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共产党与法轮功到底谁怕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近五百年前,法国《诸世纪》一书曾十分准确地预言,“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这里显然指的就是共产主义幽灵,也就是“假、恶、斗”的中共国家恐怖主义集团,对亿万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血腥镇压。

要是在迫害之初,无论问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共产党与法轮功谁将战胜谁?几乎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大道无形、松散管理、且手无寸铁的民间信仰团体,能够在控制着十几亿人口,掌握著全部国家暴力机器和宣传机器,并可以集中调用全国所有人力、物力、财力,同时又积累了上百年残酷斗争和整人经验的共产党的打压下存活下来。更何况当时中共流氓头子江泽民曾发毒誓,“要在三个月铲除法轮功”。因此,记得当初好多人都对法轮功学员说过同样的话,“不要鸡蛋撞石头”,“胳膊拧不过大腿”,“好汉不吃眼前亏”,等等。但长达二十二年的事实证明,今天法轮功不仅在逆境中存活下来了,而且还开创了无数的人间奇迹,从而不得不令整个世界刮目相看。

与国民党斗,成功颠覆中华民国合法政府

1920年,苏俄成立了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负责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工作,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国际领导下的一个支部。1921年7月23日,在尼科尔斯基和马林的组织下,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可见,从一开始中共就是一个西邪东渐,在国外反华势力支持下建立的卖国政党。
共产党发起第一次国共合作,是为了附体于国民革命来发展自己。否则,应劫而生的中共随时随地都有被剿灭的危险。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国共第一次合作正式开始。附体国民革命的结果,使得中共由1925年的不满千人,暴增至1928年的三万人。

1926年2月,北伐战争开始后,为了争夺领导权,中共却破坏和背叛革命,在上海进行了三次武装暴动,并进攻北伐军师部,被解除了武装;接着,广东总罢工纠察队每天都与警察发生暴力冲突,直接导致了“四.一二”国民党对共产党的大清洗;1927年8月,国民革命军内的共产党又借机发动南昌暴动,也被很快镇压下去;9月发动攻打长沙的秋收起义失败,共产党只好流窜到井冈山打游击;并于1931年11月在江西中央苏区瑞金非法建立了“国中之国”的红色苏维埃政权;因蒋介石指挥国军对分裂国家的中央苏区先后发动了五次大“围剿”,中央红军在1934年10月反“围剿”失败后,被迫向西北逃窜,开始了所谓的长征;1936年12月,共产党长征逃亡到陕北时,中央红军主力由八万多人减至六千人,只需一役便可全歼。

但奸诈狡猾的共产党成功用间,利用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变,扣留蒋介石,像吸人血的蚂蝗一样得以再次附体国民革命。一度狼奔豕突、抱头鼠窜、差点被国军赶尽杀绝的共匪,竟变成了吃国民政府军饷的八路军,再次起死回生,得以发展壮大。

抗日战争爆发时,国民党有一百七十余万军队,十一万吨排水量的军舰,各种飞机约六百架。共产党加上1937年11月改编的新四军,总数仍没超过七万人,如果把队伍拉出去跟日本人打仗,一个日军师团也打不过,因此共产党把抗日的正面战场全留给了国民党军队。除了平型关等几个屈指可数的对日战斗外,共产党并无抗日战绩可言。国民党战死疆场的将军二百多人,共产党的指挥官几乎毫无损失,到日本投降时,借刀杀人、躲在后方忙于扩大地盘的共产党,已经把自己扩充成号称拥有九十余万正规军和两百万民兵的强大武装力量。令人既可恶又可笑的是,至今中共仍恬不知耻的反复吹嘘自己是领导抗战的中流砥柱。

抗战胜利后,中共不仅乘机摘取了国民革命的胜利果实,而且还出卖祖国权益和东北资源,换取苏联在外交和军事上全面支持,从而发动了推翻国民党合法政府的“解放”战争,最终夺取了大陆政权。

与自己人斗,取得党内十几次路线斗争胜利

大家知道,参加中共一大的代表共有13人,后来死的死,逃的逃,有人投靠日本人做了汉奸,有的脱党投靠了国民党,成了叛徒或机会主义分子,到1949年中共掌权时,只有毛泽东和董必武两人还留在中共党里。

1927年7月,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从一大到五大连任五届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陈独秀脱离共产党,被开除党籍。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了著名的“八七会议”,从而纠正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从而取得了党内首次路线斗争的胜利。

1930年6月,中央政治局在李立三主持下,过高地估计革命形势和自身力量,制定出以武汉为中心的全国总暴动和集中全国红军进攻中心城市的计划。其结果以失败告终。9月,瞿秋白、周恩来回国召开中共六届三中全会,纠正“立三路线”,即“左”倾冒险主义错误,结束了他在党中央的统治,是谓中共党内第二次路线斗争。

八七会议,瞿秋白主持中央工作,成为继陈独秀之后中共第二任最高领导人。1928年6月,瞿在莫斯科主持召开中共六大后,留苏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两年,实际在国内直接领导中共的是李立三和向忠发。由于对立三路线的批判不够彻底,1931年1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开除了李立三的中央委员,瞿秋白也被解除中央领导职务,从而结束了中共党内第三次路线斗争。

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斯大林指示米夫以共产国际名义指定王明的领导地位。为此三十余名中共中央委员发起成立了反对王明的“第二中央”,又组建“第二党”,罗章龙被选为书记。罗章龙的右倾分裂主义被称为中共党内第四次路线斗争。

1935年6月,中央红军同红四方面军会师以后,毛泽东决定继续北上。但是,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却主张向康、藏边境少数民族地区退却,另立中央,并投靠国民党。张国焘的右倾分裂主义和反党行为乃中共党内第五次路线斗争。

1931年6月,中共总书记向忠发被捕,随即叛变,从苏联回国的王明为代理书记。王明在党内长期推行以教条主义、媚苏亲苏为特征的左倾冒险主义路线,直接导致五次反围剿的失败。抗日战争开始后,王明再次回到国内,又犯了放弃党对统一战线领导权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王明先左倾后右倾,这是中共党内第六次路线斗争。

前面六次党内路线斗争,以及“肃AB团”、“延安整风”等都发生在中共篡政夺权之前。中共窃国后,又相继取得了十几次所谓党内路线斗争的伟大胜利。其中,包括高岗、饶漱石分裂党的反党联盟、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刘少奇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林彪反革命集团、邓小平右倾翻案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华国锋“两个凡是”、胡耀邦“资产阶级自由化”、赵紫阳分裂党、以及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孙政才等人严重危害党和国家政治安全利益集团等等。

与美帝斗,抗美援朝打败侵略者不可战胜神话

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在斯大林的怂恿下,朝鲜主动发动了吞并南韩的侵略战争。28日即攻占南韩的首都汉城,并占领了韩国90%的地区和92%的人口。9月15日,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部队于仁川登陆,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转入战略后退。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彭德怀率领下,跨过鸭绿江,赶赴朝鲜战场,揭开了所谓抗美援朝的序幕。在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中,总计有240万中国人民志愿军先后入朝充当炮灰。

《韩国战争史》的作者,在查阅了南朝鲜战争历史档案、麦克阿瑟回忆录等大量史实资料后估计,美国军队伤亡136,937人,其中死亡25,801人;而登记在册的中国志愿军伤亡人数则高达90余万;就连毛太祖精心栽培的唯一继承人,都因为一碗蛋炒饭被美军飞机炸死,以致让毛家王朝不能像金家王朝一样世袭统治。

从南北朝鲜,东西德国和台海现实对比来看,如果中国当时不在朝鲜战场与美国对抗,走上一条与世界发达国家接轨的道路,或许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祖国和平统一早就已经实现了,不至于到现在还在国内打所谓的脱贫攻坚战。

但中共却“鸭子死了嘴巴硬”,欺骗国内老百姓说,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维护了亚洲和世界和平,巩固了中国新生的人民政权,打破了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顶住了美国侵略扩张的势头,使中国的国际威望空前提高,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为国内经济建设和社会改革赢得了相对稳定的和平环境。

与苏修斗,跟用奶水把自己养大的老大哥翻脸

1953年斯大林死亡后,赫鲁晓夫担任党中央第一书记。在1956年召开的苏共二十大上,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批判了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全盘否定斯大林执政时的各种理论,指出斯大林主义的错误,还提出“三和”的新理论。从此,过去亲密无间的中苏两国,意见分歧开始加大,隔阂也逐渐加深。

1958年之后,中苏关系开始走向恶化,赫鲁晓夫在各种公开场所给中国难堪,给中国穿小鞋,孤立中国。到1968年,中苏之间的争吵已经升级为军事对抗,中苏交界处大量屯兵,后来演变为军事冲突,中苏关系也降至冰点。

“舍的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尽管中共不惜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同时对抗和决裂,最后只剩下用无偿援助收买的亚、非、拉等第三世界小国,其间还发生了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十年文革内乱和八九六四屠城。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中共,却依然一次次死里逃生,度过了重重危机,并顽强地活到今天,甚至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与法轮功斗,战无不胜的中共阴沟里翻船

有人说历史是重复的,古代暴君尼禄因迫害基督徒,曾经让不可一世的古罗马帝国,在经历四次可怕的大瘟疫后走向灭亡。一个强大的政权居然败在一群弱小的基督徒手里,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更令人万万没有想到、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人类历史走向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自称铜墙铁壁、钢铁长城、无往不胜、无坚不摧,为祸人间整整一个世纪的红朝中共,也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的对大法徒的恐怖打压过程中,自己把自己打倒了。也就是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过程,其实就是天灭中共的过程。这真的才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恰如《江泽民其人》一书所言,中共常常说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对派都是纸老虎,而反观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共产党才是真的纸老虎。所有独裁者的垮台都是树倒猢狲散。当时除了苏联解体外,柏林墙倒塌、波兰团结工会获胜、捷克斯洛伐克发生天鹅绒革命、匈牙利完成了民主转型、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被推翻和处决、保加利亚完成了第一次全国大选……共产世界土崩瓦解。有个形象的说法,说推倒共产党执政的政权,在波兰用了10年,匈牙利10个月,民主德国10周,捷克10天,在罗马尼亚只用了10个小时。

可见,“佛挡杀佛、神挡杀神”,“从党内杀到党外、又从党外杀到党内”,“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是流氓我怕谁”的邪教中共。既不怕国民党,也不怕美帝和苏修,更不怕自己内部相互之间“你死我活”的倾轧。在这个星球上,中共唯一害怕的便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也正是这些信仰“真、善、忍”普世价值的大法徒,用智慧和理智揭开了魔鬼的画皮,用生命和鲜血改写了人类历史。从而给即将被魔鬼带入毁灭的世界,开创了新的未来,带来了新的希望。

看看今天行尸走肉、气数已尽的中共,它们一边高举著拳头、面对着镰刀斧头血旗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一边却信誓旦旦、反复不停地叫嚣:“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进行的一切奋斗、一切牺牲、一切创造,归结起来就是一个主题: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边高唱着:“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一边却高喊著:“全体中华儿女将团结一心,向着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奋勇前进!”

大家用脚后跟想一想都知道,实现共产主义伟大理想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可谓风马牛不相及,牛头不对马嘴。中国历史上被尊为“天朝上国”,创造出万邦来朝的辉煌盛世,可不是用“马列邪说”和“战狼外交”来实现的。就连中共610官员自己也承认,如果采用中共“转化”法轮功学员那一套邪恶手段来对付中共党员,可能要不了三个月共产党就会被铲除。更何况即使在中共的红色恐怖高压之下,至今也已有三亿八千多万觉醒的中国民众,大胆地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邪教组织。然而在过去,就是一个人躲在厕所里也不敢对共产党说半个“不”字。

大陆民间流传,前三十年崇拜挂在墙壁上的毛泽东;后三十年崇拜印在纸币上的毛泽东。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如今,曾听信魔鬼谎言,误入歧途,加入中共的九千多万党员,没有一个真心想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几乎百分之百都在“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假如不是通过金钱和利益来诱惑党徒替自己卖命,中共暴政可能就连一天都难以维持下去。

过去有人说,将所有中共官员排成队,挨个枪毙可能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现在有人说,将所有中共官员排成队,全部枪毙还是有漏网的,因为贪官的家人、秘书、情人,甚至司机也都是腐败团伙其中的一员。大家看到,从中央到地方大大小小的中共官员,天天在大会小会上,无不大讲特讲所谓的廉洁奉公,反腐倡廉,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但背地里却照样贪污受贿,声色犬马,花天酒地,醉生梦死,以致陷入前腐后继,越反越腐的怪圈。更具讽刺的是,甚至就连刚刚踏进校门的大陆小学生长大后的梦想都是做贪官。

结语

“中国共产党一经诞生,就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确立为自己的初心使命”,此乃百年来屠杀至少八千万冤魂的红魔中共,在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彻底破灭后,通过煽动激进的民族主义来转移大众视线的一块遮羞布。诸不知,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地用无神论、进化论和唯物论等现代变异观念,来改变人对神的信仰,切断人与神的联系,破坏五千年中华传统文化,摧毁维系中华民族的道德根基,从而达到毁灭整个人类的终极目的,这才是中共这个反人类恶魔真正的初心使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