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郑州现死亡隧道 洪灾冲习家军仕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3日讯】今天关注的焦点:四水库泄洪,河南辉县两千村民被困;全省共死亡33人?郑州京广路隧道惨状曝光;严控舆论,民间评水灾,官方急封堵;地铁5号线是人祸!业内人士点名责任人;中共拒第二阶段病毒溯源,是撒泼无赖?

四水库泄洪 辉县两千村民被困

我们首先来看,河南省多地依然被洪水肆虐,位于郑州北面的新乡市,又传出严重灾情。

从19日到22日,新乡市出现特大暴雨,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22日称,当地共有7座中型水库“溢流”——也就是水库满了,水自然向外流出——造成下辖6个县市的共58个乡镇受灾。据陆媒报导,其中的辉县市灾情严重,城区是大面积停电,还有91个村庄进水。

和官方“水库溢流”说法矛盾的是,很多民众在网上求救,提到的是水库“泄洪”导致洪灾。

有人说,“多关注新乡辉县吧,已经很严重了,他们紧邻太行山,现在已经有四座中型水库泄洪,连续三座桥崩塌,周围都是山更容易发生事故,小区和村庄均已被淹,他们需要支援!”

22日,辉县沟西庄村的一位村民对大纪元记者说,“现在村里很困难,村里约二千人被困。昨(21日)天下午,水突然漫过来,然后就一直漫到屋里面,哪里都是,一直在涨水。有的人家水深得有一米多。”

对于爆发洪水的原因,她说,有泄洪也有下雨,但好像主要因为泄洪,因为周边有四座水库都在泄,而他们那是主要泄洪区。

这位村民还表示,当地没有发泄洪通知,所以大家没有提前撤离,只是把水口都堵上,但是水一下子冲过来,就决堤了。

和记者通话时,村里还没等来救援人员,由于水太深,村民也不可能自己往出逃,他们只能自救,包括老弱病残,都往二楼或平房的房顶等较高地方转移。

至于吃饭问题,这位村民说,外面的东西进不来,就只能靠家里之前剩下的或储备的东西。现在村里有的地方断电了,全村两千人都面临断水、断电、断粮的局面。

除了辉县市,网上涌现的求助帖,还有来自新乡市下辖的卫辉市、凤泉区等地。

全省共死亡33人?郑州京广路隧道惨状曝光

洪灾还在继续,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时刻受到威胁。但是,中共当局在救援不力的同时,却迅速着手隐瞒真相。

首先来看死亡人数。

22日,党媒央视引述河南省应急管理厅的数据称,截至当天,全省因灾死亡33人,失踪8人。这个数字可信吗?

郑州地铁5号线的遇难人数还是个谜;民众拍摄的多个视频中,尸体横卧街头。

这些我们都先不深究,单说郑州京广路隧道这一处的遇难人数,可能就远远超过官方目前给出的总数。

20日晚,京广路隧道迅速进水,据说“5分钟就被淹平”,大量车辆及人员被困。有疑似隧道快被灌满时的视频显示,从隧道口往出走、也就是由北往南方向的车辆,停满了三车道,路面上是高峰满负荷的状态。当时,水还在哗哗地往隧道涌,而隧道里面的情况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据悉,京广路隧道长约4公里,双向一共有6个车道。按照视频中看到的交通量来推算,隧道里面还困了多少车?如果5分钟就被灌满水,有多少人能逃出来?

一位市民对大纪元记者说,当时,车基本上都熄火了,“你开窗,即便能逃出来,但是你开窗往上跑?这个隧道三四公里的。你如果在中间那个位置,往两边跑都不行,那水还往下流呢,水流那么急,大马路上水都能把人冲倒,直接把人冲跑了。”

所以隧道里到底是什么情形,我们真的不敢想像。

22日,官方开始抽排各条隧道里的积水,有去救援的志愿者回来后发文说,京广路隧道里淹了“几百辆车,上千个人,自救出来的寥寥无几,被困被冲走的难以统计”。他自己保守估计,当天得到的死亡和失踪人数,在四位数以上。

同一天,很多市民也去现场围观抽水的情况,拍摄的画面显示,水渐渐被抽走后,几十辆车从隧道里飘出来,堆在一起,惨不忍睹。有人说,“车里头都有司机啊,都有人啊,都是一家一家的呀,你说这咋弄啊?……我的天啊。”

估计是情况实在严重,不久,警方开始拉起警戒线封锁现场,不让民众靠近。

有在现场的市民一边拍摄视频一边说,“几十米开外就不让靠近,现在肯定是……是吧?有啥事呗,大家心里知道,反正是,不想让大家看见的事情。”

还有市民告诉大纪元,“郑州隧道那多了去了。数数的话,我还真数不过来。”“反正离我们近的两三个隧道我们知道都淹了。”

有网友说,“那些没逃出来的人,不知道在生命的最后是怎么挣扎的、有多么绝望。”他们的离去,对每个家庭来说,都像天塌了一样。但是对中共来说,会不会残忍到,连死亡人数,都不肯把他们统计进去?

严控舆论 民间评水灾 官方急封堵

官方除了自己隐瞒真相,还极力打压民间的声音。

20日,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喻国明,在微博转发了央视近日的一则消息,内容是主播海霞吹嘘,中共对华北暴雨的应对“很有样子”、“相当全面”。喻国明评论说,“呵呵,话音未落啊……所以,自我评价还是更加审慎为好……”。

这下,引来了不少五毛和粉红的攻击。于是,喻国明又在21日早上发了两条微博,先说明,转发央视视频是“批评央视主播对救灾工作成就话说得太满”,还表示,“对于网络暴民使用污言秽语进行人身攻击,将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仅仅因为这些言论,他被微博禁言了。

其实,除了喻国明,大陆还有多名网友因为评论郑州灾情被打压,甚至丢了工作。

比如,清华大学校友、中国远洋集团流程管理部高级经理李睿,在微信朋友圈发文说,“厉害国天天喊人类命运共同体,然后德国一发洪水就嘲笑他们的下水道,然后没过几天自己的下水道也淹了,报应。”

21日,远洋集团发出声明,称李睿已经被解雇,公司“坚决拥护党的领导”。

另外,据自由亚洲电台消息,有网民在微信群转发自媒体的视频,遭到其他人的警告,群主则受到网络警察的警告和授权,只要发现“负能量”视频,立即追究。还有人在微信群转发了一名女子被打捞上来的图片,和三幅描述灾情的截图,很快被群主踢出群。

地铁5号线是人祸!业内人士点名责任人

但是截至目前,官方再封堵,民间的声音还是能陆续传出来,而且要追责的呼声很高。

日前,一位网名叫“只是曾经”的地铁从业者就在网上发帖,表示自己不怕被“查水表”,敢说出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惨案的责任人。

他指出,第一,运营口领导,不敢拍板做决定,为了保全乌纱帽不给自己添麻烦,在已经接到暴雨红色预警的情况下,坚持运营,造成最后不可挽回的局面。

第二,现场决策的领导,却不了解现场情况,处理不及时。从水开始倒灌进轨行区,到没过轨底,到没过轨面,到不能行车,到触网必须断电,到没过疏散平台,再到求生无望。整个过程不是一下子发生的,中间有时间,有很多次机会。决策者没有把握,犹犹豫豫。

第三,当值的调度人员没有把车扣住、不放进区间;第四,当班司机没有第一时间开门,疏散乘客到平台、组织大家逃生。

这名网友说,大家都规规矩矩,看似不越雷池不犯错,一片祥和,其实都是各怀鬼胎,抱着侥幸心理。天灾固然发生了,但人祸一定是主要因素,而他提到的这些人“都是杀人犯”。

当然,这名网友是地铁从业者,能清楚地看到地铁公司内部的责任情况,那么再往上追责呢?为什么郑州市的官员对接连发出的暴雨红色预警视而不见?为什么河南省一级的官员也没有任何反应?

洪灾断河南习家军仕途?

目前,外界的目光都也都盯着,看这场灾难,是否会引起河南省官场的震动。

7月22日,香港《明报》的署名评论文章称,此次河南省遭灾,省委书记是6月初刚换的楼阳生。楼被视为习近平嫡系“之江新军”的成员,被看好明年二十大会更上层楼,但他上任后,河南先是发生夺命矿难,现在又遭遇洪灾,他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差。

此外,身兼河南省委常委的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也是“之江新军”的一员。这次灾害,徐被指防汛失策。

7月19日,徐立毅在市防汛指挥部举行的专题会议上,要求确保“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重要交通不中断,城区居民家中不进水,城市局部地区不出现长时间积水”等“五不”目标。

文章认为,徐立毅的“五不”目标,其中的“重要交通不中断”,反而影响地铁站及早关闭的决断,最终酿成惨剧。徐立毅来郑州两年,还没有突出表现,这次事件会不会影响到他的仕途,还有待观察。

中共拒第二阶段病毒溯源 是撒泼无赖?

下面,我们再来关注疫情溯源调查方面的消息。

7月15日,世卫(WHO)秘书长谭德塞宣布公开招募专家,在中国进行第二阶段的病毒溯源调查,重点对象包括实验室和海鲜市场,还呼吁中共交出疫情初期的原始资料。

外界猜测,他这么做,是为了取得美国的认可,好顺利实现连任。至于中共,那就是不得不背弃了。

对此,中共在22日做出反应。

当天,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冠病毒溯源情况新闻发布会”。武汉病毒所主任袁志明声称,实验室自2018年正式投入运行以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病原泄漏和人员感染事故。

但是媒体之前报导过,美国方面得到情报,武毒所有3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就到医院就诊,症状和感染COVID-19是一致。

针对这条信息,袁志明反驳说,要搞清事实真相很简单,告诉他们这三个人的姓名,真相就可以水落石出,但直到现在他们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美国为什么不公布这三个人的姓名呢?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这个原因很难说,因为外界不知道情报的来源,也不知道前国务卿蓬佩奥在公布时,是否有其它考量,或者情报只有数字没有人名。正常情况来讲,美方应该是拿到名字、证实了身份才会公开。

那么,袁志明又有什么底气,喊话美国拿出三个人的名字呢?他不怕万一公布了,北京不好应对吗?

唐靖远说,即便美国公布了名字,中共可以很容易否认,说根本没这几个人,美方是在编造等等;必要时这三个人都有可能被灭口,所以美方公布名字实际上起不到证据作用,除非确定三人能够得到保护。

在同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中共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更是明确表示,中方不可能接受世卫的第二阶段病毒溯源计划,因为今年初,专家们已经来调查过了,得出结论:病毒由实验室引起“极不可能”。

唐靖远表示,中共反对溯源的理由很可笑,上次世卫专家团调查就说了,是第一阶段调查,现在要进行的是第二阶段。第一阶段调查并非最终结论,因为调查是分阶段的,谭德塞也说排除实验室来源为时过早,所以中共实际上就是耍流氓,对自己有利的就承认,对自己不利的就否认,这是双重标准外加撒泼无赖。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心琪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