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午案庭审打疲劳战 120急救车就在门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7日讯】大午案庭审已进行了12天,连续数日高强度的疲劳轰炸令孙大午等人难以承受,要求休息一天被拒绝。法庭方面声称,如有需要,120急救车就在门外。

大午案法律团队7月25日发布的庭审情况说明指出,在过去的十天里,每天庭审时长平均在12小时以上,过半数庭审日结束时间均在晚上23点以后。

连续数日高强度、高压力的庭审,令孙大午等人疲惫不堪,难以承受。68岁的孙大午当庭提出“周六休息一日再继续庭审”,但被拒绝。

辩护律师也因过度劳累,在发言时几度停顿、声音嘶哑,要求庭审进度缓一缓。合议庭却表示:“辩护人若有需要,120急救车就在门外。”

在庭审过程中,孙大午自述:“在监视居住期间,我曾因苦不堪言、生不如死的待遇,绝食三天只为要求送我到看守所。”

他还说,“如果我再被指居一次,我的笔录还是一样的,甚至比现在这个更惨,在那种地方,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大午案中共有七名被告人曾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七人当庭陈述,那些被指定的“住所”是专为本案搭建的,刚装修完毕甲醛严重超标,曾有侦查人员进入不到5分钟即昏厥。

住所内没有窗、无法通风,24小时常明灯,无法分辨白天黑夜。侦查人员仅间隔几米,全程贴身监管,女性被告人根本无法洗澡。

在里面不许读书、不许放风、不许正常交谈,大多数被告人时隔两三个月才能看见太阳。极度恶劣、高度压抑的生活环境,使多名被告人身体状况严重恶化。

对于大午案庭审的情况,大午律师团队表示,通过对被告人的发问和举证质证,本案大多数指控并不成立。

比如,三起“寻衅滋事罪”的所谓“被害人”对矛盾激化有主要责任;“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实为民众和平请愿,以回应徐水区公安过度执法、插手土地纠纷;“破坏生产经营”与“强迫交易罪”,对被告人与所谓的被害人行为并未采用同一法定标准定性;大午集团的采矿行为得到当地政府力挺,并不是非法等等。

至于外界关注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当局指控孙大午等人累计吸收借款本金合计约67亿元(人民币 下同),未返还借款本金十多亿元。但是,多达159箱重要书证全都没有移送法庭、没有提供给辩护人查阅复制。律师表示,如果罪名成立,孙大午等被告人可能会被判刑十年以上。

孙大午的律师张磊18日在辩护词中说,他切实感受到什么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值得一提的是,19日,保定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高碑店市法院原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朱立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孙大午在庭审中说:“我今天坐在被告席上,(如果你们制造冤假错案),未来的被告审判席上会是谁?是你们!”

律师团队对大午案一审判决结果不太乐观,认为孙大午很难象2003年那样获得缓刑判决。

孙大午次子孙福硕在庭审中直言:“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案件不管律师们辩护得有多么精彩,我们这些人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27日,大午案正式进入法庭辩论程序,庭审已接近尾声。律师预估,按照现在庭审进度,大午案一审预计将在8月前结束。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