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监控令人毫不知情 学者:如同二战德国集中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1日讯】中共近年来实行的网络监控,令民众受到控制压迫却毫不知情,时刻处于危险境地。有独立时评人士表示,这和德国二战投降后,德国公民毫无察觉集中营的存在是一样的道理。

据美国之音报导,中共近年来广泛推进所谓的网格化社区管理模式。网格化系统将城乡社区管辖区细分为若干网络单元,并对每一网格实施动态全方位的监控,以确保对大量人口的牢牢控制。网格化管理最初于2004年在北京市东城区在城市管理中实践,后来被推广到中国更为广泛的城乡地区。

疫情期间,中共对城乡实行了严格的网格化管理。官媒《人民日报》去年9月的一份报导这样描述疫情期间社区的管控方法:“基层干部、社区工作者、网格员、志愿者等通过网上网下、电话微信、上门询问、张贴公告等方式,进行网格化管理、精准化排查、地毯式摸排,‘点对点’做好疫情监测、预警、信息报送等工作”。

美国之音报导说,浙江杭州居民杨帆(化名)近日所在小区的“网格员”上门,要求他在手机“微信”或是“支付宝”中登记一下他家的常驻人口的情况。

这份表格要求提供个人身份信息、居住小区或村庄信息、居住房屋的信息等。作为交换,居民可以得到“在线报事”以及“政府服务”和“便民服务”等。

杨帆不知道如果自己不填表会不会有麻烦,但他现在决定不填。他之前一直抗拒疫情期间的“健康码”,担心隐私泄露,现在也一样的担心。

他说:“平时肯定没什么,但是,一旦有点什么,你所有的信息都被掌控着。这让人很不舒服。”

不过,为了出行的方便,杨帆最终不得不填写了“健康码”。也许,他最终也会因为某种原因妥协,因为疫情期间他所经历的应急管控模式,很有可能成为他未来生活的一部分。

独立时评人吴强说,对民众来说,数字极权时代最大的危险是被监控却不自知。他说,在中国,有人会因为生活中的不满和挫折、因为上访、借贷、邻里纠纷被打入“黑名单”。

他说:“只要你上了这些名单,无论是访民名单,还是说集资的名单,或者是其他刑事罪或是家庭有刑事罪成员,或是其他问题,你都会被数字极权悄悄打入另册。走在街道上,摄像头做了人脸识别后,就会把你用红点标记出来。”

吴强说,这样的监控是被监控者不知道的,走在被监控者身边的人也毫无察觉。这种毫无察觉的监控和控制,让曾经在德国攻读政治学博士学位的吴强禁不住想起1930年代的德国。

他说:“德国1930年代在逮捕异议份子,在逮捕社民党时,都是在半夜三更进行,也是在努力地避免惊扰邻居、惊扰公众。这样的控制方式100%的实现让公众毫无觉察。毫无觉察任何社会控制,让更多的人处在一种被控制和被压迫中。”

他表示,这种毫无察觉的监控,让很多中国人生活在一种虚假的幸福安全之中。这与很多德国公民在德国二战投降后,毫无察觉集中营的存在是一样的道理。

据报导,在疫情前,中国已经是监控大国。根据调研机构IHS Markit的计算,2018年,中国的摄像头大约有3.5亿台,差不多每4.1人一个摄像头。该公司还预测,到2021年,中国的摄像头数目可能会有10亿个。

在疫情期间,中共政府更是将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利用到了极致。除了用“健康码”控制民众出行之外,中共还利用行车记录器、或是火车站、飞机场、街头的“天眼”识别病毒感染者、患者的接触者或是不按规定隔离、随意出行的人。

为了更好的监控居家隔离者,中国的部分社区将摄像头安装到这些人的家门口,有的甚至安装到隔离者的客厅里。

另外,中共政府还利用巡逻机器人,走上街头进行体温测量任务;利用安装了摄像头和扬声器的无人机,劝阻聚众活动,监控隔离场所,甚至提醒人们戴上口罩。

在疫情期间,中国人工智能公司进一步改进人脸识别技术,即便是戴上口罩,你也无处可藏。

“健康码”和其它监控手段,因其对人权和个人隐私的严重侵犯而引起了广泛的批评。有人指出,大数据下的“健康码”把中国变成了大监狱,每个人都好似被戴着一个电子脚镣,走到哪里都会被监控。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