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殡仪馆冷冻柜有具地铁5号线的“无名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沙涛从地铁里失踪6天后,他的妻子尤婷(化名)终于找到了他。在殡仪馆的冷冻柜里,写着无名氏。另一位只来自上海的邹德强,也成了无名尸体。在官方此前的语境中,他们被描述为失联。

在此之前,她奔走于地铁站口、地铁公司,各级官方机构,只为让地铁公司早点去仍被水淹的地铁里搜救,却被各种借口推诿。

在寻人的过程中,甚至遭遇了勒索:给我费用,我带你去找他。

愤怒的尤婷控诉郑州地铁方面前期防汛预备工作没有做到位,部分地铁线路已进水,五号线却还在正常运营;发现地铁进水后,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没有及时疏散乘客逃生;后期发生事故没有及时上报,且没有及时做好后续搜救工作等等……

对于那一度被困在地铁里,生死一线的500多乘客以及大多数灾民看来,尤婷的控诉句句属实,字字凿心。因此,地铁五号线才摆满了祭奠冤魂的鲜花。

但今天,尤婷再次成了主角。网民们扒出,在2019年8月香港市民上街抗争遭员警暴力镇压时,她在微博上多次转发《人民日报》和《人民网》抹黑香港抗争市民、支持员警的官宣。

在她和家人生命中最黯淡的时间重提此事,显得很不厚道,如有个朋友说,今天,她仅仅是个灾民。我认同这个说法,也对他们的遭遇有狐兔之悲的共情,但我还是想告诉尤婷香港究竟发生了什么。

很简单,那些和你们一样年轻,甚至还是未成年孩子的香港人抗争,仅仅是因为不想像您的丈夫一样,在原本应该最安全的地铁里随机就被淹死了。即便有洪水的时候,他们能得到预警,能得到专业的救援,那争分夺秒与死神赛跑的救援机会,不会被只会背诵政治空话的官僚们浪费。

但从1997年香港回归之后,特别是习近平上台后的8年里,香港人原有的自由,独立的司法环境,专业高效的社会救助体系,都在被党一天天的夺去,以所谓爱国的名义。

党的高官们想把香港人和你们郑州人一样,随时放在可能被水淹的地铁里,下穿隧道里、哪怕是一个路边的下水道里,自身自灭。但他们自己的孩子,却在加州奢华的山顶海景别墅的泳池边,品着红酒、或喝着下午茶,一边欣赏着海天一色的美景,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郑州水灾的消息,然后动动手指头,发一句“郑州加油,中国加油”!

这很滑稽。尤婷,您觉得呢?

郑州冤死者尸骨未寒,五号地铁的幸存者仅仅回现场献花,叙述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就被便衣现场警告是在为外媒递刀。按党国的这个逻辑,尤婷你在微博上寻夫,也就成了为海内外敌对势力递刀,这个卖国的大锅,你背吗?

也许,接下来你可能有上百万(但愿如此)的赔偿,但我采访过数十宗中国矿难、甚至是所谓因公牺牲烈士的经验告诉我,在货币年年贬值的背景下,所谓的善后赔偿,对独生子沙涛的父母,对您,对您仅9个月的孩子,这都是杯水车薪。我甚至看见了今后您一家的艰难。

虽然遭受了生离死别的重创,但我也不指望你已经醒悟。毕竟,武汉敲锣女攻击作家方方那样当代版农夫和蛇的故事,其实一直在我们可怜的祖国重演,也更不指望在官方维稳和民间五毛的双重压力下,你会向香港人道个歉。

但请记住,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香港人的捐款创下中国灾害捐款纪录,但仅仅13年后,郑州水灾呢?在祖国的一再欺骗和暴力镇压下,他们累了。哀莫大于心死,请您想想,他们为什么会转身离去?

不客气地说,是祖国,和您这样的同胞逼的。

说到这,你未必会同意我的观点,至少在公开层面,你也不敢。但我还是想最后奉劝一句:《人民日报》和《人民网》里没有人民,只有书记。如果能拿了钱,带着老人孩子走吧,海角天涯。

他们说,离开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其实,离开了祖国,你才能有尊严的活下来。离开了祖国就成愿,节哀顺便。如日本朋友的祈福: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