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14岁少女奥运跳水夺金 可怜身世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6日讯】中国14岁的全红婵,5日在东京奥运跳水女子10米跳台项目中夺下金牌,她也是这次中国代表团中最年轻的选手。不过全红婵的背景也因此被外界所知晓,她坦言家里环境不好,这一辈子还没去过动物园、游乐园,7年来几乎都在苦练中度过,训练的动力是为了赚钱给妈妈治病。

全红婵这次跳水夺金,一跳成名,她的广东湛江家乡更是敲锣打鼓庆祝。但其实全红婵从7岁就开始跳水,她坦言自己家境不好,父母都是农民、生活穷苦,加上妈妈出过车祸,身体状况不佳。她曾表示,让自己一直保持训练的动力,就是赚钱,要赚很多钱,因为她妈妈不知道得了什么病,现在治疗需要很多钱。

在一次大陆媒体对她的采访中,全红婵也直言,放假了“一般就待在家里,因为没有钱。我还没去过游乐园,也没去过动物园。”她甚至因为长期练跳水,小小年纪就发质受伤,出现“海胆头”。

在本届东京奥运会上,像全红婵这种穷苦人家的世界冠军不止一个。在中国举重队中,谌利军也是家境十分贫寒。

谌利军11岁刚上体校时,爷爷因癌症去世,父亲和叔叔又身患重病,全靠母亲做苦工撑起整个家庭。2013年,20岁的谌利军拿下人生第一个大赛金牌,但奖金基本上用来还债了,所以家里一直还是特困户。2015年,谌利军得了世锦赛冠军,买了一台双门冰箱,那是当时他家里唯一的电器。

前几年,大陆媒体记者到他家采访,发现窗户上连玻璃都没装,四面透风,另外墙体开裂,地板上满是屋子漏雨的痕迹。

中国运动员退役后 生活更加困苦

邹春兰:一些运动员退役后,生活就更加困苦了。据《扬子晚报》2011年报导,邹春兰曾是一位体制内光芒四射的举重冠军,夺过9枚金牌,并打破过世界纪录,但退役后曾在长春一间浴池当搓澡工,月收入300元,吃一顿肉曾是她的奢望,她成了中国运动员退役生活无保障的典型。

更令邹春兰绝望的,是她永远也无法生育,成为一位母亲。从她刚满16岁进入体工队起,就开始服用禁药“大力补”,每天1粒。她对媒体表示,无法怀孕“怀疑是在当运动员期间吃药的后果。”当记者提醒邹春兰,如说出吃药内幕,就表明她的金牌都是假的,她回答说已“不在乎”。

邹春兰在长春一间浴池当搓澡工时,浴池为邹春兰夫妇免费提供了一间5平方米的房间居住。(网络图片)

郭萍:9岁开始跑步的郭萍曾在1998年日本国际马拉松比赛获得亚军,但她长时间处于不合理的训练底下,最终造成双脚残疾。郭萍在最穷困时曾想过自杀,最终被迫出售奖牌换取金钱。

艾冬梅:国际马拉松冠军艾冬梅,曾在8年的运动员生涯中赢得19面奖牌,但在退役后同样因为残疾的双脚,难以获得工作,没有收入的她只能在街头摆摊维持生计。

艾冬梅在退役后因为双脚残疾难以获得工作,只能在街头摆摊维持生计。(网络图片)

张尚武:前中国国家体操队运动员张尚武,曾在2001年北京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赢得2面金牌。2005年6月因双腿跟腱断裂退役。2011年张尚武被发现在北京王府井、石家庄、天津街头卖艺为生。2019年因扒窃入狱。

2011年张尚武被发现在北京王府井、石家庄、天津街头卖艺为生。(网络图片)

才力:已故举重运动员才力,一生共获得全国冠军40多个,亚洲冠军20多个,有亚洲第一力士之称。在才力生前最后的4年,他在辽宁省体院当护卫。才力因早年训练落下一身病痛,最终因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影响而去世,终年33岁,据知他离世当天,家里只剩下300元人民币积蓄。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