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录之三十八:现代“窦娥冤”

编写: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老红军蔡铁根曾在中共中央军委核心部门工作,是一名高级军官。可1959年4月,他被划为右派分子,开除党籍、军籍,剥夺大校军衔,被撤销军事战史教授会主任等职,工资降为15级,被分配到江苏常州市工业局工作。对强加给他的帽子,他从未承认过,到“文革”前,先后七次申诉,但石沉大海。

蔡铁根做梦也没想到,“文革”风暴会把他深深地卷进去。

1966年8月27日,蔡铁根所在单位人保科长、派出所人员偕同红卫兵,冲进他的家门,一气翻箱倒柜,名曰“扫四旧”。结果,当场搜出40多本日记和一把在“抗战”时从日本人手里缴获的指挥刀。

蔡铁根正色对搜查人员说道:

“这日记没有给任何人看过,你们把内容扩散了我不负责!”

但是,搜查者如获至宝,将日记席卷而去。其实.蔡铁根早就被人出卖。一个以前和他过住甚密的人已经交出蔡铁根给他的十多封私人信件。公安局据此来收集进一步的材料。

在日记里,他详细记载了自己对被划为右派的牢骚,对国民经济生活、党内政治生活和一些政策的不满,还有一些批评毛泽东的言语。不用说,这回蔡铁根在劫难逃了。

第二天开始,他被公开游街示众,脖子上挂着子弹,从早到晚,直到口吐白沫,昏厥在自己的家门口。

对他的无端迫害被认为是“抓阶级斗争”的典型,出卖他的人又一次提供长篇材料,题名是《蔡铁根是只蜷伏在阴暗角落里妄图颠覆人民江山的反革命野心狼》,其中极尽诬陷之能事:

蔡铁根和朋友的来往,被说成是“搞反革命组织活动”;

蔡铁根谈论打游击,被说成是要成立反革命游击队,要推翻共产党政权;

蔡铁根游览“善卷洞”被说成是为打游击看地形……

于是,在1966年8月19日,这份荒唐至极的诬陷材料,居然作为《蔡铁根案件情况专报》正式上报了。过了不到一个月,中共常州市委即成立了“蔡铁根专案办公室”,与他有过来往的同事、朋友先后遭到逮捕,定名为“蔡铁根黑帮分子”。据不完全统计,一类对象有7人,二类有8人,三类有32人。

蔡铁根终于被戴上镣拷,锒铛入狱。但他坚决不屈服。在第一次审讯时,他大声说:

“我根本不是犯人,犯罪的是你们。根据十六条,我够上哪一条?要我考虑什么?把我关了十几天有什么根据?依据什么法律?”

审讯员忍不住了,吼道:

“是你讲还是我讲?这里是看守所!”

蔡铁根没降低声调:

“我也要讲,你就是要我来讲的。你们用反革命的框框,要把我往框框里装,我决不会承认。”

为了抗议对他的逮捕,蔡铁根先后三次绝食,曾经试图越狱申诉,结果被事先察觉,于是,罪加一等,还钉上了镣铐。

长夜漫漫……

蔡铁根的手脚被铐住,但他的思想却在自由地驰骋,他甚至想好了出去以后申诉的每句话,他在期盼著、期盼著……

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案子被严重升级了。到1969年11月,常州市公检法军管会决定把有关涉案人员集中到一起,深挖狠追,名曰办“学习班”。但空气极度紧张,所有窗户被纸糊得严严实实,透不得半点风,每天搞威吓、批斗、诱供、串供。被押来的15名“蔡铁根分子”最后连同蔡铁根本人,一起被用“喷气式”押上台。为此,专门调来100名民兵,把会场包围起来。

1970年3月,宣判书下达了,认定“以蔡铁根、吴翼为首纠合反革命活动”,判处蔡快根、李业舫两人死刑、立即执行。

3月11日早晨五点,最后的时刻到了。蔡铁根被用麻绳紧紧地捆了起来,然后被带到一所房间里。

先宣读的是“逮捕证”!

蔡铁根嘴角现出一丝苦笑:被关押了6年多,要处决了,才宣布逮捕!天下奇冤!

当他听到“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时,他狂喊起来:

“你们无权判我,我要上诉!”

宣判者蛮横斥道:

“不准上诉!”

“不可思议!”

他喟然长叹,“我革命几十年……”话还未说完,脖子上的麻绳被实然抽紧了,他再也发不出声音了,要说的话只说了半句。

同案的吴翼知道蔡铁根想要说什么,在等候判决时,他说过:“活着,要把这个官司打到底!”

1970年3月11日上午9时40分,常州西门外的西公墓,沉闷的枪声响了……

当天晚上,常州市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掩没了这位老红军的血迹。 (根据刘兴华著《疯狂的岁月——文革酷刑实录》编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