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港大学生会被抄 学生被当恐怖分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8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7月16日晚上7:30,北京时间7月17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

今天焦点:国安警搜港大学生会,涉案学生或判10年,香港教育前途被断?纽约高中生曝光父母在中国被绑架失踪,千人前勇敢发声,感动美议员。

7月16日,港大学生会被抄,电话、电脑主机均被警方搜走,校刊编辑被问话3个半小时。消息指警方禁涉案学生出境,如定罪可判10年。在国安法下,曾经令人艳羡的香港高等教育,是否辉煌不再?

一名纽约高中少女,曝光父母在中国大陆被绑架失踪,下落不明。16岁的她如何在千人前勇敢发声,感动美国参议员?今日,中共最大恶行再被国际聚焦,前国务院官员直指,是“恶魔般手段”。

国安警搜港大学生会 学生被当恐怖分子调查

S(Sydney):今天秦鹏休假,所以很高兴和Iris一起做节目。我们自从一起做同声翻译以来,也已经很久没有同框与大家见面了。

I(Iris):是的,我也很怀念与Sydney一起做节目,所以今天就谢谢秦鹏的成人之美。

S:我们今天来讨论两个话题:7月16日,港大学生会被抄,电话、电脑主机均被警方搜走,校刊编辑被问话3个半小时。消息指警方禁涉案学生出境,如定罪可判10年。在国安法下,曾经令人艳羡的香港高等教育,是否辉煌不再?

I:一名纽约高中少女,曝光父母在中国大陆被绑架失踪,下落不明。16岁的她如何在千人前勇敢发声,感动美国参议员?今日,中共最大恶行再被国际聚焦,前国务院官员直指,是“恶魔般手段”。

S:首先来聚焦香港的状况。香港大学学生会,因为早前通过动议,悼念七一刺警案中自杀身亡的嫌犯梁健辉,而遭到校方切割,被要求在7日内搬离大楼,更引发学生会即日总辞道歉。香港时间的16日,也就是今天,港警国安处,在获得港大校方许可之下,搜查了港大学生会办事处,盘问学生会成员,并且禁止律师进入。

I:同一时间,国安处人员亦去到另外两个地方,学生媒体《学苑》以及港大学生会校园电视的办公室调查,校园电视主席说,警方搜查的目标是一部(电脑)主机,还问他们是否用主机来处理和发布新闻。

有学生代表指,警方搜查令上声称,正在调查一宗涉嫌违反国安法第 27 条“宣扬恐怖主义、煽动实施恐怖活动”、以及刑事罪行条例第9条的“煽惑他人使用暴力”的案件。

而消息也指出,今次行动的确与港大学生会早前哀悼梁健辉动议有关,就是冲着这件事情来的秋后算账。

S:特别是针对港大学生会旗下,唯一的文字期刊《学苑》。学生说,警方在他们办公室里搜了2个小时,并疑似带走现场一叠文件。学苑总编辑则被问话近3个半小时,还拿走了他的电话、相机、录音笔。到最后警方离开时,至少检走两个黑色大袋、一个行李箱及两个蓝色胶箱。一行人可谓兴师动众,来势汹汹。

I:而除了办公室被抄、学生被问话之外,港媒引述消息称,国安处还向港大的校方管理层,索取了涉案学生的名单及其资料,并联同入境处展开联合行动,在各个口岸严密监察和布防,以防止有关人士企图离港。如果在离港途中,被警方在机场抓到,则会被警方马上扣押。

S:而且,如涉案学生或相关人士离开香港,警方将会通过运用《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90条“协助罪犯”罪,对任何协助犯罪者潜逃或藏匿的人士执法,一经定罪,最高可判处高达10年监禁。

I:我们知道,在2021年QS世界大学排名中,香港大学位列全球第22位,比北京大学还要前一位,不仅在香港,乃至在亚洲和整个世界,都是“响当当”的知名学府。而堂堂港大的学生,如今却面临着办公室被抄、被警方问话、被禁止离境甚至锒铛入狱,被判重刑的处境。这无疑令人感到愕然。

话虽如此,不少人可能也说,香港律政司已经将“七一”袭警案,定性为恐怖主义,而港大学生会对梁健辉表示“深切哀悼”, 并“感激他为香港作出的牺牲”,当然就成为警方口中的“宣扬恐怖主义”、“美化暴力”,故而警方对学生穷追不舍。

Sydney,你怎么看?

S:把这个宣扬“恐怖主义”冠在学生的头上,我觉得任何人都会觉得太过了。

其实,刚好我之前做过一则中共所谓七一党庆的新闻,在香港七一那一天,警方搜获的攻击性武器事件特别多,然而现在香港社会上已经基本上看不见什么汽油弹或刀之类的。所以那时候,香港资深大纪元评论员石山就分析,想把香港变成一个全面管治的社会,一定要制造一些危机,把香港事态升高,并冠上一个名字,叫“本土恐怖主义”。

如果是对付本土恐怖主义,就变成一种战争状态了。以“反恐”名义,警方可以随便抓人。“像打仗的时候一样,我怀疑你就可以抓你,可以冲进你家,不用管那么多。”

现在看到学生身上发生的,也是应证了这个说法,故意讲的那么夸张,就是要把事态搞大。

I:的确,受到针对的不仅仅是港大,就算其它没有发表类似哀悼声明的大学学生会,其实也同样受到了政府追击。

在港大学生会干事会辞职后,在7月13日,理工大学也表示,停止为学生会代收会费,理由是学生会早前声明用字“过分偏激”。外界指,校方的决定令学生会日后的行政程序更繁复,如同“另一种不承认学生会”。

而目前,理工大学学生会是香港八所教资会资助大学中,唯一还有当选内阁的学生会。在政治压力之下,多所大学学生会无人敢参选。而中文大学的当选内阁,早前也在校方压力下被迫辞职。

S:没错,政府大力打击香港高等院校的学生会,换言之,是变相的倾轧著香港大学生们表达思想与发表言论的自由。当期刊被审查,学生组织地位不被承认,学生失去的不仅是合法的权益,更是学术自由的气氛,以及独立思考的勇气。

身处海外的港大学生会前成员在7月14日发表报告,题为“失序边缘:香港大学及其与中共的联系”,指出港大受中共控制。

校友们表示,近来看到港大限制在校内放映《理大围城》的电影,校委会主席还欢迎国安处调查学生,都让他们“目睹香港大学处于失序边缘”。他们质疑校方或许“希望藉出卖学生,来换一夕安寝”,或许“以学生的安全和人身自由祭奠与魔鬼,狼狈为奸”。

I:他们还在报告中指出,香港大学校务委员会,大部分委员与中共有直接和间接联系,港大是受中共控制的。他们邀请各国政府进行调查,提防中共假借港大之名对各国进行渗透。报告特别呼吁美国政府,要调查身为美国公民的港大校长张翔。

S:的确,中共的蚕食鲸吞,已被曝光于世。外界也指出,北京可能会继续打压要求民主自由的香港青年,会重演89“六四”后,对学生秋后算账的伎俩。

I:虽然港大校友们最后呼吁,希望港大早日恢复“百家争鸣,理性思辩的学术殿堂”。但是相信更多人所忧虑、恐惧的,是曾经令人艳羡的香港高端教育,在国安法的禁锢下,是否已然敲响了难以逆转的丧钟。无论世界知名的大学,还是自由气息浓厚的学术环境,又或是在亚洲少有的英文教育的优势,都使无数国人向往。而今时今日,这一切或许也终究与香港过去的国际金融地位一样,成为昨日辉煌。

S:而针对中共对香港的践踏,国际社会也在持续发声,美国起带头作用。今天(7月16日),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宣布,制裁香港中联办7名副主任,分别是陈冬、杨建平、仇鸿、卢新宁、谭铁牛、何靖、尹宗华。

纽约高中生曝光父母在中国被绑架失踪 美议员关注

S:看完香港学生们的遭遇很感到悲痛,我们再来看一下,今天在华盛顿DC,一位年轻的高中女生,在千人面前发言,讲诉她的父母在中国被非法绑架的故事。

I:当我在翻这一段的时候,真的觉得非常难过,可以体会她的感觉。

S:这位高中女生的名字叫做陈法缘,来自中国湖南长沙,现在在纽约就读高中10年级。

她出国还算是不久,她是2020年8月到纽约学习的,她说她拉了多年的二胡,梦想是成为一位专业的二胡演奏家。

I:就是她的父母鼓励她开始学习二胡的,她现在在纽约追梦,但是她的父母仍然在中国长沙。

S:她说到了纽约后,几乎每次父母给她打电话,都会问她练琴的情况、学习情况,非常关心她在这里的生活。

但是2020年10月27日晚上10点半,一切都变了。她父母在长沙的家,被穿制服的警察和大约二十个便衣暴徒闯入,洗劫一空,个人财产被没收,过程中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然后他们被抓到了长沙市拘留所。

S:我们听一下今天的原声,请Iris同声翻译。

I:“我最后一次与我父母通话是在一个星期一,也就是他们被绑架的前一天。从那天起我们就没有联系过,因为在那个星期五,我在明慧网的报导中看到了他们的名字。当我阅读那篇报导时,我感到浑身发麻、震惊不已,然后眼泪夺眶而出,我的心也在流泪。

想到他们在星期二没有给我打电话是因为他们被捕了;想到他们被捕时,我正开始上9:30的早课;想到在我拉二胡的那些日子里,他们被关在一间冰冷的水泥牢房里;想到他们已经在那里待了漫长的九个月。”

S:对于一个只身在国外的年轻女孩子来说,真的非常难以承受。

I:其实不止他们一家被绑架,她说她父母的朋友们,这七个人的家都被洗劫一空。她父母和这些人遭受到这样的不幸,就仅仅是因为修炼法轮功。

S:是,她说她非常震惊,想像那场面太可怕了。如果她还和她的父母一起待在中国,很可能会和他们一起被绑架。

之后她一直很关注父母的消息,看明慧网的网站、查看手机信息,她说:“一些被绑架的修炼者在10至15天后被释放。可直到现在,他们仍然没有出来。6月,他们看似面临已经定好的判刑。最近,明慧网上有更多关于长沙市或湖南省的修炼者遭到逮捕、骚扰的消息。这样的事情今天仍然在中国各地发生著。”

I:她还有一段讲话让我非常感动,我们来接着听一下。

“虽然我的生活天翻地覆已经有九个月时间,那感觉还像发生在昨天,我还不能习惯。我经常不知道该想些什么,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看待这一切。害怕,愤怒,悲伤,孤独,失落,我已经感受到所有这一切,乃至更多。我经常茫然无语。如果我不修炼大法,我肯定会恨那些警察和暴徒。我怎么可能忘记他们对我的父母和我所做的事情?

但今天我看到了乌云背后透出的阳光。这么多人在这里,让我感到鼓舞。政府官员发出的正义之声让我鼓舞;美国所代表的正义和自由的希望让我鼓舞。我也为几天倾盆大雨过后的美丽阳光与蓝天感到鼓舞。所有这些都提醒我,最重要的是,我被我父母对‘真、善、忍’的坚定信念所鼓舞。”

S:非常令人感动。她说“如果我不修炼大法,我肯定会恨那些警察和暴徒。”法轮功学员是秉持着“真、善、忍”理念时时要求自己,就算在中国一直到现在还在经历著那么多不公,依旧是和平的反迫害,已经22年了。

I:是,即将到来的720,是法轮功反迫害22周年,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上千法轮功学员们,会聚集在华盛顿DC,游行和集会。

S:1999年7月20日,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制造了空前的人权灾难。当时他下的指令是“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数不清的,因为当时在中国有上亿人学练。

I: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被判重刑关进监狱,被非法劳教,遭受酷刑、精神折磨和经济敲诈,甚至被活摘器官。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S:活摘器官真的是这个地球上史无前例的罪恶。自从2006年,“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用于移植”的指控出现以来,调查取证一直是最大难点之一。死去的人不能说话,参与的人不敢发声,使得活摘器官这项指控被国际社会重视阻力重重。

曾参与活摘器官的大陆医生 曝光中共罪恶

不过之前,新唐人的节目“新闻大家谈”,请到了之前在乌鲁木齐铁路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做外科医生的一位证人,他出来说他曾经参与过活摘器官。非常震撼。

我们看一下。

“然后我就开始问这个麻醉师,因为我们常规做手术之前都是看一眼麻醉师。麻醉师点头,我们才可以。但是,我也是用那种常规的那种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他说:你看我干啥?

我说没有打麻药,然后我才反应过来,根本用不着打麻药。因为他已经半死了,然后我就开始切开,切那个皮肤的时候,可以看到出血,在切皮肤的时候,看到出血,说明这个心脏还在跳,而且这个人他还没死,他全身还做了一番挣扎,但是他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他的挣扎也没有阻碍手术,他的挣扎很弱。

然后我们主任,他就在我的旁边,就说,“从这儿进,从那儿走”,这么进,这样做,那样做。他就指导我。然后我发现,这种创伤性手术,是很容易的,不像我们平时做手术,因为你得非常小心,不能损伤邻近的器官组织,尤其是血管。而在这个手术的时候,你根本不用担心,你所担心就是,越快越好。”

S:他说那时候他是个很年轻的一个主治医师。有一天下午,他主任就把他叫到他们办公室,然后说,想不想做一件野性大的,就是“很野”的一件事情。他当时很兴奋。后来,被带到刑场去。两个主任在那等着他们,说,等听到枪响,然后你们就赶快过来。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就听到了枪响。就跳上车就往里走。看到十几个吧,具体不知道多少个,被枪毙的人躺在山坡上。穿的那个囚犯的衣服。

“这个时候有一个武警过来就说,往右边走,就是最右边的那个是你们的。然后我们说,为什么是我们的?但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然后就到了那,两个主任在那等著。他们叫其他人,就把一个尸体,把那个尸体抬到我们的救护车里,然后把我叫到一边,说,你现在以最快的速度把肝脏跟两个肾脏拿下来。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到这儿来是干什么。”

I : 他现在把这个揭露出来十分有勇气。安华托帝:因为我们出生在这个社会,在这个体制下长大,从小在家,在学校,然后在单位,所接受的这些教育,还有这些所经历的呢,让我们学会,不该问的不问,叫你干啥就干啥,再加上,现在可能不是,以前中国的铁路系统是半军事化管理的。

林澜:所以说,服从意识,在您的思想里,可以说是非常的根深蒂固,就是第一反应,就是去服从,

安华托帝:对。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