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不倒 下次瘟疫只是时间问题

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官方喉舌《环球时报》报导,一架从俄罗斯起飞的航班是中国最近爆发疫情的原因。7月20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的9名员工在清理机舱后,检测出变种病毒(Delta variant)呈阳性。

两周过去了,病毒已经传到中国六个省份,现在已经有数十万人被封锁。南京机场的管理团队受到了中共当局的严厉批评。俄罗斯航班是否应该对这种传染性极强的变种病毒在中国的传播负责,这一点还有争议。然而,毋庸争论的是,中共政权与致命瘟疫之间的联系。

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

正如任何值得尊敬的历史学家或流行病学家都会告诉你的,从历史上看,中国一直是致命流行病的温床。目前的冠状病毒病几乎可以肯定起源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它并不是第一个来自中国的致命病毒,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正如外交政策分析家万达·费尔巴布-布朗(Vanda Felbab-Brown )所警告的,下一次大瘟疫流行很可能是由于“失当的畜牧业没有分离家畜与野生动物”引起的。如果存在“监管缺陷”,灾难发生的可能性就增加。中国不仅是大流行病的温床,也是“监管缺陷”的温床。我们可以相当有把握地说,“监管缺陷”是造成最近大流行的原因。

下一次人畜共患大瘟疫在中国爆发,这不是一个“是否会”的问题,而是一个“何时会”的问题。

以南阳市附近的新大型农场为例。agriculture.com 网站的作者指出,这个农场的规模“大约是美国典型繁殖设施的10倍”,不久将“容纳84,000头母猪及其幼崽”。这个“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农场很可能成为下一次瘟疫的滋生地。

正如病毒学家苏雷什·库奇普迪(Suresh V Kuchipudi )所警告的,在中国这样的国家,家畜的“疾病控制、饲料补充,和圈养条件”往往很差。“牛、鸡和猪可能携带地方病,它们经常彼此密切接触,也接触各种非家畜和人类。”

这个挤满了84,000头母猪的大型农场未来的运行效果将如何?如果历史教会了我们什么,答案就是“不会很好”。毕竟,过去的行为是未来行为的最佳预测者。

中国北京郊区的一家养猪场。摄于2017年6月5日。(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考虑到这个因素,再加上中共政权拒绝与各国政府合作,我们可以预见,灾难就在眼前。众所周知,中共最近拒绝配合对COVID-19起源的调查。如果它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为什么要拒绝呢?如果中共希望世界其它国家信任它(对中共的信任度现在处于历史最低点),那么它至少要有点透明度。当然,它拒绝合作是可以理解的。这个政权有很多要隐瞒的。

农药和害虫

今年3月,在大多数国家开始关闭边境整整12个月之后,彭博社(Bloomberg)的记者亚当·明特(Adam Minter)写了一篇相当有趣的文章。

他描述了“位于北京以南120英里处的邋遢的养羊户”。这些农民是一群“有趣”的人,因为他们经常给羊饲料中掺杂“瘦肉精(clenbuterol)”,一种强烈的、被禁止的生长剂,它可能导致人类严重的健康问题。

明特的文章发表的同时,世界卫生组织(WHO)也开始“关注”中国的农业了。必须指出,在这个问题上,世卫组织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夸耀的。不过我想,迟到的关注总比没有关注好。然而,即使世卫组织开始“关注”了,它也将面临相当大的障碍。明特讨论了“监督中国庞大的小农场体系是多么困难,尤其是当地方官员为了利益而忽视显而易见的问题时。”

中国农民大多数生活在贫困之中。他们严重依赖农作物的激进式种植(aggressive cultivation)。根据明特的说法,正因此,许多人“长期以来一直诉诸化学手段,包括使用(和过度使用)化肥和杀虫剂。”有毒化学工业与致命病毒之间的联系已经有很多记录了。

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指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化学品消费国。尽管中国只有世界9%的耕地,但该国仍使用全球30%以上的化肥和杀虫剂”。

滥用有害化学品在许多层面上都是有问题的。

在彭博社的文章中,明特提出了另一个合理的观点:中共非常渴望“看到农业生产的繁荣”,因此它对农业化学品的问题宁愿采取“视若无睹”的态度。“闭上嘴巴,闭上眼睛,一切都没事”。不会没事的。

“视若无睹”是我们陷入这种麻烦的原因。现在是时候让中共正视并反思自己,而不是“视若无睹”了。如果该政权继续撒谎和欺骗,那么,出于明显的原因,国际社会只会加剧对它的怀疑。

中共现在必须要做到两点:完全的透明和绝对的诚实。但是中共就是中共,两者对它来说都不可能。所以,我们只能坐等又一次瘟疫大流行了。

作者简介:

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员和散文家。他的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国保守党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公共话语》(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体。他还是《硬币电报》(Cointelegraph)的专栏作家。他的推特是:@ghlionn

原文:“The Next Pandemic: Not a Question of If, but a Question of When”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