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另一种形式的新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5日讯】生老病死,是生命的过程,虽然自古以来,一直有人执著的追求长生不老,但是最后,凡人谁也没有逃过自然的法则。不仅仅是生物,一切物质,不论是有机物、无机物,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著“生、老、病、死”,佛教称这一过程为“成、住、坏、灭”。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曾提到,放眼望去,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一切物质都是恒星爆炸后的“核废料”。爆炸其实就是天体的死亡,说的更残忍一点,就是天体“尸体”的被肢解。支离破碎后的天体,随后被能量和氢充斥着,这就是哈勃眼中的蔓延数万光年的星云。由于周围环境的引力不平衡,最终促成了星云中的氢原子聚集在了一起,不断核聚变后,恒星baby就此诞生。数十亿年的繁荣就此拉开序幕,那将是另一段精彩的故事。

但是大家注意到了没有,死亡重生,似乎仅仅是一念之差,恒星的死亡就是另一种形式的重生。不只是恒星,上升到更大的范围,宇宙也是在不断的走向死亡,因为如今人们已经清楚的探测到了,我们生活的宇宙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膨胀。就像一个气球一样,不断的膨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更大范围内的爆炸,而在遥远的未来,这份无序会催生更大范围的有序,轮回无穷无尽。

往大了是这样,回到我们生活的每天,周围的一切也在同样的法理中度过生命的过程。人们对于死亡往往都处在两个极端,一种显得很坦荡,另一种则对死亡有着莫名的恐惧。

一般显得很坦荡的人,往往都有一个精神支柱,或修道有成。比如说春秋时期的豫让行刺赵简子没成功,两次都被抓住。赵简子就问豫让为什么如此坚持。他说自己受智伯国士的礼遇,如今智伯没有后人,所以他必须为其报仇。如今被擒,豫让请求赵简子能否借与铠甲,让他刺两剑。赵简子把铠甲给他,豫让刺了两剑,然后对赵简子说:“谢谢,我现在可以到九泉之下去见智伯了。”然后伏剑而死。

更多的活在现实生活中的人,对死亡都有着不可抗拒的恐惧,但其实他在恐惧的同时忽略了生活的苦。人生就是一个苦难的过程,从小到大,每一个人都是众苦云集,从读书到工作、再到成家立业,这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成功的人固然不易,而更多的平凡的人面对的现实是尽管有时候努力到精疲力竭,结果还是失望,达不到理想的预期。当生活变成了一种煎熬,生活就是一种无力。

人世间就是这样一个正负交错、反理正说的环境,生命出生时,周围的人都在笑唯独主角在哭,死亡时,主角静静的躺在那里,安详、平和,而周围的人都在哭。

中国的古人常言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以顺其自然的平常心对待生活中的一切,方不枉费人间走一遭。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