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美天津会谈带来四大特别效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一波三折的中美天津会谈终于落幕。各方评论,见仁见智,都有一定道理。有人对美国政府再次受到中共战狼外交官的痛骂而心潮难平。笔者认为,如果换一个角度看,此次中美天津会谈或许有四大好处。

第一,有助全球进一步看清中共对国际大势的误判。

1月11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发表讲话称,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时与势在我们一边。习还作出了“东升西降”、“美国是我国发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胁”等判断。

既然时与势在中共一边,世界正“东升西降”,美国是中共的头号敌人,那么,再来看一看中共在此次天津会谈中的表现,就不难理解了。

会谈前、会谈中、会谈后,中共一直摆出一幅“教师爷”的样子,不停地“教训”美国。

7月24日,中共外长王毅称:“如果美国到今天还没有学会如何以平等的态度同其它国家相处,我们有责任和国际社会一道,好好给美国补上这一课。”

7月25至26日,中共副外长谢锋与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在天津会谈时,谢的整个表演,就像文革时红卫兵痛斥“美帝野心狼”一样,火力全开。

然后,中共党媒对谢锋一片喝彩。7月26日,新华社接连发表《谢锋:中美关系陷入僵局 根本原因在于美国一些人把中国当作“假想敌”》,《谢锋:美方“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 就是打压遏制中国的“障眼法”》,《谢锋:美方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就是想损人利己,规锁他国,施行“丛林法则”》,《谢锋:美方应该改弦易辙,选择与中方相向而行,相互尊重,公平竞争,和平共处》,《谢锋:美国凭什么以全球民主人权代言人自居?》,《谢锋:胁迫外交的发明权、专利权、知识产权都非美国人莫属》。

会谈结束,中共呈现给14亿中国人民的是,此次中美天津会谈,中共完胜,美国大败。

为什么会这样呢?

就在此次中美会谈前夕,7月21至23日,习近平去了西藏。7月25日,新华社是这样报导的:“此行,习近平总书记尽可能地多看一些地方,多接触一些当地干部群众。从林芝到拉萨,此起彼伏的‘扎西德勒’,载歌载舞的各族群众,哈达、热巴鼓、切玛、青稞酒,幸福的日子宛如绽放的格桑花。”

但是,习近平看到的这一切是真相吗?凡是了解中共体制及其运作的人都知道,这是假相,是中共官员为“讨好”习刻意安排的。

习对国际大势“东升西降”的判断,是基于真相还是假相?毫无疑问,是假相,是习的意识形态总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及其手下的“吹鼓手们”提供的假相。

习上一次出国访问是去年1月17日访问缅甸。到2021年7月28日的今天,习已经18个月没出国访问了。但是,世界各国领袖的互访却很频繁。

其中,以6月9日至16日美国总统拜登到欧洲,与世界各国领袖大聚会最引人注目。G7峰会上,除美、英、法、德、加、意、日首脑外,还邀请了澳洲、印度、韩国和南非的首脑,还有欧盟领导人和联合国秘书长。G7峰会后,是美欧峰会、美俄峰会。跨越美、欧、亚、澳、非五大洲的大国领袖基本到齐了,习近平却被排除在外。这是“东升西降”?

2019年10月1日,中共“国庆”70周年,居然没有一位外国元首或政府首脑出席。2021年7月1日,中共百年庆典,同样没有一位外国元首或政府首脑出席。这是“东升西降”?

6月30日,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民调显示,17个发达经济体平均近七成民众对中共持负面看法。其中,以日本的88%为最高,其次是瑞典80%、澳洲78%、韩国77%、美国76%。16个经济体超八成受访者认为,中共不尊重基本人权。在被问及“是否相信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会在全球事务上作出正确的决定”时,平均77%的民众表示不相信。这是“东升西降”?

2018年中美贸易战,2019年中共镇压香港反送中运动,2020年中共听任“中共病毒”从武汉蔓延全球,2021年中共打压香港、台湾,中共战狼外交官全球出击,这一连串重大事件,将中共对内祸国殃民,对外毁灭人类的邪恶本质,已经充分暴露出来了。

放眼全世界,根本不存在什么“东升西降”;中共在国际上已经成了孤家寡人;中共正在“自由落体式”下降。

中美天津会谈,将中共“一叶障目,不见青山”,在对世界大势认知的幻觉中自高自大,再一次在全世界面前曝了光。

第二,有助全球进一步看清中共“战狼外交”本色。

美国副国务卿舍曼抵达天津前夕,7月23日,中共宣布对7名美国人和1个实体实施制裁,包括前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巴塞洛缪,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前办公室主任斯迪沃斯,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成员金度允,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在港授权代表金,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里查森,以及香港民主委员会。

就中美关系而言,中共有求于美国,远甚于美国有求于中共。如果中共真心想改善中美关系,就不会在中美天津会谈前做出上述举动来。

中美会谈中,中共副外长谢锋说,中美关系目前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国一些人把中国当做‘假想敌’”。一言以蔽之,中美关系恶化到建交四十多年来最严重的程度,“错的都是美国,对的都是中共”。

内因是万事万物发展变化的根本原因。中共自身的原因,即内因,是中美关系恶化的根本原因。但是,至今中共没有一丝一毫反省自己在中美关系上有什么错,而是一如既往地一味地指责美国。这是想改善中美关系吗?这样能改善中美关系吗?

7月26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在天津会谈中提出了“四个停止”,分别是“立即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停止损害中国利益,停止踩红线和玩火挑衅,停止打着价值观幌子搞集团对抗”。

这“四个停止”,都是陈词滥调。其中被中共用得最滥的一句话,就是所谓“干涉中国内政”。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地球早已变成“地球村”。村里有人杀人放火,村里另一个人出面制止,就是“干涉中国内政”?

以高智晟律师为例,一个中国公民,一个父亲,一个丈夫,一个基督徒,一个大活人,“被中共失踪”3年多,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中共没有给高智晟的家人,给全世界所有关心高智晨的人以任何说法。

美国谴责中共践踏人权何错之有?美国关心高智晟律师的死活,是损害中国人民的利益还是维护中国人民的利益?是所谓“踩红线”还是捍卫做人最基本的良知?是“玩火挑衅”还是仗义执言?是“恶意对抗”还是捍卫普世价值?

中共常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痛斥对手。这句话用在中共身上更合适。不仅如此,结果可能更严重。

第三,有助全球进一步看清中共如何“代表”中国人民。

此次中美会谈中,中共在一番叫骂之后,向美方提出两份清单:一为“纠错清单”,一为“重点个案”。

“纠错清单”排在最前面的两项是:撤销对中共党员及其家属的签证限制,撤销对中共领导人、官员、政府部门的制裁。

这两项涉及的是中共党员、官员、党官及其家属的签证与制裁。说白了,就是要求美国政府给中共权贵家族自由到美国旅行,自由到美国留学、工作,自由将财产转移到美国,自由利用美国的金融系统发大财,自由移民美国等,开绿灯。

1978年中共实行“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一部分人”主要是中共权贵家族,或是红二代、红三代,或是官二代、官三代。他们利用父辈、祖辈的权势“先富起来”之后,成为中共赴美人员的“先头部队”,在占尽中国人民的便宜后,占尽美国人民的便宜。

比如,中共首席战狼外交官杨洁篪之妻乐爱妹,自2001年起至今,居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址为2301 S ST NW Washington DC 。这座房产的所有者是中共政府,评估价值为812万多美元。杨洁篪之女杨家乐自2010年9月至今,居住在纽约市河滨大道60号大楼1912公寓。此公寓业主是Yan Jingbo,购买日期是2011年9月1日,购买价格为177万多美元。据专门揭露中共高官个人信息的网站“孤儿展览馆”的信息,Yan Jingbo是杨家乐的丈夫。

但是,上任美国总统和现任美国总统,对某些中共高官及其家属子女的签证等做了一些限制,对一些中共高官实施制裁,开始阻断中共权贵家族的财路与退路。此举打到了中共的七寸,让中共有了切肤之痛。于是,中共把这两项放在了“纠错清单”的最前面。

一方面,中共要求美国听任中共镇压香港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新闻记者等,说这是“中共内政”;另一方面,中共要求美国给中共权贵家族“开绿灯”。中共就是这样代表14亿中国人民的吗?

中共的“纠错清单”中还有一条是,撤销对华为创办人任正非女儿孟晚舟的引渡要求。

据美国司法部的证词,孟晚舟到美国旅行时使用了在中国大陆和香港两地取得的至少7本不同号码的护照,包括4本中国护照(号码首字母为G)和3本香港护照(号码首字母为K)。另据香港《明报》报导,孟晚舟2004年在华为公司的周年申报表上,申报持有首字母为P的中国护照。

根据中共法律,每个公民只允许持有一个户籍,如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就被视为放弃中国大陆户籍。根据香港法例,若持有香港护照,就不允许同时持有中国大陆护照。孟晚舟居然有8本分别从中国大陆和香港获得的护照!

孟晚舟是享有超级特权的中共权贵子女。如果孟晚舟是月收入仅1000元的6亿中国人民中的一员,中共会将她列入“纠错清单”吗?

第四,有助拜登政府调整竞争、合作、对抗战略。

拜登政府上台后,提出的对中共的政策是“竞争、合作、对抗”。这给中共改善中美关系预留了空间。但是,如何与中共竞争、合作、对抗?拜登政府一直在观察和研判,没有最后拿定主意。

此次中美天津会谈,中共把底牌全亮出来了。中共副外长谢锋说:“美方的‘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对抗遏制是本质,合作是权宜之计,竞争是话语陷阱,有求于中方时就要求合作;在有优势的领域就脱钩断供封锁制裁;为了遏制中国,不惜冲突对抗。只想解决美方关切的问题,只想得到美方想要的结果,单方面受益,既要坏事做绝,还想好处占尽,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也就是说,对于拜登政府的“竞争、合作、对抗”,中共“不吃这一套”。按中共意图,拜登政府只有跟中共合作这一条道可走。

如何跟中共合作呢?

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在与中共外长王毅会谈时,再次提出:中方应遵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王毅反问道:美方所谓的“规则”指的是什么?如果是指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中共早就明示,各国都应遵守。如果是指美方自己和少数国家制定的所谓“规则”,有什么道理强加给中共?中共没有参与制定,为什么要遵守?

王毅此言等于把拜登政府外交政策最根本的一条给否定了。如果中共不遵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中美怎么合作?

王毅给拜登政府划了三条红线:第一,不得挑战、诋毁甚至试图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第二,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第三,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更不能破坏中国领土完整。

也就是说,拜登政府只能按照中共的“规则”进行合作。

美国副国务卿舍曼此次出访中国,本来没有打算解决具体问题,只是去摸一摸底。现在,中共交底了。

中共留给拜登政府的路,实际上,只有一条,就是对抗。面对这样一个“坏事做绝、占尽美国便宜、还反咬一口”的中共“恶狼”,拜登政府想不对抗都难了。

结语

此次中美天津会谈,中共的表现确实让人大跌眼镜。但是,中共外长王毅、副外长谢锋、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不过是前台演员而已。这场战狼表演的背后,隐藏着中共最大的一个忧患,那就是:中共听任“中共病毒”蔓延全世界导致四百多万人死亡;中共担心美国乃至国际社会找中共算账。

从去年疫情爆发初至今,中共一直坚持不让美国和国际社会对病毒源头进行全面、深入、细致的调查,因为中共深知,一旦谎言被戳穿,真相大白于天下,可能就是中共灭亡时。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真相曝光,中共越来越胆战心惊。比如,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主任袁志明,2019年在《生物安全与生物安保》杂志上发文承认:“实验室生物安全处于危险之中”。

7月15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我认为,真正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我们必须为数百万受苦难的人和数百万死去的人做的事。”

2019年以来,中共为保政权,宁可毁掉香港这颗“东方之珠”。2021年的今天,中共为防止美国和国际社会为四百多万死去的人找中共算账,保住中共政权,宁可走上跟美国对抗之路,也不愿意按美国所说的“规则”行事。

中美天津会谈,中共已向美国摊牌。接下来,只能是,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联合起来,围剿中共,直至中共灭亡。

如果美国不这么干,中共一定会想办法迫使美国这么干,此即“不作不死”。且看中共如何继续“作”下去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