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从医疗到好莱坞 中共企图控制美国

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约翰‧塞纳(John Cena)两个月前曾公开道歉。这位职业摔跤手和演员为他主演的电影《快速与激情9》(Fast and Furious 9)接受采访时,犯了一个“错误”,他把台湾称为一个国家。

表面上看,塞纳是在向中国人民道歉。然而事实上,他是在向中共政权道歉。中共基本上控制了好莱坞。正如《中国制造的好莱坞》(Hollywood Made in China)一书的作者艾恩‧科卡斯教授(Aynne Kokas)所指出的那样,“阿里巴巴电影公司和腾讯影业等中国工作室”现在“在好莱坞电影的资助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如今,美国的“娱乐界”已经变得如此“渴望进入中国市场”,以至于他们现在愿意“损害自己的长远利益”。以“网飞”(Netflix)为例,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线上媒体服务。据科卡斯称,该公司“将其内容授权给中国平台‘爱奇艺’(iQiyi),这又提升了爱奇艺的受欢迎程度。”好莱坞已经和北京达成了魔鬼的浮士德协议。以出卖灵魂为代价,它同意继续制作不温不火、屈从极权的电影。

虽然塞纳卑躬屈膝的道歉确实令人不安,但重要的是它的背景。塞纳听命于好莱坞高管,而这些高管听命于中共。塞纳的道歉是用流利的汉语普通话做出的。这就足以说明问题。千万富翁没有为了好玩而学习语言的。而他学了,因为这是工作需要。

更令人担忧的是,中共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好莱坞的范围。越来越多的北京支持的企业在美国土地上投资了数十亿美元。正如作者和农场主黛博拉‧康斯托克(Deborah J. Comstock)所写的那样,中共政权的目标很简单:“在海外投资农业,加强对油籽和粮食产品的控制,制定支持农业设施、设备和投入的政策,并建立大型跨国粮食贸易集团。”中共赚取的收入不经过“美国商品市场”,而是“通过外国实体自己的分销渠道,直接流向本国”。

中共对美国的影响也远非这一个领域。福克斯新闻的一篇令人发指的报导概述了美国依赖中共的许多方式。以医疗用品为例,根据这份报告,中国目前“生产97%的美国抗生素”和“80%的美国药品中使用的活性药物成分”。换句话说,中共对“可能挽救生命的药物”拥有“绝对控制权”。

此外,北京所支持的公司和投资者拥有近2,400家美国公司的控股权,其中包括娱乐领域的AMC娱乐,传奇娱乐集团(Legendary Entertainment),防暴游戏(Riot Games),医疗保健领域的完整基因组学(Complete Genomics),能源领域的第一国际石油(First International Oil),技术领域的通用电气(G.E. Appliances),IBM个人电脑部门,摩托罗拉移动(Motorola Mobility),汽车领域的Nexteer汽车,食品领域的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Smithfield Foods)等等。

北京拥有的公司种类繁多,数量众多。以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为例,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猪肉生产商。2013年,双汇国际控股以50亿美元收购了该公司,大大高于该公司的市值。此次收购以及支付的价格,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中共政权显然参与了此次收购。正如参议员黛比‧斯塔贝诺(Debbie Stabenow)当时所说,“这不仅仅是对一家公司的收购。”不,她警告说,中共刚刚购买了美国“猪肉产业的25%”。

更多的控制

MSNBC和NBC是美国最大的两家新闻媒体,它们都归NBC环球公司(NBC Universal)所有,而后者似乎与新华社有着密切的联系。其它媒体,如美国广播公司(ABC)和ESPN,似乎也与中共政权有联系。2019年,ESPN员工被直接告知,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避免讨论中国政治。上述警告发出之际,香港的抗议活动开始被暴力镇压。

两年来人们在问,来自北京的影响是否可以解释,为什么这种很可能起源于中国武汉实验室的病毒被如此糟糕地掩盖着,说得更具体一点,被如此盲目地掩盖着。麦尔坎X(Malcolm X,非裔美籍伊斯兰教士,民权活动者)曾经称媒体为“地球上最强大的实体”。他说,媒体“有能力给无辜者定罪,为有罪者洗白,因为它们控制着公众的思想”。确实如此。媒体掌握着话语权。它们的记叙不只是有偏见,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不正确的。

美国公众对传统媒体的信任度处于前所未有的最低点,这毫不奇怪。

喜剧演员乔恩‧斯图尔特(Jon Stewart)大胆地说,也许,只是也许,病毒来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你知道,一个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的实验室。他的话被忽视了,他被人蔑视,并受到对中共友好的左倾媒体的严厉批评。斯图尔特在为公众说话,但他被当作阴谋论疯子对待。这是最纯粹的“煤气灯效应”,操纵者成功地让目标质疑自己的记忆和感知,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质疑自己的理智。(注:煤气灯效应是一种心理操纵的形式。其方法是隐秘地让受害人逐渐开始怀疑、质疑自己的记忆力、感知力或判断力。其结果是导致受害者的认知失调和其它变化,例如丧失自我尊重。)

中共强烈抵制对病毒起源进行新的调查,而美国媒体,而不仅仅是中共的宣传机构,在掩盖真相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今年,《时代》杂志刊登了一篇关于美国今天为何如此分裂的文章。这么多媒体无法客观地报导新闻,这无疑是一个促成因素。我们今天所目睹的是与心理战密切相关的纯粹的信息战,而中共政权在混淆视听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

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我们能做什么来补救?这些都是重要的,甚至是与我们生存有关的,必须要问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找到答案。

中共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最近在接受中国另一家宣传机构“观察新闻”采访时警告美国,“世界已经改变”。他说,美国“必须看到这些变化,适应这些变化,反思和纠正过去的错误”。

要了解北京所批准的“反思和纠正”是什么样子,请重新观看约翰‧塞纳的道歉。如果中共得逞,我们就都得用汉语普通话给中共磕头了。

作者简介:

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员和散文家。他的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国保守党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公共话语》(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体。他还是《硬币电报》(Cointelegraph)的专栏作家。

原文“From Health Care to Hollywood: How the Chinese Regime Attempts to Control America”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