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奇怪之处:原本中共在拜登就任之初是非常希望能够与美方高层直接对话的,为什么现在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变,竟然主动显露出一点要政治脱钩的意思了。

【习近平周围发生某种变化?】

这就非常地有意思,这只能说明,习近平身处的政治环境的生态一定发生了某种变化,才会导致他对中美高层接触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内部:所有领域全面收紧

我们先看看他在大陆内部的变化。

大陆内部的变化只有一个,就是基本上所有领域全面收紧,全面树立习近平个人权威,甚至是个人崇拜。就像我在上次节目中和朋友们讨论的,他要确保自己拿到教权。在这个过程之中,他事实上已经改变了中共从邓小平时代以来的一个最基本的战略,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变成了“以建立世界新秩序为中心”。

而对于后者,实际上就是以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宣传、扩张为中心,因为习近平要的世界新秩序,就是中共反复嚼舌头的“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远比民主自由制度更加优越、高效的那套东西。

从这个角度看,习近平废除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当然就要对代表着经济建设的那些资本巨头进行遏制甚至清洗。这,就是我们看到习近平对滴滴等互联网大型企业为代表的产业群大动干戈、痛下杀手的深层原因所在。这些企业都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典型代表。

公安国安介入调查 滴滴凶多吉少?

就在今天,中共网信办再次发布公告,从今天开始,网信办将会同公安部、国家安全部、自然资源部、交通运输部、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等7大部门,联合进驻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开展网络安全审查。

大家看看这架势,尤其公安部和国安部的正式介入,意味着滴滴将要和香港人一样,享受中共国安法的待遇了,这基本上就是要将滴滴置之死地,而且不允许其还能“后生”的架势了对吧。“杀鸡儆猴”有可能不再是一种比喻而是可能变成一个现实。

与此同时,彭博社在昨天刊发的一篇报导引述知情人的说法披露说,中共计划免除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必须先经受网络安全审查的条款,也就是说,为在香港而非美国上市的企业扫除一个巨大的障碍。

这背后凸显了中共最高层的一个明显的思路,就是肉必须烂在自己锅里,即便这种“七伤拳”式的脱钩伤己远大于伤人也在所不惜。

外部:制裁与脱钩齐飞

至于习近平外部所处的环境,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制裁与脱钩齐飞,东亚共西欧一色”。

昨天晚上,路透社刊发报导引述两位知情人的消息说,因中共镇压香港民主,美国准备在今天针对中联办的七名官员实施金融制裁。同时,美国政府还将发布警告,在香港开展经营的所有国际企业情况正在恶化。

前天(7月13日),拜登政府更新新疆供应链商业警示,明确指出中共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与违反人道罪,警告美国企业及个人如果不退出新疆相关供应链、创业或投资项目,有很高风险可能触犯法律。

昨天,美军行政专机再次大摇大摆降落在台北松山机场,而且点明无人乘坐,只是为了送一个“包裹”。这等于是公开告诉中共,我现在就是有事没事随便找点理由也要把你的红线踩着玩,直到把你的红线玩成可任意伸缩的红色橡皮筋。

美25架最精锐F-22猛禽 给中共示范?

今天,CNN报导说,美国与亚太盟友本月将在西太平洋展开代号“2021太平洋钢铁行动”的军演,美军为此调度了25架最精锐的F-22猛禽隐形战机参加。按照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维巴赫(Kenneth Wilsbach)的说法,是“我们从来没有在太平洋空军的战区部署这么多架猛禽战机”。

为什么是25架,这个数字背后还多少有点玄机。因为按照美军的评估,中共空军拥有实际作战能力的第5代战机,大约就只有20到24架。所以,美军是在给中共示范,他们能在极短时间内,部署跟中共整个库存的5代机一样多、甚至更多的隐形战机投入战场。

而目前这种和平时期美军可以正常出勤的F22猛禽战机有多少呢?是90架左右。

作为盟友的日本也配合默契,同样是在7月13日,防卫省发布《防卫白皮书》,首开先例将台湾单独列项,并在封面使用了高度疑似日本“军神”楠木正成的武士形象。此外还单独把日英联合军演的视频做成中文简体字版本予以公布,其释放的强硬信号就是瞎子都能看得见。

而昨天拜登和默克尔的首脑峰会也再次表明,美国在解决与西欧最重要盟友分歧这个问题上,正在取得进展。这一点,恰恰是中共最津津乐道的分化美欧联盟的焦点所在。

刚才我们罗列了这么多信息,其实就是想说明一点:美国及其盟友明显正在发动攻势,而习近平已经被迫大幅收缩采取守势。我们看到美国主动希望与中共高层接触,而中共频频以各种理由回避、拒绝,是在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之下出现的。

美国“挟规则以令中共”?

也就是说,美国现在主动要求和中共高层、尤其强调要和有决策权的高层接触,其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缓和矛盾,管控分歧这么简单了,更多的是一种“挟规则以令反贼”的意味。因为中共声称要推翻旧秩序,建立新秩序嘛,从这个角度看,中共就是当前国际社会的反贼。

所以,美国现在主动要求建立美中高层接触,更多的是一种带有强制色彩的“令”,而不是你好我好的协商。而这种“令”的实质内容,就是美国也是不断重复的固定表述:遵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一句话,要求中共必须遵守规则,不遵守,就制裁到足够疼,直到遵守了规则为止。

这当然是拥有战无不胜的习思想的习一尊绝对无法接受的对吧,所以习近平频频拒绝各种热线,摆明了就是以此表态:我不吃你这套规则,也不会遵守你的要求。他拒绝的不是高层接触,而是拒绝现行的规则。

所以,未来的习近平,一定会用更多不对称战法的方式,来刻意展示自己拥有的“强大能力”,从而必然树敌更多,引发更多的围剿。这已经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他只能加速到底。

谭德塞变脸要求中共交数据】

好的,最后还有一点时间,我们简单说说谭德塞谭书记。

就在昨天,一度被中共视为亲密朋友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拉下了脸,公开表示现在排除“实验室泄露说”还为时过早。他说自己是免疫学家,在实验室工作过,而“实验室发生意外是很普遍的”。他要求中共透明公开的合作,交出原始数据。

然后他很有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地补充说:“我们欠数百万受难者和死者一个解释。”

谭书记为什么变脸?因为病毒溯源这把火越烧越大,已经烧到了他自己屁股底下了。昨天《华盛顿邮报》揭穿了世卫三月发布的调查报告一个重大漏洞,就是武汉政府宣称的零号病人于12月8日发病并且住在武昌区,而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零号病人则住在河对岸。

这二者不仅发病日期对不上,年龄对不上,基因ID编号也对不上。这对世卫关于病毒溯源的报告的权威性当然是不小的冲击。谭书记在替中共说话之前,已经不得不先考虑自己能否脱身。

我们就看到,谭德塞其实是夹在中美对决大背景之下,无数大大小小处于中间地带的一份子。谁的优势更大,他们就会偏向谁。谭书记的表态固然有自保因素,但他那点提前站队、避免将来被动的小小心机,也是掩藏不住的。

所以,谭书记的变脸,对病毒溯源有多大意义还真不好说,毕竟中共现在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顶着不让调查。但这算得上谭德塞当前站队的一个表态,这对我们来说,他更多代表了一点观察指标的意义。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