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中国足球?上帝都哭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0日讯】有冇搞错,7月20日。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竟然专门谈了中国的足球,很有意思。我也是标准的终生足球发烧友,就是足球迷,也为我们大学踢球。虽然中国大学的足球水平实在不怎么样,我们那个大学也没取过什么好名次,但终究我还算是当过业余足球员。对足球一直关注,尤其对中国足球的情况,也多年关注。

天下事其实无不是互有关系,相互关联的,从中国足球,其实可以看到中国的其它,包括中共最新全面力推的高科技创新等等。中国足球大失败,究其原因后就会了解,为什么中共的其它事项也会失败。

关于中国足球,网上有个流传很久的笑话。一个日本球迷,一个韩国球迷和一个中国球迷见到了上帝,上帝说,每个人可以问一个未来的事。日本球迷问上帝,“日本什么时候能拿世界杯冠军?”上帝回答:“五十年吧!”日本人听到后哭了,说“我这辈子是见不到了”;韩国球迷问上帝,“韩国什么时候能拿世界杯冠军?”上帝回答:“一百年后。”韩国球迷听到后也哭了,说“我孙子也见不到了”。中国球迷上前,也问上帝,“中国什么时候能拿世界杯呢?”结果上帝哭了,说:“我是见不到了。”

中国足球真的这么差吗?原因是什么?

John Mac Ghlionn的文章说到,一个国家的足球崛起,首要条件是热爱这项运动。这一点我绝对没有异议,任何事情,如果缺了热爱,根本谈不上发展。

在英国的时候,认识一位大学助教,他的老板是著名化学教授,得过诺贝尔化学奖,所以带了很多研究生,硕士博士加起来十多个人。这位助教有次告诉我,他协助带的这些研究生,绝大部分是中国人和印度人,只有两个是欧洲的白人。我问他,你觉得研究生里面,最后谁可能有突破性的发现或者发明,创造出新的东西?他想了一会儿,告诉我说,肯定是那两个欧洲学生。

这个答案让我有些奇怪,难道中国人和印度人不够聪明吗?这位助教说,中国和印度学生谈起话来,更关注哪个研究方向以后可以赚到更多的钱,或者是容易在海外的大学留下来任教,而那两个欧洲人,却是真正的喜爱化学。

这个区别非常大。读研究生,很多时候其实是给教授当苦力,做试验搞数据,得到的工资或奖学金很少,所以很多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说自己是高科技奴工。一天下来,腰酸背痛,头昏脑胀。英国那位助教说,两个欧洲学生是化学发烧友,从小对化学极为感兴趣,上了研究生,做试验一天十个小时下来,虽然也累,但却非常雀跃,两人去酒吧还在大声讨论,搞得别人都侧目而视,因为听不懂他们说什么。

所以他不是根据学生的成绩来衡量未来的,而是根据对专业的热情,也就是热爱这个专业的程度。

这在足球这个问题上,也同样如此,一个球员、一个球队、一个俱乐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对足球的热爱程度,决定了这项运动未来如何发展。

有朋友肯定跟我较真:中国人极为热爱足球,甚至领导人也是极为热爱足球。这点我不否认,邓小平说足球从娃娃抓起,习近平本人是足球迷,上台后中国各地大力投资足球,中国球迷数以千万,热爱的疯狂之状,不输其它国家。但事实上,中国足球不但不长进,反而不断退步。我上大学的八十年代初,中国足球也不怎么样,但毕竟是亚洲前几名,现在变成了亚洲第二甚至第三梯队了,全球排名落到了八十位。

我们今天就谈一下足球。

热爱足球,中国人可能不缺。但仔细分析起来,中国人是爱足球这项运动,还是爱赢得比赛?这个可能就很难说了。其它的,对大亨来说,是爱足球,还是爱能赚钱的俱乐部?还有中国地方政府,是热爱足球?还是热爱上级?因为习主席爱足球,所以大力投入?这些是有极大区别的。

热爱运动,还是热爱比赛带来的附加的价值?是爱奥运的运动精神?还是更爱由此带来国家民族自豪感,或者是,像那助教的中国学生,爱之后带来的其它各种附加的东西?

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需要多人一起进行配合的运动,是需要一种文化的,是自小培养出来的,也就是Teamwork。比如在美国,小学就有Teamwork的功课,每组四五个人,大家一起完成一项功课。这项功课最后的成绩,就是每个人的成绩。某个学生功课很好,想要全部都拿个A,但小组中有人完成得不好,所以整个项目只拿到B,你的成绩还是B。

这个要求相互协助。有点像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训练,最后一个抵达者的成绩,是全队的成绩。其实,在我们日常的工作中也是这样,最后决定整体水平的,是最薄弱环节。商品做得优良,销售做得超级棒,但最后送货司机很差,照样可以把整个项目做垮掉。

回到足球,场上十一个人,必须全体协调一致,这除了有整体意识,也需要平时的长期训练。中国在这方面,有先天的问题。

尤其是近年,每家只有一个孩子,儿童从小就缺乏所谓配合的训练,因为配合需要让步,需要妥协。家中独子,自出生就是家庭的中心,到了学校,一切都是竞争,所有衡量成功与否的标准都是排他的指标,没有妥协和配合。

中国人其实是极度个人主义的民族,黑格尔说,民族文化是对民族特性的纠正和补充,非常有道理,所以中国文化特别讲究整体,要求服从。作为整体的社会文化,中国过分强调这一点,却又带来了另一个问题。

在足球上,这通常反映在教练那里。

看中国足球队的比赛,会发现中国足球运动员有程度极高的一致性,包括身高都在180左右、奔跑速度差不多、技术动作非常类似等等。有朋友告诉我,中国少儿教练和足球学校,大多会以身高体重和奔跑速度,作为是否吸纳人才的标准。另一方面,教练权威性极高,要求“改掉坏毛病”,动作标准化。

动作标准化的好处很明显,反映在整体水平快速提高上,但到了一定程度,标准化就成了坏事了,因为标准化不可能产生超级球星。

马拉多纳身高1.65米;梅西1.70米;世界球王比利1.73米;按照很多中国足球教练的标准,这些超级巨星都将被扼杀在少年阶段。还有奔跑速度,梅西和比利都不是跑得很快的运动员。我记得八十年代中国足球队的明星容志行,百米速度只能跑13.6秒,超级慢,但他却是中国近代最好的中场控球。马拉多纳也是,他的速度,更多体现在启动快,而不是百米或者五十米的奔跑。

所以,中国足球的第二个问题,来自教练,权威性过强,过分要求标准化,中国足球队在比赛中缺乏个人创造性,这个和教练,和训练有关。

再其次,就是中国爱足球,但更爱钱。

十多年前,我想策划一个中国足球的题目,就去搜索了城市中的足球场地。我小时候在广州,在街上踢球,在篮球场上踢球,或者爬墙到学校的球场里面踢球。记得在东山区有一个小型的球场,踢球人太多,所以只好采取一球输赢制,谁输了一球就下场,换另一队上场,有时排队的队伍太多,要等一两个小时才有机会,不过这也给大家学习的机会。

这个球场,十多年前我查的时候,已经开始收费了,两个小时收费八百多人民币。不光是这个球场,旁边学校的球场,都可以开放给孩子,但也都要收费,少则三五百,多则七八百,两个小时。最夸张的,广州海珠区有一个球场,两个小时收费一千二百多人民币。

而且,城市里面严格规定不能在街上踢球。大部分的学校,只有一两栋大楼,一点点空地,大概有两个篮球场大,不能踢球,以免影响到别人。

广州曾经是中国最重要的足球城市,就这样全部被消灭了。近年,没听说哪个好的球星出自广州了。

广州只是中国足球的一个缩影。

当然,中国足球还有另外很多问题,但很多问题不是中国足球独有的,比如运动精神不足,在比赛中动粗打架骂人,教练还带头。比赛中的火花难免,但运动精神,运动伦理严重缺乏。

再有是运动员缺乏自信,不仅是运动自信,也包括做人的自信,这些从运动员动辄动粗就可以看出来。这种缺乏自信,最后一定在比赛中表现出来的。

还有更重要的,是中国足球体制,国家化的体制,绝对权力的体制,其实就是绝对贪腐的体制。中国几乎没有自发的足球机构,没有民间的有代表性的自发比赛,都是官方比赛,由官方或者半官方组织。

中国的俱乐部,每年砸重金,运动员人工超过日本很多倍,请来顶级教练和顶级球员,如广州恒大,但最后可以肯定只是昙花一现而已。缺乏基础的生长,会很快就结束。

上面我们说的问题,每一项都足以拖倒中国的足球,这么多问题加一块,难怪上帝哭了。

我们谈的是足球,实际上,中国在其它领域也差不多。最近中国特别强调,要产业升级,依靠的是创新和科技。创新经济的概念是杜拉克创造出来的,创新不止是科技创新,更重要的是企业所处的文化,他要求一个宽容包容的社会文化,要求一个欣赏失败,甚至鼓励失败的社会环境。

有关创新经济,杜拉克有很多本书,但杜拉克强调最多的,是:中央计划和绝对权威,是创新经济最大的敌人。

今天我们就不详细解释原因了。杜拉克是大师级人物,如果杜拉克说的对,我们也可以衡量一下当今的中国大陆,几乎所有的因素,都和他谈的背道而驰,都是相反的。事实上,过去三十年中国大陆的成长,几乎完全依靠模仿,主要模仿美国,甚至连军队的改革,都改成美军模式了。以后,恐怕没那么容易模仿了。而中共体制的特点,全部都是自主创新的最大敌人,那么这个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