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北京协和医院为什么停诊一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28日北京协和医院突然停诊一天,措手不及的病人及家属聚在医院门诊楼外,人山人海。

到底协和医院发生了什么事?

协和医院的突然停诊,使人联想到3天前到协和医院治病的津巴布韦副总统奇温加。7月25日奇温加在协和医院核酸检测为阳性,随即与奇温加有接触的医护及保安等人员,均被要求强制隔离14天。

善良的人们都希望协和医院的停诊,是针对奇温加而采取的一些列防护措施,而不是传说中的电脑系统宕机。因为协和医院在防疫方面的确需要做一些改进。

比如,25日中午就得知奇温加就被诊断为病毒感染者,但是26日依然一切照旧。早上协和医院门诊大楼外,病人及家属和往日一样多,人挤人、人贴人地排著长龙,等候有数的几台机器打印挂号凭条,场面堪比过年时的菜市场,人群中还有根本没戴口罩的人。

还有各科候诊区大厅,人满为患。座椅上病人一个挨着一个坐着,没有任何安全距离可言。没有座位的病人,有坐在地上的,有聚集在叫号屏下紧盯屏幕站着的,人和人的距离都很近。

更可怜的是医生,在密闭房间里,接诊没完没了的病人。医生在不大的桌子上操作电脑,病人则是贴著桌子对面坐着,手臂就放在医生的桌子上,和医生几乎面对面地交谈著,距离不到50公分。

以上种种场景令人唏嘘。全国一流的协和医院尚且如此,北京乃至全国各地的其他医院又会好到哪里去呢。

再说协和医院的病人来自全国各地,病人中什么情况都有,其中可能就有像奇温加这样带着病毒来的。这么多的病人及随同家属聚集在一起,在疫情当下,怎么能不令人担忧呢。

就算有些病人在来北京之前没有染疫,但在乘坐飞机、高铁、火车和长途汽车等公共交通工具,或在入住的酒店,吃饭的饭馆等处,都加大了被感染的概率。

医院是一个病人、病毒聚集的地方,防疫不到位,很容易成为交叉感染的地方。从这个角度讲,协和医院真应该在人多拥挤的地方加强疏导、分流,发现问题后及时修改防疫作业流程,做到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方案,管控好容易造成防疫破口的每个细节,同时尽可能照顾好医护人员。

当然,重要的是要及时公开医院疫情真相。说到真相的重要性,不得不提我在北京SARS期间陪家人去人民医院的亲身经历。

当年,我们从急诊科穿行,见到急诊科走廊两侧满是病人,有躺在简易病床上打点滴的,有坐在椅子上打点滴的,还有直接躺在地上,并没有打点滴的。医生们头戴好像防化部队使用的防毒面具,快步甚至是小跑地在走廊上来回穿梭,整条走廊笼罩在极度恐怖的气氛中。

因为急诊科离医院北门最近,便于穿行至各科室,有很多人经过这个到处是SARS病人的地方。因为中共隐瞒SARS流行的真相,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而染疫,又有多少人因此而死亡。如果人民医院能在第一时间设立指示牌阻挡穿行的人,相信会减少很多人被传染的机会。

事后在中共在给自己唱赞歌的时说,人民医院48岁急诊科副主任丁秀兰染病殉职,还有93名医务人员被感染,包括医生、护士、保洁员、行政干部、研究生和进修医生等。前车之鉴啊。

虽然SARS已经过去18年了,但中共草菅人命,掩盖疫情真相,欺骗民众,迫害吹哨人的本性未改。如今中共又在疫苗保护力上造假,如果中国疫苗有效,为什么在6个打疫苗后疫情不降反升的国家中,有5个是施打中国疫苗的?

这次津巴布韦副总统奇温加来协和医院,给中国人民带来的都是麻烦和负担,但唯一有积极作用的是,他现身说法,证明中国疫苗无效。

可以说奇温加是一个“听党话跟党走”的典范。在疫情之初,他大赞中共抗疫卓有成效,在中共推出疫苗之后,他高调率先施打国药疫苗,还推介津巴布韦民众打中国疫苗。如今落得自己染疫,他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了。

至于说奇温加是染疫后来中国治疗也好,还是到中国被传染也好,怎么都是掌掴中共,要么证明中国疫苗无效,要么证明在中国随时随地可能被感染。

可见,听党话跟党走,就是无路可走。中共不可靠,百姓当自强。

如果协和医院28日停诊一天,是为了完善防疫措施,那就可圈可点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