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种子】“我找到真道,不出家了”

《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上篇 萌芽(1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1日讯】【缘起】《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这本书主要纪录了法轮功在台湾发展的脉络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这些珍贵的历程也是一部活的历史。

1994年,一对台北夫妻在山东济南的奇妙缘起,上海医师的远渡来台,贵州老翁的花莲探亲,捎来了大法的种子,串起了旷世难遇的修炼机缘。

2016年2月编辑小组逐步展开台湾北、中、南各地的专访,历经录音档听打后再交互查询比对,历经三年,终能汇整集成册。比原来预期的还要艰难。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大纪元推出《金色种子》一书全文连载,期望这本书的刊登,让法轮大法在台湾的发展足迹,能够更完整的留下一个历史见证。

过去宋明容经常在中正公园里散步,他对公园里一群大约三十多位的练功人印象深刻,因为他们今天可能练这个功,明天又练另一套功。而请他教功的男士,正是这群练功人之一。

于是,宋明容建议他们:“你们若有心想学,建议大家先放下其他功法,专一的炼法轮功一个月,你们就会有感受。”

当天学完功后,这群人开始讨论今天炼法轮功的“成果”。只听一位女士说:“我今天看到宋先生炼功时,丹田的部位好像怀孕妇女一样鼓起来,里面好像有一个法轮正转、反转地转动着。”

“对,我也看到了。”

“我也是……”

不少人竟然都不约而同地看到了这一景象,这点让大家颇为心动。

这时,有一人问:“会不会又是骗钱的?”

“免惊!这位师父人在美国,骗不到我们。”只听那位最先发言的女士这样回答道。

说话的正是当时五十八岁的廖雪霞。

廖雪霞出世时,脖子上缠绕着肠子,产婆说:“这小孩带着佛珠出世,这世是来修行的。”说也巧合,从小她就不敢吃荤,妈妈为她上学准备的便当,她也只吃菜,“不敢吃肉,吃了就吐出来。”

小学时看到堂姐出家,她即萌生出家念头,且日渐强盛,父母得知之后,不舍女儿离开膝下,余生长伴青灯,于是母亲带她到住家附近的佛堂里念经。而她在这法门里一待就是十几年,后来在该法门里颇具地位,配有房舍,还有一笔可观的资金可供支配。

虽然如此,廖雪霞总感到一种不踏实感,“我觉得,我要的不是这个,但是,还缺什么我不知道。”她模糊地知道修炼就是要修心性,要回天上,但怎么回天?

后来她离开了那个法门,开始她的求道之路。只要有同道人介绍,或是听闻有真道之迹,她绝不放过。她到台北、花莲,还深入阿里山,寻寻觅觅,但一无所获。

时间一天天消逝,廖雪霞已届中年。一场车祸导致她的脊椎被撞弯了三节,时日一久,让她行、坐、卧、躺都剧烈疼痛,痛苦不堪,医生说开刀治疗成功率仅百分之二十,手术失败将面临终身瘫痪。

老父亲不忍未婚的女儿遭遇瘫痪风险,为六神无主的廖雪霞下了决定:不开刀。

然而,身心的痛楚却把廖雪霞一步步逼向绝望的境地。一九九七年六月的一天,廖雪霞去寺庙探视出家的好友,好友力劝她也一同出家,此时已五十八岁的她,答应好友,并与住持约好,在几个月后的中秋节剃度。

多年后,她回述着那一天,她说:“回家之后我自问,这真的是我要的吗?”她信步走到住家附近的空地,想到自己一生求道无果,不由得悲从中来,对着无垠的夜空她哭喊着:“老天啊,为什么没有正法让我得道,我年纪已经这么大了,要怎么办啊?”

次月,七月十五日,在中正公园里廖雪霞与大家一起跟着宋明容学炼法轮功。她最初的目的只是为了健身,但炼功后,身体状态的好转反倒只是附带的收获。

“读《转法轮》以后,知道这是修炼,我要的就是这个!”

走过大半生,五十八岁才获得心目中的真经,廖雪霞只要有时间就手捧《转法轮》静静的阅读。几次下班后,从傍晚读到天黑,忘了开灯却一点也不觉得黑暗,她说:“这书里面的字都是金光闪闪的,连逗点都是金的,整行字都是金光闪闪,越读越不舍得放下。”

读到忘我,摸黑上楼做饭时,黑暗中“啪!”出现一个大小如两掌合握、钻石般的亮光,为她引路。这些难以解释的神奇现象,让她更加坚定这就是此生所追寻。

廖雪霞内心非常激动,距离剃度一个多月前,她将原本已打包好的行李放回原处,并告诉寺庙住持:“我找到真道,不出家了。”

过了一段时间,廖雪霞做了一个梦,梦里李老师对她说:你为什么一直不敢讲话?该讲的要讲,该说的要说。廖雪霞醒来之后悟到:“我要赶快告诉求道的好友们……”于是她先后找到了一百多位曾经相识的道友,请宋明容教他们炼法轮功。

梦中学识字 通读《转法轮》

廖雪霞第一个告知的就是她的好友、住在清水的黄叶。

黄叶小廖雪霞十岁,两人却是莫逆之交。十六年前,离开原来的法门之后,黄叶跟随着廖雪霞寻道的步伐。黄叶说:“她跑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然而,来到这里,无功而返;去到那边,失望而归……十多年来,一次次地寻找与跟随,一次次的挫折与打击,让黄叶身心俱疲,失了求道的热诚,只想在俗世里安生。“我已经四十八岁了,不想修了。”

所以当廖雪霞兴奋的告诉黄叶:“法轮功真的很好,我们终于找到了。”黄叶却出奇的冷淡,她心想自己已经结婚了,不能再像过去那样跟着廖雪霞跑来跑去。

不过,廖雪霞锲而不舍没有放弃,“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不忍心看她没得法。”廖雪霞连续打了三个多月的电话给黄叶,花了两万多元的电话费,黄叶的丈夫也因此深受感动:“人家一直叫你去,为什么不要去呢?”黄叶遂勉为其难的答应廖雪霞,由宋明容教她与丈夫炼功,并开始阅读《转法轮》。

但三百多页的《转法轮》对不识字的黄叶却是个艰难的挑战。

黄叶出生时瞳孔前长有一层薄膜,视力总是模糊、看不清。小学第一次月考,黄叶领回“零分”的考卷后,从此成了学校“逃兵”。

所幸丈夫愿意教她读《转法轮》。丈夫下班后,就一个字一个字教她念,隔天黄叶自己再复习前一晚的内容,如此经过半年。这缓慢的进度让她心急了起来。

这时发生了一件神奇之事──黄叶一连作了十天的梦。

在梦中,黄叶手捧《转法轮》,李老师在一旁指著书里的字,一个字一个字往下指,一个接一个的意念便打进黄叶的脑海里,瞬间,黄叶就认识了这一个字……在梦里,黄叶大声地一个字又一个字读着《转法轮》。“李老师用指的,他没有讲话,我就一直读一直读。”黄叶说。

第二天早晨,当黄叶再捧起《转法轮》时,就看见一个泛着银光的法轮照着每一个字,指引着她往下读:“银色的法轮指引我读,我就知道那个字是什么音。”就这样,不识字的黄叶神速地认字,“不到一年,我就可以跟上大家读法的速度了。”

而在她炼功一个多月后,自出生就覆盖在瞳孔的薄膜像似被人轻轻地撕掉一般,她眼前的世界从此清晰明亮起来。

从十八岁进入某法门,年近半百,经历近三十年才寻到真理,黄叶开心极了。她一改当初的心态,变得积极的弘扬法轮功。

不久后,黄叶在台中清水鳌峰山运动公园设立当地第一个炼功点,等到有其他人相继炼功后,黄叶又到大甲体育馆设点,又有学员接手炼功点后,黄叶又来到沙鹿深波图书馆建点,慢慢地梧栖与龙井也有学员相继建点。口耳相传,法轮功逐渐辐射状的传开,台中海线乡镇炼功的人也相继多了起来。

(待续)@

点阅【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标题〈一位差点出家的女士〉,选自《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版权归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欢迎传阅和转载,不得更改。

购书请洽:
博客来网路书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网路书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采访、撰稿:曾祥富 ‧ 黄锦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