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恶俗维基案 恶搞习近平 栽赃法轮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关于习近平、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外泄案,我一直在观察,直到看了7月23日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传中央对冤案震怒 广东掩盖权钱交易“案中案”》后,总算看出一点眉目来了。

整个案件表面很复杂,实际很简单:第一,通过栽赃陷害恶俗维基”的24名青少年,把习近平变成迫害24名青少年的“最大恶人”;第二,谎称此案“主犯”牛腾宇的母亲是法轮功学员,栽赃陷害法轮功;第三,此案很可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曾庆红的亲信在幕后策划的一起用心险恶的政治案件。

让习近平当“最大恶人”

2019年5月,习近平及其女儿习明泽的个人信息,包括习明泽的护照照片、化名“楚晨”的“身份证”,以及习近平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等,被海外网站“红岸基金”、“支纳维基”发布到网上。在中国大陆的“恶俗维基”网站,分享友情连结,遭警方锁定。

从2019年6月起,广东省茂名市以外的全国各地警方,对约900名“恶俗维基”会员,做了训诫和警告,没有批捕一个人,唯独茂名警方抓捕了“恶俗维基”数十名会员。

之后,除“恶俗维基”网站站长顾杨阳等被释放外,包括牛腾宇在内的24名青少年,被秘密关押,遭刑讯逼供,不许家长到看守所存钱,不许家长与之通信,不许律师依法代理此案,对依法代理的律师施压,威胁喊冤家长等黑幕,不断被曝光,引发国际关注。

牛腾宇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本人于2020年1月左右,被迫在数百页A4纸上写了数十万字的‘自述材料’,这些内容均是由公安指定的。我被强迫按其要求虚构、编造许多不存在的、刻意伪造的事实。我必须按其要求的标题、提纲,在规定的时间内写足够的页数,否则只能吃白饭,禁止睡觉,吊起殴打等。在(2019年)12月10日到2020年1月20日期间,本人只睡了不到30小时,且被殴打致残。”

2月1日会见牛腾宇的代理律师黄汉中,被北京市朝阳区司法局下达书面通知,要求他退出此案代理,并要求他不得为此案接受任何境外媒体采访。

去年12月30日,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法院,“认定”牛腾宇为此案“主犯”;以“侵犯个人信息”等三项罪名,判处牛腾宇有期徒刑14年,罚款13万元;另外23名青少年也分别被判刑。牛腾宇等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今年4月23日,广东省茂名市中级法院二审秘密宣判,维持原判。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海外网站“支纳维基”主编L先生多次讲,习近平及其亲属的信息曝光,是他本人所为,与“恶俗维基”的24名青少年无关,要求中共不要冤枉无辜者。

现在看来,广东省茂名市公、检、法通过刑讯逼供制造这起重大冤假错案,目标不仅是针对牛腾宇等24名青少年,而且是针对习近平,目的是让习近平背上为了自己家人的利益迫害24个青少年的“最大恶人”的恶名。

栽赃陷害法轮功

据自由亚洲电台7月23日报道,海外“支纳维基”主编L先生表示,一周前,他从广东国安内部人士信息源获悉,北京已介入整个事件调查,特别要广东方面交代为何对牛腾宇重判14年。L先生说,广东方面称,牛腾宇的妈妈是法轮功;第二点牛腾宇与牛腾宇的妈妈与反华势力勾结,不停收受国外给的钱;第三点说牛腾宇和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合作,给国安部做外挂,获得国安部的数据卖了上千万。

牛腾宇的母亲可可说,她的辖区派出所已证实,她不是法轮功学员。可可说:“他们为了栽赃陷害说我练法轮功,我根本就没有。他们又造谣牛腾宇和西安某大学联手给国安写外挂,我给那边打电话了,西安那个大学说是无中生有,根本没有的事;他们还指控国外给我资金支持,我儿子辛辛苦苦写软件赚钱,我卖画为生,因为这个冤案,我还欠许多人的钱都还没还,他们编谎都编得这么滑稽,这都是广东那边为了掩盖罪行。”

中共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法轮功,就靠栽赃陷害。2001年1月23日,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2008年至2013年,笔者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亲历了中共伪造证据、栽赃陷害的犯罪行为。参见笔者2019年10月5日在大纪元发表的《中共政法大骗局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今年是2021年,22年过去了,中共仍然在继续栽赃陷害法轮功。

此前,我一直怀疑,别有用心的人在利用恶俗维基案,对习近平搞“高级黑”。现在,我才发现,他们的目的还不止于此,而是要把此案跟法轮功挂钩,为打击、迫害法轮功找新的借口。只是这个借口找得太愚蠢、太卑鄙、太无耻了。

天欲其亡 必令其狂

2月16日,牛腾宇的母亲可可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前两天他们有人跟我说,他们还准备把我给灭了,‘他妈接受外媒采访,把她给灭了,不让她说话。’”可可表示,自己已被逼入绝境,准备豁出去了。“谁给我打电话我都接,你把我冤枉成这样,我还不能伸冤吗?我希望大家都来采访我。你已经把我搞得不能活了,我还怕什么呀?”

可可说,得知孩子被判刑后,她一下子昏厥,醒来后,几乎看不到东西了。恍惚中,一天不慎摔断了腿,右腿的半月板损伤,无法出去赚钱,病痛加上精神打击,身体非常虚弱,但她现在连看病的钱都没有。当局不但给孩子判刑,还要罚款13万。

牛腾宇2019年8月被抓后,一度消息全无。“他们剥夺了我一切的知情权,我们以为孩子去世了,我的母亲大年初一去世了,然后我的父亲一病不起,几个月之后也去世了。就剩我一个人每天对着这个屋子发呆。”

3月2日,“24位受害人家长”联名写了致习近平的第一封公开信。信中写道:“因为我们的孩子们蒙受了天大的冤屈,成了本案专案组‘权钱交易’和‘立功’的‘炮灰’。在你所主张的依法治国的环境中,有人竟然敢打着你的旗号炮制冤假错案,严重损害了国家形象!严重损害了你的形象!践踏了中国的法律……很显然是有不可告人的原因,是对你本人的一种高级黑。”

在陈述本案的起源、过程和事实后,公开信写道:“茂名公检法在本案中,完全是不需要任何遮羞布地在裸奔!本案判决书中怵目惊心毫无法律的判决内容,如不及时纠正,必将成为中国法律史上的奇耻大辱!”

3月20日,“恶俗案件受冤青少年家长”第二次发表致习近平的公开信。信中写道:“尽管我们不停地喊冤,有关部门对我们的冤情视若无睹,冷漠至极。扣押我们的信件,欺上瞒下,继续掩盖罪行,继续对你高级黑。”

多行不义必自毙

别有用心的人蓄意制造的恶俗维基案,已被国际媒体广泛报道,受到各界人士高度关注。

3月30日,9名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荷兰、瑞典、瑞士、加拿大、欧盟等国和国际组织驻华人权官员,会见了牛腾宇的母亲可可。9名人权官员对此案表示高度关切。

美国、加拿大驻华使馆希望此案家长和律师能够提供一个施加酷刑者、参与的检方和法院审判方人员名录,不排除以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对相关人员实施制裁。

此前,我曾多次谈到过江泽民、曾庆红是中共最黑恶势力的总代表。广东茂名是江泽民最早提出所谓“三个代表”的地方,也是一个腐败横行的地方。

2011年2月11日,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被广东省检察院立案调查。罗荫国一口气交代了1一百多名官员给他送钱送物的严重腐败问题。经查,罗荫国腐败窝案,涉及广东省厅局级官员24人,处级官员218人,涉案党政部门105个,茂名市下辖6个县(区)主要官员全部涉案。2013年7月23日,罗荫国被判死缓。

现在,广东茂名公、检、法在恶俗维基案上,再次充当江泽民、曾庆红的打手,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冤假错案。这是在重蹈罗荫国等的覆辙。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今年5月起,十多名涉及恶俗维基案的广东茂名公安系统人员被抓,包括茂南网警大队长杨观耀,茂名公安局副局长李土华,广东省政法委副书记江楷鑫等。广东省公安厅厅长李春生的职务,也由广东省副省长王志忠接替。

人在做,天在看。据牛腾宇的母亲可可讲,“判决书上漏洞太多了。我本来在家哭,一看那个判决书,我自己都笑了,因为(漏洞)太明显了”。

茂名公、检、法的那些作恶者,连一个普通老百姓都骗不了,岂可欺天?

我坚信:作恶者,最终,无一例外,都没有好下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