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印尼疫情严重的背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中旬,印尼连续多天单日新增病例超5万、单日死亡病例超1000例,超越印度成为全球疫情新“震中”。作为世界第四人口大国(约2.7亿),目前,超过1%的印尼人感染了病毒。

自疫情暴发以来,印尼确诊数一度处于各国家和地区的20-30位之间,何以突然成了新“震中”?有报道指出三个原因:第一,5月份这个关键时刻放宽了防疫限制(复工、开放公共场所等等);第二,印尼现是联合政府,政府各部门没能协调行动;第三,Delta变种快速扩散。不过,这类解释也有问题。第一,英、美等国显示,全面开放后病例不增反降;第二,Delta变种首先在印度被发现,为什么在印尼的传播速度反比印度快?而且,美国卫生官员估计Delta变种占美国COVID-19病例的83%,为什么美国远没印尼严重?

笔者以为,不能仅限于技术层面来看印尼疫情暴涨问题,2020年3月10日的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给了我们全新的视角和思路,值得各界深思。本文试从“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角度分析之。

第一,印尼不仅没有加入国际社会“追责中共”的行列,反而落入中共的“疫情外交”陷阱。今年的印尼疫情轨迹,与中共印尼的交往一一对应。

“中共是大瘟疫的罪魁祸首”日益成为国际共识。印尼却受中共蛊惑,要与中共“团结抗疫和发展合作”。2020年两国领导人先后3次通电话;同年8月,蕾特诺成为疫情暴发后首位访华的外长。两国企业开展疫苗三期临床试验,推进疫苗采购、研发和联合生产合作。印尼一心希望在中共的支持下成为地区疫苗生产中心。

今年1月13日,面对国际舆论对中共疫苗提出的质疑,就在中共外长访问印尼期间,印尼总统佐科在雅加达总统府接种了中国科兴疫苗,并在电视直播中展示了自己接种疫苗的过程。然而,就在1月,印尼确诊人数达到峰值。

4月20日,习近平同佐科通电话,称两国“疫苗合作走在全球前列”,中共欢迎印尼抓住中国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契机,统筹推进两国各领域务实合作,深入对接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和“全球海洋支点”构想,进行更高质量、更大规模合作。6月5日,中共外长王毅同印尼总统特使、对华合作牵头人卢胡特在中国贵阳共同主持两国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首次会议,将两国合作从政治、经济、人文“三驾马车”齐头并进,升级为政治、经济、人文和海上合作“四轮驱动”。

就在这段时间,连续3个月下降的印尼确诊人数,在5月又出现了走高的趋势,并在7月走向高潮。

第二,印尼疫情之爆涨,中共疫苗是原因之一。

中共疫苗的表现重击了印尼的期望。

第一,中共供给有限。数据显示,截至7月19日印尼共有4209.6万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其中1640万人已完成了两剂接种。印尼7月每天平均只施打70万剂疫苗,低于当局定下的100万剂目标。卫生当局指这是因为疫苗供应短缺所致,当局希望下个月接收到更多疫苗后,能提高接种量至每天200万剂。印尼政府计划到明年3月前为全国70%的人口、即1.815亿人完成疫苗接种。但,疫苗缺口怎么解决,能指望中共吗?

第二,中共疫苗的有效性越来越令人担心。7月中旬,印尼宣布将给接种了科兴疫苗的医护人员注射莫德纳(Moderna)加强剂。印尼不是孤例,泰国等等国家都在如此做。BBC刊文称“此举不仅引发人们质问中国疫苗是否可信,也让他们质疑中国(中共)在亚洲开展的疫苗外交。”

事实上,塞舌尔、智利、巴林和蒙古四个国家的疫苗接种率比德国等发达国家要高得多,但上述四国无一例外均成了目前全球范围内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德语媒体《世界报》写道:“上述四国的一个共同点,为这个问题提供了可能的答案:这些国家的接种工作主要采用了中国疫苗”。而早在1月7日,美国之音就刊发了这样一篇文章:“疫苗专家:中国国药疫苗有73种副作用为全球最不安全疫苗”。

印尼政府将抗疫希望寄托于中共疫苗,应该是个错误。关键是印尼政府什么时候能够完全认识到这一点?

第三,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印尼必然战略迷茫而被中共牵着走。这是印尼疫情暴涨的深层因素。

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衔接太平洋和与印度洋,贯通东南亚半岛和澳大利亚,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此外,印尼还有三种重要的战略身份:一是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但不是穆斯林神权国家);二是东盟的“领头羊”;三是G20国家,世界前二十大经济体之一。

中共和美国都将印尼视为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国家,竞争非常激烈。就中共而言,力图拉拢印尼作为“一带一路”的海上支点国家。2013年中共的“海上丝绸之路”倡议在印尼国会首次发表;2014年佐科总统执政提出把印尼建成“全球海洋支点”的构想后,中共就一直在诱使印尼将“全球海洋支点”构想和“一带一路”深入对接。中共对印尼的战略目标,不仅是使印尼成为中共在东南亚地区的战略支点,而且还欲通过印尼把东盟拉到自己身边,形成不利于美国的战略态势。

就美国而言,为反击中共控制东南亚、主导全球的野心,印尼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第一,印尼是个温和的穆斯林世俗国家,且已实行民主转型,就人口而言是世界上第三大民主国家,稳住印尼,不仅为美国和穆斯林世界建起了一座桥梁,而且还巩固了民主世界,遏制中共巧妙包装的意识形态输出;第二,反制中共的南海霸权,确保印度洋、南海、台湾海峡航路自由畅通,印尼和东盟必不可少;第三,着眼于印太地区的态势构建,协调美日印澳“四方机制”和东盟的战略关系,印尼可以发挥重大作用。因此,美与印尼关系不断升级,从2010年11月的“全面伙伴关系”到提升至2015年的“战略伙伴”。2020年10月,曾被禁止入境美国20年的印尼防长普拉博沃访美谈国防合作。印尼还是唯一获得美国普惠制的亚洲国家。今年7月14日,美国国务卿在东盟外长视频会议上表示,美国拒绝中共在南中国海提出的“非法”海洋主张,并承诺和东盟国家打造战略伙伴关系。

面对中美的争相拉拢,印尼的态度却是不“选边站”。2020年9月8日,印尼外长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不要把印尼卷入美国和中共争夺区域影响力的角力中,我们不想被这种相互较劲困住。

但,事实上,印尼和东盟国家对中共并不放心。一方面实力相差悬殊,另一方面中共又咄咄逼人,印尼和东盟还是要把美国留在东南亚。李光耀的一段话颇有代表性:“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一事实,不管东盟各国如何联合力量,都无法顶住中国(中共)的军事对抗。除非有美国这样的外部力量介入,否则该地区是无法实现平衡的。”这样就形成了“安全靠美国,经济靠中共”的局面。印尼和东盟想搞大国平衡外交,脚踩两只船,两边好处都捞。

这实际上是自欺欺人。印尼这点心思,中共看得一清二楚,顺手牵羊,就把印尼带到沟里了。举例而言。一方面,中共巨资支持印尼建设雅加达-万隆高铁(这也是中共首个海外高铁项目),尊重印尼方提出的不使用政府预算、不提供主权担保的决定,让印尼以为吃到了肥肉;另一方面又敲打印尼,例如印尼纳土纳群岛(Natunas)的专属经济区和中共的“九段线”有部分重合,中共海警船不时闯入争议区域,搞得印尼屡屡抗议。中共玩这两手,目的是驯服印尼:听话有果子吃,不听话打板子。

很大程度上,中共已吃定了印尼。这在印尼对美国态度的两重性上表现的尤为突出。一方面,印尼希望美国留在东南亚,发展与美的国防外交,对冲中共威胁;另一方面,又以遵循“自由与积极”外交政策、以及不参与任何国家军事联盟的原则为由,限制与美的军事合作,例如,据媒体报道,2020年印尼4次拒绝美国巡逻机降落加油。

印尼的这种摇摆,其实就是战略迷茫,或者说是战略缺失,结果必然是被中共所乘。印尼跟中共打了几十年交道,与中共的恩怨情仇非同一般,从第一个未经谈判而直接与中共政权建交的非社会主义国家,到两国断交“大排华”,再到复交并成为东盟国家中第一个与中共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归根到底,还是不了解中共,看不透中共的软硬两手背后的根本目的。

结语

印尼地处太平洋同印度洋、亚洲同大洋洲的“十字路口”。当前的国际战略态势,正向中美两极对抗格局加速演变。印尼当局对这个大势还没看清楚,对中共还有很大的幻想。

这集中体现在印尼前副外长、印尼外交政策协会主席迪诺·帕迪·贾拉尔2020年10月15日发表于美国《外交学者》的文章——“为什么东南亚对特朗普的反华政策置若罔闻”。该文讲了5条理由。第一,美中的斗争与东南亚国家自身实际利益不相干;第二,一些东南亚国家将中共视为疫情的解决方案提供者;第三,东南亚各国政府将中共视为解决其经济困境的重要良方;第四,美国政府呼吁全世界民主国家对中国发起意识形态之战,但中共的外交政策已去意识形态化了;第五,如果东盟承担起反共集团的角色,它就会立即失去其看重的“中心地位”。

这5条理由都是不成立的。第一,中共从未放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包括在外交政策方面,只是表现的比较隐晦;第二,共产主义及其相关活动在印尼为非法,但中共在印尼的渗透从未停止,只是以经济面目来掩盖;第三,中共与印尼和东盟国家的巨额贸易顺差,及其对东南亚能源、资源的渴求,带有“新殖民主义”的色彩;第四,中共在南海、湄公河水资源分配等等问题上的强权和霸凌,显示它绝不是好邻居、好伙伴;第五,中共对国内民众的无情压制和迫害,显示它绝不可能是国际民主化的真正支持者;第六,中美两极对抗是大势所趋,如果印尼和东盟置身事外(能不能做到是另一回事),其“中心地位”是保不住的,必然被边缘化。

中共喜欢说“打造命运共同体”。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谁愿意与中共共命运呢?对印尼而言,务实不是短视,选择未来的道路,关键的是“共同的价值观,而不是共同的命运”。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