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何良懋:轻放高官打平民 港府双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7日讯】“林郑对这三个高官湾仔私人高级会所的饭局,叫大家‘告一段落’,完全是违反管治伦理。应大就不大,应小就不小,完全不合乎比例,(却)将精力放在对付一些弱势的手无寸铁的平民。”资深时事评论员、加拿大卑诗版《星岛日报》前总编何良懋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说。

特区政府现对保安系统3高官接受恒大企业领导款待,9人违反限聚令私人会谈并涉强奸案事件,拒不交代相关疑点及人员,反将天价饭局用“普通火锅食材”搪塞,要人们轻轻放下;在香港大学学生会公开道歉动议悼念“7·1刺警自戕案”的梁健辉后,政府却高压指示校方“应继续采取行动”、警方亦可跟进调查。

何良懋指出,在《港版国安法》下,政府不是善意与市民沟通,而是用“政治绝杀”这种共产党的手段。保安局给这些年轻人贴上“或犯恐怖活动罪”的标签,违反了对学生的教育对话原则。

港府对下属违法饭局,和学生会动议案“可大可小”的区别处理,证明在立法会没有了泛民议员的制约下,政府可以公然“双重标准”,而廉政公署似乎也“睡着了”,不敢像过去那样,对明显违反公务员守则的高官进行调查。

《国安法》下政治指控 不给学生解释机会

“这些全部是大学生,无论是大一还是大三,即使在读研究院也是大学生,大学生所做的事情与成年人在社会上做的事情是两件事情。”何良懋强调,虽然大学生大都是成年人,但是在学校的学生圈子,与外面成年人的世界不应同样看待。

对于学生评议会议案,港大校务委员会主席李国章称,欢迎国安部门跟进事件,并考虑将涉事的学生会成员“踢出校”。“这些讲法本身是很危险的,是违反了一些教育原则的。”

以张翔校长为代表的港大校方13日也声明,不再承认港大学生会在校内的角色,与学生会“割席”划清界线,他觉得,这是更大的问题。

7月16日,警方数十人进入香港大学校园,搜查学生会综合大楼等多个场所,并带走一部电脑主机。而此前,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岭南大学5所大学已停止代收学生会会费,“港大学生会还会更严重,可能港大学生会都会被取缔,因为无论李国章,或者是林郑月娥作为特首,都提到警方国安处要处理,用警政力量已经明明白白,非要它死亡不可。”

“香港没有试过学生做事会受到这样的成年人的组织,以致既定的一些政治势力,用这种不合比例、不成学术规矩的方式去处理。”他补充说。

何良懋直言,学生怎么犯罪都应该有个教育和说服,并给他们一个解释的途径,而不是动不动就出动大帮警察,叫国安搜查这个那个。“这样的做法不只是反教育,直接就将香港未来的一代当作比蛇蝎还毒的敌人,好像港大的学生比境外势力的‘美帝’还凶,比三年零八个月侵略香港的日本‘皇军’还凶。”

香港最高学府培养出了这些同学,政府完全不给这些学生去辩解,自己充当法官指其“宣扬恐怖主义”。“请讲清楚,现行的那些法例,那些学生犯了什么法?完全是道德勒索,也是一种感情的绑架,完全是诉诸政治指控,没有任何《普通法》的根据。”他强调,“7·1刺警案”在普通法地区顶多是刑事袭警,并不构成任何政治指控。

“在香港从来都不会对学生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这正是想将香港的年轻人推向极端思想,要将他们陷入恐怖主义范畴的一个很邪恶的一步。因为香港准备‘新疆化’,就要将一些当政者不愿意发生、不想出现的行为,诬陷成一个极端行为、恐怖思想(产物)。”

他预计,香港将来除了将要通过《假新闻法》,还要通过《反恐法》,《反恐法》可能要在“23条”之后去做,全部都是设局,“完全不理会与社会是否有一个对话,不理会与社会是否有个理性的讨论,就用政治指控,将一些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打成比ISIS还要极端的恐怖分子,将他们塑造成为比Al-Qaeda基地组织(盖达组织)那些极端的人更极端。”“这是最恐怖和最令人心寒的地方。”

他指,梁健辉“7·1刺警案”是普通的一单刑事案件,学生的悼念在《港版国安法》下却被港府上升成恐怖行为,这本身就是政治立罪。“要将这些学生、要将这些年轻人打入天牢,要他们永世不得翻身,完全不给他们辩解(的机会)。”他觉得,香港不排除进入像“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雅各宾专政”恐怖统治时代。

港府双标包庇违法高官 破坏廉洁制度

学生评议会7月9日凌晨撤回了对梁健辉自戕身亡的哀悼和感激议案,并公开道歉,学生会会长郭永皓亦带领所有干事辞去职务。而当特首被问到,是否会像此前曝光的三高官饭局那样,让事件“告一段落”,林郑却回应“大学应继续采取行动”“警方亦可跟进”。

何良懋说,全香港的人,稍微有基础逻辑都能看出,这是双重标准,更何况学生已经认错辞职了。“但是那三个高官,从来都没有自己认错。”

“不是说港大的学生代表会、评议会或者干事会是做对了,学生会犯错,每个人都做过学生,每个人都曾经年轻过,年轻人犯错的机会很高,但是不是一刀切将他绝杀,将他们打入天牢。”“要跟年轻人解释清楚,在这个时势你做这些行为知不知道后果?你的理由?要有一个讨论,要有个社会的、平等的一个言论机制,就算你觉得他做错了,你都要给他解释。”

而那三名政府高官,带头违反公务员守则,若不是传媒爆料,政府可能会永远将事件掩盖下去。“因为公务员守则是白纸黑字写清楚的,不是1997年才实施的,而是由英殖时代已经实施的公务员守则。”他强调,香港人都知道公务员最多可以收礼500元,如果是间接的最多1000元,而且全部都要申报,是因为有廉政公署(ICAC)执法。

“九七年之前已经拚命在宣传公务员是廉洁的,他们是不贪污的,如果贪污就有ICAC(查办)。我记得九七年的前一两年,香港电视经常播,其中有一句ICAC的推广广告,说‘香港胜在有ICAC’。”

但是今天“ICAC好像喝醉酒了,香港的ICAC好像隐形了。”“现在特区高层包括林郑月娥是有令不行,歪曲了廉洁的标准和执行方式,这个是很大的问题。”三个官员在湾景中心会所吃的是500元的多倍,“每一位3880元是最贵的,最便宜的都是过了2000元,不是普通的火锅。”

“香港政府的领导人,包括政务司司长,是否在香港为一些大陆的民企高层掩护?这里牵扯到可能有大陆式的贪腐内情在香港发生;第二,可能有官员涉及利益的输送,涉及与大陆民企的一些违反香港法例的一些利益交换,或者是暗中的一些不法行为。”

他坦言,饭局的主题、内情和其他参与者的身份、性别等,外界都很难猜测。而特首、政务司司长、保安局局长等政府高层都出来淡化事件,为9人“背书护航”,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大家就更觉得古怪、想要了解。

“现在已经有媒体报导了,有关的会所里面透露出来,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未必是每个高官不是第一次,三位高官有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些地方了,有人认得他们了,林郑月娥还说他们不知道菜单,是不是在这里捩横折曲呢?是否在说谎呢?”

还有强奸案谜团,究竟是在饭局之前还是饭局之后发生的?“如果是饭局之前发生的,这三个高官一定要见法官,因为涉嫌妨碍司法公正,因为你跟一个涉嫌强奸犯一起吃饭;如果是饭局之后发生的,那到底在交谈什么?”

“市民有知情权,官员要有问责性。”他表示,施政应该透明,但“立法会已经是跛脚的了,没有了泛民主派,没有了反建制派的力量的时候,要求立法会去调查这件事情,是天方夜谭。”但是香港还有一定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我们一定要追究这件事情,不能够轻易放过。因为轻易放过它,下一个受害的就会是香港任何一个普通市民。”

“它一百万美元的会费,真是天价,不是超级富豪都没有资格进入的。我觉得这种是权贵俱乐部,绝对是政治、经济、以至一些保安官员的私人会所。(饭局)有入境处处长,有保安局副局长,也有海关关长,和海关有什么关系呢?恒大集团(企业集团)的高层,为什么要去找他们谈话呢?”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撑珍珍成为Patreon会员: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订阅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