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关于河南洪灾的11个疑问 国务院能查清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根据河南省官方8月2日下午的通报,截至8月2日12时,全省已有302人遇难,50人失踪。其中,郑州市遇难292人,失踪47人;新乡市遇难7人,失踪3人;平顶山市遇难2人;漯河市遇难1人。

这次河南和郑州的洪灾因为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惨重,引发了全国乃至国际舆论的关注,眼下大家最关心的是:此次洪灾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当地官方有没有失职,有没有掩盖真相?

新华社8月2日发布消息称,国务院决定成立调查组,对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进行调查。“调查组将依法依规、实事求是、科学严谨、全面客观地对灾害应对过程进行调查评估,总结灾害应对经验教训,提出防灾减灾改进措施,对存在失职渎职的行为依法依规予以问责追责。”

新华社关于国务院成立调查组的消息发布后,高级经济师、职业自媒体人程墨在微信公众号“天眼视点”上发表了“我对国务院郑州特大暴雨灾害调查组的期待”一文,提出了他

期盼调查组能查清的11个疑问,它们是:

1. 郑州当地气象部门较为准确地预报了当地极端天气情况。7月19日06时至20日06时,郑州市出现暴雨到大暴雨,特大暴雨。郑州市城防办在20日凌晨启动I级红色预警响应;20日下午4点,郑州市防汛指挥部宣布启动防汛Ⅰ级响应。当地宣布启动Ⅰ级城防预警响应和防汛Ⅰ级响应措施是否及时?

2. 郑州城防启动I级红色预警和防汛Ⅰ级响应后,究竟采取了哪些具体防汛措施?这些措施是否及时落实到位?

3. 在郑州城防I级红色预警和防汛Ⅰ级响应预案中,是否包含停工、停课,以及停止地铁运行、关闭隧道和地下车库等措施?如果有,为何这次没有得到落实?如果没有,那这个最高等级的城防、防汛响应措施,是否需要做出进一步完善?

4.  20日下午,郑州地铁五号线5点半进水导致列车停车之前,全市地铁已经有多处进水,在这种危急情况下,为何没有下令地铁停运?

5. 地铁5号线出事的那趟列车运行中,被涌进地铁的洪水导致电气设备故障停运后,地铁人员是否立即组织了乘客疏散?水位上涨速度是否不足以让绝大多数乘客快速撤离到站台安全位置?对地铁遇紧急情况下的乘客疏散,平时是否对地铁工作人员进行了足够的安全培训?

6. 地铁5号线500余名乘客被洪水包围后,从下午5点半开始,陆续通过微博发出大量救援信息,为何到当晚10点左右才组织起有效救援?郑州作为人口密集的特大城市,紧急救援的指挥体系、技术与装备配备、队伍建设等方面是否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7. 所谓“龙吸水”等排涝设备既不昂贵,操作又极其简单,是各地市政、河道、大中型建筑公司的常备、常用设备。郑州作为人口极其密集的大型省会城市,在京广路隧道被洪水淹没之后,为何要从数百公里、上千公里的武汉、重庆调中国安能公司来排涝?难道郑州和河南各地的市政、河道、建筑施工单位连排涝设备都缺乏?如果一个特大城市缺乏必要的排涝设备,这是如何造成的,在大灾过后又做了怎样的改进?

8. 据多家权威官方媒体报导,郑州特大暴雨期间,周边多处水库分洪,河水意外漫堤、决堤,从视频画面上也看到作为平原地区的郑州市,街道上出现了绝无可能是雨水导致的流速极快的汹涌水流。在通讯和信息传播极其发达的今天,水库分洪和河水漫堤、决堤,是否及时通报了可能波及到的民众,并组织了民众撤离或采取了其他有效的防洪应对措施?

9. 德国之声记者正常采访郑州水灾,并无违背中国的法律法规,为何受到当地民众的“围观”、拉扯?对于暴力阻止外媒采访的当事人,事后警方做了怎样的处理,来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和树立中国良好的对外形象?

10. 重大自然灾害造成人命和财产损失有时难以避免,在重大灾害面前,信息公开尤其特别重要。这也是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的。河南“7.20”洪灾到现在过去了整整13天,积水最为严重的京广路隧道也于7月24日完全排干。数百人的死亡、数十人的失踪虽然惊人,但人数并非多到统计不过来,完全可以像全国各地类似灾害、灾难事故一样,及时通报每天更新的死亡和失踪人数。为何河南这次过了这么久,才突然一下子通报这么多的死亡和失踪者数据?

11. 差不多同样的特大暴雨,河南洛阳、焦作两市通过全社会动员,不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而且将财产损失也降至最低。这两个市有什么好的经验值得郑州和全国各地借鉴?

我以为,以上这些疑问不仅是程墨个人的疑问,也是许多人共同的疑问。至于北京的调查组究竟能够查出什么,究竟能不能够给全国民众以满意的答复,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