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属讲诉:郑州地铁9名遇难者失联前最后一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4日讯】郑州地铁五号线9名女性遇难者的名单7月23日被公布,亲属们讲诉了亲人在失联前最后一刻的情形,令不少网友泪奔。

夫妻二人被洪水冲散

27岁的张挽月在郑州市一家药店工作,结婚才两三年,孩子仅2岁。7月20日下午在郑州地铁5号线,她的生命意外划上了终止符。

张挽月的姑姑对澎湃新闻说,20日下午,张挽月和丈夫一起下班,搭乘地铁5号线准备回家,那时洪水已经开始倒灌进地铁站,但地铁仍没有停运。二人原本坐在一起,但洪水迅速上涨,他们被激流冲散了,随后就传来张挽月不幸罹难的噩耗。

张挽月的丈夫获救。他说,当时张挽月被水冲去了水最深的倒数第一节车厢,而他留在倒数第二节车厢。

她才20多岁,人生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28岁的张玉,是郑州一家教育集团的职员。她的哥哥说,妹妹在20日下午6时许坐上了地铁五号线,刚坐上第一站就给家里发了视频,当时车厢里的水才刚到脚部,半个小时后,水已经漫过了胸部。

张玉的哥哥说,“她才20多岁,这个时候(人生)还没有开始,就在这次事故中结束了。”

“我当时第一感觉凶多吉少”

芦笛(女)36岁,是郑州某公司的会计。20日下午6时10分,芦笛给丈夫发了一段视频,说车厢进水了。

20分钟后,芦笛又给丈夫打了一个电话,说地铁已经开始慢慢往前移动了。

芦笛的丈夫说,“我以为已经开始往外转移。”

他也被困在洪水中,等他跑到安全位置时,洪水已经淹到胸脯了。他一直试图联系妻子,但没有她的消息。直到21日中午11点多,芦笛的丈夫才被救援出来。

芦笛的丈夫说,“我开始收到各种信息,因为之前我手机没信号,(随后)收到我妻子领导的信息,收到我妻子娘家人的信息,各种信息找我老婆,我当时第一感觉凶多吉少。”

他说,如果妻子已经到安全的地方了,她哪怕借别人的手机也会给家人报个平安。“那个时候我知道,我心里都已经拔凉拔凉的,我觉得她可能就遇难了。”

芦笛的丈夫说,找到妻子遗体的时候已经到7月22日的晚上了。再过几天,就是芦笛的女儿生日,这两天,女儿每天追着爸爸要找妈妈。

抬下来一个罹难者,他一眼就认出那是姐姐

24岁的遇难者庞洋洋在郑州某教育公司工作,地铁5号线被洪水淹的消息传出后,庞洋洋的弟弟一直站在沙口路站的水里等着,希望能等来姐姐的消息。

最后现场的人告诉他去九院找,伤员基本都拉去九院了。

庞洋洋的弟弟说,21日凌晨2点多他到了九院,在登记本上,他没有看到姐姐的名字。他打郑州120询问,说只要是在地铁里救下来的,都送到九院了。

于是,他坚持在九院等着,大概凌晨2点30分左右,来了三四辆救护车,从第三辆车抬下来一个罹难者,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姐姐。

妻子就在那儿躺着了

32岁的孙聪姗是郑州市某公司职员,20日下午4点多,孙聪姗还和丈夫发微信聊天。

“然后从下午5点多将近6点,我发信息、发语音、打电话,从下午6点一直到晚上10点,打了至少20个电话一直联系不到人。”孙聪姗的丈夫说。

他说,当晚11点左右,孙聪姗的同事给他打电话,“说在沙口路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让我赶紧去。”说他妻子就在那儿躺着了。

孙聪姗的丈夫当晚淌着水从高架走过去,到了那里后一直待到次日凌晨3点,一直没能见到妻子。直到上午,在九院的太平间里找到了她。

他说,妻子在中科大厦工作,从人民路附近上地铁,据说在上车的时候,车厢的后边就已经开始进水了。

这次郑州地铁5号线发生的惨剧,引发民众愤慨,指地铁运营方要承担责任:“上车的时候地铁后面就已经开始进水了,地铁为什么不停运?”

“大雨,水位涨起来也没有停运,应该负责任。”

还有不少人为逝者感伤:“看到这个眼泪忍不住,都是那么可爱善良的人,却没想到意外比明天先来。”

“每每看到都忍不住落泪,个个都是女生,就这样生命终止,心痛。”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