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另类转世 亡夫化鸟续前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9日讯】大家好,我是扶摇。我们今天来讲几个真实发生的神奇事儿。

灵魂离体求救
1828年的一天,在一艘来往于英格兰利物浦和加拿大的商船上,大副罗伯特.布鲁斯看见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坐在船长室里,正在一块记事板上写字。突然,那人转过身,带着木然不动的严肃表情盯着他。

“他是谁,想要干什么?”布鲁斯心里感到一阵惊恐,于是他赶快冲到甲板上,去向船长报告他所看到的情景。

“你一定在发疯了,布鲁斯先生,”船长说道。 “一个陌生人?我们已经出来近6个星期了!下去看看是谁。”

“我从不相信鬼,”布鲁斯说。 “但是,说句老实话,先生,我可不愿单独去见它。”

于是,船长和布鲁斯一起去了船长室。当他们推开门时,赫然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然而,当他们检查记事板的时候,却发现上面写着几个字——“往西北方行驶”。

“先生,你是在戏弄我吧?”船长严厉地说。可是,大副布鲁斯焦急地发誓说,他真的看到了那个陌生人在写字。

船长坐在办公桌前沉思了几分钟。然后,他想到了一个鉴别真伪的办法。他把记事板翻到背面,让布鲁斯在上面写下“往西北方行驶”这几个字。石板两面的字迹完全不同。

看来,不是布鲁斯的恶作剧。那这是谁干的呢?船长又把二副和其他乘务员依次叫来,让他们写这几个字。用这个办法,他检查了全体船员。可是,没有一个人的笔迹与记事板上的有一丝相像。

难道船上有偷渡者?于是,所有船员行动,从船头到船尾,把整条船彻底搜查了一遍,可是完全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船长最后问道,“布鲁斯先生,你到底怎么理解这一切呢?”

“我说不出来,先生。”布鲁斯说道。 “我看到那个男人在写字,你看到了他的字,其中必定事有蹊跷。”

由于当时风向很好,绕道西北方只会多花几个小时,于是船长下令向西北方转航,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大约经过三个小时的航行以后,监察哨报告说前方有冰山,冰山附近有一艘船。当再靠近的时候,船长通过望远镜看到了那艘船,船上有很多人。

实际上那是一艘遇难船,已经被牢牢地冻结在冰上了。他派出一些小船去营救幸存者。当第三艘救生船返回来,上面的乘客正在登上大船船舷时,布鲁斯惊讶地发现,其中就有他几个小时前在船长室里看到的那个人!

当布鲁斯把这事告诉船长后,船长说道,“老实说,布鲁斯,这真是越来越离奇了。我们去看看这个人吧。”

在船长的要求下,那个人在记事板的空白面上写了“往西北方行驶”这几个字。当记事板翻转过来时,他和其他人一样吃惊地发现,在另一面上有着一模一样的词语和一模一样的笔迹。

他把记事板翻过来又翻过去,“我只写了一面,是谁写了另一面?”他完全记不得那件让布鲁斯惊恐的事情。不过,他记起一件可能与此有关的事。那天中午时分,他因精疲力竭而酣然入睡。醒来后他说,梦到自己登上了一艘来救他们的船。

遇难船只的船长证实了他的说法,他说:“他向我们讲述了船的外表和装备。让我们惊奇万分的是,你们的船出现了,与他描述的一模一样。”

这个故事发表于1860年罗伯特.戴尔.欧文的《走在灵界的边缘上》,是由罗伯特.布鲁斯的好朋友克拉克船长向上述作者讲述的。他描述说布鲁斯是“他一生中所见过的最真诚、最直爽的一个人。”他跟欧文说,“我用生命来保证他没有说谎。”

这个故事是如此的不同寻常,灵魂不但可以离体显形,还到很远的船上留下了带有准确信息的字迹。而船上的记事板和上面的字迹可是令人难以否认的“硬证据”。

灵魂附锦鸟
下面我们要为大家介绍的呢,则是一则更具有奇幻色彩的真实事件,它发生在台湾高雄,当时相当轰动,《高雄新闻报》记者还特意进行了采访报导。

高雄有一位经营铝业的富商,叫欧烟州。在1968年,47岁的欧烟州因患肺癌在台北治疗。有一天,和他有着二十多年交情的老朋友,“老大房”公司的老板钱梦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欧烟州从台北回到了位于高雄五福四路的老家。

钱梦明醒来后,心中感觉有些蹊跷,于是准备打一个长途电话去台北,想问问究竟。谁知,台北的长途电话打过来了,电话里告诉他,欧烟州在当天清晨病逝了。放下电话,钱梦明心中很悲伤,他想到了早上的梦,难道说那是欧烟州在给他托梦送信吗?

然而,更不同寻常的事发生了。12月21日,在欧烟州去世后的第七天,也就是民间俗称的“头七”,欧家来了一只美丽的锦鸟——尖嘴、细脚、全身是墨绿色和金黄色的羽毛。这是锦鸟小小的一只,大概不到15厘米长。

这只小鸟最先出现在欧烟州的妻弟庄英杰家的大门前,一大清早,一会儿用嘴敲门发出“哆,哆,哆”的声音,一会儿“吱吱,喳喳……”叫个不停,庄家的女佣赶它也不走。女佣烦了,说了声“讨厌!”就关门不理了。

庄英杰早晨起床后,女佣告诉了他小鸟敲门的事,他也没放在心上。吃完早饭,就急忙赶到姐姐那里,帮忙料理姐夫欧烟州的后事。可是,当他一进欧家大门,就看到了一样东西。大家猜是什么?

对,是一只锦鸟,它温顺地伏在欧烟州平日办公的桌子上。小鸟看到庄英杰后,也不怕人,不仅没有飞走,还转动着小眼珠,盯着他看。庄英杰突然想起了早上女佣的话,马上打电话把她叫来。“不错,就是它”,女佣一眼就认出,就是这只鸟早上在那敲门。庄英杰此时心里,冥冥中有些感应,他心想,难道这是姐夫灵魂化身为锦鸟,来回家看看吗?

这时,欧家大小也都起床了,下楼看到这只小鸟,也都惊讶不已。这只小鸟在办公桌上待了一会儿之后,一下跳下地来。然后,就像人走路一样,一步一步,走向楼梯,并一层一层上去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屏息凝神,跟在小鸟后面,看看它要干什么。

欧家这个房子的二楼啊,有一个客厅,还有两间卧室,其中一间就是欧烟州生前住的。小鸟来到二楼后,在客厅转了一圈,然后就进入欧烟州的卧室,跳到欧烟州生前睡过的大床上,一声不响的,就在那里蹲著。

不一会儿,小鸟站起来了。它振翅一飞,飞向悬挂在大床右侧墙壁上的一个镜框。镜框里是欧烟州妻子庄秀琴的彩色画像。小鸟在镜框上啄了几下,又飞到床头的大玻璃柜上。玻璃柜中,放着欧烟州的五个女儿、两个儿子的照片镜框,小鸟就这样一个个地看了过来。小鸟的奇怪举动,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心中直泛嘀咕。

当天,恰巧欧烟州生前的另一位好友“大荆溪饭店”的老板黄秉南也来到欧家,看到这一切之后,他立刻做了一件事,更让大家相信,这只锦鸟就是欧烟州的化身。

黄秉南伸出右手的食指,对着小鸟说:“老二!如果是你回来了,你就跳到我手指头上。”“老二”是欧烟州生前的昵称。

说来也奇怪,他话音刚落,小鸟真的纵身一跃,不偏不倚,就落在那根食指上。黄秉南愣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他不停抚摸小鸟的羽毛,连声说:“好!好!好!”

还有更奇异的事呢。当天午餐时,这只小鸟竟然自顾自地飞到饭厅,落在欧烟州生前常坐的椅子上。欧烟州生前最疼小儿子,当时只有12岁的欧政明。而那只鸟竟然,也在菜盘上夹了一块肉放在欧政明的盘子上看着他吃。欧政明后来告诉记者说:“起初,我有点怕。但后来,我还是将那块肉吃了!”他还说:“我正在想要不要吃的时候,那只鸟就盯着我,好像在乞求似的。”

就这样,这只不请自来的小鸟和欧家人相处了一个星期,然后就飞走,再也不回来了。

亡夫变鹦鹉
无独有偶,这样的故事,在西方也出现过。著名人类学家马里奥博士曾经研究过一个关于“生死轮回”的奇特案例。这个案例还登在了美国杂志《世界新闻周报》(Weekly World News)上。

瑞士的一位大学女教授法兰茜丝·史贝克(France Speck),49岁时丈夫艾米·史佩克(Emil Speck)因心脏病发作去世。6个星期后,法兰茜丝邮购了一只鹦鹉。等她收到这只鹦鹉时,发现鹦鹉正是在丈夫艾米去世那天出生的。而且,逐渐的,这种鹦鹉表现得越来越不像一只普通鹦鹉。

当法兰茜丝给鹦鹉取名字时,准备叫它耶维斯,并教它说出这个名字。但它不听,却自顾自地大叫:艾米、艾米。也许有朋友会说,是不是法兰茜丝怀念丈夫,老是喊他的名字,被聪明的鹦鹉学去了?可是,法兰茜丝却说,鹦鹉到她家之后,她可是一次也没提过丈夫的名字。

还有更奇的呢,过了不久,这只鹦鹉开始表现得越来越像她的亡夫,当它学懂更多话时,它甚至讲出他俩过去的婚姻生活,还知道他们结婚纪念日是5月25日。

一位研究超自然事物的专家基斯图布,最初也怀疑是否真有其事。他说:“我起初还以为一定是史贝克博士故意教她的鹦鹉这样做,但在我亲自问过那只雀鸟后,我再也不能不信它就是她丈夫艾米的化身。它对于艾米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除了是他本人外,便再没有其它可以解释了。”

关于灵魂的奥妙,中西方有很多科学家都做了大量的研究,比如我们之前给大家介绍过的英国医生山姆‧帕尼尔(Sam Parnia)的科学实验,哈佛博士、知名神经外科医生埃本‧亚历山大(Eben Alexander)的著作《天堂存在的证据》,大家有兴趣可以找出来看看。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未解之谜,我是扶摇,我们下期再见。

Youtube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kVcbCgDWk8&list=UUzvQZ1p_-AXgAWiyHhE7CxQ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