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美智库揭秘中共国防军购三大短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于近期发布一份名为《俄罗斯和中国的国防采购》(Defense Acquisition in Russia and China)报告,基于兰德阿罗约中心最近对俄罗斯和中国两国国防研究、开发、采办(RDA)流程现状与实践,对比美国自身相关领域,谨慎评估了三国擅长领域及每个国家面临的挑战。该报告通过评估俄罗斯和中国国防收购的现状和未来前景,向美国陆军提供短期报告分析,帮助他们达到快速获得解决问题的结果。该报告同时指出,所述观点并不代表国防部或美国政府官方立场。

就中国国防装备研究、开发、采办部分,该报告的叙述,揭示了由于中共体制而导致的国防装备发展三大短板。短板一:除了偷还是偷的军工研发

报告指出,中共国防在过去40年最重要的变化是国防开支显增,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摘自中国官方报告,中共军费开支在过去25年中以不变美元计算增长了十倍,2018年达到2500亿美元,几乎是历史最高水平。

2021年,中共的军费支出为13553.43亿元人民币,比2020年增长6.8%,仅次于美国。

报告说,中共为了缩小与世界军事强国的科技差距,2015年来大力提倡军民融合战略,典型的手法就是每年派大量中国学生去美日英等国留学,专门学习高科技、网络通信、生物科技及国防军工技术专业,同时用提高待遇吸引他们回国,扮演科技间谍角色。从2013年到2016年,约80%的年轻人被中共鼓动回国。但这些年轻人缺乏管理经验与真正的研发精神。

这一做法在川普(特朗普)时代遭到遏制,拜登政府延续了前任总统的行政令,近期有500名中共国防七子学生赴美被拒。

此外,中共还利用国外合资公司偷盗科技知识产权。报告表示:中国严重依赖窃取知识产权来开发武器帮助它保持竞争力,但它已经落后于前沿多年。中国航空工业正是依靠这一战略来发展战斗机,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美国和俄罗斯设计的复制品。例如,中国的J-16对应俄罗斯的Su-27。同样,中国的CH-4、J-20和J-31分别与美国的MQ-9、F-22和F-35具有惊人的相似,这些副本质量参差不齐。高品质的可靠的涡扇发动机生产一直是中共一个薄弱环节。J-20隐身战斗机即将进入中国服役,但是否所有子系统都向中共宣传的那样过硬,还有待观察。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歼20快速引进,但中国军用航空仍落后美国和俄罗斯15到20年。尽管知识产权盗窃无疑加速了中国的开发过程中,它不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

报告同时还分析了,俄罗斯等国在和中共合资生产军工项目的同时做了后手准备,即关键核心技术,中共想偷绝不会那么容易。比如俄罗斯的联合飞机公司选择将Su-27战斗机的装配线进口到中国,而不是在中国制造发动机。如果西方国家继续禁止与中国的军事合作,俄罗斯可能是唯一的先进技术来源。但俄罗斯同样担心中共可能构成战略威胁,并为自己培养更强大的武器出口竞争者,因此,俄罗斯可能会选择全额出售组装版本的飞机和其它系统到中国而不是共享底层技术和流程。

短板二:军中腐败限制了中共军备发展

什么限制了中国获得新武器系统的能力?

国防科技工业局主要负责起草法规、标准和长期国防工业计划;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履行全军装备发展规划计划、研发试验鉴定、采购管理、信息系统建设等职能,中共解放军各战区各军种具体负责武装部队的人员配备、训练和装备。

报告阐明,中共的军工企业基本是国有垄断行业,尽管较过去的命令型经济有所改变,国防承包商引进招投标制度,但由于中共在军工生产上没有严格的法律制度约束,国防生产招标、合同签订与军代表驻厂监督体系等一系列环节中都充满权力的寻租漏洞。利益冲突和错位的激励措施也使监督变得复杂。证据表明腐败在中国的公共部门中普遍存在,2016年全面军改可能会抑制一些腐败行为,但确定这些变化是否带来效果还为时过早。

图一: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的腐败感知指数

(感知指数越高,腐败越少)
资料来源:透明国际,主页,2018年。

报告分析,中国国防合同的设计也无助于鼓励透明度和问责制。合同语言简单、敷衍,没有明确的技术或进度义务,此外,中国保留了一个赔偿原则,在该原则中,竞标重大国防合同的失败公司仍然通常会收到较小的合同作为安慰,中国还实行成本加成定价制度——保留命令经济——保证承包商在产生成本的基础上获得5%的利润。这实际几乎没有激励公司创新或提高运营效率。

至于中共军中大小老虎,根本抓不绝。郭伯雄、徐才厚等大老虎已落马,2012年至2017年期间,超过13,000名军官因腐败受到惩罚。

短板三:研发采购机制不支持技术创新

报告说,中国复制替换模型倾向于强调逆向工程的价值而不是基础研发工作。也就是说,中共将国外的军备产品拿过来进行拆解,倒推出生产工序,但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尽管自2010年以来,军工研发支出的复合年增长率接近15%。研究机构和研究人员也在激增,目前在全球收入最高的22家国防公司中,9家来自美国,8家来自中国。但这套研发机制对于高端芯片、静音潜艇和飞机发动机等高精尖技术还是无能为力。

图二:2010—2016年中国研发支出

资料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17》,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17年,表20-1和20-14。
注:金额由2017年元换算成2017年美元。

图三:中国研发机构和人员数量随时间变化

资料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2017年,表20-14。
注意:数据仅适用于1995年至2016年之间的八年。FTE=全职等效。

即便中共大量使用被盗或购买的技术来偷工减料,研发过程也是缓慢的,可能需要几十年,歼20隐形战机,类似于美国研制的F-22和F-35,初步研究用了大约九年,工程和开发用了九到十年,而与美国研制的C-17类似的运20运输机用了大约17年。J-15舰载战斗机,它类似于俄罗斯开发的Su-33,尽管加快了早期研究阶段,中共仍用了11到13年的时间才部署了J-15。

另外,中共军售虽然走向市场,但国有制的中国最大武器生产商与美国洛克希德‧马丁的销售额相比,几乎只占到一半。

图四:2016年全球最大国防公司的国防相关收入

中国的官僚机构和国有企业的设计层次分明,阻碍了项目团队之间的交叉沟通。中共曾试图购买外国技术向垄断市场注入额外的竞争,例如,中共军方近期采购24架苏35战机,有意对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造成一定压力,促使它开发改进歼20设计,以至于一度有人怀疑中共可能会用苏-35高性能发动机取代歼20发动机。

结论:美国国防采购优越于俄罗斯与中国

报告指出,理论上,俄罗斯和中国的国防军备采办流程与美国的流程相当,术语可能略有不同,但在实践中,这些广泛框架的结果取决于负责实施框架的人员和机构。俄罗斯和中国都没有更好的采购流程。

总体而言,中共已经克服了许多技术障碍,对美国国防采购构成步调威胁,但这种进展往往基于通过知识产权盗窃而偷食外国工艺和技术,近年,又进行大量企业收购和合资。但中共要想努力刺激国内创新并缩小核心技术缺陷差距,就必须解决与管理和质量保证相关的机构性效率低下障碍。

参考:兰德公司报告“Defense Acquisitionin Russiaand China”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