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对抗中共的海上霸权主义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im Fanell与Ryan Clarke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过去一个月里,美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两个条约盟国向全世界展示:无论一个国家海军的规模如何,对付扩张主义和侵略性的中共的最佳方法之一,就是曝光其在海上的恶劣行为。而这是美国国防部在过去十年中一直都不愿做的。

这种战略思维和行动的最新例子来自澳大利亚和菲律宾共和国。

就澳大利亚而言,过去一个月,中共派出了两艘解放军海军辅助情报(AGI)舰艇,密切监视今年的“护身军刀”(Talisman Sabre)联合演习。演习包括来自美国和日本的海军,以及来自加拿大、韩国、新西兰和英国的军事人员。这是中共第三次派遣间谍船来监视澳大利亚最大的战争演习。(注:“护身军刀”是美澳军事同盟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演习从2005年起每两年举行一次。)

值得称道的是,澳大利亚国防军(ADF)不仅派出船只和飞机来监视和跟踪这两艘中共军舰,而且堪培拉也毫不遮掩地向澳大利亚公众报告了这些中共间谍船的存在。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 )证实,作为澳大利亚“更广泛的监视”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国防军一直在密切监视这些中共军舰。这意味着,澳大利亚政府认识到,打击此类活动的最佳武器之一是曝光北京的侵略行为。这种公开报道不仅使澳大利亚公众,而且使国际社会了解情况。

虽然根据《国际海事法》,这些中共军舰的存在并不违法,但向澳大利亚沿海水域派遣这些军舰的事实显示了中共无耻的双重标准。中共经常抱怨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情报收集舰出现在第一岛链内。(注:第一岛链位于西太平洋,是指北起日本群岛、琉球群岛,中接台湾岛,南至菲律宾、大巽他群岛的链形岛屿带。)

除此之外,我们的菲律宾朋友在面对每天监视南中国海的中共龙时也表现出了难以置信的勇气。例如,今年3月,当中共派遣约200艘海上民兵舰艇前往南中国海的惠松礁(Whitsun Reef)时,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Lorenzana)不仅报告了这200艘中国船只的位置,还要求他们离开此地。

最近,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发表声明说,它不仅一直在追踪一艘出现在菲律宾专属经济区的中共海军辅助舰艇,而且还发出了口头挑战,中共军舰随后离开了该地区。这个区域靠近南中国海的玛丽路易丝礁(Marie Louise Reef)。

在澳大利亚和菲律宾的两次活动中,我们都看到了较小的国家勇敢地站出来挑战中共的霸权主义。而美国建制派却不愿公开采取类似的行动对抗中共。

美国军方不愿对抗中共在海上的不良行为的最新例子是,中共三次派遣情报收集舰,收集美国领导的环太平洋地区(U.S.-led Rim-of-the-Pacific,RIMPAC)在夏威夷水域演习的情报。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海军演习。2012年,中共情报收集舰的存在直到演习结束后才得到公开承认,这证实了美国当局“不激怒北京”的不成文的官方的政策。

2020年8月26日,美国导弹驱逐舰““钟云”号”(DDG 93)在太平洋沿岸2020年演习中发射一枚SM-2导弹。(大众传播专家Devin M. Langer/美国海军)

虽然在环太平洋海事(RIMPAC)演习期间,中共情报收集舰的存在已经被诸如美国海军研究所出版社(the U.S. Naval Institute Press)等民间媒体披露,但是,在中共三次情报收集活动中(2012年、2014年和2018年),国防部从没有正式报告过美国印度-太平洋部队采取了什么监测和跟踪行动,更别说一个成熟有效的公共信息传递策略。长期以来,不成文的“不激怒北京”心态一直主导着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尤其是在报道中共军舰的位置和活动方面,而这是我们在印太地区的盟友们不惮于做的事情。

自川普(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不激怒北京”的政策在美中关系的许多其它领域被废除了,那么为什么不在海事领域也废除它呢?美国国防部应该认识到,直接对抗中共政权的不良行为,已经被证明能够扰乱中共在亚太地区海上扩张战略的高端常规和低端非常规做法。

对抗不仅在军事领域产生了强大的影响,而且在中共更广泛的战略中也产生了连锁反应。中共一直试图理直气壮地将自己描绘成一个受害者,而它只是试图收回合法属于北京的东西。然而,中共最近在菲律宾和澳大利亚及其周边地区的海上活动与这一历史受害者的形象毫不一致。

通过直接对抗和公开处理这些侵略活动,马尼拉和堪培拉将有力地曝光了在习近平和中共统治下的中共政府的真面目:一个极权主义、高高在上的无情的扩张主义政权。它相信自己拥有统治亚洲的不可剥夺的权力。习近平和中共认为,其政权占据地区主导地位(如果不是全球的话)的时机已经到了,而且不管其它国家怎么想,他们都有权夺回这一权力。马尼拉和堪培拉都采取了大胆独立的行动,明确地警示了中共不要再抱此妄想。

美国不仅应该注意盟友的行动,而且我们的国防部应该采取类似的行动支持我们的盟友。2022年的环太平洋海事演习即将来临,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应该准备一个经过审核了的公共事务报告计划,当习近平决定派遣情报收集舰的那一刻(或甚至更糟的情况),就可以立即向公众报告。

Jim Fanell 是一名退役的美国海军上校,目前是瑞士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the Geneva Centre for Security Policy)的政府研究员,曾任美国太平洋舰队(the U.S. Pacific Fleet)情报和信息行动主任。他近30年的海军情报官员生涯包括了印太地区前所未有的一系列海上和岸上任务。他是中共海军及其行动方面的专家。作为公认的国际公众演说家和有成就的作家,Fanell 也是印度-太平洋安全论坛正在崛起和已经崛起的红星(the Indo-Pacific Security forum Red Star Rising/Risen)的创造人和管理者。

作者简介:

Ryan Clarke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the East Asian Institute at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的高级研究员。他的职业生涯涉及国防和情报技术公司、投资银行、生物防御、战略评估、应急和执法领域的领导职位。他拥有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

原文“Australia, Philippines Lead Against Chinese Maritime Aggression”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