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大陆疫情扩散 南京再背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连日来,中国大陆水灾继续、台风来临,南京疫情扩大,其它地区也开始爆出疫情,南京主动成为禄口机场疫情的替罪羊后,似乎还得再次背锅。

近日疫情突起

公众的吸引力大都转向了水库泄洪造成的洪水,以及新近在上海、浙江登陆的台风,可能忽略了疫情信息。

7月25日,中共国家卫健委通报,截至7月24日24时,新增本土病例5例,江苏2例,辽宁1例,广东1例,云南1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4例,辽宁2例,江苏2例。

7月23日,新增本土病例13例,江苏12例,四川1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4例,均在江苏。

7月22日,新增本土病例12例,均在江苏;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10例,江苏7例,辽宁1例,安徽1例,广东1例。

南京之外各地的病例中,与南京有关的,基本披露了关联信息,其它与南京看似无关的病例,则大致语焉不详。南京正在被当作新一轮疫情的替罪羊。

南京疫情难以控制

江苏省通报,截至7月24日24时,新增本土确诊病例2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2例,均为南京市报告;目前有47例确诊病例(其中本土37例)在当地定点医院隔离治疗,43例无症状感染者(其中本土21例)在医学观察。

7月23日,南京市新增本土病例12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4例,均为机场工作人员和他们的密切接触者。

7月24日,南京市江宁区新增3处中风险地区;7月25日,一处中风险区调整为高风险区,另增加一处中风险地区。

7月24日通报的病例中,确诊病例36在禄口机场从事保洁工作;确诊病例37是航空公司地勤。

另一无症状感染者20不在机场工作,但7月13日从南京禄口机场乘坐飞机赴外地,7月17日乘飞机返回南京。通报没有公布患者曾经去了何地,也没有相关的外地追踪情况。

7月23日通报的病例中,确诊病例26在禄口机场从事保洁工作。无症状感染者16、17,都在禄口机场从事保洁工作;无症状感染者18 ,在禄口机场从事公安辅警工作。

另一确诊病例27在家务农,曾去过超市数次,访问亲戚家一次,也被感染。

目前公布的多数确诊病例,仍然是机场工作人员和密切接触者,少数似乎没有直接关联,原因不明,实际增加了防疫的难度,还有曾经去过外地的病患,进一步加大了追踪的难度。

南京市通报,截至22日13时,采集的核酸标本已达500多万份,最初设立10个中风险地区,22日又新增6个中风险地区;同时协调国铁集团,截至22日上午,累计4000多名旅客办理了退票手续。通知还要求, 7月10日以来,凡经禄口机场返回人员,需主动报告。

南京疫情继续扩大,与南京禄口机场的关联度持续增加,但通报的防疫工作仍然局限在南京本地,还是丝毫不提过往旅客如何追踪,但机场一把手已经被免职。

四川疫情完全推责外地

7月25日,四川泸州新增1例无症状感染者。通报称,患者7 月24日搭乘厦门航空的航班从上海返回泸州后,乘车前往泸州市人民医院进行快检筛查,13:10到达泸州市人民医院采样;17:00乘坐出租车回家;19:20乘网约车到市人民医院复检;7月25日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随即转入泸州市传染病医院隔离治疗。

这段文字有多处蹊跷。患者从外地回来,在机场没有被检测,应该认为不是来自中、高风险区。患者自行乘车前往医院进行快检筛查,结果没有发现问题,也暴露了快检筛查的准确性问题。患者自行乘车回家后,又自行乘车返回复检,第二天才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通报却没有透露如何诊断的。

既然是无症状感染者,应该没有症状,患者为什么会去医院筛查呢?被确诊为无症状感染者后,只要隔离观察即可,通报却称隔离治疗,估计很可能已经出现了症状,那就不应该是无症状感染者。患者很可能自己感觉到了某些不适,才一下飞机就去了医院,但无症状感染者不算确诊病例,这大概就是真相所在。

7月23日,四川还公布了新增省外输入本土确诊病例1例。通报称,患者7月17日自南京乘机,7月18日抵达绵阳;7月23日,在对南京市中高风险地区来(返)绵人员排查核酸检测中发现,临床诊断确诊。

患者7月18日就返回四川绵阳;7月21日,南京已经通报机场疫情,却回避了过往旅客的追踪;或者私下进行了追踪,但故意不公开。四川绵阳7月23日才开始追踪,晚了2天,结果一查就准,马上发现了确诊病例,之后排查出密切接触者至少191人,次密切接触者至少194人。

四川马上公布了绵阳的这一确诊病例,应该试图推责南京,但第二天泸州又出现了从上海返回的患者。尽管这2例都归为外地病例,但防疫却现出了明显漏洞。

安徽也推责

7月25日,安徽芜湖通报,7月24日晚发现1例南京禄口机场疫情的关联无症状感染者,立即开始了城区全员核酸检测。

通报没有澄清患者与南京禄口机场有何关联,但要求7月10日-20日期间有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经停史、或与南京禄口机场工作人员有接触史,及其他中高风险地区来(返)人员要主动报备。

安徽追踪南京机场疫情,看来也慢了一拍。安徽芜湖也有向南京推责之嫌,而且防疫的动作明显偏大,看起来不像只有1例无症状感染者。

安徽芜湖不但立即开展全员检测,还要求全市范围内宾馆、饭店暂停举办集中宴席、聚餐、联谊等公众聚会活动,各单位不得召开大型会议、举办大型活动,各类培训机构暂停线下教学活动。

这类似半封闭状态,只差不准通行了,到底是不是只有1例无症状感染者,个人可自行判断。

连宁直接推责南京

7月25日,辽宁省通报新增1例南京输入本土确诊病例。通报称,患者是7月22日排查发现的南京输入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病例,沈阳市报告。

沈阳部分地区立刻被调整为中风险地区。7月24日,沈阳市还故意通报,针对南京市疫情进展情况,多次召开会议安排部署,及时调整南京来(返)沈人员管控策略,要求进一步加大排查力度。

沈阳市的疫情果真是因为南京输入病例引起的吗?

7月24日,辽宁省就通报,沈阳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2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南京应该是被当成了替罪羊。

沈阳市还特意公布了南京输入病例的详情,通报称,患者7月14日从厦门高崎机场乘坐飞机,经停南京禄口机场,7月15日0时抵达沈阳桃仙机场。后面还罗列了患者7月15日至7月23日的活动轨迹。

患者只是经停南京禄口机场,是否在经停时段感染,实际还难以确认,也可能在厦门或其它地方被感染,但沈阳市却直接称之为南京输入确诊病例,借机甩锅之意相当明显。对于本地病例,沈阳市却语焉不详,经停南京禄口机场的这名患者出现的似乎很及时。

云南、广东疫情继续

7月25日,云南通报,7月24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例。

云南瑞丽新近是否只发现这1例病例,目前难以确认;但7月19日,瑞丽市曾通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7例。之后,瑞丽市主城区继续实行全员居家隔离,7月20日,瑞丽市主城区又开展了新一轮全员核酸检测。这已经是第几轮全员检测,通报也不再澄清。云南疫情到底如何,大致也就不难猜了。

7月25日,广东通报中山7月24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例,为7月22日本土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

云南、广东没有通报从南京输入的病例,暂时还没法推责。之后其它地区是否会陆续通报来自南京的病例,可拭目以待。

南京极力避免谈论机场过往旅客的追踪,但其它地区应该都盯着,用来掩盖本地疫情应该最好不过。中国大陆新一波疫情的大致轮廓开始浮现,与党庆过后的时间点相当吻合,与水灾、飓风的新闻也赶得很凑巧。中共官员们的所谓防疫路数,大陆民众应该差不多清楚了,还是自己早做应对为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