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谈谈河南洪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摘要】确保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的水质是2021年7月河南防洪抢险的最高目的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是世界上最大的跨流域调水工程,跨长江、淮河、黄河和海河四大流域。目前调水工程是从汉江上的丹江口水库引水,从南向北(从高向低),最后至北京,中间经过河南省。中国地形西高东低,自然河流多从西向东流。为了保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质,干渠与自然河流成立体相交,自然河流从干渠的上面或者下面通过,从而限制了自然河流的通过能力和河槽蓄洪能力。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在郑州南部开始向西流,然后向北、向西北方向流,与贾鲁河一起,对郑州市中心形成大半个圆。郑州的常庄水库、郭家嘴水库等的下泄洪水均在干渠上面通过,在市中心区汇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在郑州西北角下穿过黄河,在对岸温县出露地面,进入海河流域。这样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从淮河流域穿过黄河流域进入海河流域,一下子跨三大流域。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出露地面后继续向西北延伸,从焦作的西部绕过,至城北转而向东,经新乡,然后转向北,继而进入鹤壁、安阳,最后流出河南省境,进入河北邯郸。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在这里也画了大半个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在黄河以北的区域,北边是山区,与山西长治地区交界,地势高;南边是高出地面的黄河大堤。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在这南北狭窄的地段开始作蛇形般的弯曲,与卫河和共产主义渠以及其他诸多河流、引水渠道形成麻花状的交会,水系十分混乱,加上卫河和共产主义渠的防洪标准都很低,其他河流和引水渠道的防洪标准就更低了。

2021年7月河南防洪抢险的最高目的,就是确保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的水质,洪水不得进入干渠,所有的防洪措施,无论是加高加固河堤还是破堤分洪,均服从于这个最高目的。

美国科学家贾德•戴蒙(Jaleaed Diamond),在他的著作《大崩坏》中指,南水北调工程将会导致污染扩散、江水资源失衡,造成生态浩劫,不幸被他言中。
提纲:

内部明电说了什么?

水利部防洪的重点是什么?

郑州驻军与民兵在保卫什么?

焦作军区的官兵又在保卫什么?

水利部部长在干什么?

中部战区的司令、政委又在干什么?

一、为确保南水北调

内容如下:

索河、索须河、贾鲁河沿线各县区(市)人民政府(管委会):在经受连续多天强降雨浸泡后,7月20日,常庄水库坝后坡在125米高程出现管涌险情,正在紧急泄洪,市水利部门正在组织队伍、物资进行应急抢修抢护。同时为确保南水北调安全,索河退水闸开始大量泄洪,泄洪流量10立方米每秒以上。当前我市大范围强降雨仍在继续,库区汇水集中,水库水位涨幅较大,已超出汛限水位。为确保下游沿线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请各地接通知后尽快组织群众紧急转移疏散。

从这个《关于组织做好常庄水库及索河下游人民群众应急撤离的通知》的内部明电钟可以看到两点:

第一,常庄水库泄洪在前,下达通知在后,组织贾鲁河、索河、索须河沿线民众紧急转移疏散在后。从南水北调干渠通过退水闸向索河开始大量泄洪,文件说泄洪流量10立方米每秒以上,根据界面新闻记者席小丹7月21日的报导:“同时为确保南水北调安全,索河退水闸开始大流量泄洪,下泄流量100立方米每秒以上”(错别字未更改)。南水北调干渠通过退水闸向正在遭受洪水灾害的郑州泄洪,泄洪流量100立方米每秒以上,加大了郑州市的洪水灾害;

第二,紧急泄洪的目的,首要的是确保南水北调安全,其次才是确保下游沿线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请读者记住这个先后顺序,确保南水北调安全在前,确保下游沿线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后。这对中共政府、河南省政府与郑州市政府的防洪措施有最为重要的影响。

二、水利部的重点在南水北调工程的防汛工作

2021年7月21日13时22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刊登水利部的报导《河南等地多条河流发生暴雨洪水郑州郭家嘴水库抢险工作仍在紧张进行水利部做好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防汛工作》。

报导说:“17日8时至21日6时,河南省累积面平均降雨量108毫米,其中郑州345毫米,最大点雨量尖岗884毫米;焦作218毫米,最大点雨量焦作气象站314毫米;新乡211毫米,最大点雨量延津气象站324毫米;平顶山180毫米,最大点雨量鲁山中汤363毫米。受强降雨影响,河南省黄河中游支流伊河,淮河中游沙颍河上游支流贾鲁河,海河南系漳卫南运河支流大沙河、共产主义渠、卫河等河流发生超警洪水,其中贾鲁河发生超历史洪水。7月21日7时,贾鲁河中牟水文站水位涨至79.40米,超过历史最高水位1.71米,相应流量600立方米每秒,水位、流量均列1960年有资料以来第1位;大沙河、共产主义渠、卫河超警0.22米至0.96米。

20日出险的郑州常庄水库,13处管涌已处置,险情得到有效控制,21日7时库水位128.67米,较最高时下降2.64米。郑州二七区金水河上郭家嘴水库(小(1)型)下游坝坡大范围冲刷垮塌,但未发生决口溃坝。目前坝顶已基本不过流,当地正在继续扩挖临时泄流通道,降低水库水位。

水利部在指导河南省水利厅做好暴雨洪水防范工作的同时,紧急部署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管局做好各项应对准备。一是21日0时30分,渠首引水闸进一步下调入渠流量至50立方米每秒,并陆续开启上游退水闸退水。大幅下调金水河上下游节制闸开度,尽可能减轻对总干渠的冲击。二是组织金水河上下游可能受郭家嘴水库溃坝洪水影响渠段内所有运行管理人员紧急撤离到安全地带。三是溃坝洪水影响范围内渠段闸门保持远程调度运用,影响范围外渠段做好通讯中断现地手动控制的准备。四是紧急向京津冀豫4省市通报险情,并提请做好断水和水源切换准备。目前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总体运行安全。”

在水利部的这篇报导中有许多看点,这里只挑其中两个:

第一,除常庄水库外(13处管涌)郭家嘴水库也出现险情。为避免溃坝,也扩大泄洪流量(扩挖临时泄流通道)。

第二,溃坝洪水影响范围内(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渠段闸门保持远程调度运用。已经紧急向京津冀豫4省市通报险情,并提请做好断水和水源切换准备。确保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总体运行安全是抗洪抢险过程中的重中之重。

三、央视:郑州民兵驻军共同守护南水北调工程

2021年7月21日11:25央视军事播放一段视频《郑州民兵驻军共同守护南水北调工程》,报导的文字注释为:南水北调工程途经郑州南四环,途中有一段400米左右的低洼地带。因连续降雨,污水大量积聚,随时可能涌入渠道内。郑州市管城区和驻军共投入民兵和现役官兵150多人,紧急开挖引水沟,并用抽水泵排水,加高加固堤坝,终于完成向外排涝。

视频中的音频为:因近两天连续降雨,郑州南四环的雨污水大量积聚并一直上涨,随时可能涌入渠道,造成严重污染。7月20日上午9时许,郑州市管城区人武部应急排紧急出动排除内涝险情。民兵开挖引水沟的同时,一边利用抽水泵排水,一边对堤坝进行加高加固,截至当天下午4时许,排水沟挖掘完成,顺利向外排涝。

7月20日下午4时至6时,在郑州市中心发生了什么?地铁列车被水淹没,京广地下隧道被水淹没……在事故现场,没有解放军的身影,没有郑州民兵的身影。郑州市救灾的主力军,他们在哪里?起码150多现役官兵和民兵在共同守护南水北调工程,他们在紧急开挖排水沟,他们用抽水泵排水,他们在雨中搬运沙袋,加高加固堤坝,为的是防止雨污水进入南水北调工程的干渠内。孰轻孰重,一清二楚。

四、解放军河南省焦作军分区官兵出现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防汛抢险现场

2021年7月22日17时02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网刊登新华社辛振乾和张晓亮的题为《为了京津地区正常用水——河南省焦作军分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防汛抢险现场见闻》的报导:“7月20日,南水北调中线穿黄工程温县段一处发生大面积滑坡,形势十分严峻。河南焦作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唯一穿城而过的城市。面对滔滔洪水,焦作军分区官兵立下铮铮誓言:“确保南水北调顺利输送,确保京津地区居民正常用水。”一场“国字号”工程保卫战随即打响。温县人武部政委刘东带领235名基干民兵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迅速展开抢险工作。军分区司令员刘同兴、政委胡凯冒着瓢泼大雨现场组织指挥。”

报导又说:“7月21日6时,位于焦作市一体化示范区阳庙镇聂村南水北调大沙河倒虹吸堤坡发生坍塌,雨水夹杂着泥沙倒灌进总干渠。险情就是命令。焦作军分区迅速启动防汛抢险应急预案,一体化示范区120名民兵闻“汛”而动,立即进行抢险。9时13分,山阳区人武部部长黄应龙带领80名民兵前来驰援。”“这次焦作市降雨量突破历史极值,辖区内多条河流预警,对南水北调工程造成严重威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焦作城区段办公室负责人说,“看到迷彩服,心里很踏实,广大民兵用血肉之躯筑起一道道屏障,保证了国家重点工程安全度汛。”

报导最后指出:“同一时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沿线的博爱、温县,解放、山阳、中站、马村区(县)人武部等12支民兵防汛抢险分队,昼夜在南水北调总干渠值守,密切关注汛情,随时做好突发险情,确保一渠清水安然无恙。”

这篇报导说得十分明白,保证南水北调总干渠这个国家重点工程安全度汛,确保南水北调总干渠的一渠清水安然无恙,是这次防洪抗洪的最高目标。正如报导中提到的南水北调大沙河倒虹吸堤坡发生坍塌、雨水夹杂着泥沙倒灌进总干渠,污染了进京贡水的水质,是绝对要避免的严重事故!这个事故比郑州地铁进水、郑州京广隧道被淹都要严重!这不,解放军官兵都到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防汛抢险的现场。

五、新乡洪水灾害

根据2021年7月26日新华社记者韩朝阳和杨金鑫的报导《河南新乡:暴雨致200余万人受灾洪水未退新雨将至》,“记者26日从河南省新乡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获悉,截至25日11时,暴雨造成新乡市辉县市、卫辉市、凤泉区、牧野区等132个乡镇受灾,受灾人口200余万人。由于豫北多座水库泄洪,加之卫河、共渠排水不畅,尽管新乡24日已经放晴,但截至25日,辉县市、牧野区、凤泉区、卫辉市部分区域洪水仍未退去,一些地方水位不降反升。记者25日下午在辉县市峪河镇穆家营村看到,村庄周边仍是一片汪洋,南部大沙河附近的庄稼地全被淹没,水深达两三米。25日早上仍有千余名群众被困村中,当地政府和民间救援力量正积极组织救援,村内暂无人员伤亡。截至25日下午4点半,卫(共)河合河站至淇门段全线超保,修武、元村段超警。截至25日18时,河南已启动7座蓄滞洪区,预估蓄滞洪量已达5.53亿立方米。”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在郑州西北约30公里的孤柏嘴处下穿黄河,在黄河北岸焦作市温县处又出露地面,向西北方向,转而向北,再转而向东北方向延伸,期间与卫河等多条河流与引水渠道相交,从焦作市的西边绕过,然后在焦作市的北边作一个90度的大转弯,向东和东北方向流去,然后进入新乡市的境内。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在新乡市境内的总的走向是由西向东,比如在辉县市转向东南,在辉县市与卫辉市又转向东北,总干渠像一条蛇一样地扭动,与卫河等河流以及共产主义渠等人工引水渠道组成一个十分复杂的关系,有时卫河等河流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的上方飞过去,有时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的下方穿越过去,无论从上面还是从下面过去,河道的通过能力都不大,这就是报导中所说“卫河、共渠排水不畅”的问题。

根据大纪元记者李新安的采访报导,卫辉系河南省辖县级市,总人口50万。卫辉全城被淹,水位还在不断上涨,水深2米,7月27日12点30分已超过3米。洪水淹没房屋,境内高铁宛如“跨海大桥”。有新乡网民表示,“这次洪水,让我彻底知道了,农村人,真的命不重要。为保市区淹农村,我的家没有了,很多人的家都没有了。我们家是农村的,所以,我们就该被淹……”

当地处高处的豫北多座水库开始泄洪时,泄洪洪流进入卫河等河流和共产主义渠等引水渠道,这些洪水,就像在焦作大沙河的洪水一样,对南水北调总干渠产生巨大威胁,不能让浑浊的来自豫北山区的洪水,污染了进京贡水的水质,就必须在新乡市,特别是是在辉县市、卫辉市等地破堤泄洪,就是新华社记者笔下的启动蓄滞洪区,而受灾最严重的就是在蓄滞洪区中的村庄和集镇,这也就是老百姓说的,雨不下了,天也放晴了,但是一些地方水位不降反升。请注意记者也谈到了“南部大沙河附近的庄稼地全被淹没,水深达两三米”,这和大沙河上游焦作处南水北调大沙河倒虹吸堤坡发生坍塌、雨水夹杂着泥沙倒灌进总干渠有直接关系。只有在大沙河下游辉县市峪河镇穆家营村处破堤泄洪,才能缓解焦作处南水北调大沙河倒虹吸工程的堤坡坍塌所造成的风险。

六、鹤壁洪水灾害

根据2021年7月25日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丁一涵的《被洪水肆虐的鹤壁:淇县西岗防汛救灾碎片》,此次河南特大暴雨,波及范围多在河南中北部,截至7月25日下午,此轮强降雨共造成河南全省137个县(市、区)1373个乡镇930.58万人受灾,因灾死亡63人、失踪5人。其中鹤壁市下辖的两个县城——淇县和濬县受灾严重。其中淇县受灾严重的区域,主要集中在黄洞乡、灵山街道和西岗镇三地。

淇县县委书记杨建强介绍淇县泄洪的难处,他分析道,简单来说就是下游的水往上顶,上游的水往下泄。“新乡共产主义渠那边在泄洪,沧河在泄洪,卫河也在泄洪。水大多集中到了濬县、淇县和卫辉地区,导致这三个区域的水位下降缓慢,“所以这个区域,在当地也被形像地称为“洪水招待所”。

根据新唐人电视台2021年7月30日的《河南鹤壁泄洪淹村起冲突县长带队挖开邻县河堤》,7月23日,卫河鹤壁段在濬县彭村处出现决堤,当天凌晨,新镇泄洪,居民被紧急转移。7月24日,鹤壁市淇县发布的一份淇县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文件提到,鹤壁磐石头水库、共产主义渠水库将大流量泄洪,要求转移下游群众。7月28日一名化名王兴的村民告诉大纪元记者,濬县不是因为下雨,而是上游新乡、卫辉淹水后,大水排到卫河,“泄到我们这边来了,现在遍地都是水,但是人撤出来了。”王兴接着说:“郑州淹完了,淹新乡,再淹卫辉,再到小河镇,基本上淹了150公里,整个卫河沿岸,河两边,全淹完了。”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离开新乡之后,进入了鹤壁市的境内。这里的地形与新乡完全不同。焦作市和新乡市的地形是北高南低,北部是山区,南部是平原,但是再往南就是黄河,黄河河底高出地面,还有黄河大堤,从北部山区流下来的水,进不了黄河,要进入卫河,转而向东,长途跋涉,最后进入渤海。

鹤壁市的地形是西高东低,西部是太行山,东部是海河平原。从西部山区的水流向东边的平原。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进入了鹤壁市的境内,基本是南北走向,又和自然河流的流向完全不同。同样的问题,同样的设计,自然河流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形成立体交叉,不是从上面飞过去就是从下面穿过去。同样的设计,导致了同样的问题;同样的设计,面临同样的要求,不能影响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的水质,同样的解决办法:在农村地区泄洪。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经过鹤壁市后,进入安阳市,同样的问题,不再重复。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经过安阳市后,便进入河北省境内,经过邯郸、邢台、石家庄、保定,然后进入北京地界。

六、水利部部长在哪里?

当河南省遭受严重洪灾的时候,新任的水利部部长李国英在哪里?

根据“中国水利”微信公众号7月24日消息,7月23日至24日,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李国英赴漳河、子牙河防汛抗洪一线现场指导防汛抗洪工作。他强调,要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汛救灾工作的重要指示,始终把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超前预报预警,科学调度水利工程,预置抢险力量、物资、设备,严格落实岗位责任,全力以赴、尽职尽责确保人员不伤亡、水库不垮坝、堤防不决口、重要基础设施不受冲击。

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李国英来到河北省指导防汛抗洪工作,来到京畿要地指导防汛抗洪工作,虽然河北省的“灾情”与河南省根本不能相比。

李国英来到了漳河干流控制性工程岳城水库。岳城水库位于河北邯郸市郸慈县与河南安阳交界处,是海河流域漳卫河系漳河上的一个大型水库,总库容13亿立方米。

子牙河水系位于海河流域的中南部,由滏阳河和滹沱河两大河系组成,事关石家庄等城市的安危。

总之,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李国英还是惦记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在河北段的安危。

七、中部战区在行动

前面已经提到在7月20日郑州的解放军已经投入保卫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战斗,7月21日焦作军分区官兵也出现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防汛抢险现场。

2021年7月22日环球网刊登中部战区号角的题为《抢险一线!中部战区在行动!》的报导:按照习主席和中央军委决策指示,截至7月21日,中部战区已相继派出驻豫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民兵应急力量5700余人,舟车装备148台(艘),在郑州、洛阳、新乡等30余个险情地段投入抢险救援,全力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现摘录报导中的几则消息。

20日,郑州14个中型水库、河流超警戒水位。凌晨1时30分,接中部战区命令,战区空军某旅出动130余名官兵、9台车辆,携带抗洪物资,通过多处中断路段,前往贾鲁河中牟段加固堤坝。奋战一夜,目前,险情初步得到缓解。(笔者注:泄洪的不仅仅是一个常庄水库,而是郑州14个中型水库,加上郭家嘴等诸多小型水库。有人认为一个常庄水库泄洪不足以引起郑州市中心大面积的淹水。郑州市的内部明电中只提到常庄水库泄洪,而隐瞒了这么多中小型水库的泄洪。)

21日,中部战区上将政委朱生岭赶赴郑州,直接前往贾鲁河中牟段堤坝勘察险情,指导抗洪行动,慰问一线官兵,部署下一步抢险救援任务。河南省军区徐元鸿政委介绍相关情况。中部战区中将副司令员王长江带抗洪抢险前进指挥所人员,到常庄水库、郭家咀水库勘察灾情,慰问一线官兵,与河南省政府协调对接抗洪抢险需求。

21日下午,武警河南总队机动支队紧急到达中牟县贾鲁河方向,投入到街区排水、堤坝排查、加固堤坝、封堵缺口等任务中。截至目前,中牟贾鲁河方向排除堤坝险情3处、加固堤坝350米,目前抢险救援仍在进行。

22日后中部战区将防洪救灾的重点放在新乡、鹤壁等地。根据万维网的《河南新乡告急呼救难登热搜解放军驰援》报导,截至7月23日17时,中部战区共计派出63批次救援梯队。目前,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9,500多人,民兵预备役人员11,000多人,出动救援车辆和工程机械1,500多台、搜救艇230多艘、直升机3架继续一线抢险。战区部队在新乡、鹤壁等地抢险同时,投入数千兵力开展灾后重建工作,帮助受灾群众恢复生活生活秩序。

观察中部战区的兵力投放,还是沿着郑州、焦作、新乡、鹤壁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经过的地方,确保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水质是最重要的任务。

八、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对中国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

在上面的段落中,讲解了在2021年7月河南、郑州洪水过程中,中共防洪抗洪的最高目标是保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的安全,保证干渠中的水质不受洪水的污染。所以在这个防洪抗洪最高目标的指导下,牺牲广大农民的利益,淹没庄稼、淹没农舍、淹没村镇,这正是中共宣扬的“舍小家为大家”的社会主义情怀。在这一过程中,也难免损伤了一部分城市中产阶级的利益。

南水北调工程包括了东线、中线和西线工程,已经完成东线和中线工程的一线工程。本文主要涉及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原来设计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是从长江三峡水库调水,最终目的地是北京。由于三峡工程的正常蓄水位太低,所以目前暂时从汉江上的丹江口水库取水。但是不久将从三峡水库提水到丹江口水库,以补充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不足问题。

南水北调工程(不包括西线工程)耗资5000亿元人民币,与三峡工程一样,南水北调工程的资金来自老百姓缴纳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基金,是从电费里面加收的。大多数老百姓不知道,是自己的钱建造了南水北调工程,而自己并没有获利,而且还是舍小家的受害者。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的投资额将高达2万亿元人民币,也要从老百姓的口袋里掏。

据称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最大优点就是可以自流(东线工程必须用泵站提高水位),从丹江口水库经郑州到北京,全部实现自流,基本是沿着京广铁路从南到北。其实不然,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在河南省境内是曲曲弯弯向前蛇行(见南水北调中线河南省工程示意图),由于地图比例尺的关系,实际上南水北调中线干渠曲弯得更加厉害。如果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解决中国北方,特别是北京、天津的水资源不足的问题,首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就应该采用地下管道的形式,这样输水量最大,也最容易保护水质不受外界影响,同时对自然界已有的水系破坏最小,征用土地最少,强迫搬迁居民最少。但是把输水管道埋到地下,人们看不到,体现不出工程决策者的光荣、伟大、正确;其次,主干渠应该尽量采用最短的距离,然后用分渠将水送到周边地区。这样,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应该在郑州东面穿过黄河,然后直接到卫辉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从郑州西北部穿过黄河,然后先西到焦作,然后转向东,经新乡,这么转一个大弯。而从焦作到卫辉市的区域,南北之间距离很小,中间本来就有卫河等河流与共产主义渠等诸多引水渠道,现在再增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很难布置。

前面已经谈到,中国自然河流多从西向东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是从南向北流,与自然河流形成几乎垂直的交叉。在焦作到卫辉市一段,自然河流从北向南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则是从西向东流,也是垂直交叉。为了保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的水质不受影响,干渠与自然河流相交,全部采用立体交叉的形式。在自然界有河流成立体交叉的吗?

由于所有的自然河流在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做立体交叉时,都要重新构筑新的河床,河流的通过能力均不大于二十年一遇的洪水,无法应对2021年的洪水。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的西侧是中国的两大暴雨中心,一个是豫西暴雨中心,一个是太行山东麓的暴雨中心。1975年8月板桥水库能62座水库溃坝,造成24万人死亡,就是发生在豫西暴雨中心。1963年东川口等335座水库溃坝,造成海河流域大洪水,真正死亡人数至今尚未公布。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正好经过两大暴雨中心,所有的自然河流又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做立体交叉,经过改建后的河流通过能力都十分有限,河槽蓄洪能力更是有限。一旦发生洪水,特别是水库泄洪洪水大于河流的通过能力,溢流或者涨水,自然河流里的“脏”水进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是非常可能发生的事件。如果要确保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水质,所有的措施、人力和物力都必须花费在这个并没有什么大意思的目标上,代价是十分沉重的。这个代价就是百姓的生命,这个代价就是百姓的房屋财产,这个代价就是百姓的庄稼,这个代价就是习近平的“小康社会”。

在自然条件下,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应该与近800条河流相交,为了减少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造价,最后只剩下200多条河流,其他近600条河流被消失了。但是当暴雨来临,这消失的河流又积满了水。这是人水争地的结果,也是水对人类的报复。

有人会问,对生态环境破坏这么大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怎么就没有人反对?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三峡工程上马时,有一大批中共干部、知识分子和著名人士“死谏”,指出三峡工程的危害。他们的意见被戴晴主编的《长江长江》一书收录,于1989年2月底出版。反对三峡工程,被上纲上线到配合反革命暴乱,《长江长江》一书被下架、被焚烧、被化为纸浆。;六四之后,三峡工程反对派不能在公众场合发出声音。

支持三峡工程的知识分子中的许多人都当上科学院院士、工程院院士,拿着国务院特别津贴;没有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上签字的知识分子,如陆钦侃、陈昌笃、郭来喜等等,都是最有资格当院士,但是都因为反对三峡工程而没有能够当上院士。

三峡工程给中国知识分子上了一课,就是有反对的意见也不说出来,在南水北调工程上就是这么一个态度,看着决策者犯错误,不说。就像皇帝穿着新衣服,连那个喊“没有穿衣服”的小孩子也消失了,所以皇帝永远不会知道,他没有穿衣服。只有当天上降下“五千年一遇”的暴雨,皇帝才知道确实有点凉了。

美国科学家贾德•戴蒙(Jaleaed Diamond),曾在他的著作《大崩坏》中指,南水北调工程将会导致污染扩散、江水资源失衡,造成生态浩劫,不幸被他言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议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