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专家揭关键原因 直批郑州洪水“人为制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2日讯】中国河南省会郑州市遭受暴雨袭击后全城淹水,居民死伤惨重。官方将灾害原因归咎于所谓“极值暴雨”。然而有水利专家接受外媒采访时却指出,这次的暴雨并非“极值”,郑州的城市发展规划本身存在缺陷,加上城市排水系统标准太低和小水库泄洪等因素,导致灾难发生。

河南省近日遭遇罕见特大暴雨,多个城市出现内涝。其中,河南省会郑州市在7月20日发生的严重水灾更导致市中居民死伤惨重,引发海内外高度关注。

中共官媒大肆宣传,指称郑州这次遭遇的暴雨是所谓千年一遇的“极值暴雨”,是因为雨量太大超过了城市排水系统的负荷,才造成了全城严重水淹的情况。

然而,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21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却直言,其实郑州20日发生的暴雨“绝对不是中国暴雨的极值”。他指出,中国最大暴雨出现在1963年,发生在邯郸、邢台和保定;第二次则发生在1975年的河南驻马店地区,那才是中国暴雨的历史极值。

当被问到郑州日前的灾情原因是较偏向天灾还是人祸时,王维洛直言,“这次水灾是郑州市在自己发展的过程中制造的”。

据王维洛的解释,当局在设计建造郑州市时,将这座本身地势就比较低的城市打造成了一个水乡,包括河流、湿地,一环一环的相互围绕。他说:“郑州的三环就是一条河,再加上南水北调的中线干渠,当上游的洪水下来的时候,当然全部都往郑州市中心灌。”

他接着分析指出,按照郑州市政府公布的城市规划,到2020年,该市一般地区的排水系统排雨水的能力,仅要求达到“三年一遇”暴雨的标准,而在重点地区也只是“五年一遇” 的标准,这个标准是很低的。实际上,郑州是个半湿润半干旱的地区,平均每年600毫米的降雨,这个降雨量实际上并不少。

王维洛在谈到郑州的所谓“海绵城市”建设时则表示,这次郑州三天降了600多毫米,这是降在你自己土地上的雨水,“这还不太要紧”,然而郑州地势比较低,一旦河南西部的水倾泄下来,“你再有什么海绵城市,他也是不能(抵御)的”。

这次郑州的常庄水库,因为降雨发生了防汛的严峻情况,被迫从7月20日上午开始泄洪。针对水库泄洪对郑州造成的影响问题,王维洛指出:水库要想发挥防洪的作用,要求它的库容要特别大。但常庄水库是很小的水库,下点雨它就满了,就可能发生危险。而这个时候中共政府就不管下面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怎么样,为了确保大坝的安全就要紧急放水,从而形成了“人造的洪水”。

(记者何雅婷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