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129名法轮功被强行抽血 警察声称国家规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6日讯】2021年上半年,中共对129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抽血,据说中共要建立全国法轮功学员活体DNA数据库,警察声称这是“国家规定”。

据明慧网报导统计,二零二一年上半年获知9470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绑架骚扰,其中至少129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抽血采集血样、采集DNA。非法抽血涉及十八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2个城市。其中,非法抽血最严重地区依次是上海市55人,湖北省20人,山东省14人,湖南省10人。非法抽血最严重的城市依次为湖北武汉市18人,湖南长沙市6人,山东潍坊市4人,四川成都市、遂宁市各3人。

(明慧网)

二零二零年七月以来,几十名上海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警察以欺骗或软硬兼施的方式强制采血,据说中共要建立全国法轮功学员活体DNA数据库。上海警察声称这是“国家规定”。被非法搜集的信息还包括:相片、笔迹、电话号码、指纹、身高等。

中共警察利用“清零行动”强制法轮功学员签名放弃修炼,不放弃信仰、不签名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采集个人信息。据熟悉这些案件的律师说,血液采样似乎不是例行的身体检查,而是在非法的“收集人们的生物样本”。

迫害案例:

1、山东省胶州法轮功学员吕国尧被强行采血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山东省胶州市杜村派出所三个穿警服的青年,突然闯入胶西镇寺前村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吕国尧的家。当时吕国尧正躺在床上休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们迅速用针刺破中指采集血样。

2、天津滨海新区板厂派出所绑架郭永宏及家人 暴力逼签强行抽血验DNA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天津滨海新区法轮功学员郭永宏,在自家楼下被大港街综治办及春晖北里居委会及板厂派出所劫持到居委会要求签“三书”,郭永宏拒绝,被四个彪形大汉粗暴野蛮强行攥住胳膊,拽手按手印,僵持到下午五点三十分,又转到派出所,强行抽血,连同不修炼的丈夫一起被抽血,说是验DNA.

当天半夜一点,郭永宏的丈夫被放回家,而郭永宏于半夜两点被劫持到胜利派出所对面的洗脑班,继续遭受七、八个街道人员的迫害,熬鹰,一点觉都不让睡,拽手,抓胳膊,把两只手折磨的肿的老高,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摸哪哪疼。

3、山东胜利油田田玉平被强制采指纹,照相,抽血,采DNA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滨北分局对钻井的法轮功学员田玉平、李学荣、李爱芳闯进家里进行绑架、抄家。抄走部分大法书籍,护身符,大法资料等。期间李学荣、李爱芳出现病业状态被放回家。

田玉平被绑架到滨北分局进行审问,对其采指纹,照相,抽血,采DNA等信息,坐了一晚的冷板凳,第二天被放回家。

4、湖南宁乡法轮功学员大面积遭受骚扰迫害 强制采集指纹、血液

据明慧网报导,近段宁乡法轮功学员大面积遭到街道、小区及派出所成员骚扰,上门照相,或者强行带到派出所采集指纹、血液、签字等迫害。

玉潭派出所在迫害74岁的李沩之后,又将84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张玉兰强行带到派出所采集指纹、血液、做笔录、签字等,历经三个多小时后放回家。

5、上海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采血

二零二零年七月以来,几十名上海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警察以欺骗或软硬兼施的方式强制采血,据说中共要建立全国法轮功学员活体DNA数据库。被非法搜集的信息还包括:相片、笔迹、电话号码、指纹、身高等。

仅一个普陀区甘泉派出所,在二零二一年四至五月间,就发生了十多次警察企图强制采集法轮功学员血液的事件,给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午,甘泉派出所一群警察和社区的人闯入八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瞿睦洁家,在得到瞿睦洁坚持法轮功修炼的答复后,警察扬言要强制采血,瞿睦洁被迫坐在地上,坚决抵制迫害,声称要记录来人的警号……邻居都听到看到后,警察走了。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上海市国保、普陀区甘泉派出所等近四人,叫尾随的锁匠强行撬开法轮功学员吴晓杰的家门,强行采血。吴晓杰已经近一年基本卧床,连去厕所间都要二十来分钟。对这样一个弱女子,警察们还对她骚扰、监控、采血,实在是专横到顶了。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下午,宜川派出所一帮警察冲入法轮功学员吴煜琴家中,将吴煜琴拖到楼下,吴煜琴连鞋子都没穿,被光脚绑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四、五个身高力壮的警察强按著吴煜琴的手,暴力采血。吴煜琴的手、脚处都有大块乌青块,大概在晚上八点左右,吴煜琴回到家中。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家住西藏南路的九十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三个警察和居民委的人闯入家中。其中一个女警察说要检查身体,要强行抽血。老学员大声拒绝,女警察就让另两人帮忙,拽著老人,强行刺破手指,取了血。老学员大声指责:“你们是犯罪,是私闯民宅,欺负九十岁的独居老人,这是强盗行为。”他们做了坏事之后,还很凶地对老人说:“不许在家里供像。”

据明慧网消息,被强制采血、非法收集个人信息的上海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至少有三十多位。

6、四川遂宁市蒲泽秀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三人被抽血

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九点,法轮功学员蒲泽秀、陈维兴、杨胜珍、李玉莲、陈秀容,在市“红十字医院”旁被南津桥派出所警察跟踪、绑架和抄家。

据悉,蒲泽秀、陈维兴两人晚上七点被放回家。杨胜珍、李玉莲、陈秀容三人被抽血。杨胜珍、李玉莲两人晚上九点左右,才被放回家。陈秀容被非法关押到永兴拘留所。

7、武汉市八十三岁尹桂香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抽血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七日早上八时许,武汉市八十三岁女法轮功学员尹桂香和黄咏梅被中展(中山公园展览馆简称)派出所两个便衣警察劫持到中展派出所。

在派出所,尹桂香和黄咏梅遭非法搜身,警察从尹桂香身上搜走真相币一百九十元。

之后,又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陆续绑架到中展派出所。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七日,六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展派出所没吃、没喝,遭到警察非法讯问。警察在查过电脑后,对六名学员非法做笔录、照像、量身高、称体重、采手印、采血样等。

第二天,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八日,凌晨一点,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把尹桂香和黄咏梅等四名硚口区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另两名学员情况不详。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尹桂香由她儿子接回家中,后被迫离家。

8、长沙贺祥姑被迫害致昏迷无意识 多次强行采血

长沙市法轮功学员贺祥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遭绑架,被非法关押至长沙市拘留所,绝水绝食抗议五天后回家,五月十五日再次失踪,一个多月下落不明。现在得知她又被中共警察绑架,已经被迫害致深度昏迷、全身无意识。

据悉,贺祥姑被长沙韭菜园派出所劫持,非法关押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被迫害得休克、全身无意识状态多天后,七月十二日才送到长沙第一医院,之后才通知其亲属见人。

接到长沙公安的电话后,亲属在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见到了已处于深度昏迷中的贺祥姑,亲人怎样呼喊贺祥姑的名字,她都毫无反应。亲人看着活生生的她变成此般惨状,嚎啕大哭!

贺祥姑,女,现年六十岁,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门诊手术室护士。她不仅业务能力强,而且为人善良真诚,对病人很有耐心,在病友中的口碑很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贺祥姑四次被非法劳教,三次被关入精神病院,正常上班的权利被院方以所谓“签字放弃法轮功”的条件剥夺,造成贺祥姑被迫长期在外漂泊,只能打零工,靠做家政、护理老人为生。

二零一七年六月,已到法定退休年龄的贺祥姑,到省妇幼询问退休一事时,得知在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单位已将自己无理“开除”。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三点多钟,贺祥姑发资料时被四方坪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及联防人员绑架。在四方坪派出所两个国保警察逼供,戴手铐,直到晚上十二点,三个警察押着她到租住屋抄家。国保队长蛮横地将装大法书的铁皮柜撬烂,抢走所有大法书。第二天又强行采血,录制手印,脚印,警察宣读所谓认罪书。当晚八点钟将她劫持至长沙市拘留所行政拘留十天。

贺祥姑在拘留所绝水绝食五天后,出现呼吸困难,面色土灰,全身无力,体能衰竭。拘留所女警往她口中灌水,男警使劲捏住她下颚,将一颗牙齿压断在口里,顿时满口是血,嘴唇伤肿往外淌血。拘留所为推卸责任,下午三点多钟办案警察把她架到马王堆疗养院抽股动脉血(因其它血管已抽不到血),做心电图,心脏彩超。

三月二十日八点钟左右,出现生命垂危状况的贺祥姑被送回家。她被释放前,因绝食绝水,全身的血管收缩,扎针困难。负责给她抽血验血的医生,在大腿根部,血仓的位置给她抽血,却叫一个年轻男士,给她按住拔针后的棉签。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仅仅时隔两个月,贺祥姑再次被中共警察绑架,一个多月下落不明,现在得知被迫害致深度昏迷、全身无意识。了解情况的人都谴责长沙市公安警察为什么如此残忍,视人命为儿戏。

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在国际上被曝光后,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抽血、验血恶行仍然在全国范围内一直继续著。中共警察无故扰民,强制采血、绑架、骚扰是犯罪行为。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图为海外法轮功学员大型集会游行,呼吁全球共同解体中共结束迫害。(明慧网)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2021年上半年中共对129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抽血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