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河南洪灾 事出有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9日讯】今天的节目,我们还是要关注一下郑州的洪灾。目前已知的郑州伤亡最为严重的地方,一个是被淹的5号线地铁,一个是京广路隧道。从陆媒报导中可以看到,中共政府已经把这次水灾甩锅给了老天爷,称郑州地区的降雨,是“千年一遇”甚至是“五千年一遇”,但是,就连中共中央气象台的首席预报员都承认,中国有严谨记录的气象纪录时间是在1950年之后,到现在,整个降雨量记录的时间是70年左右。

根据河南政府的最新通报,截至27日的12点,河南强降雨已经导致71人遇难。不过,有自称曾在现场的拖车司机爆料,仅京广隧道中就发现了6300多具尸体。此外,一位微博博主爆料,有在郑州某保险公司工作的朋友说,一共泡了91列地铁,他们目前已经要赔付40个亿;还有河南当地的朋友告诉我说,加上新乡,河南这次水灾有过万人遇难都是有可能的。

另外,在26日,有网民在推特上发出视频,显示山东淄博殡仪协会动用大型厢式货车支援河南。这也让人奇怪,郑州这次的伤亡究竟有多惨重,又为什么河南本省不能支援,还要山东跑来支援呢?

那么,我们今天就主要来梳理一下郑州洪灾当时的情况,看看这场多年不遇的大雨,怎么就造成了郑州如此大的伤亡呢?

红色预警不起作用 列车停在黑暗的隧道

我们先要了解的是,跟以往的灾难不同,这一次的天灾早有预警。据报导,河南省气象部门从17日开始发布雷电、暴雨、大风等预警信息1427条,暴雨红色预警信息162条,第一次暴雨红色预警信号发在7月19日的晚上9点59分。郑州也从19日夜间开始向全市22,500名应急责任人发送了54万条预警,并通过手机短信发送了1.2亿人次的暴雨预警。

还有,在20日的当天,郑州市气象局也在上午9点08分发出了由郑州市气象局局长李柯星签发的第117号《气象灾害预警信号》,也就是暴雨红色预警,提到“预计未来3小时内,郑州市区及所辖六县(市)降水量将达100毫米以上”,文件同时给出了防御指南,包括做好防灾抢险,停止集会、停课、停业等等。而且在李柯星先后签发的至少3份暴雨红色预警中,都明确告知了防御指南。

按照有关规定,这些气象灾害预警信号,会被同时通报给教育、公安、住建、城管、交通运输、应急等行政主管部门以及郑州市一些主要领导,并由各单位根据预警信号的种类、级别和防御指南,组织相关防御工作。

但是,在7月20日的当天,没有任何“停止集会、停课、停业”的政府警告,郑州市民照常出行、工作和生活,全然不知灾祸就在眼前。郑州市内的6条地铁线路依然营运如常,几十条高速路隧道也依然是车流如织。直到20日的下午5点开始,郑州城市防汛指挥部,才决定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提升到I级,但是,就在这个时间点左右,郑州地铁2号线的部分站点已经出现了进水情况,然而,直到下午6点,在积水冲入地铁5号线造成列车停运10分钟后,郑州地铁才做出了全线停运的决定。

事后,一位北方某地轨道交通企业营运服务部门的负责人对陆媒记者说,“在现实情况中,全网轨道交通停运不是一个营运企业自己能决定的,需要上报交通主管部门等单位,获得批准后才能执行。”如果仅仅封闭部分出入口,地铁营运企业是有这个权限的,但地铁停运需要经过严格的流程。

还不只是地铁停运有问题,这次洪灾中,郑州地铁5号线伤亡惨重,乘客们最终被困在了海滩寺和沙口路两站之间的地铁隧道里,而这列地铁,原本在海滩寺是已经安全靠站了,但在洪水已经开始灌入的紧急情况下,地铁管理部门没有停运和紧急疏散乘客,而是下令继续往前开,结果列车被困在黑暗的隧道里进退两难。有乘客当时受困在水淹到肩膀的车厢里,从下午5点多开始等待救援,但是直到晚上8点多救援人员才抵达现场,而且,最后一批乘客是过了午夜12点后才被救出来,根本不是官方在报导中说的晚上9点多。

两天前,中国华东师范大学的教授胡范铸在微信上发文,内容中引用了地铁0501号车最后一节车厢一位幸存者的话,这位15岁的女孩子说,事故死了十几个人,就在他们苦苦期盼救援队伍时,有人刷到一条微博,不知哪个发的虚假消息说,他们都已经被救出来了,有人看到这条微博,就崩溃了。

也就是说,所谓的“正能量消息”其实会杀人。胡范铸教授在发文中气愤地说,“假如,没有这样的假消息,那些崩溃的乘客是否能够多坚持一会儿?那些外界的救援是否可能更果断、更及时?这样的媒体,是否应该追究‘杀人罪’?”

一位地铁从业者的网民说,整个过程不是一下发生的,中间有时间,有很多次机会。决策者没有把握住,……大家都规规矩矩不越雷池不犯错,一片“祥和”,但都是杀人犯!

智慧隧道”成死亡隧道 防水设计和演练全都无效

我们再来看京广路隧道的情况。作为贯穿郑州市区南北交通大动脉的组成部分,京广隧道,在今年初的时候,才刚刚开展了为期大约半年的修整,对排水设施等进行升级改造和维修维护。

在5月时,郑州城市隧道综合管理养护中心开展了“隧道防汛应急演练”,地点就在京广南路隧道西洞。郑州城管局发布的信息显示,这次防汛重点演练了隧道被雨水倒灌发生重大险情时要如何进行有效处置。

在今年的6月1日,河南还启动了“智慧隧道”一期——京广隧道试点的建设工作,实时监控并显示隧道内各项设备的数据,不但可以通过感知模块对病害、隐患、预警等情况进行信息分析,还可以实现人员的精准快速搜救等功能。

但是,在7月20日,郑州遭遇特大暴雨时,京广快速路三个下穿隧道迅速被雨水淹没,这些高科技监控工具在关键时刻似乎只是一个摆设。京广路隧道是2012年开通的,隧道有一个设计能力可处理50年一遇降雨的排水系统。在2011年的时候,中国的一个专家组曾发表过一篇技术报告,指出当时仍在建设的京广隧道处于低洼地带,那里的道路上经常会积水。这篇技术报告警告说:“如果隧道内积水,将严重威胁隧道安全营运。”

不过,在2013年的时候,郑州市政勘测设计研究院的两位工程师,也曾经在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到,京广北路隧道纵断面设计时,在洞口设了阻水反坡,可以“最大程度地阻止雨季地面积水倒灌入隧道内”,还设置了两座排水泵站。

但实际情况如何呢?一位郑州城市隧道综合管理养护中心的负责人说,“京广路三段隧道均被雨水倒灌,水位很高,最严重时都已经没顶。水还没有灌满隧道时,监控设备就已经断电失灵了。”这位负责人说,他们大约在7月20日的下午3点到4点时,陆续封闭了每个隧道的入口,在入口处放置了隔离桩、护栏,阻止车辆进入,LED大屏也提示“隧道封闭,请绕行”。对于已经进入隧道的车辆,也通过广播进行提醒,并派出工作人员去疏散。

不过,幸存者的爆料却是大相径庭,一位幸存者说,他在7月20日下午3点左右开车进入京广隧道。当时隧道还没有积水,也没有人管控,但是却塞车了,后来才发现隧道进口没有封闭,但是出口被封了。还有一位幸存者在微博发文说,隧道塞车原因是挡水墙堵住出口,没人去拦住进口,大家都在暴雨中排队,以为前方是普通塞车。

这位隧道负责人还提到一个信息,他们当时为了防止雨水倒灌,在出入口都设置了挡水板,那么,会不会就是这个挡水板挡住了出口呢?

草菅人命的中共 会吸取教训吗?

我们看到,在这场郑州7.20洪灾中,处处都有人祸的影子,但是中共政府会接受教训吗?

大家知道,现在,台风“烟花”正在登陆东部沿海地区浙江。7月24日,浙江省省长亲自到杭州地铁站等地检查,特别强调说,遇到突发状况,不能层层等命令,要有第一时间的意识,迅速决策,果断处置。

7月26日上午,李克强主持召开抗洪救灾与防汛工作视频会议,强调在紧急情况下,除特殊行业外,应当果断停工、停学、停业;对城市地铁、隧道等“宁可过一些,该停就停,该封就封”。同一天,国务院安委办、应急管理部等四个部门也联合召开了全国城市地铁安全防范专题视频会议。

看上去,郑州洪灾的惨痛代价,中共政府要引以为戒了。不过,之前,中共也是制定过各种救灾法规的,但是真到了需要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任何应急措施。

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说,郑州市花费了534亿修建“海绵城市”,将贾鲁河修建得很漂亮,但是,贾鲁河的排水能力却没有受到重视。因为中国的城市建设考虑的重心并不是方便供水或者排水能力,而是为了发展房地产,提高GDP。

而一位救灾人员也对德国之声提到,现任的郑州市委书记上任后,就开始在许多主要道路中间兴建花坛,但动工过程中,把不少地下管线都挖断了,所以才会在强降雨发生时,发生路面上的水排不了的状况。而且,从媒体拍摄的图片也可以看到,郑州很多地下管网都是“豆腐渣工程”,洪灾让郑州不少地方的道路都出现了坍塌情况。

不过,中共虽然防洪不利,防堵信息传播却是非常地迅速、果断,不仅要求民众不得接受外国媒体采访,郑州市政府还禁止公职人员转发洪灾信息,哪怕家里有人失联也不行,像有遇难者家属到郑州二七区殡仪馆认尸,但是被警方强制驱离,就连地铁口民众悼念遇难者摆放的鲜花,也被当地政府用挡板挡住等等。

中共就是这样一个满口谎言、草菅人命、不思悔改的政党,它的所作所为就是来害人的,谁还能指望它去救人呢?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制图:R1
监制:文静
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82AiO-ehTTIZ3PpnTkecvA/?sub_confirmation=1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