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前共军中校:执行绝密任务 中共卸磨杀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6日讯】 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一(7月26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林澜(主持人)。

今日焦点:专访前共军中校参谋姚诚:卖命为中共偷直升机,却遭中共卸磨杀驴;海军绝密任务成为中共权斗杠杆。

问: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大家谈。自上世纪美苏冷战起,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自由社会,就对社会主义阵营,实施科技封锁和武器禁运。在长期的封锁状态下,中共凭借着非正常的进口渠道,以及俄国的出口支持,继续发展军备和军工。

前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参谋姚诚,1997年奉命执行海军的一项绝密任务,通过非正常的渠道,购买了一架当时非常先进的卡-28反潜直升机,然而事成以后,他非但没有被论功行赏,反而锒铛入狱。这是一段怎样的经历,今天有请姚诚先生,来谈一谈他的故事。

姚诚先生您好。

答: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

问:非常高兴邀请您参加我们的节目,首先可否请您跟观众朋友简单介绍一下,您在中共军队和军校中的履历呢?

答:我是1978年3月份入伍的,3次进军校,毕业于海军航空技术学院、海军飞行学院和海军指挥学院,历任海军航空兵第二十七团第九师、南海舰队航空兵、海军航空兵、作战训练参谋、海军中校军阶,大概的部队经历。

绝密任务:走私卡-28反潜直升机

问:您在很多场合都谈到1997年的时候,您奉命执行海军的一项绝密的任务,走私一架卡-28反潜直升机,能详细地说一说,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吗?

答:可以,1990年开始吧,中央军委每年拿出15个亿美元,给海、空军发展装备,逢双(年)给空军,逢单(年)给海军,那么1993年的时候,15亿美元,就要买俄罗斯两艘现代级956导弹驱逐舰,这个驱逐舰排水量在八千多吨,是最大的一个,当时最大的驱逐舰,这个驱逐舰上面,可以停2架反潜直升机。

中共以前反潜它都用“海豚”,就是中国讲叫做直-9,仿造法国“海豚”的,因为那个飞机很小,必须要2架配合才能完成反潜任务,一架装声纳和磁探仪搜潜,搜到以后,告诉另外一架挂弹的去攻击,效率很差,那么俄罗斯这种卡式直升机,它跟别的飞机不一样,大家可以看的到,它是叫做共轴双悬翼。

也就是说,直升机本来是一个轴,上面一个悬翼在转,它这样会产生一个偏转力,所以要带一个长长的尾巴,后面搞一个小螺旋桨,去平衡它的扭转力矩。

卡式飞机是共轴双悬翼,它上面二个悬翼,一个这样转,一个反的转,它就没有偏转力矩,它不需要拖一个长长的尾巴、后面带着一个螺旋桨,这样这个飞机二个优点,一个是短,适合于舰艇着舰,第二个,因为两个悬翼,升力大,这样子的话,这一架飞机就可以装搜潜设备,同时挂两枚意大利的A44鱼雷,所以非常好,是世界上唯一,独一无二的。

当时买956导弹驱逐舰的时候,就跟俄罗斯政府间协议,1993年的时候定下来,要买24架(卡-28),就是组织一个团,直升机。因为商务部谈判一直在往后拖,到了1995年的时候,台海关系比较紧张,俄罗斯人发现这是一个机会,起价,他知道中共迫切地要这种飞机,所以起价,从650万美元一架,一下子提到了1350万,翻了一倍还多50万,然后我们跟军委打报告,要国务院增加拨款,不干,为什么呢?以前空军也是15亿,也说军费不够,要求增加拨款,也没同意,他说给你海军了,以前的空军没有给,我也摆不平,你们自己想办法。

这样的话,就是海军的,贺副司令贺鹏飞(现在去世了)和哈飞(哈尔滨飞机工业集团)公司的老总杨守文,他们就在一块商量,将来这个飞机,光靠买是不行的,因为中共数量要很庞大,买不起,必须走国产化的道路。第二个,就是零部件,你也买不起,因为飞机的零部件消耗很大,所以就是准备干这个(山寨),然后就是派了很多人到俄罗斯去,那时候苏联解体不久,有些工厂一些部门就向外面卖,卖先进的飞机和零部件。

我记得通过哈尔滨国家安全局,找一个商人,买了一架卡式飞机的变速器,花十八万美元,但是这个变速器买来以后,也没有用,就一个变速器,也造不出这种复杂的飞机,就开始说,去偷,去窃取。

问:就是要窃取整机了,是吗?

海军成立933办公室“偷飞机”

答:嗯,因为我当时在,因为1993年,海军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成立一个933办公室,

问:专门成立的一个933办公室?

答:专门成立的,933办公室,就是怎么去运作这个东西,我在933办公室里面,是负责界面系统,就是飞机这一块,我负责,那么他们当时就决定,由我和哈尔滨一个叫做罗海涛的,其实这个罗海涛不是哈尔滨人,也不是哈飞的人,他是早年海军装备论证中心,在清华大学选的一个学生,他到了俄罗斯莫斯科航空学院学习,其实不叫做学习,他拜访了卡式飞机之父,叫做达林教授,达林教授的二个学生,就是俄罗斯卡式飞机的设计和建造者,卡莫夫设计局和格罗莫夫试飞院,他进入以后就窃取这方面情报。

情报窃取出来以后,就开始动手,他就到了哈飞(哈尔滨飞机工业集团),做为哈飞的一个直升机的工程师。然后哈飞和海军就共同协商,由我们2个出去,弄这个飞机。因为当时哈尔滨国家安全局配合、中国国家安全部配合,我记得哈尔滨国家安全局一个叫白处长,他具体协助,给我们做了一整套的,从工作证、身份证、护照,都是假的,让我们2个出去(出国)。

与老挝国会主席女儿套关系

出去之后,他们找到一个地方,就是说,前苏联的时候,这种飞机,在越南和老挝各放了一个中队,其实老挝就二架,越南多一点,但是越南与我们关系不好,所以指使我们到老挝去弄。当然这里面很有意思,就是他们做好了很多的布局,找到老挝国会主席,他的女儿,在上海外国语大学读书,把她情况搞清以后,知道她1997年的2月份,要回家过年,过春节,在昆明机场转机。

我跟罗海涛2个,就故意的,因为(国安把)她的照片都给我们了,我在机场就故意找到这个人,就故意跟她套亲近,认识,然后在飞机上又跟她谈交易,就说我们在老挝缺翻译,你能不能当翻译,或者问她父亲是什么人,她不说。当然我知道她父亲是干什么的,我们后来就说,我一天给你一百美元(做翻译),她干了。

因为老挝当时很穷,这样的话,通过她在老挝,认识了国会主席,认识了老挝国防部办公厅主任,认识了山区公司总裁,认识了空军司令,认识了这一大帮的人,然后在那边就公关,花钱,当时我们一共花了30万美元拉关系,然后把国会主席的儿子,也搞到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读书,一切费用都哈飞出,这样的话,在那边跟他们私下交易。

这里面很复杂了,就不细说了,就以150万美元买下了这个飞机,老挝一直在怀疑,我们搞这飞机干什么,开始我们是说租,后来他们说,你要租,不见得(划算),我就卖给你吧,我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就是花150万(买)。

问:他怀疑您买这个飞机的目的,怎么还会要卖给您呢?

答:不是,因为当时我们一开始去的时候,是打着中国海洋直升机公司,海上石油钻井平台用(的名义),因为这个飞机小,升力大,海直(海洋直升机)公司使用比较好。因为海直公司,他的老板王冰,是王震的二儿子,小儿子。他是我们南海舰队的副参谋长,然后整个地把南海舰队的一个独立团,转为中海直公司,他的私人企业。

他投资,他把整个一个部队转过去,因为他跟邓小平关系很好,因为那时候,粉碎四人帮的时候,王冰就开着车,叶剑英家、邓小平家,这么跑。所以邓小平就把他安到南海舰队当副参谋长,然后他就把这个团拿过去,因为中海直公司起来以后,完全就是股份制了,最大的股东是他哥哥王军,就是荣毅仁的女婿,这样的话,我们就以中海直公司的名义,要租这个飞机。

借中海直公司身份 打消老挝顾虑

问:你们拿的证件也是中海直公司的证件吗?

答:不,我们专门到中海直公司去了,要求跟中海直公司,签一个假合同,假的。你得有个东西给老挝看嘛。中海直公司总经理孙德隆,以前是副总长李景的秘书,也是我们海军的,我跟他就认识。他一看到是这个项目,他就什么话没说,要什么就给什么,就签定了一整套的资料,然后寄到,给了老挝当局。

老挝还在问,你们用这个飞机干什么?是不是在南海用啊?我们说不在南海,如果说在南海,他也不会跟我们配合的,因为老挝怕越南,南海所有的动作,越南会有意见,我们就说在渤海。扯谎扯一大堆了,就骗嘛,打消了老挝的念头,在最后一阶段,就是很快就准备租的情况下,老挝就提出来,他已经打消了念头,打消了怀疑了,(他说)不行你们买下来。我们还半推半就的,“还买啊?”他们就说,你们买吧,我缺钱。

就这样。150万美元就给他了。其实这个飞机是俄罗斯无偿援助(老挝)的,前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也不供应装备、零部件了,他(老挝)也养不起,其实我们早就打算到这一出,最后我们就把它买下来。买下来,我们就在哈飞公司,做好接机的准备。

我就带了几个人到老挝去训练,训练完了以后,就转场到朗博拉班,靠近中国,到了朗博拉班以后,黄昏的时候,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们把它飞过来,飞到云南景洪,就是西双版纳的首府景洪机场。因为这个飞机是,飞行应该报航行预报,但是这个是秘密的,不能报,我们的飞机就突然停在了,黄昏的时候,突然停在了景洪机场,景洪机场的边防部队就把我们包围起来,他没有见过这种飞机,又没有航行预报。

问:从天而降,一架不认识的飞机。

答:从天而降,而且这个飞机古里古怪的,他们也搞不清什么飞机,就把我们看起来。看起来以后,我们就跟他说,“我没必要告诉你”,我们给个电话给他。他那个(边防)武警的一个政委和支队长找我们,我们把(海军装备论证中心主任)刘卓明的电话告诉他。他一打电话,刘卓明就讲,这是我们海军的项目,你们放行。这个事不就了了嘛。

中共军委高层籍此内斗

本来(计划)进来以后,就测绘仿造。那天奇怪,那段时间奇怪,军委有四个副主席, 张震、刘华清 ,后来又上来一个,张万年和迟浩田。张万年和迟浩田上来以后,张震和刘华清不愿退,张万年对刘华清肯定不高兴,因为你占了位置,我上不来,因为刘华清的位置是常委。

所以(张万年)就去了解,他就抓海军的事。他先问成都军区空军,这一架飞机飞进来,你们都没发现,你们边防怎么弄的?成都军区说,他们超低空飞进来的,我们也不知道,我们雷达也不好。然后就问是谁干的,说海军。海军谁干的?刘卓明。这一下子,他就来劲了 ,他就想通过(这个扳倒)刘华清,刘卓明是刘华清的二儿子,他是总负责人。

问:刘卓明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是吗?

答:对,刘卓明总负责,他是具体的负责,当然海军石云生司令和贺鹏飞司令知道,海军航空兵的马司令知道,海军航空兵还有一个人,(副参谋长)姚普民具体负责,然后刘卓明。然后哈飞杨守文,就这几个人知道,谁都不知道。

张万年抓到了刘卓明(的把柄),他恶人先告状,他跑到江泽民那去,江泽民不懂,他对军队不了解,张万年就在里边挑拨离间,说海军这么大个项目,居然没向军委报,不仅把我蒙在鼓里面,把你也蒙在鼓里面。

你知道,江泽民本来就跟刘华清不高兴,这个时候,好了,机会来了,把刘华清要逼下去,和张震推下去。刘华清很坏,他跑到中航总,过去的航空工业部,中航总,让中航总写了个报告,把来龙去脉写下来。中航总写了报告,应该说实事求是,是这么回事。

但是刘华清在上面签了个字,刘华清讲,海军首长机关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情,就是我个人所为。天大的笑话,我一个参谋,我搞这个东西干什么,我哪儿弄钱,这个不可能。而且身份,护照,都是你们办的,任务都是你们下达的。为什么(委过于我)呢?俄罗斯知道了。

为取悦俄罗斯 中共判他7年刑

俄罗斯知道这个事以后,就扬言不卖给中国导弹驱逐舰和24架飞机,就是卡28飞机不卖了。然后刘华清一方面在推托责任,推托责任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保他儿子,他说海军首长不知道,机关也不知道,就是我个人所为。当然我这个信上,到时候都能看到,白纸黑字。

然后刘华清又跑到俄罗斯,跑了5、6趟,就是解释这个事情,他为了能解释这个事情,他们决定就把我判刑,做真的给俄罗斯人看。给我判了七年,判七年他又没有根据说我搞飞机判我,不成立,它就说我向“境外人员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把我判了刑。

问:那他的证据是什么呢?

姚诚:他要证据吗?又不开庭,他就是说一下就完了。

问:就是军事法庭,就只是给你一个罪名,什么证据都不需要,“莫须有”是吗?

姚诚:对,到哪里说去,他说我向境外人员提供国家秘密,提供给谁啊?你说提供给谁?你把人喊出来吧。我提供了什么呀?你们都没有任何证据啊,我杀人我还得要一把刀啊。共产党就这么干的。为了保他儿子,为了他们的共产党的“国家”利益,为了能跟俄罗斯买到武器。因为从共产党建政以来,西方国家就对中共武器禁运,他们买不到。台海局势又这么紧张,他只能买俄罗斯的,俄罗斯一不卖给他,他什么都没有。所以就牺牲我的个人利益,把我当成替罪羊。主要的情况就是这样。

问:那当时这个任务到底是谁批准的,为什么没有向中共中央的军委报备呢?

姚诚:因为我们当时是这样说,我们把飞机搞回来以后,测绘完了以后,再申请立项。一般的都是这个(流程),你飞机没搞回来,你报什么呀?所以呢,搞回来以后,我们测绘完了再报备,不是这个(流程)问题,是张万年跟江泽民两个想跟刘华清斗,政治斗争。还有一个就是,买飞机又(涉及)跟俄罗斯关系,才给我判。

问:也就是说,如果是像其它类似的项目,这个流程本身是正常的,对吗?但是只是因为他们的权力斗争,而以这个为名义。

海军里面出去偷东西的多了

姚诚:正常,太正常了,海军里面出去偷东西的多了。你像我本身就是一个作战参谋,作战训练参谋,我不是情报人员,就把我派出去干这个事情,那你像海司情报部的,还有一些其它专业的,雷达、导弹都出去偷。每个部都有出去偷啊,它不偷没办法。

因为俄罗斯一开始卖一些武器,后来卖的武器,说实在的,质量都不太好,他最后卖武器的时候,到什么程度啊,他卖飞机的时候,俄罗斯把发动机电焊焊起来,就不让你去仿造,中共它的本身,它这个山寨本事,真的是世界上没有谁能超过的。

问:俄罗斯对这一点是非常心知肚明,是吗?也是在防著中共。

姚诚:心知肚明,你仿照以后,你自己造出来以后,我的东西就没人买了。我价格就提不上来了。这个也是生意问题。是这样的。

问;当时买飞机这150万美元是从哪里来的?是从什么渠道给老挝的呢?

姚诚:当时哈飞公司跟海军有个协议。哈飞公司希望海军出这个钱。当时海军说,前期,立项之前由哈飞出钱,立项立好了以后,测绘完了以后,这一架飞机我海军花钱买下来。所以分两步走。就第一步是哈飞的行为,所以哈飞一共掏了180万美元,有30万美元,我们在外面开销,150万(买飞机)就这样。

问:当时您说到,海军933办公室是准备购买24架卡-28反潜直升机,那您走私的这一架,等于是算做模板,那后面都准备仿制是吗?

姚诚:没有买24架,最后只买了8架。然后我弄进飞机以后,(中共)自己再造。因为15亿美元不够。他(俄罗斯)翻了一倍啊,(原价)650万,我们按照650万预算的,是应该15亿美元嘛,他都翻了一倍了,你哪够呢?那最后只能买8架,意思一下,然后其它的自己造。

问:您后来是被判刑判了7年,那您走私进来的这一架飞机,是被怎么处理的呢?

江泽民趁机把海军司令政委撤掉

姚诚:现在海军那。

问:还在海军。

姚诚:对呀,哈飞买下以后,他们该干嘛都干嘛,他不在乎我。他把我关起来以后,你翻不了天,说你有罪就有罪。你就一点办法没有,你在中共这个体制下真的是,我后来就是这么想,(海军)石司令,2003年石司令因为海军的一个潜艇沉掉了,江泽民趁机就把海军石司令和政委杨怀庆给撤掉。

然后呢,我估计是这样的,石司令在被撤职之前,我听朋友们说过,他找到了司法部门,说这个(卡-28)飞机已经弄成了、仿造了,还把我关着就不合适了。

问:这架飞机已经仿造出来了。

姚诚:嗯,现在很多啊。现在中共有多少架,我也不是很清楚了,反正就不止8架了。而且很多零部件。因为他那个直-9(直升机)一直是太小,不能用,去年才搞出一架,一种飞机叫直-20,那直-20是个大型的综合性飞机。它不适合于着舰,太大了。所以呢这种属于共轴双旋翼的反潜直升机,现在是他们的主力。所以说,这个(石司令)就给我申冤吧,就是说把我放出来吧,我就放出来。抓我就随便抓进去,放也就是随便放出来,共产党就是干这个事。

问:您当时接受这项任务的时候,有没有意识到它的风险,包括操作风险,政治风险等等。

姚诚:那时候感觉到是一种荣耀。因为在海军作为一个军官,能出国,那不是一般的,就是老百姓出国都不太容易,尤其是我们现役的军人,能出去溜达溜达,一般人享不到这个。而且我们身份保密得都很好。第二个我们总认为,这是“为国家做事情”,有什么风险?当时我们走的时候,保卫部门相关人员找我谈过,说海外出了什么事你自己承担,我们不承认。

问:他明确地告诉您了。

姚诚:明确告诉我,不承认。我说承认不承认没关系,我说我应该没多大问题,对吧?你们拿钱、身份证都齐的,而且中国跟老挝关系,老挝也不敢随便得罪中国人。而且我们的身份保密得都很好。没有人知道,不会有问题。最后没有在国外被抓,最后回到国内,把事情办成了以后,他们自己把我抓起来。

偷是最主要一条路 很多中国留学生海外搞情报

问:那根据您的了解,中共体制内还有和您这样的遭遇类似的吗?

姚诚:哎呀,多得很。很多。别的军种我就不敢说,海军太多了。所以说美国政府说,很多中国留学生在海外干这个事情,这是真的。因为跟我去搞飞机的叫罗海涛的,他就是留学生。其实他不是去学业务的,他去拉关系,去搞情报,多得很。包括我们海军,有我认识的,还有叫林国华的,偷导弹的。太多。你看看那个军队,最多的是什么呢?是研究所。

你想,飞机我知道的就是,我比较熟悉的是歼击机。歼击机,有一个研究所叫601所,那边的人都出去。他搞不出来啊。中共是这样的,他研发研发不起来,一个是研发周期太长,花钱多,他不如偷过来以后,七搞八搞的它就行了,你看看中共的这个装备,1949年到1960年,那是俄罗斯援助的。

1960年以后,中苏关系闹翻了,他们就没有办法,他们就自己在家里瞎捣鼓。歼六,就是俄罗斯的米格19,歼七是俄罗斯的米格21。然后中共弄一个歼八,歼八是什么呢?是歼七的头,歼六的尾,两个凑合起来,装了两台涡喷七发动机,不伦不类。他搞不了。

然后到了1990年开始,苏联解体了,中共那时候江泽民跟俄罗斯关系不错嘛,他在俄罗斯留学的嘛,几次一访问,然后俄罗斯就卖,那时不叫俄罗斯啦,就卖给武器。卖的武器,我刚才讲了,也不是最先进的,他卖给中共的,和卖给印度的完全就不一样。他就是同型号的也不一样,印度的就好。中共也知道。

一开始像我们那时候是偷俄罗斯的,俄罗斯偷完以后,就感觉到偷得不过瘾,俄罗斯的武器,还是比美国的武器差远了。那我还跟你说偷技术的,它为了造预警机,他们就是军方,就我知道的,海军航空兵装备科技处几个人,跑到英国去偷那个天霸五O五雷达。最后被英国人发现了,不卖给他。

然后他跟以色列合作,造预警机,最后美国人发现了以后,不让(以色列)跟中共合作,然后因为撕毁合同,以色列还赔了中共好几个亿。有空就钻,有缝就钻。花大钱,因为他们不仅仅是在,当时是台湾问题,需要大量的武器。

另外中国(中共)那一段时间,它的武器装备,甚至在南海都不占优势,你看看那个歼六、歼七用了三四十年。你看越南那时候都有苏22(攻击机)。中共没有,他们急啊。加上“改革开放”以后,他们确实有点钱了,发展武器装备。偷就是最主要的一条道路。

对关键人物情报追踪 西方世界已经警觉

问:就像您刚才讲到的,中共是通过非常严密的系统,包括国安部配合去伪造身份文件,包括对一些关键人物,进行非常细密的情报追踪,安排看似偶然的偶遇,来为你们后面的一系列行为来做铺垫,可以说让人感觉是防不胜防。虽然这两年,西方社会对此也有一些防范,在您看来,这样的防范是否足够,您会给西方社会什么样的建议呢?

姚诚:这一、两年要好一点,西方世界警觉了,他们偷不到了。也能偷到,但是比以前好一点,以前是铺开地偷啊。海军机关的军官,很多人都出去偷过。现在好一点,现在西方世界警觉了。

问:从您刚才提到一些细节,比如说您说933办公室有另外一个关键人物,他就是军方从清华大学挑选的一个人,以非军方的身份,在外面活动;包括您还讲到,中海直有一个成建制的军队,后来转为民用的,以民用的面目在外面活动,可以说,是不是中共所谓这种“军民融合”其实早就开始了,只不过美国这几年才真正地对它展开重视。

姚诚:你这点讲得很好。其实中共这一块,它是所谓的“国家利益”,他就是(靠)民间的企业,(民间企业)它一遇到这种事情,它也是全力配合。当然它在里面也会有好处了。你像中海直公司,整个公司的飞机包括人员,就是海军的独立第7团,说拉过去就拉过去。我们到那去办任何手续,畅通无阻,要什么给什么,都是假的。他们不敢不配合,他们也不敢。说实在的,你像哈飞公司,哈飞公司为了搞仿造飞机,把莫斯科航空学院的教授专门请到哈飞来当顾问。

中共没有底线 不把别人生命及权益当回事

问:那在经过这次的事件以后,您对中共有什么认识呢?

姚诚:这是没有底线的一帮人,也是太自私的一些(人),不把别人的生命,不把别人的权益当回事,就维护他自己的利益。就从我这个事情上,我感觉到,根本一点道德都没有。我就不在这里说脏话了,不好说了。石司令被免职以后,到黄山去玩,路过合肥,然后给了我一份(当时定性的)文件。什么意思啊?

他让我起诉江泽民。他的意思就是说,未审先判。确实啊,没有审判就把我抓起来,说我有罪。江泽民在上面写,说我犯罪了。我拒绝,我好不容易从牢里出来,我起诉江泽民,我找死啊?所以在国内一直是默默无闻地低着头。

我终于找到机会跑出来。我跑出来以后,这个事情一定要大白于天下。有两个方面的意思,一个希望大家接受我的教训,不要跟着中共干。这帮家伙,卸磨杀驴,太过分了。

第二个,中共对海外的渗透、偷技术,永远不会停止,因为它的研发根本就没工业基础。中共的一些先进的东西,也可以说在世界上也能占一部分,但是它的基础工业不行。你比如说飞机,它造不出飞机,因为飞机是吹出来的,是有大型的风洞吹出来,它搞不出来,它有些东西搞不出来。

所以它还在偷,只不过现在难度大一点,它花多少钱在偷。你看,美国为什么不卖给台湾F35?你F35卖到台湾,它立马就能把它搞到中国去,它花多少钱都把它弄走,所以中共在台湾他有“第五纵队”。

仿造力强但达不到原机水平 打仗不经打

问:是,从当年我们看到,中共还需要走私前苏联的报废的飞机,到现在20多年过去了,中共自称说,它的军工实力进步了很多,那么根据您了解的情况,或者观察的情况,您觉得是这样吗?

姚诚:中共的武器吧,我刚才讲它山寨。它仿造能力很强。但是山寨的东西,它达不到原型机的设计水平,这是毫无疑问的。你比如说,他们现在造出的歼20,你从外形一看,它就是美国的F22,一模一样。但是它的性能根本就达不到F22。他们自己吹牛说“第五代战机”。

然后它飞行的时候,印度的雷达,印度人告诉它,我看见你。都是仿造。你看看现在他们造的那个歼31,跟F35外型是一模一样。为什么?我刚才讲的他没有风洞,他基础工业不行,他研发的周期太长,他只能投机取巧,走捷径。

他们现在的东西,表面上看的是很好的,055大驱啊,075啊。那打仗不经打。我们以前我在海军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导弹护卫舰544号。舷号是544。那时候我负责这一条舰的工作。我们就知道,这一条舰是它自己造的,没有错,我们喊它“八国联军”。

从八个国家偷来的(组合)。你想想看,8个国家的这个理念就不吻合嘛,交连不起来,互相不协调,就像一个人一样,你胳膊是他的,你腿是他的,你走路肯定不协调。所以中共的飞机,就是武器装备吧,不是像它讲得那样多强大。它要真的多强大,它早就在海上跟美国人干起来,他不敢干。

问:好的,非常感谢姚诚先生跟我们分享您的经历和观察,那么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对姚诚先生的专访上集就到这里了。在下集的专访中,我们将请姚诚先生来聊一聊更多他对中共军队的观察,下集再见。

网络收看方式:

新唐人网站:https://www.ntdtv.com/

新唐人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大纪元新闻网: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支持新唐人:https://www.ntdtv.com/gb/donation.html

新唐人大纪元《直播节目》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