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抗议疫情封锁是对自由的追求

大纪元专栏作家Gabriël A. Moens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7月24日,作为“世界自由集会”(the Worldwide Rally for Freedom)的一部分,许多欧洲和澳大利亚城市发生了反对疫情限制的抗议活动,其中有些是暴力的。

示威者对失去生计、无休止的封锁和限制、强制戴口罩和对公民权利的严重侵犯表示了抗议。

其中一次集会在巴黎举行。与会者游行反对一项拟议的法律。如果法国议会通过,该法律将要求人们在进入餐馆和购物中心时持有新冠疫苗接种护照或阴性检测结果。

示威者说,这项法律会使针对未接种疫苗的人的歧视制度化。

在澳大利亚,正如所料,政治家、警察、卫生官员和评论员谴责了同时发生的抗议活动。这些抗议活动被指违反了封锁指令和限制。在新南威尔士州(New South Wales),这些批评者包括州长葛莱蒂丝‧贝雷克良(Gladys Berejklian)、首席医疗官克里‧钱特(Kerry Chant)和警察局长米克‧富勒(Mick Fuller),他们称示威者为“无政府主义者”。

示威活动是对澳大利亚种种乱象作出的反应,包括民主体制崩溃、公民权利被剥夺、无休止的封锁和边境限制、失去生计、骚扰未接种疫苗的人,强制戴口罩,强制使用追踪应用程式,侵犯隐私,员警非法使用资料等。

抗议活动不是“无政府主义者”在闹事,而是澳大利亚人民在明确地表达对丧失权力的不满,并绝望地试图保留昔日享有的自由。

个人自由的丧失也是自由国家党的昆士兰州前州长坎贝尔‧纽曼(Campbell Newman)辞职的主要原因。

他说,“我们的联邦和州政府未能尊重个人自由的精神。这种精神不仅是自由党价值观的核心,也是更广泛的澳大利亚价值观的核心。”

悉尼的情况很严重,新冠病毒的德尔塔菌株(Delta strain)似乎无法被征服。医疗官员甚至主张60岁以上的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AstraZeneca),尽管其造成的血栓问题广为人知。

老年人对政府官方批准的观点采取了更强硬的立场,特别是在疫苗选择和艾维菌素(Ivermectin)等替代药物方面。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记者香农‧莫洛伊(Shannon Molloy)认为,反封锁的抗议者“应该受到羞辱、嘲笑和惩罚”。

他指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伦敦人被告知在夜间熄灭所有灯光,使德国轰炸机难以找到目标。他声称抗议者会无视这项指令,“为了自由而开灯”。

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推测。

在战争期间,在夜间熄灭所有灯光的指令与其预期的好处(使德国人难以找到轰炸目标)之间显然有直接联系。

与此相反,周期性的和无休止的疫情限制,并不会恢复公民权利,而只会进一步损害这些权利。

此外,在战争中,英国政府所针对的敌人是众所周知的。而在此次疫情中,敌人是看不见的。

18个月来示威者们已经忍受了政府保健建议变化、公民权利被扭曲、隐私被侵犯,以及有争议的疫苗分发,因此莫洛伊的批评过分严厉了,

乔治‧萨宾(George H. Sabine)在《政治理论史》(A History of Political Theory)一书中指出,政府不能通过“武力”来团结社会。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是经众人认可产生的”这一古老信念是有局限的。

但是,这一训诫却提醒我们记住英国著名哲学家约翰‧洛克(John Locke)的著名观点:政府只有在得到被统治者的许可后才能合法治理。

示威者显然不认可政府。

示威者是否应该给予政府许可,是否应该拒绝,这一类争论也是没有意义的。

时间会告诉我们,这些集会是否是正在酝酿中的革命的开始。

可以肯定的是,人民对自由的需求是不会轻易熄灭的。

作者简介:

加布里埃尔‧A‧莫恩斯(Gabriël A. Moens)是昆士兰大学(the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名誉法学教授,曾任默多克大学(Murdoch University)副校长和法学院院长。他出版了一本关于COVID-19疾病起源的小说《扭曲的选择》(A Twisted Choice),最近又在短篇小说选集《内陆》(Outback)(博拉隆出版社,Boolarong Press,2021年出版)中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贪婪的采矿者》(The Greedy Prospector)。

原文“The Worldwide Rally for Freedom: An Expression of Frustration?”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