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郑州洪灾惨剧 两处人祸制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2日讯】 朋友们好,今天是7月21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这两天,我相信朋友们都被中国郑州特大暴雨的新闻刷屏了,很多朋友也都被大量惨烈的洪灾视频和照片所震惊。这场灾难不仅因为规模巨大引起几乎所有人高度关注,更因为很多有关灾难与救灾的话题引发了网络平台上的极大争议。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相关的几个焦点话题。

首先争议最激烈的一个话题就是,这次郑州暴雨造成的生命财产损失如此之大,其主要因素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这个问题其实本身是不太好截然对立起来看的,因为凡是大型灾难的发生,往往都是天灾与人祸相互掺杂、相互作用甚至相互加强造成的,很难用一个准确的三七开或二八开来做出判断。但就这次郑州洪灾而言,从我个人的信息渠道,以及现在所能够收集、查证到的信息来看,我认为这一次灾难是人祸因素大于天灾因素。尤其对这次洪灾中伤亡最惨重的郑州地铁5号线来说,基本可以肯定就是人祸造成的。

这个结论怎么来的?

我们下面就来梳理一下。

天灾因素客观存在

首先,天灾的因素是客观存在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可能朋友们都看到了,中共官方对此次暴雨给出的数据非常惊人,说河南郑州在1个小时内,降雨量达到了201.9毫米,这个数据现在已经几乎妇孺皆知。

对于很多人而言,1小时200毫米的降雨量究竟有多大仍然比较抽象,于是就有不少了解情况的人士出面打比方,说北京全年降雨量只有500毫米左右,郑州1小时降雨量就相当于北京下了半年的雨。

也有的朋友说按照这个降雨落下的水量,相当于在一个小时之内把150个西湖的水倾泻到了郑州的头上,这样的规模,不仅可以说是百年一遇,甚至可以说是千年一遇。其中尤其千年一遇这个说法目前已经成为中共官方的规定用词,那个因为在暴雨来袭仍然还在洋洋得意夸奖官方应对“很有样”而人设崩塌的央视主播海霞,现在就是这么播报的。

而更夸张的是,河南省水利厅今天发布最高级“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当地荥阳环翠峪从18日至今,累积雨量已经达到854毫米,尖岗观测站同期累积雨量是818毫米,寺沟观测站测得756毫米,河南省水利厅称这样的数值“超5000年一遇”。

这样的说法,我们说难听一点,就是在把大众当猴耍,当白痴。

我们且不说郑州是1951年才有了第一个官方气象站,并有了第一份正式的降雨记录,距今也不过才70年。至于此前漫长的940年、甚至4940年之中,是否从未有过这样规模的降雨,中共官员凭什么可以一语下断言?

但比46年前的“75·8暴雨”逊色不少

的确,这次暴雨在20日下午5点一个小时内记录的201.9毫米降雨量是郑州最高历史纪录之一,这是确凿的事实。但如果我们稍微查证一下就知道,这次的郑州暴雨比起46年前的“75·8暴雨”来说,还是要逊色不少。

这个“75·8暴雨”就是当时被掩盖,后来才被披露出来的河南驻马店溃坝事件。

按照中共官方记录,从1975年8月4日到8日,暴雨中心降雨量达1,631毫米,而5日到7日这3天内的最大降雨量为1,605.3毫米。当时位于暴雨中心板桥水库的林庄,记录到最大降雨量为6小时830毫米,超过了此前美国宾州密士港782毫米的世界最高纪录;而当时最大24小时雨量记录为1,060毫米,也创造了中国同类指标的最高纪录。

我们对比一下这次的郑州暴雨,19日晚8点到20日晚8点,24小时单日降雨量为552.5mm,只有“75·8暴雨”的一半;17日晚8点到20日晚8点,三天的降雨量为617.1mm,只有“75·8暴雨”的三分之一多一点。

而且,就算是这次一小时201毫米降雨量的指标号称破了纪录,其实也比“75·8暴雨”一小时最大218.1mm的降雨量差一点。而无论是降雨最猛的单日记录还是前后3天的降雨总量记录,郑州暴雨都比“75·8暴雨”差着一大截。所谓“千年一遇”甚至“五千年一遇”的说法,不就是靠了大多数民众不了解驻马店事件而蓄意在忽悠大众吗?

中共官方拚命夸大这次暴雨的规模,其用意不过是为了推卸人祸责任而甩锅给老天爷这个不可抗因素而已。要知道,即便中共央视自己,在20日播新闻的时候也只说的是40年一遇,就是因为他们对46年前那个“75·8暴雨”的情况是了解的。

当然,即便是40年一遇,这次暴雨的规模也是很大了。但是不是天灾的威力很大,我们就可以把一切责任都推给老天爷,对那些因为漠视人命,渎职不作为或者是乱作为,甚至是助纣为虐造成的、本可以避免的伤亡或财产损失就视而不见,百般掩盖,甚至还要反过来去歌功颂德呢?显然不是这样对吧。

人祸之一:郑州地铁5号线惨祸 本可避免?

说到人祸,我们先说说这次郑州地铁5号线发生的惨祸。我想可能朋友们都有看到了,那些惨不忍睹的视频和图片从昨天到今天几乎占据了整个网络。

按照目前郑州官方微博账号“郑州发布”的说法,是:此次强降雨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7月20日18时许,积水冲垮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18时10分,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组织力量,疏散群众五百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

也就是说,郑州官方是在5号线已经被困出事了,才在20日下午6:10分下令停运地铁。但这就带来一个简单的问题:暴雨并不是20日才开始下的,而是早在18日早上就开始了,官方自己也早就发布了多次暴雨橙色预警,为什么管理部门没有提前停运地铁?

我们可以从网络曝光的视频中可以看到,郑州市区在下午3点过的时候,大街上已经有大量公交车和私家车因为洪水暴涨而瘫痪。我不相信拥有全世界最严密的天眼监控系统的郑州官方会看不到这些画面。在这种时候,任何一个稍有常识的人都会引起警觉,因为暴雨还会持续,这是气象部门早就预报了的。

在这种情况下,停运地铁、对低洼地带道路实施交通管制并紧急疏散相关民众等等安全措施,应该说已经是不二选择。但奇怪的是,相关部门居然毫无动作,甚至在一个多小时后的5点钟出现了201毫米特大暴雨,郑州的地铁仍然在继续运作中。直到又一个小时过去,5号线的乘客不断发出受困求救信息,官方才正式下令停运地铁。

郑州地铁营运部门 坐等惨祸发生?

这是非常奇怪的,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现在可以查到的,在20日下午3点左右,从西安北站发往郑州东站的列车就已经停运了。也就是说,远在近五百公里外的西安,都知道河南及郑州暴雨有安全风险,知道采取规避措施,而就在郑州城内的地铁营运部门反倒满不在乎视而不见,以至于坐等惨祸发生,我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而且,我们都知道,洪水不可能一瞬间就充满整个地铁隧道,水势上涨是有一个过程的。如果从发现洪水倒灌进入地铁车站,就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停运所有车辆,疏散所有乘客,这并不需要太长时间。

现在我们看到大陆财新网等媒体都已经刊发了对5号线乘客的采访报导,显示至少在20日下午4点到5点之间就已经出现地铁灌水了,而这个时候正是暴雨最高峰。而出事的地铁在抵达海滩寺站的时候,就已经采取了紧急停靠的措施,但不知什么原因竟然没有让乘客下车疏散,而是选择了继续往前开,结果很快被困在海滩寺与沙口路站之间的地段动弹不得。

地铁上都有广播系统,我们看到当事人拍摄的视频中,开始阶段地铁的灯都亮着,说明电力系统和广播系统都正常,地铁与总部的联络通信也正常。所以,地铁为什么当时没有通过广播疏散乘客,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车长与总部沟通后接受了指令继续往前开。

这就是我们说的人祸之一。我们不清楚为什么在大水已经灌入地铁,而又正值官方嘴里的千年不遇大暴雨最高峰倾泻而下的时候,地铁依然选择了不在海滩寺紧急疏散乘客,而是选择继续冒险营运。这违背公交系统最起码的紧急灾害避险规定,也违背最起码的常识。

人祸之二,对这场洪水性质的质疑

凡是看过郑州洪水视频的朋友可能都会有一个印象,就是画面中的洪水流速很高,不要说很多人在大街上被冲得无法站立迅速被卷走,大量的私家车和大型的公交车也被冲得七零八落在黄浪中翻滚起伏。

这就很不寻常,因为这和我们过去见惯了的暴雨造成城市内涝的“看海模式”完全不同。

郑州地处平原地带,并无高山丘陵,暴雨下来基本上是均匀分布,按道理水势再大也基本都是内涝浸泡方式,水位是缓慢地上升,因为水是竖着从天上来的。我们从镜头中看到郑州城内所向披靡的高速水流,更像是因地势高低差异形成的洪峰过境,因为水是横向带着强大的动能冲过来的。

刚才我们讨论地铁事件的时候已经提到了,郑州市区洪水暴涨的速度非常快,从下午2点过开始,不过个把小时就迅速困死大批车辆并灌入地下车道,显示排水系统几乎瞬间就超负荷。

而在今天早上,大部分市区洪水已经退去,街道几乎看不到多少积水了。这种来去迅速的特点,也符合洪峰特征。

至少两处水库无预警泄洪

这就涉及到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就是从昨天到今天一直都在被热烈讨论的泄洪。

根据中共官方发布的通告,郑州官方在昨天的确是有对水库进行泄洪之举的,而且还不止一处。

根据网上曝光的一份“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下发“内部明电”内容显示,在7月20日,由于常庄水库坝后坡在125高程处出现管涌险情,因此水库正在泄洪。同时,为了保障南水北调工程的安全,索河退水闸也开始大量泄洪。通知要求各地尽快组织相关群众紧急疏散转移。通知落款联系人名为“丁杰”,还有一个手机号。

我查了一下,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曾经在2014年4月发出过一份开展汛前检查的通知,落款联系人也是“丁杰”。所以,这份曝光的“内部明电”很大程度上是真实的。

而且,电文提到的常庄水库泄洪也是郑州官方公开发布过的。郑州市委宣传部的官方微博“郑州发布”在21日凌晨1点就发出贴文,说常庄水库为了缓解防汛压力,早在7月20日早上10:30分就开闸泄洪了。截至当晚21:34分,常庄水库水位已经回落了70厘米。

这就非常奇怪,既然早上10点半就已经开始泄洪了,为什么官方要等到14个多小时以后,在大量惨祸已经发生后才公布泄洪的通知?而更为离谱的是,中共党媒《人民日报》也是等到20日晚上10点半才引述郑州中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的通知说,将于20日晚上泄洪,请相关地区干部群众做好准备。

这说明了两个重要的问题:1. 20日当天郑州周边至少有两处地方在泄洪,但郑州市民几乎一无所知。2. 处于常庄水库下游的中牟县直到20日晚上了都还不知道水库已经泄洪10个小时了,还在发通知让大家为泄洪做准备,说明郑州防汛抗旱指挥部做而不说,对下级单位隐瞒了真实泄洪时间。

官方趁着暴雨泄洪 推责任?

为什么郑州官方的决策层会做出这样不可思议的决定,我们不得而知。因为泄洪一定要通知下游撤离,这也是最基本的安全避险规定,也是最起码的常识。从内部明电看,紧急泄洪是因为水库出现管涌险情,如果溃坝了对郑州危害更大。这个理由看起来很正当也很充分,但为什么官方要拖延十几个小时后才向大众公布,不给下游转移规避的时间呢?

我不相信郑州防汛抗旱指挥部那一大群官员会愚蠢到谁都不懂基本的常识,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帮家伙出于某个不能公开的原因,抱着侥幸心理选择了偷偷开闸泄洪而大大延后发布通知。反正天上正在下着暴雨,水大水小谁都很难分清楚原因。实际上,我们看到横扫郑州市区的滔滔洪流,恐怕大部分都是官方无预警泄洪的人祸造成的。

也许有朋友会提出疑问,说从百度地图上看,常庄水库在郑州西南方的市区边缘,一般来说,地形都是北高南低,从这里泄洪会影响到市区吗?

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我们查询一下官方介绍郑州的地理特征,就会看到,郑州虽然地处平原,但整体地形恰恰就是西南高、东北低,呈阶梯状下降。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常庄水库一旦泄洪会顺着孔河向下汇入到贾鲁河,而贾鲁河是淮河二级支流,发源于新密市,向东北进入郑州市,一直走到市区北郊再折向东流,进入中牟县境内。

最危险人祸:获取信息渠道被封闭

最后,我们再简单说说另一种形式的人祸。郑州洪灾从开始到20日夜晚的时候,党媒还在大量报导欧洲洪灾幸灾乐祸,河南地方台还在播放洋相百出的抗日雷剧,大众几乎看不到郑州当地的灾情报导,那种实时更新的各地灾情滚动信息就更是没有。

这造成的最直接结果就是,绝大多数郑州民众获取信息的渠道,都被中共喉舌全力营造的所谓“正能量”信息霸屏了,以至于在面对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时缺乏足够的警惕,对处于危险麻醉、无知的状态。我们看到很多民众出事,都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猝然之间不知如何应对造成的。

此外,粉红五毛群体配合中共,要么散布地铁乘客已经获救的假消息,严重阻碍了求救信息的传播;要么以“不能给境外势力递刀子”为由,使用网络暴力逼迫发求救信息的民众删帖等等,可以说都同样起到了加深灾害的作用,都是人祸的一部分。

无论是以胡锡进为首的党媒喉舌,还是大批五毛粉红,都在不断重复一个说法:郑州的降雨量大于德国,但死亡人数比德国少,所以我们又赢了。

这是非常奇葩的一种逻辑。我们且不说郑州真实的死亡数字有多大,就算是真比德国的少,这能成为值得庆贺歌颂的理由吗?有些人的快乐是建立在比别人死人少这个基础上的吗?天灾人祸夺走生命,无论对谁都是悲剧。哪怕郑州只死了一个人,都是应当哀悼并反思的,因为生命的价值在于生命本身的可贵,这不是用数量多少来作为衡量标准的。不是说死人多了才可贵,死人少了就无所谓。

只有中共的禽兽专家,才会有相比14亿人,瘟疫杀死几千人基本就等于没死人这一类的奇葩逻辑。

很多人被中共洗脑逐渐丧失了人性,然后又助纣为虐去抹杀别人的人性,这其实才是整个社会最危险的灾害,最危险的人祸。

好的,今天就讨论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