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党媒一文打掉四千亿 缘何自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5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8月4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在此前的节目中,我们和大家曾经开玩笑说,习近平现在治国理政的一大特色就是“你对我狠,我对自己更狠”。从蚂蚁上市临门一脚被硬生生叫停,到滴滴出行暗度陈仓后被公开吊打,再到一夜之间将整个教培产业打到与黄赌毒等同待遇,其出招之猛、力道之狠,让无数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而更加令投资从业者胆战心惊的是,这一波狂风暴雨式的七伤拳显然还没打完。就在昨天,党媒一篇政策定性式的批斗文章出台,眨眼间就引发腾讯等几家电子游戏巨头的股价暴跌,更让无数电游产业的从业者瞬间如坠冰窟,大呼这是在玩产业自杀游戏吗?这就是昨天堪称引爆全网的“党媒炮打网游精神鸦片事件”。

此外,倍受关注的奥运赛场上也发生了一个引发争议的焦点事件,有两位中国运动员居然旁若无人佩戴着毛泽东像章高调上台领奖,引发舆论大哗,同时也立即受到国际奥委会的调查。

这些事情为什么会出现?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这两个焦点事件……

党媒炮打网游产业 灾难性后果

3日上午,中共官媒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突然出手,发表了一篇题为“‘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的文章,指网络游戏对青少年造成的危害越来越成为社会共识,公众经常用“精神鸦片”、“电子毒品”来形容网游,更点名腾讯游戏“占据行业半壁江山”,尤其“王者荣耀”这款游戏,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造成不可低估的影响,必须及早予以规范。

文中甚至发出了“任何一个产业、一项竞技都不能以毁掉一代人的方式来发展”这样的严厉警告,同时还呼吁“处罚的力度要同步跟上”。

这篇文章一出台就很快得到各大党媒的转发,其舆论效果之大谁都没想到:腾讯在香港股市一开盘,仅5分钟就从468.8港元跌至432.40港元,最低时只有423.60港元,跌幅达9.64%,市值一度蒸发4,339亿港元。

其它网游大拿处境就更惨,网易暴跌了15.03%,市值蒸发46.5亿港元。中手游最低点的时候跌幅高达20.86%,市值蒸发25.46亿港元。

急删“雪崩”文章 低调另发

这样的结果,当然是灾难性的,这也在瞬间给《经济参考报》造成了强大的压力,我甚至怀疑这家媒体的编辑自己也没料到这篇文章会有如此威力。所以仅仅4小时后,这篇火药味十足的文章就被删除了,包括主要转发的党媒也都同步屏蔽了。

当然,港股的游戏板块随后迅速迎来了一波反弹,但幅度有限,基本都只有跌幅的一半左右。

而引人注目的是,这篇堪称引发了雪崩的文章,在删除约5小时后的晚上6点左右,再度出现在《经济参考报》的主页上,我们对比一下可以看到,除了文章的标题和正文中修改了“精神鸦片”和“毒品”等少数词汇,其它内容都是原文照发。

也就是说,中央级官媒当前对游戏产业的定性和定调实际上没有改变,只不过考虑到舆论引发的经济损失太大,在语气上做了缓和处理,让人看上去似乎从敌我矛盾降级到了人民内部矛盾。

但这是一种错觉,就像把“失业”换成“下岗”一样,只是中共惯用的名词维稳手法而已,这篇文章的实际分量并没有因此而减轻多少。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首先一点,发文的《经济参考报》是比较有来头的,这报纸不怎么被大众熟悉,但它是由新华通讯社主管主办的全国性报纸,创刊于1981年,是中共建政后第一份专门从事经济和财经报导的日报,其报名来自于邓小平的题字,其分量可想是不轻的。

其次,这篇文章从它的内容看,可以说属于比较标准的中宣部一贯风格的那种“官稿”。也就是说这基本可以肯定是中宣部统一安排的,包括各大党媒在第一时间统一转发、然后又统一撤稿,都是这种安排的一部分。撤稿当然是因为股市反应太大,随之而来的压力让《经参报》当时没顶住。但随后文章稍作调整重新上线,显然是通过请示上级得到了力挺。

为何自废武功?整治网游产业

这个过程,再次说明了一点:整治网游产业是当局的既定政策,可能在具体操作上会有时间、力度的调整,但大方向不会变。

这就带来一个令很多人都大惑不解的问题:谁都知道现在因为国际关系空前恶化,脱钩制裁已经成为常态,又加上疫情反复,经济形势和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为什么当局还要自废武功,频频对自家企业甚至整个产业下重手打击呢?这看上去非常奇怪对吧。

从蚂蚁金服上市风波到现在,我们看到当局明显是有序有步骤地在挨个整治,这反映出习近平并非一时兴起心血来潮了下一步随手棋,而是沿着一个明显的既定方向在走。尤其是对教培一刀切、整顿饭圈乱象以及打击网游“电子毒品”这连环三招背后,体现了一个逐渐清晰的轮廓。

什么轮廓呢?

1. 意识形态控制加强

我们如果退远一点,可以看到校外教培、饭圈文化和网络游戏,这些领域都有两个比较突出的共同点:一个是都与思想、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相关。另一个是这些产业在经济领域中都属于服务型产业,都是比较虚的部分。

从这里可以看到,中共当局下重手整治这些行业,首当其冲的原因是出于对意识形态控制的加强。

我们都知道,校外教培行业由于课本讲义等等很多都是自己主编,虽然教培的重点是为了应试教育或提升职业技能,但对中共来说这是思想控制与意识形态洗脑的一个漏洞,这是中共最不放心的敏感点。

而青少年终日沉迷于饭圈追星或网络游戏,这个人群在不断扩大,其影响也越来越大。饭圈群体经过多年发酵,已经开始出现极端化、跨圈恶斗、以及党同伐异的趋势,这次吴亦凡事件中甚至罕见出现了要“劫法场”、和党的暴力机关公开对峙的现象。

这可以说是犯了中共的大忌,因为中共从来最怕的就是有组织、结党的行为,无论你是追星还是学习马列,都一概要扼杀于萌芽之中的。更何况,在中共宣传的话语体系中,饭圈与网游,几乎就是造成青少年不思进取,造成家庭教育成本飙高甚至出现躺平主义的罪魁祸首之一。

也就是说,中共现在不但面临人口数量的下降,同时还出现了人口素质的下降,这韭菜不但数量少了而且成色营养也越来越差了,这对中共经济的后续发展,已经造成严重影响,是政治和经济双重领域的风险。

2. 挤压“虚”的产业 需要蓝领技工?

其次,我们都知道,由于国际环境的空前恶化,以及疫情反反复复,导致中共实体经济遭受的打击非常大,尤其以中共视为逐鹿全球最大本钱的制造业为甚。当局现在大力挤压这些比较“虚”的产业,当然会出现大量失业人员,但是可以把这个人群都驱赶到比较“实”的制造、交通、基建甚至农业等领域,去做大量的蓝领技工类工作,做一颗新时期社会主义需要的螺丝钉。

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变相的隐形的“上山下乡”。在极左思潮泛滥式洗脑之后,大批的红卫兵式人群势必越来越失控,越来越危险,是必须要及时处理的。用疾风暴雨式打击整顿产业人群的方式,可以起到最直接的“接受再教育”作用,让他们都去为社会主义最艰苦的工作添砖加瓦,不允许躺平。

所以,习近平的招数,其实大体上仍然在抄毛泽东的作业,只不过换了一件比较现代时髦的马甲,做的比较隐蔽而已。

3. 所有妨碍生娃的产业都挨打?

第三,习近平大力推出三孩政策以来,一直形同一纸空文,但人口老龄化危机已经是迫在眉睫。在他看来,无论教培、饭圈还是网游,都是造成家庭养育多胎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所以有网友半开玩笑,说现在所有妨碍生娃的产业可能都要挨上一两记社会主义铁拳,这可以说也是一部分原因。

此外,官方大力抨击网游产业,实际上也包括了针对性打击整肃腾讯这种政商混合的巨型企业。腾讯游戏占据整个大陆网游市场的56%,可谓一家独大。对巨型科技企业进行整顿“瘦身”,防止所谓无序扩张,一直都是当局最近的整治重点,所以,对网游的打击,客观上起到了“削藩”的作用,有助于巩固当局权力。

从这里看,中共当局最近的“七伤拳”风暴,在墙外的人看来是难以理解的自废武功,但在当局看来,这是收紧意识形态、防止当代红卫兵失控、剪除科技巨头羽翼、以及减轻生多胎负担的措施,可谓一箭四雕。

当然,习近平想的是很周全,但能不能真正达到目的是另外一回事。因为他不仅要面临来自这些产业人群及相关政策执行者的阻力,而且党内同样会有人因为利益攸关或认为有机可乘,从而对其进行抵制。

质疑中央党媒做法 江苏省报挑战

比如说,就在当局以扫黄打非之势横扫校外教培之时,党媒《新华日报》突然在7月20日发表了一篇署名评论,标题是这样下的:既要严肃整治,也要因势利导。

这篇文章一开头就对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发布的关于给学生减负的《意见》提出质疑,声称整治校外教培机构,应该是针对性的纠偏,而不是不加分析一棍子打死。

文章声称随意关停培训机构涉嫌“违法行政”,同时质疑政策效果,说“地上培训”被禁止了,但“地下培训”方兴未艾,并未真正给家长减负等等。文章最后甚至痛批“一刀切”式的全面叫停校外培训机构属于懒政、怠政行为,用词不可谓不严厉。

这个《新华日报》大家听起来应该很熟悉,其前身就是中共建政前曾经在国民政府时期公开发行过的那份报纸。后来几经演变,现在变成了中共江苏省委的机关报。

也就是说,一家省级党媒公开挑战最高当局亲自部署的百年变局大计,这显然不太寻常。我们简单查证一下,就会看到,对习近平来说,江苏这个地方多少是有一点特殊性,因为前党魁江泽民的老家就在江苏扬州。

所以,要往深了去探究,其实这里面的水挺深的。当然,中共内斗是常态,越是临近二十大这种人事大变动的时候斗得越激烈,连河南水灾追责这些事情都被卷进来。只不过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就不作延伸了。

中国选手佩毛像章上领奖台 引调查

好的,接下来我们来聊聊中国运动员佩戴毛泽东像章站上奥运领奖台的事件。这个事件现在仍然还在发酵,暂时还没有最终的结果。

这个事件发生在8月2日,在东京奥运会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的颁奖典礼上,获得金牌的中国选手钟天使与鲍珊菊在登台领奖的时候,两个人都穿着白色的官方领奖服并在左胸别上了一枚圆形的、红底金边的毛泽东像章,非常显眼。

这个细节很快引起媒体注意并被报导出来。8月3日,国际奥委会发言人亚当斯(Mark Adams)在每日新闻发布会上证实,国际奥委会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此事件,他们已经联系了中国奥委会,要求他们提供有关情况的报告。

今天,亚当斯表示中国奥委会保证将迅速给出圆满的正式解释,并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国际奥委会为什么对此很重视呢?是因为《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第2款规定,运动员、体育代表队官员等均不得在衣服或装备等上展示政治或商业宣传,违者有可能导致取消比赛资格,甚至吊销大会通行证。

为什么毛泽东像章会如此敏感?了解文革历史的人可能都知道,中国大陆普遍兴起毛泽东像章热潮,是1966年毛泽东首次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之后,这一年也是文革的第一年。1971年林彪出逃事件发生之后,“毛像章热”迅速冷却,直到文革结束。

也就是说,毛像章不仅是崇拜毛泽东的标志,更是作为文革十年浩劫的象征而存在。

神化毛泽东极度崇拜 文革延续

非常诡异的是,在改革开放以后,最先从广东等地出现了一些出租车司机,在车里悬挂毛泽东像章,说可以保佑平安。后来逐渐蔓延开来,现在甚至在有些地区成为万能的崇拜对象,被很多人当作神仙一样供奉起来。

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单决赛中,中国球员林丹的黄色球衣上就别了一枚很小的黄色毛泽东像章,不仔细看还不容易发现。搜狐体育当时的报导曾经引述林丹的说法是,他希望借助毛的力量,赢球之后,他要去好好地“拜一下”毛泽东以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只是一种形式,但实际上,这是文革中神化毛泽东极度崇拜的另一种方式的延续。我们多次说过,中共其实是一种邪教,而且是政教合一的邪教,对教主的崇拜是这个邪教的第一教义。

如果说,林丹戴着毛像比赛是一种迷信,是为了夺冠而采取的个人行为,还多少有些低调的话,那么这次的两个运动员高调佩戴毛像领奖,更像是某种刻意安排的结果。因为这一次我们看到包括环球网和观察者网这些经常冲在第一线的党媒迅速进行了炒作式报导,这个事件也迅速进入微博热搜。

对钟天使与鲍珊菊这两个从事冷门项目,赛前几乎无人知道的运动员来说,不太可能有林丹那样的大牌地位和可以特立独行的特权,她们在这种国际顶级大赛的场合,其一举一动几乎可以肯定都是听教练或领队的安排。

所以,要么这是自行车项目某些领导想要以此搏出位,捞取一点政治资本,也测试一下习近平;要么就是更高的上面有人出面安排了这一出闹剧,测试一下大众舆论的水温。

为什么测试这个?很简单,既然大陆整个舆论氛围早就在铺垫毛习并列这个主题,“习主席像章”的推出,并不是什么异想天开的事情对吧。既然事实上的“习语录”已经有了,万事俱备,唯一欠的东风,就是这个曾经铺天盖地的主席像章,这是毛习并列最重要的一个标志。

当然,那个死后才能躺进去的水晶棺除外。

好的,今天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