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情电影《Sars-29》活下来的人是一种净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31日讯】眼下病毒不断变种,世界各地的疫情是此起彼伏。就着当下全球的这个疫情,讲一部灾情电影《2021-Sars-29》。

近些年,一些灾难主题电影还是比较流行的,比如《2012》,由于太阳活动异常,大量中微子以光速奔向地球,在地球周围形成重重的微波,最终导致地球内部的能量平衡系统崩溃,地球的地幔等圈层极速升温,地壳发生漂移,由于地壳位移导致全球范围内发生大地震,随即引发巨大的海啸。在大自然的浩劫面前,人类真的太渺小了。《2012》讲述的更像是现代版的诺亚方舟的故事,其实与当下的情况还是有些不同的。

但是《2021-Sars-29》与当下的情况就十分相似了。《2021-Sars-29》简称《Sars-29》,这部电影其实更应该称它为纪录片,它讲述的是在2029年地球上的幸存者来回忆2020年之后的几年地球发生的灾难。影片讲述的是从2020年至2029年人类经历的关于病毒的浩劫。病毒从2019年Sars19开始,经过了两次突变Sars22和Sars24。这里的19、22和24代表着年份,就是病毒变异的年份。从最开始人们对病毒还保持乐观的心态,到后来变种病毒的出现,大量人员的死亡,以及再后来超级变种,只要沾染上病毒的人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死亡。短短几年的时间,全球有超过40亿人死亡。电影以采访和回忆的形式记录下了在2029年幸存下的30个人对于当下的回忆。这些人包括医生、警察、护士、士兵等等,各行各业的幸存者,社会依然正常的运行,看起来一切正常,但是又跟以前完全不一样。

电影中讲述的病毒从2019年开始,被命名为Sars 19。这其实就是当下,我们正在经历的病毒,最开始出现是在2019年的12月,中共当局为了隐瞒病毒、制造一片祥和的盛世,惩罚了最早发现病毒的8名一线医生,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李文亮,他在次年的2月因为感染中共病毒去世。 更离奇的是,疫情在武汉爆发期间,那位勇敢的“早知道这样,老子到处说”的艾芬医生,在前不久接受眼部手术后竟然双眼接近失明。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冒着生命危险担任公民记者的方斌至今下落不明,另一位公民记者张展在2020年年末被中共当局判处有期徒刑4年。所以在中国民间以及话语网络流传着这样一句话:2020从李文亮开始,以张展结束。简练精辟的概括了中共政府的邪恶。

电影提及了对于病毒来源的质疑,一名CIA情报人员回忆称,病毒有可能是人为从蝙蝠身上提取的生化武器,随后从实验室被泄露出去。对于病毒的来源,各国政府与民间都质疑重重,国际社会对这一尖锐的问题提出质疑。

在电影中,面对大瘟疫,几乎所有的幸存者都表现出了一种漠视和淡然。其实生活在21世纪的我们,物质生活可能以及达到了人类历史上的最高点了,日常的生活在科技的推动下已经是极其便利的。在安逸生活的同时,就滋生了人对于钱、名利、物质生活的追求,那种无度的追求。但是经历了10年大劫难的洗礼后,幸存者们表现的是一种解脱和超然感,几乎从所有人的脸上你都能看出那种对于金钱的蔑视,真的有种“视金钱如粪土”和“钱是身外之物”的感觉。在病毒多次变异的时候,面对着堆积如山的尸体,以及扑面而来的尸臭味,人们反而主动的去帮忙处理尸体,不求任何回报。也有人就提到,因为死了很多人,有些家庭里父母都死了,只剩下了孩子,所以大家都会力所能及的去照顾这些孩子,就好像这些孩子是人类未来的延续,未来就靠他们了,体现出了一种大爱和无私。

所以这个电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大劫难对于活下来的人是一种净化,既是对个人心灵上的净化,也是对社会的净化。能让个人洗净在尘世沾染的那种自私、对于名利、金钱的追求,同时因为很多人的死去,留下的人都是回归淳朴的人,一切都回归简单,就像是电脑一键还原,人类就从全新的起点上,发展新的文明。

其实,纵观人类的本次文明的历史,就会惊奇的发现历史是重复的。古今中外,瘟疫是人类逃不过的劫难,每隔一段时间,在人间出现大的罪恶之后,整个人类都会经历一场活着几场超大规模的瘟疫。罗马帝国曾经称霸欧亚,但是却对基督教和基督徒进行了长达300年的迫害,导致人神共愤。公元64年尼禄火烧罗马城,并嫁祸于基督徒,这是罗马帝国历史上对基督徒的第一次大迫害。尼禄之后又有戴克里先等多位皇帝迫害基督教徒,从公元64年到公元4世纪初大迫害共进行了十次之多。公元303年2月23日,戴克里先皇帝在帝国东部发动了最大的一次迫害:摧毁教会,收缴圣经,基督徒们要么选择悔过,要么选择死亡。许多不放弃信仰的基督徒被杀。正是伴随着对基督徒的迫害,罗马帝国开始不断受到天灾和瘟疫的打击,经济状况不断恶化,直至走向没落。《圣徒传》的作者约翰和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详尽的记载中了解当时的惨烈。前者见证了第一次瘟疫,而后者则亲历了4次瘟疫。

约翰是如此记叙当时的情景的: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四处都有倒毙街头、令所有的观者都倍感恐怖与震惊的“范例”。他们腹部肿胀,大张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他们的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着。尸体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园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

而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的描述让我们进一步了解染上瘟疫后的人们的惨状:“在有些人的身上,它是从头部开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肿胀,继而是咽喉不适,再然后,这些人就永远的从人群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内脏流了出来;有些人身患腹股沟腺炎,脓水四溢,并且发高烧,这些人会在两三天内死去。有的瘟疫感染者尚能苟延残喘几天,而有的病人则在发病后几分钟内死去。有些人感染了一两次又康复了,但是等待他们的,不过是第三次感染以及随之而来的死亡而已。”从埃及的培琉喜阿姆和亚历山大港,从君士坦丁堡到罗马帝国的各个角落,第一次瘟疫席卷了罗马帝国全境。三分之一的人死于这场可怕的瘟疫。而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更有半数以上的居民死亡。

从电影到现实,从历史到今天,冥冥中今日全球发生的这场瘟疫似乎与千年前罗马帝国发生的瘟疫暗含着某种相近之处:都是来无踪去无影;都造成了巨大的人员死亡;都给人们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恐慌,只是昔日的惨烈还没有在今日显现。所以防范于未然乃事正解之道。如果说现代科技还解决不了眼下的问题,试试古人的精神疗法也是不错的选择。生而为人,有人需要遵循的道德准则与无私大爱,选择从善、反省自我、顺应“天人合一”之道,就如同历史上曾经的瘟疫一样,信神、提高道德水平才是人类免遭各种灾难的好途径。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