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温斯坦:疫苗安全和老药新用问题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江元贞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2日讯】“当这股势力退缩了,我的希望是,民众将看明白事情的原委,将认识到:通过实验室泄漏事件、压制“老药新用”有关消息的做法、以及禁止人们讨论注射疫苗所带来的伤害一事。”

温斯坦博士说:“民众能看到真正的问题是,本该为我们的利益而服务的体制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发生了机构受制于人(即被“俘虏”)的情形。”

他说:“我们实际上是给非常大比重的人群在做一个科学实验,然而它其实又不是科学实验,因为我们刻意避免收集数据,而这些数据原本可以让我们评估疫苗对人的影响。这令我感到震惊。”

在本期节目中,我采访了进化生物学家、DarkHorse播客的共同主持人布雷特‧温斯坦(Bret Weinstein)博士。我们讨论了COVID-19疫苗的安全性、推出疫苗中的“反常激励”、“老药新用”类药物的功效、武汉实验室泄漏论,以及这个新时代的科学审查制度。

这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杨杰凯:布雷特‧温斯坦,很高兴您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温斯坦博士:谢谢您的邀请。

“老药新用”有效 还需要疫苗吗

杨杰凯:布雷特,今天我们要谈的话题是审查制度——实际上,我们要谈各种形式的审查,以及一些看似审查的东西,我甚至不确定是不是可以这么去称呼它们,但是它们肯定朝着审查的方向在发展。前不久,Youtube平台把您的视频“黄标”了(无广告收入,限制流量推广)。就我所知,您的“DarkHorse”频道遇到了麻烦。

最近您节目上的一位嘉宾,罗伯特‧马龙博士(Dr. Robert Malone),似乎被“领英”(LinkedIn)踢出了平台。据我所知他正在提出上诉,可能可以再重返平台。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我们录制这期节目时,这就是眼下的局面。希望这局面将发生变化。您怎么看?

温斯坦博士:我认为,有什么东西企图控制对这件事情的叙述。我觉得从某种意义来讲,在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这个假设上,它迫于压力而不得不收回之前的说法,这事情让它受挫了,所以现在它要把其它相关话题的讨论控制在一定范围里。

杨杰凯:“它”是谁?

温斯坦博士:我们不知道。我们可以从看到的事态规律中做一些推断。我们知道,它非常热衷于控制与“老药新用”相关证据和新冠病毒(COVID-19)的疫苗可能带来的危害有关的讨论,但是至于它是如何运作的,它的目的是什么,这就不好说了。

我们只知道,界线是存在的,如果你跨出界线,就会危及你的生计,就比如我的情况,我对公众发声的渠道就遇到了麻烦。

一窝蜂给每人注射疫苗 有必要?

杨杰凯:我们稍微深入谈一谈好吗?您提到了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是老药新用,针对新冠病毒的治疗药物;第二当然是疫苗的安全问题。您看到的是什么情况?这样吧,我们选一个来谈。我们先谈疫苗的安全问题。

温斯坦博士:我不确定能只谈论其中一个而不触及另一个话题。这两个问题似乎是同一个事情,只是是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看这个事情。

我认为,大家应该注意的一个事情是,注射这个疫苗是需要获得“紧急使用授权”(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简称EUA)的。获得EUA授权的其中一项要求是,在没有其它安全有效的治疗途径的情况下。

那么,如果那些“老药新用”的药物确实像部分人认为的那么好用,就根本不需要提供疫苗了。疫苗会仍处于实验阶段。除此之外,我们还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生产这些疫苗的制药企业获准豁免责任。

我认为,这两点结合在一起,造成了一窝蜂地要给每个人注射疫苗,却忽略了在医学上和流行病学上是否有此需要。

伊维菌素对治疫有效 YouTube禁讨论

杨杰凯:这当然十分耐人寻味。那么审查是在哪里出现的呢?审查是如何进行的?

温斯坦博士:我在YouTube上面看到过一个审查案例。YouTube在它的社区指南里,竟然有一条规定,如果相关讨论涉及声称伊维菌素这种药物有效,则被禁止。但是问题是,有充分证据证明它有效。所谓“有效”不只是指一个意思——它实际指两个不同的东西。

有强有力的证据显示,伊维菌素对治疗新冠病毒有效,特别是在发病初期施用这种药。它作为预防药,显然也非常有效。这些情况在近期的整合分析(meta-analyses,注:指将多个研究结果整合在一起的统计方法)中都清晰显示了出来,这些整合分析结果已经公布,能看出很清晰的规律。

然而,YouTube平台禁止讨论这方面的证据,而这些证据已经被同行评审过,也在科学文献中发表过。这是因为它不符合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简称CDC)的观点。CDC的观点是,伊维菌素无效,或者说没有证据显示伊维菌素有效。

旁白:我们的团队试图与YouTube取得联系,但是我们没有立刻获得对方的回复。

新冠病毒问题上 突然形成“共识”

杨杰凯:这是讲的一个具体的药物。我想稍微从不同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科学发现的过程——需要有相互冲突的、不同的观点存在,对做出的假设要进行严格的实验。(在科学发现过程中)进行这样的讨论是有必要的。你不能只从中选择一种观点,然后说:“这是唯一最好的。”特别是我们现在这种情况,仍然有很多混乱的事情在发生。

温斯坦博士:科学共识分成两种。我认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场欺骗把戏,它让我们以为我们看到的是第一种,其实我们看到的是另一种。科学共识指的是,当某件事在假以时日以后变得很清晰,就会形成科学共识。

举个例子,板块构造理论(地球表面的板块相互运动)最初被提出来时,具有很大的争议。各个大陆其实是浮动并且运动着的,这种想法(起初)大多数人都认为不可能。现在它已经被广泛接受并达成了共识,但是这个共识是需要时间才形成的。

那么在新冠病毒的问题上,我们看到的是突然形成的“共识”,并且对于新的证据不予理睬。这是一个非常不寻常也不科学的过程。像这样一个混乱又复杂的体系,要形成共识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坦白说,这么多不同的讯息输入到这个体系里,产生了很多噪音,由此而得出的数据资料集本身就是很混乱的。

杨杰凯:我之前在看您的播客节目时,注意到您有几次提到一个事情——在您和部分专家看来,某些类型的数据看起来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却没有人去收集这些数据。这令我感到很不可思议。您能稍微谈一谈吗?#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