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需更强硬处理与中共的外交僵局

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徐智宁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又译为谢尔曼)7月26日前往中国,会晤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中方在谈判结束前宣布,会谈陷入僵局。据路透社报导,这次会面是在3月份阿拉斯加灾难性的美中会谈之后,为尝试避免高层冲突而举行的,但双方“火药味浓的声明”,令结果失望。

中共错误地将谈判受阻归咎于美国,称华盛顿制造了“假想敌”和对抗性的基调。中共在全球范围内积极推行其极权主义制度和扩大影响力,美国当然应该与这个民主的敌人对抗,否则就不能保护美国人民免受独裁扩张主义统治,是一种失职。

舍曼的代表团正确地注意到,中共违反国际法,包括废除与英国签订的对香港条约(《中英联合声明》),以及对新疆维吾尔人的令人发指的非法种族灭绝。其虽然提及了西藏,但至少从2018年起被学者们承认的、针对法轮功的种族灭绝,显然再次被忽视了。

面对令人尴尬的谈判破裂,美国官员以匿名方式对记者匆忙补充说,闭门对话更加亲切。他们还试图给予一种美国超然的印象。在谈到朝鲜、伊朗、阿富汗和气候变化等问题时,一位官员对记者说:“我认为,将美国描述为以某种方式谋求与中国的合作,是错误的看法。”另一位官员说,“这将取决于中方,决定他们是否准备好……采取下一步行动。”当然,拜登政府试图表现出控制力,即使实际上并非如此。就在2019年,拜登还根本不承认中共是一个威胁。

在会谈中,王毅要求华盛顿单方便取消关税和制裁,不承认在法律层面上,关税在很大程度上是弥补因中共每年盗窃美国高达6000亿美元知识产权、令美国遭受的经济损失。王毅说:“在尊重国际规则方面,是美国必须三思。”他领导的外交部表示,未来合作可能存在先决条件。

中共不负责任地试图利用气候变化谈判,来获得不相关的让步,从而参与我所称的“气候边缘政策”。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污染国利用其排放,来威胁美国和盟国,在人权、贸易等问题上做出让步。

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正确地选择将气候谈判与其它问题脱钩。但由于中共显然不关心环境是否达到所要求的程度,美国应该采取对待欧洲的做法,施征污染税。

欧洲增加了对廉价中国进口产品的贸易壁垒,这些产品利用了(中国)几乎不存在的环境法规,帮助逃避“碳泄漏”(carbon leakage)。而美国和欧洲的工业就是为了逃避严格的环境法规,在中国生产更便宜的产品。

最近的(美方)与中共的会谈是在中国北方港口城市天津举行的,这里距离北京约70英里。选择天津作为与美国降低紧张关系的会谈地点,似乎很奇怪。北京经常在礼节上做文章,怠慢美国官员,包括2016年奥巴马总统在机场遭冷遇,2017年与川普总统的随行人员抢夺“核足球”手提包。选择天津作为会谈地点可能是又一次这类怠慢的举措。

当舍曼回到华盛顿时,人们无法想像她会如何向总统拜登汇报,最乐观的情形可能就是耸肩辞职了,也可能更糟。

这很可能就是未来与中国共产党(CCP)谈判,能得到的外交成果的限度,除非我们增加外交官手中更强硬的筹码。

会后,路透社称华盛顿与北京的关系“处于停滞状态”。路透社指出,“双方似乎没有真正谈判任何事情,而是坚持既定要求清单。”

美国外交官想要调和与中共的关系,却屡次失败。这将迫使我们与中共的分歧进入经济制裁、与盟国结盟和军事领域。美国已经在该地区增加军事训练,美国还考虑阻止从伊朗向中国运送石油。

因为中国没有容易开采的石油储量,石油供应是一个主要弱点。美国曾在二战期间,阻止对日本的石油运输,然而结果是日本在1942年袭击了珍珠港。

美中关系因此变得越来越危险和不可预测,尤其是因为高超音速导弹和无人机群等先进技术。

拜登通过加强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之间新兴的多边联盟(称为Quad,即四方安全对话)的合作,寻求稳定亚洲地区;并鼓励主要欧洲盟国,如英国和法国,派出战舰,以展示承诺。

总统正在寻求今年主办“四方”领导人多边会谈。希望他们比舍曼女士在天津的尝试更顺利、更令人满意。我们希望英国和法国也派出代表。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政府学博士学位(2008 年)。他是Corr Analytics Inc.的负责人,《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并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禁止侵入》(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China Diplomatic Standoff Requires Tougher Stand From U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